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六章 总归需要有人站出来

    这种看似是一种天赋,实际上是很多相互关联的天赋一起作用出来的外在表现,其实也是所有流氓军团的本质。

    这些被称作流氓的特殊军团,基本都是完成了天赋掌握,然后因为某些原因在最后一步卡住,以至于没办法再继续晋升。

    不管是罗马十四组合军团的无限变化,还是第五云雀军团的光影操作和压制,亦或者高览超重步的防御全精通,其实都代表着走到了极限无路可走的双天赋军团无法迈出最后一步的可悲局势。

    他们的某些项甚至足以匹配三天赋,媲美军魂军团,但是他们本身并未完整,他们本身就是一种残缺。

    这些军团的天赋,已经不能说是某个天赋,而是某系别的天赋,他们的精锐天赋和正常的精锐天赋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不同,几乎可以认同为某个系别天赋的最终极体现。

    精锐天赋和军团天赋最大的不同也就在这里,精锐天赋说白了是外在的表现,而军团天赋是什么就是什么。

    防御,强化防御,具装防御,肌肉防御,气势防御等等这些的外在表现都是防御,脑子不在线的话,将之全部认为是防御天赋的话,本质上也是可以的,何必去区分的那么细。

    当然除了脑子不在线以外,还有其他的方式可以用来完成系别,比方说鞠义留给高览的超重步训练方式,先训练出十几种天赋,然后将他们强行组合,捏出来新的天赋。

    最后在基于此强行升华出第二天赋,这种方式,之前的那十几个天赋消失了?消失个鬼啊,全都在,只不过被强行兼并了而已。

    汉军之中不少人都发现了这样出来的双天赋更强一些,其真要说的话,也是一种捏天赋的方式,不过正常人能将两三种并在一起已经算是本事了,至于鞠义那种将十几个天赋强行兼并了方式……

    怎么说呢,理论上来讲,如果能成功的话,那在成就双天赋的瞬间就跟流氓军团一样,不过不同于正常流氓军团那种关联了一大堆相近似的能力,而是强行将无关的十几种精锐天赋组合起来!

    更重要的是这种方式如果能成就流氓军团,和其他流氓军团被卡在极限的最大不同便在于,他们的前方还是有路的,虽说基本不可能再往上走了,但终归在渺茫间还有通往极限的一条路。

    当然这种方式其实不能说是某系别了,而是基础规划的十余种天赋升华而成的最后结果,他们最后展现出来的天赋单一外在表现,其实真要拆开来说的话,根本不是一个天赋。

    当然如果从这个角度说的话,其实狼骑至今没有任何一个人完成的原因也就很简单了。

    狼骑的十项全能,不是十个天赋,是十个系别的天赋……

    同样这里面也会涉及到另一个军团,也就是丹阳精锐,丹阳精锐的协力天赋也是一个系别天赋的最终极体现了。

    李严的极致丹阳是全军协力,而陈到的丹阳是天地协力,也就是说丹阳精锐在最一开始走的是精通类型的三天赋路线,而且最后的目标大概是彻底完成协力这个系别天赋,让天地自然都为自己所用。

    然而实际上丹阳的第三天赋和协力基本没啥关系,而是唯心天赋背水,很明显丹阳最后玩命了,强行用另一种方式进入了第三天赋,也算是极少见的奇葩了。

    至于铁骑,现在貌似也朝着奇行种的方向在运动,先是明确三天赋实力,因为信念转了军魂。

    后面明明是完全掌控防御系别精锐天赋的发展方向,却又硬是捏出来了一个其他天赋。

    再之后前面全防御系天赋被玩崩了,要打爆之前的天赋效果,又要在斩掉全防御系天赋之后重炼全防御系天赋。

    也亏西凉军的几个头头脑子不在线,否则真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怕是会吐血三升,各种糟糕的方式被他们玩了一遍,他们现在还有这实力,也是够够的了!

