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二章 黑夜之中的王者

    这个时候的汉军已经因为罗马人从泥沼上通过的消息而动了起来,这对于现在蹲在汉军营外的第五云雀来说一个好消息。

    没有人知道第五云雀就埋伏在汉军的营寨外,不进入营地,反而等汉军出来,在进行偷袭的话效果会更好,准确的说,会好的惊人。

    兵甲齐备,早有心理准备的汉军士卒沉默着拿好武器,在各自伍长,什长,伯长的率领下集合在一起,然后由各自的将帅统帅了起来。

    诸葛亮整军出发的时候,面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忧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疏忽了什么。

    “公台,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诸葛亮在西凉铁骑,狼骑已经出营,陷阵带着陈宫即将出营的时候,面上骤然浮现了一抹不安,在见到陈宫的时候不由得开口询问了一句,而陈宫同样面带忧色。

    “我也感觉自己好像疏忽了什么。”陈宫面带犹豫的看着诸葛亮,隔了好一会儿缓缓地开口说道,陈宫出口的瞬间,诸葛亮的瞳孔骤然放大,这时他已经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大军踏步向前的沉闷声,这是汉军大部出营准备作战时,队伍远去的声音。

    “审正南,箭雨洗地!第五云雀就在我们的营外!”诸葛亮第一次在人前无法保持自己淡然自若的状态,眼眶欲裂的对着审配的方向怒吼道,不过这个时候西凉铁骑,狼骑,已经出营,连带着审配率领的强弩手也已经出营了大半。

    随着诸葛亮的那一声怒吼,几乎所有的将官尽皆寒毛倒竖。

    “再见了,汉帝国池阳侯。”诸葛亮怒吼的那一瞬间,李傕不由自主的转头,而耳边却响起了这么一句话,数十年作战的经验直接让他绽放出了极限的军团天赋给所有的士卒进行了加持,然而……

    剑刃穿胸而过,李傕双眼血红的用手抓住隐藏的刺客,帕尔米罗显身了瞬间,带着淡笑,随手拨开李傕,然后在李傕震惊的眼神之中再次消失,再显身时已经到了数十步之外。

    那一瞬间铁骑,狼骑除了少数运气比较好,或者像李傕这种依靠历经百战不死者的直觉在最后一刻反应过来的佼佼者,其他人在第五云雀发动突袭的瞬间便直接倒下。

    不管你是双天赋极致,还是十项全能,那穿胸一剑,本就是绝对致命的伤害,武器不在于多强多大,最后看的还是操控的人,短剑也罢,重枪也罢,穿心而过都足以致命。

    李傕绽放至极限的军团天赋确实给于了所有铁骑士卒极限的防御,但是能在那一瞬间反应过来,并且在防御被刺破的瞬间进行闪避的士卒毕竟是少数,哪怕是西凉铁骑在那一瞬间也倒下了接近两千。

    张辽的狼骑虽说更为全能,但是面对这种攻击方式,全能的他们根本发挥不出丝毫的力量便在瞬间遭遇到了有史以来最沉重的打击在那一眨眼的时间里,狼骑倒下了两千七百多人。

    张辽的军团天赋哪怕是能恢复伤势,对于这种一击致命的伤势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云雀军团近乎在一瞬间灭杀了等同于一个完整双天赋军团的精锐数量。

    审配在前方发生巨变的瞬间就开启了自己的精神天赋,一千五百多名重装强弩手在加持了先登意志的瞬间,密密麻麻的箭雨就朝着审配大略估计的位置覆盖了过去。

    “咔嚓!”箭雨覆盖而出的时候,审配身边的强弩手突然被人干掉了数十人,随后数十名人影暴退隐入黑暗,审配几乎条件反射一般调动强弩手用云气箭朝着那个位置覆压过去。

    “你该不会还以为我们会如上一次一般吧!”帕尔米罗突然一个突击,显现在距离弩兵三步之处冷笑着说出所有人能听懂的话。

    “你们还差的远呢!”随着帕尔米罗的开口,审配侧翼的刀盾手已经遭遇到了攻击,鲜血溅了周遭一地。

    至于那成吨的云气箭,也只是打灭了帕尔米罗的幻影。

    “黑夜里面我们是无敌的王者,不会有任何的军团是我们的对手,我们操纵着光与影,就像这样。”随着帕尔米罗不带任何感情的诉说,审配的侧翼护卫再一次遭遇到了来自身侧的攻击。

    “我管你是什么!”李傕双眼血红,那柄穿胸而过的剑刃依旧挂在胸口上,但气势不减反增,多少年了,征战了多少年,哪一次铁骑像这一次这样悲哀!

