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一群杂兵

    孙权一脸抓狂的崩溃状,但是不管怎么说,为了自己的性命考虑,侧翼被打崩了最多有点危险,但要是袁家的正面要是顶不住了,那么真就要命了!

    “所有人跟我冲!”潘璋这个时候也顾不上,率领着江东的弓箭手转移到袁家枪盾手的后面,箭雨疯狂的朝着前面卡拉卡拉率领的罗马人军团覆盖而去。

    说来卡拉卡拉率领的军团,在塞维鲁到来之后已经庞大到了一万四千多人,但这个军团至今为止没得到塞维鲁的承认,也没有被赐予鹰旗,但是这个军团的战斗力非常强悍,

    虽说因为其本身只能展现出一个精锐天赋,但是其展现出来的战斗素质完全超过了这个层次应有的水准,说来也是,这些人毕竟都是经历过不少战争的退伍成年兵,在双方不加任何加持的情况下,那怕是魏延率领的老兵都不能将之轻易战胜。

    更重要的是随着双方战斗的持续,近卫军团士卒的战斗意识就像是在快速的被唤回一样,卡拉卡拉所所率领的军团,不仅仅是协调能力,组织能力,其他各项与战斗有关的素养都在快速的恢复。

    这也是袁氏越打越艰难的原因,重装弩兵被重创了之后,袁氏就失去了最重要的攻坚能力,加之兵力又不具有优势,高览率领的士卒虽说堪称百战不死的精锐,但是面对卡拉卡拉明显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吕子明你在干什么?”曹真的军团在斩裂正面的阻击打开局势,天空之中大片的箭雨覆盖了过来,面对这种攻击,只装备有皮甲和制式佩剑的锐士,不少人直接倒在了箭雨之中,当即曹真扭头对吕蒙的方向大骂,这里的每一个士卒都是他们曹家的骨干啊!

    “我快压制不住了,你自己小心!”吕蒙怒骂道,十石强弓的威力虽说极其可怕,可以远程压制其他弓箭手军团,但是他现在要照顾的范围太多,再加上,丹阳精锐不具备使用云气箭,能量箭,意志箭的能力,那怕是每人带了三壶箭,在这种情况下也够呛了!

    曹真扫了一眼侧翼的形势,也知道吕蒙现在困境,怒斥了一句,当即怒吼着朝着正面的第四马其顿军团发动了攻击,不管如何,现在先想办法挡住这些人,否则的话,真的会出现致命危机的。

    【管亥快点啊,时间不多了,罗马人距离彻底认真起来不远了!两河流域的平原啊,那沼泽的意义可不仅仅是阻挡罗马人啊!】诸葛亮尽可能的稳住自己的精神天赋,他给管亥加持了荀攸的精神天赋错判,给魏延加持了陆逊的精神天赋,就等着最后一击的到来。

    袁谭怒吼着斩杀了面前的敌人,卡拉卡拉率领的近卫军已经有人冲杀到了他的面前,他们的防线已经快要无法再继续挡住对方了。

    “元伯,接下来靠你了!”审配感受着自身不多的精神量,还有已经开始阵痛的颅脑,被迫终止了对于先登的具现化,这种高强度的战斗,强行在重装弩兵不够的情况下,具现出逼近极限的先登,那怕是审配都很难承受。

    先登这种可怕的攻击对于任何正常的军团来说都堪称致命,但是在先登的成吨打击出现的瞬间,罗马蛮军之中最精锐的西徐亚射手军团几乎同时锁定了先登。

    双方几乎在瞬间都差点给对手打出成吨的攻击,尤其是那种一息之间十波箭雨的打击,对于任何常规弓箭手军团都足以称之为致命。

    那怕是先登这种顶级的重装弩兵被西徐亚军团箭雨锁定,都差点被重创,没有了抗拒死亡的力量,那怕是具有军魂的杀伤力,被打出致命攻击依旧会死的。

    高览尚且未答话,却看到审配面色苍白的再次使用出了自己的精神天赋,有心想问,却发现卡拉卡拉在确定先登失去了瞬间打退他们的能力之后,直接率领着大军狂涌了上来。

    “挡住他们!”孙权提剑亲上战场,这波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要是从他这里突破,那么他就算是想跑都跑不了,所以这一道防线就算是死也要守住。

    “元伯接着啊!”审配将手上那册发光的手札朝着高览丢去,然后自己晃了晃差点倒下。

    高览一枪刺死和和自己交手的罗马步兵,然后伸手接住审配丢过来的发光手札,下一瞬间他突然发现战场的声音逐渐的远去,只留下一片苍白的光影,而一个瘦弱的身影穿着皮甲背对着高览。