    当然也是因为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们现在还能愉快的玩耍,否则的话,现在他们的内心恐怕已经充满了绝望了。

    浪荡子的郭嘉现在也变得正经了很多,虽说还有风流的一面,但是和曾经相比,伴随着郭奕开始能理解自己父亲的生活方式,郭嘉也开始收敛自己的行为,顺带也开始培养自己的儿子。

    刘晔这个时候,嘻嘻哈哈的翻阅着满宠送来的报告,虽说时间不长,但是刘备治下高层全部动起来,其战斗力也不是说笑的,不说很快就解决了问题,但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确定了刘晔无关此事。

    满宠过来给刘晔拜年的同时,也将这一段时间调查的报告给刘晔送了过来,让窝了一肚子火的刘晔终于能安心下来去搞那群之前差点挖个坑将他给埋了的家伙了。

    “干杯啊,我回头要将这群混蛋全部下掉啊,让我想想我应该将他们调到什么职位去!”刘晔端着酒杯兴奋的叫骂道,终于将自己洗干净了,虽说他自己时常搞事,但是还不至于不知道轻重啊。

    “好吧,好吧,最近委屈你了。”满宠的棺材脸面无表情的劝解道,不过莫名间浮现了一抹笑意。

    “这群混蛋啊,居然想拿我当枪使,这一次非要让他们这辈子都记住这件事!”面色扭曲的说道,这一波真的是将刘晔坑了一个半死,要不是发现的早,到后面成了既定的事实,刘晔根本没办法洗干净。

    “你小心一些。”满宠看刘晔有些上脑,虽说也知道刘晔这一波也是够委屈,但还是开口劝诫了一下,这件事啊,虽说有因缘际会的意思在里面,但是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刘晔之前的表现。

    端着酒杯的刘晔听到满宠劝诫的话,手不由得一顿,隔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有些事情,你们不能做,但是必须我来做,子川太强了,强到我们所有人在内政上都和他有差距。”

    满宠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算是认同刘晔的话。

    “将制度寄托于道德上会有什么问题,我想,法家出身的伯宁应该比我更清楚一些吧。”刘晔放下就被缓缓地开口说道。

    “道德毕竟是个人的私德,以私德来规范道德的话,最后只能让普通民众闻道德而色变,进而远道德而去,实际上道德本应该是人人都能够做到的无损于己,而又有利于人的一个状态。”满宠将端着的就被放下,然后很是肯定的解释道。

    “这就是问题的本质了,子川强大到制度已经没办法约束了,其实约束子川的是子川自身的道德。”刘晔无可奈何的说道,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也是最为让人无解的地方,讲求制度的陈曦,实际上只能用道德来约束自己。

    满宠一愣,隔了一会儿,缓缓地点头,这是事实。

    “他在的时候还无所谓,他不在了呢?子川所构建的制度,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没办法约束自己,因为很多事情必须由子川亲手去做才能解决。”刘晔苦笑着说道,“不这么干,他就没办法完成!”

    “嗯,这事实!”满宠想了想,表示确实是这样。

    “甚至,你应该注意到了,子川在尽可能的消磨自身的存在感,他现在尽可能的在想办法摘出去。”刘晔叹了口气说道,“他已经完成了部分的制度,但现在制度问题卡在他那里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满宠沉默,随后点了点头。

    “我是刘姓皇室,这件事,你们不做,我得做,那怕是知道子川自身不会有任何偏倚,也知道他的道德可以保证,我也不得不做,这已经不是怼子川的问题了,而是消除该体系的自身存在的问题了。”刘晔苦笑着说道,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这么干啊。

    问题是不干的话,这个超脱制度的位置就会一直存在,贾诩,李优,郭嘉等人看到了不去管,那么最后也就只能是他自己硬着头皮上了,这根本没办法好吧。

    “唉~”满宠叹了口气,想起了之前陈曦和他讨论洗钱那个问题。

    不得不承认,不是陈曦故意践踏制度,而完全是类似一个巨人进入了小人国,那怕是自己尽可能的约束自己,在离开的时候也会留下深深的痕迹,那已经完全是无法匹敌的强大了。

    没有什么故意的破坏,甚至本身已经是在非常小心的去处理,但是不经意间的行为,就足够碾压这个体系了。

    “所以,现实就是这样,我做我该做的事情,持身以正就是了。”刘晔有些泛苦,他也是别无选择了,他是皇室,他有自己的责任。

    满宠闻言,不知该如何劝慰,刘晔将话摊开来说,他便什么都明白了,想来也是因为他是满宠,刘晔才会告诉他,可惜那怕是刘晔愿意向他倾诉这一切,他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陈曦对于当前的制度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无解的体现。

    刘晔举杯,满宠与之对视,尽皆叹息,随后举杯,不再多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