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三章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

    因而帕尔米罗毫不沾泥带水,直接下令撤退,然而西凉铁骑就像是靠着直觉一样咬住第五云雀的大部死活不放手!

    这时西凉铁骑距离罗马本阵已经不再遥远,就算是在这等大雨之下双方也能看到对方的军势。

    “来不及了,仲达,清理雨云,子明,率兵守住西凉铁骑的后路!”诸葛亮对着吕蒙的方向怒吼道。

    随后诸葛亮直接跟随着魏延率兵冲了出去,形势虽说超乎了他们的预料,但是并没有变成最糟糕的情况。

    “这雨!”卡密略接住雨滴,“看来汉军也是被帕尔米罗他们逼急了,连这种手段都使用了出来。”

    伴随着卡密略的开口,议会卫队的加持已经出现在了所有罗马大军的身上,与此同时,陷阵也上马奔袭了出来,一直拒绝的铁骑加持也出现在了他们的身上,这一战谁都不敢大意。

    “帕尔米罗,你撤吧,接下来交给我了!”卡密略带着狂傲率领着步骑混成的图拉真军团一个加速出现在了铁骑的对面,帕尔米罗对于他们并没有使用光影操作,所以他能看的很清楚。

    “多谢了,你小心一些。”帕尔米罗闻言瞬间显身,而他率领的士卒也都快速的显现出身影,庇护在图拉真军团的身后。

    “放心,正面作战我们不会畏惧任何人的。”卡密略收敛了面上的慵懒之色,郑重的说道,“你先撤吧,我之前就觉得这个被称为西凉铁骑的汉军军团不太对头,现在的话,越发的感觉到不对了。”

    “你小心点,我灭了对方五千多超精锐,这波汉军有什么都不会隐藏了。”帕尔米罗反身撤退,接下来的战争他已经不需要参与了,等待着收尾再进场。

    李傕猩红的双眼带着某种冷漠看着对面的卡密略,郭汜和樊稠同样,鲜血和深入骨髓的痛,刺激着他们回忆起了曾经的失落的力量,本已经无比稀少的熟人,在那一瞬间倒下了接近三分之一,这种深入骨髓的痛,让他们再一次升腾起了对于力量的渴求。

    “卡密略?”李傕的嗓音带着沙哑,抬头看着对面的罗马将帅。

    “我不会留手的,这一次。”卡密略看着李傕神色凛然,他从李傕身上感受到了深沉的危险感。

    “我要宰了他。”李傕指着已经借由光影消散,但是还打算蹲在这里捡点便宜,看看李傕和卡密略的军团之战的帕尔米罗说道。

    那一瞬间帕尔米罗寒毛倒竖,他可以保证自己绝对没有暴露位置,但李傕却像是真实的看到了自己一般。

    “你想多了。”卡密略冷笑着看着李傕说道。

    “嗯,只有活下来的才有资格提出疑问!”李傕癫狂的面容配合着自己那双带着残忍的双眸,让卡密略不寒而栗。

    帕尔米罗瞬间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在这里久待,这情况绝对不对,当即率领自己的第五云雀军团撤退回本阵,这时其他的罗马军团也已经平推了过来,这一刻西凉铁骑就像是洪水之前的一块山石一样,即将被那滔滔的洪水所覆没。

    “哈,由我来对付他如何?”塔奇托率领着第九西班牙军团过来,眼见李傕和卡密略对峙,当即兴奋的对着卡密略招呼道。

    在塔奇托看来西凉铁骑这种纯粹骑兵的骑兵团就应该由他这种骑兵团来应对,更重要的是现在他也有了马镫马鞍,而且在那次交手之后他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西班牙军团变得更强了,所以他很想告诉李傕,到底谁才是最强的骑兵团。

    李傕就像是没听到塔奇托兴奋的吼声一样,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卡密略,伴随着最后一滴雨丝消失,空中的白云甚至被司马懿强行扫开,残月那昏暗苍白的月光扫落在西凉铁骑身上,这时罗马人才看清楚李傕胸口的那柄穿透而过的短剑。

    同样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才看清西凉铁骑身上闪耀的灼灼辉光已经不是以前臧蓝色夹杂着的淡淡星辉,而是一种不详的血色,这是象征这战争和死亡的荧惑之辉。