    “元伯,好久不见了。”鞠义转身带着一种萧索的口气对着高览开口说道,“没想到我们还有机会见面。”

    “正理?”高览震惊的看着鞠义。

    “审正南确实厉害,今不如昔或者说是昨日余晖的力量居然将散落的军魂依托着我的手札凝聚了出来,与其说是奇迹,不如说是幸运。”鞠义侧首望了一眼羽林卫的方向。

    “那你现在……”高览振奋的开口说道。

    “很快就会消散的。”鞠义淡然的说道,“可惜啊,早知道要是有这样的战场,绝对要参加的。”

    高览看着鞠义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知道这里是他心神安居的地方,这里的时间相对于外面只有一瞬间。

    “虽说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了,但是袁氏的精卒比曾经还弱小,真的让人不爽啊,刚好还有一点点时间让我将我所知道的练兵之法通通教授给你吧。”鞠义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我们比曾经还弱吗?”高览难以置信的看着鞠义。

    “是的,你现在率领的这些士卒,曾经的实力至少在这个战场上能进入第二阶梯,至于现在的话,杂兵吧。”鞠义耻笑着说道。

    “但我完全是按照你的练兵的方法训练的啊!”高览的闻言眼睛不断的放大,难以置信的看着鞠义。

    “你的方法完全是错的。”鞠义侧头看着战场说道。

    “这个战场有四个能称作第一阶梯的王牌。”鞠义指着李傕,亚历山德罗,还有高顺和卡密略的位置说道。

    “确实,他们是三天赋和军魂军团,无比的强大。”高览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三天赋?”鞠义不解的看着高览,“什么时候有这个称呼的,他们都只有一种天赋。”

    “一种?”高览难以置信的看着鞠义。

    “西凉铁骑是意志的具现化,那个和他交手的军团是力量的具现化,高恭正现在用的是羽林卫不予以评价,他的对手所具有的同样是意志!”鞠义瞟了一眼高览随意的说道。

    “说实话,在场这些军团多数都打不过当年公孙瓒的神速白马。”鞠义扫了一眼说道,然后指着十四组合军团和第五云雀的位置说道,“这两个倒是有看头,不过一个心太大,一个没办法理解了。”

    “打不过神速白马?”高览无比震惊的看着鞠义。

    “先登击败了曾经巅峰的神速白马,而最后神速白马又带着先登归于历史,其实除了第一层次的军团素质可能碾压后面的军团,其他军团的杂兵和精锐的身体素质差距不至于倍差的。”鞠义如是说道。

    “那双天赋呢?双天赋超精锐呢?”高览急迫的看着鞠义,如果鞠义说的是真的话,那双天赋超精锐存在意义呢?

    “双天赋,说起来我没明白双天赋是什么,难道说有两个天赋效果的就被称作双天赋?”鞠义不解的看着高览询问道,高览闻言连连点头。

    “哦,那狼骑有十个效果,你所率领的袁家枪盾也有十几种天赋难道要叫十几天赋军团?”鞠义耻笑道,“还真是愚蠢的分类。”

    高览哑口无言。

    “我大概明白了情况,你们所谓的一天赋,就是一个军团最强能力的表现,二天赋就是两个最强能力的表现?”鞠义大致有些理解了。

    “简直是神经病的分类方式,简单点,决战兵种,精锐,杂兵就行了,决战兵种就是那种身体素质已经碾压了多数精锐的同时,战斗意志,组织协调度都远远超过了水平的军团,拥有超越极限的决心!”鞠义直接否了高览的分级方式。

    “精锐,就是拥有匹配他们素质的战斗意志,杂兵就是素质或者意志有一项不达标,很明显你率领的军团就是杂兵。”鞠义毫不客气的打击这高览的分配方式。

    “这怎么可能,我的军团都能和狼骑打的游刃有余。”高览难以置信的看着鞠义说道。

    “那和你打的狼骑也是杂兵,空有素质的杂兵而已。”鞠义依旧高傲,不过可能也是明白自己说的话有些重了,隔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已经死了,而且军魂散了也就意味着我不可能出现第二次了,所以我需要将我所知道的一切练兵之法交给你。”

    “其实,练兵练的不是体魄,是意志,是信念,黄巾不过是一群普通的农民,张角时代,这里的军团能说必胜的怕只有铁骑,但是敢开口,和能不能打赢是两回事;公孙瓒的时代,白马那怕只是具有神速,依旧纵横无敌,就算是面对天敌先登,在其升起决死之心的时候尚且可以一战。”鞠义带着失落看着高览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