    “不可饶恕啊!”樊稠双眼几乎冒血,两千多跟随着他们的弟兄在根本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斩杀,何等的可悲!

    “给我去死吧!”郭汜这一刻眼眶近乎裂开,鲜血顺着眼眶滚落,三人近乎完全相同的意志直接缠绕在了一起,原本李傕苍星之辉一般的军团天赋骤然染上了一层血色,荧惑之星的光辉!

    “何等的愚蠢!”帕尔米罗嗤笑着隐入了黑暗,天空之中传来淡淡的嘲讽声,“愤怒只能让人更加接近死亡!”

    “池阳侯你们小心!”张辽这时虽说同样愤怒欲狂,但是毕竟保持着理智,因而在见到李傕三人的动作,当即招呼道,然而下一瞬间铁骑奔袭的声音逐渐远去,铁骑也连带着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我们是光与影的操控者,是黑夜之王,是凯撒阴影的体现。”帕尔米罗带着淡淡嘲讽的声音遥遥的传递了过来,西凉铁骑已经连马蹄声都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在西凉铁骑消失的瞬间,天空之中就像是漏了一般开始了瓢泼大雨,然后汉军清楚的看到了被黑暗隐藏起来的铁骑,距离他们并不是很远,连带着不少距离汉军营地不远的隐身人也被冲刷了出来,至于铁骑追逐的只是最大的一部分。

    这时原本尚在远方的罗马大军,以内气离体的视力已经能清楚的看到了,那缓步,但是已经不可阻挡的进军之势。

    “抓住你们了!”张辽双眼泛红,长枪横扫将距离自己不过十步站立不动的数名影子一枪扫断,当即数名第五云雀军团的士卒战死。

    “给我干掉他们!”审配这个时候面色扭曲的对着强弩手下令道,之前居然被这群混蛋耍了,尤其是有一些混账就趴在他们大军的脚下,然后用其他人的光影装作高速瞬移跑开,会玩是吧,宰了你!

    “降雨吗?”率领着第五云雀军团逗弄着铁骑,准备坑杀李傕等人的帕尔米罗,伸手接住雨滴不由得一愣,汉军能操控天象,他们这些罗马高层已经知道了,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当大雨近乎在瞬间倾盆而下,帕尔米罗突然发现他的士卒被雨水冲刷了出来,顿时一惊。

    率领着铁骑咆哮着朝着自己直觉的方位冲过去的李傕三人,在大雨倾盆而下的瞬间,就发现了身侧的隐身人,哪里不知道这就是第五云雀的士卒,当即所有的铁骑身上爆发着盈盈的辉光,怒吼着,“踩死你们这群虫子!”

    “不好!”帕尔米罗在看到自己人被雨水冲杀出来的瞬间,哪里不知道大事不妙,第五云雀一身的能力都被点在了隐藏和压制上面,鹰旗的效果又是加深精锐天赋的效果这种纯粹辅助性的能力,这要是本人被刷出来,面对那些正面硬刚的军团绝对是被打死的节奏。

    然而不等帕尔米罗操控光影形成和其他位置一模一样的落雨情况,先登成吨的箭雨直接朝着这个位置覆盖了下来,一如当初两河一战时的情况一般,只要我能找到你,瞬间就能干掉你!

    眨眼之间,帕尔米罗已经用光影操控形成了完全和其他位置一模一样的雨滴自然下落的情况,然而一如当初那般失去了意义。

    先登的云气箭近乎在一个呼吸之间将那个地方洗了一遍,直接洗出来了两千多第五云雀军团的尸体。

    不过熬过这一瞬间尚且未死的云雀成员,瞬间就隐匿入了大雨之中,他们的精锐天赋,他们的鹰旗天赋没有一个能应对这种情况,他们无愧于黑暗之王,但作为代价,一旦被人从阴影之中拉入光明,也就意味着他们即将结束。

    差点被云气箭射死的帕尔米罗,隐匿入环境之后,准备继续用剑刃反杀就在身旁的西凉铁骑的时候,突然发现了情况不对。

    之前云雀军团的刺杀用短剑,在精锐天赋压制的效果下,几乎在瞬间就能破开西凉铁骑的防御,然而现在出现了极大的不同。

    在注意到麾下的士卒融入新的雨水环境之后,用短剑刺杀铁骑的时候,对方那已经强横到不可思议的防御,以及明显是身经百战的经验,足够在防御破碎之前的那点时间里用长枪架住云雀成员的攻击,然后身旁的战友用长枪反杀自己的士卒。

    这种完全不正常的防御力和战斗经验,足够让帕尔米罗再无丝毫的犹豫,直接撤退,再说罗马的大军已经来了,今夜他们第五云雀捡的便宜已经不少了,再继续浪费时间的话已经没有了意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