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四章 此路不通

    “所谓阵法分为无穷变和不变,那么到底什么是无穷变,到底什么又是不变呢?”诸葛亮带着阴沉的神色,伴随着自身精神量的注入,天空的云气开始发生了变化,旋转着的云气恣意的抽取着天地精气之中蕴含的力量,按照诸葛亮当初的估计开始了加持。

    【这天从亘古就是天,这地也是如此,然而万物周而复始,是变化也是不变,所谓的军阵不过是意志贯穿物质的显化,没有物质外物不存,无法自证自我,没有自我的意志,外物与我无用。】诸葛亮缓缓地抬手,他的手已经出现了模糊的八阵图。

    “文子曾言:‘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诸葛亮缓缓地叙述着他曾看到过的古文,但是随着他的开口,天地精气自然的传播着他的声音,浩浩荡荡的传递了数十里。

    “是以,八阵图以上下四方为庭,古往今来为柱,是以为宇宙!”伴随着诸葛亮的声音落下,天象骤然大变,原本云气淡薄的汉军势力骤然涌现了大量的云气和罗马大军纠葛了起来。

    诸葛亮深吸一口气,之前两句话已经让他几乎念不下去了,因为八阵图并非是狭义的军阵,准确的说,其实是诸葛亮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是对于天地自然万物的调用,是物质与意志的一种结合。

    “天命反侧,何罚何佑?(天问的原话)”诸葛亮深吸一口气将早已准备好的疑问向苍天问了出来,然后金光从诸葛亮的手上升腾而起,覆盖了所有的汉军,以及大半的罗马士卒。

    “天命反侧,何罚何佑?”浩荡的神音再一次传播了出去,但是诸葛亮并没有回答那句顺昌逆亡,只是直接展开了军阵,所谓八阵便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模拟,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

    物质的世界,配合上自我的意志,才真正具有了价值,在这之前,一切都不过是幻想。

    伴随着恢宏的金辉展开,汉室所有的士卒都感受到了身体的复苏,全军士卒之间也多了一种莫名的感知,而且士卒本身最基础的素质也得到了均衡的加强,使之能完美的掌控住暴涨的力量。

    【我对于往古来今为宙的理解,只是来自于审正南的精神天赋,算了没有办法显现出在场军团的完美未来,那么……】诸葛亮深吸一口气,看着已经杀入了本阵了西凉铁骑,【舍弃代表上下四方的力量,以李傕为基柱,希望我对于古往今来的理解能唤回李傕认知的飞熊!】

    血色的辉光和黑色的辉光同时扫到了八阵图之中的罗马士卒,几乎瞬间,包括卡密略等人都感受到了自身力量的流失,不过几乎瞬间卡密略就就全军扼住了这种情况,不过那种三天赋尚且能感受到的压制让卡密略面色一沉。

    “这种级别,相比于安息,汉帝国的底子还真的是厚实的近乎令人难以置信!”卡密略这时已经注意到了强冲猛干直接杀入本阵的李傕等人,但是却并没有在意,转而直接扑向以陷阵为锋头的狼骑。

    巴鲁洛等人在感受到八阵明确的压制之后,并没有什么震惊的神色,汉帝国,若是没有这种级别的力量恐怕也没资格和他们同列了,更何况区区全军压制而已,这种程度甚至连议会卫队本身的加持都没有彻底抹消掉,根本没什么可怕的。

    “所有人勾连鹰旗,统合士卒。”诺维利突然开口说道,并且在开口的瞬间将自己的思维和在场所有的参谋联通,然后所有的参谋登时面色一沉,汉军的力量居然在消磨大军之间的协调性。

    对于大军团作战,没有任何加持比得上自身的配合,小规模的战争,可能单兵素质的一定提升可以逆转局势,但是大军团作战,配合才是最重要的,士卒与士卒之间的协调非常的重要。

    伴随着诸葛亮将自己对于古往今来的理解注入到八阵之中,李傕原本已经被鲜血蒙蔽的双眼骤然清明,随后冰冷的双眼扫过所有人,铁骑身上的荧惑之辉已经褪去了,但是身上那种气势却不减反增。

    “曾经的曾经?”李傕紧握住自己的长枪,无数已经忽略了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飞熊的战斗姿态,一点点的凝固了出来,甚至连军魂之力都显现了出来,曾经飞熊上马作战的战斗姿态。

    “池阳侯,我本想照见你未来最完美的时期的力量,但是我现在对于宙的理解还有一定的问题,所以我只能用往的力量,让你照见曾经的自身,最强的铁骑军团,飞熊的力量!”诸葛亮带着喘息的声音对着李傕传音道。