    汉军这个时候也拽着一道带着齿刃的阵型缓缓地推进了过来,不过相比于罗马大军那如同洪水一般的威势,现在的汉军明显淡薄了很多,只不过双方在气势上有的一拼。

    【看来皇帝护卫官军团被罗马人弄去攻击亚美尼亚了,这样的话,我们要达成目标的话更容易一些。】汉军这边几乎所有有头脑的文臣武将都明白了这一点。

    马蹄弯曲着刨了刨,因为之前几十秒的大雨而湿润的土地,被这种举动溅射出了些许的泥浆。

    默然的一拉缰绳,西凉铁骑所有的士卒几乎在同一瞬间动了起来,罗马大军和汉室这边也都做出来了同样的举动,双方的精锐几乎都同时盯上了各自的对手。

    下一瞬间不管是汉军还是罗马大军尽皆箭雨齐发,然后同时有部分的军团开始整兵开始冲锋,而不同的地方在于,罗马在正兵冲锋的瞬间,作为侧翼和后军的蛮军呼啸着冲了出来,仿佛就像是要用这等蛮兵来阻断汉军的后路一般。

    奔腾的铁骑,和曾经那种洪流有了很大的不同,单手握住长枪,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单发强弩,在图拉真军团靠近的瞬间,威力爆炸的弩矢直接被铁骑钉了出去,然而下一刻图拉真军团挥舞的长枪很自然的以正常人根本无法反应的速度将弩矢直接扫开。

    除了极少数士卒被一击钉穿,直接秒杀以外,绝大多数的士卒几乎一点事情都没有。

    而随后下一瞬间,铁骑和图拉真军团的骑士撞到了一起。

    这时已经认真起来的图拉真军团,早已整体进入了超速反应状态,铁骑冲锋的速度在他们的眼中下降到了三分之一,同样他们的速度也进入了同样的状态,在这种超速反应之下,世界给他们的感觉都偏向于了缓慢。

    这种状态让他们有太多的时间去做出精确的动作,和其他人那种在超高速的情况下很难控制自身精确的动作行为不同,对于他们来说进入这个状态一切都不过是在慢放。

    在这种三分之一播放速度的世界,图拉真军团的每个人依旧能思考,能调整自己的动作,他们千锤百炼的动作因为慢放完全不会走形,完全能发挥出应有的效果。

    所以的骑士在最完美的情况下刺出了这一枪,同样西凉铁骑凭借着感觉也刺出了同样的攻击,图拉真军团的骑士靠着慢放闪避着西凉铁骑的攻击,当然西凉铁骑也凭着感觉刺向可能的方位。

    那一瞬间西凉铁骑刺空的人数,和图拉真军团刺中西凉铁骑的人数几乎一样多,然而在双方交错的瞬间便明白了,这种刺击对于双方都失去了意义。

    且不言图拉真军团几乎全部刺中了西凉铁骑,也不说图拉真军团几乎全部闪避过了西凉铁骑的刺击,单就说图拉真军团的刺击在距离西凉铁骑两尺距离时传来的触感,就让图拉真军团的骑士明白,对方根本无惧这种攻击。

    “斥力场防御?韧性防御?蛋壳防御?”图拉真军团和西凉铁骑交错而过的瞬间,卡密略就面色凝重无比,那一瞬间的触感,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三种不同的防御模式。

    至于西凉铁骑这一次连头都没回,直接朝着罗马中军冲去,李傕等人能清楚的感觉到,第五云雀就在那里!

    高顺面无表情的感受着西凉铁骑给于他们陷阵的加持,虽说他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西凉铁骑能给于他们进行加持,不过这不重要了,这次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罗马议会卫队!

    再一次和张辽配合,以高顺率领的八百陷阵为首,原本蓝青色的云气也多了一抹银灰色,高顺率领的陷阵意志直接并入了狼骑,原本来自于狼骑的陷阵再一次融入了狼骑之中。

    “我们是骑兵,所谓的步兵,不过是为了限制自身的发挥。”高顺看着对面嚣张的冲锋过来的塔奇托,缓缓地开口说道。

    话说间高顺一夹马腹,迎头冲了上去,与此同时所有的陷阵士卒自然的拉出来一个锥形的锋矢阵,那怕是离开了战马很久,以驾驭战马成为骑兵来作战的方式依旧深刻在他们的骨血之中。

    策马前冲,低吟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伴随着这低声的传唱,身后的狼骑爆发出无穷的气势。

    “策马扬鞭,好久都没有真正以狼骑锋头的身份去率领并州狼骑了。”高顺的嘴角突然浮现了一抹笑容,缓缓的闭眼,举枪轻磕了一下头盔,再次睁眼的时候,双眼骤然变得无比的锐利。

    伴随着高顺开放陷阵营的力量,原本蓝绿色的狼骑云气彻底变成了银色,武装上了曾经羽林卫的马凯,甲胄,夜空残月之下,传唱起了狼骑曾经传承的诺言,“冲锋之势,有进无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