    “最强的铁骑军团?”李傕带着嘲讽的神色,这并不是最强的铁骑,“不过,不重要了,确实比之前的我们更强大一些。”

    【不行了,不能再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了,对于宙的认知也没办法将对方的军团打落到过去弱小的时候,对于宇的认知,在没办法切断对方军团与军团的联系,而且现在罗马人还在靠着某种手段在恢复士卒与士卒之间的感知。】诸葛亮感受着流失的精神量,不敢再动用任何的招数,将希望压在其他人的手上。

    “恢复了飞熊的力量,居然看不到对方了,连军团天赋都消失了,不过没什么!大概是在那个位置吧!”李傕直接抽出马背上的短枪,朝着大致的位置撇了过去,所有的铁骑尽皆如此。

    短枪抛出去的瞬间重力就达成了扭曲,五斤的短枪,在李傕手上的时候不过三两,抛出去的时候近乎就达到了同速度下百斤重枪的威力,配上这种速度,李傕之前瞄准的方位就像是割麦子一样直接倒了一茬,而投出的短枪在穿透了重步兵的大盾之中依旧无可阻挡的没入大地之中。

    “滚开!”李傕手上的重枪一个横扫,惯性与重力扭曲带来的可怕威力,正面准备阻击西凉铁骑的罗马重步兵直接被打飞出去了数十米,更有甚者因为这种横扫直接连武器带装备铠甲直接在空中扫碎。

    “找不到是吧!”李傕西凉铁骑扭曲重力之后,十斤的正常武器,在他们手上就跟半两差不多,轻松抡出可怕的速度,然后打到敌人身上变成那种两百斤的重武器直接将对方打爆!

    李傕一夹马腹,铁骑的战马在重力被这群人扭曲的情况下,直接跳跃而起,原本跃不过一米高,奔腾不过数米的铁骑,在这一下直接跳出了近十米高,几十米远的距离。

    找不到第五云雀,老子去宰了塞维鲁!

    抱着这样的想法,李傕直接率领着铁骑跃起,从罗马人的头顶冲过去,真以为无视地形就是城墙,居民区?无视地形的意思是,我能从你们脑袋上冲过去!

    连着在罗马人头顶来了几下冲锋,李傕硬是冲入了罗马军团的本阵,不过这个时候罗马人也调整了过来,之前接连几下罗马人还没反应过来,现在反应过来岂能容许李傕如此辱没!

    眼看着正面密密麻麻的排布着的罗马重步兵,若是以前铁骑绝对不会硬冲这种精锐,但是现在的话,

    “阻挡?”樊稠冷笑着迎头冲了上去,人和战马装备加起来怕是都要有一吨了,飞熊本身就具有超越绝大多数轻骑兵的速度,就算是内气离体在这种被云气压制了内气的战场,被二十吨的战车撞倒也是瞬间被踩死的节奏。

    因而樊稠等人根本看也不看这种情况,直接策马撞了上去,那一瞬间罗马重步兵排列好的重步兵队伍,在初一接触的瞬间就以清晰可见的速度凹了下去,更有甚者,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凡人之躯阻挡这种冲锋,唯有死亡。

    “不出来是吧,今天老子宰了这个家伙!”李傕直到这个时候尚未找到帕尔米罗,登时不在犹豫,爆发出极限的速度准备在这里拿下塞维鲁,飞熊不管怎么说,其所具有的特殊能力在自身不下马的情况下绝对是无解级别的存在。

    在李傕等人连破三条战线,箭雨,重步,枪阵尽皆对于西凉铁骑失效,在李傕等人面前只剩下最后一条防线,没有鹰旗,没有仪仗,只是平静的站立在那里就像是没有看到铁骑的冲锋一般。

    塞维鲁平静的看着李傕,飞熊的力量和速度那怕是他也为之侧目,再算上那种所有箭矢射向他们直接飘飞的力量,塞维鲁更加的感兴趣,不过能杀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叮!”李傕的长枪轮舞着朝着对面砸去,就要像之前那样将对面的垃圾扫飞,然而接下来那一瞬间传来的触感,以及反转回来的巨力,在李傕条件反射一般扭曲了重力之后,长枪直接折断。

    李傕的面前一名大众化脸的将领,默默地抬起手上的大盾,他们并不是塞维鲁的护卫,也不是什么仪仗,也确实不具有鹰旗,但此路不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