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五章 曾经的曾经

    当然这种方式也有不完美的地方,比方说西凉铁骑如果叛乱了,那么羌骑面对西凉铁骑的时候,就跟信徒打真神一样,士气全无这四个字绝对不是夸张,而是真正的表现。

    这也是李傕当初临走的时候能两万人挑翻十几万羌人,自身损失在四位数上下的原因,羌人几乎不敢跟西凉铁骑动手。

    狂信对方而获得的力量,如何能挑战这种力量的赐予者,说点简单的,洗洗睡吧,别想多了,神要打信徒,信徒难道不应该跪着享受神灵的惩罚吗,雷霆雨露俱是天恩,不外乎如此。

    华雄现在思考的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个效果,以及为什么这个效果在他们变成军魂的时候没有得到强化。

    当然以华雄的智商肯定是不可能想通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华雄能想到别的东西,比方说,天赋能力这种东西其实可以靠糊弄的,我们可以糊弄出一个,就应该能糊弄出第二个。

    张济当年糊弄羌人,最后所有人都信了,然后我们真就有了这个能力,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现在只要糊弄住所有人,还可以有其他的天赋能力?

    我想想,神铁骑缺什么能力呢?

    决定了,就是这个了,凿穿面前一切阻挡物的能力!

    貌似,这个效果曾经的铁骑是有的,不过管他的,就这个了!

    华雄兴冲冲的上马准备去忽悠自己的神铁骑,不,并非是忽悠,是让他们发自内心的坚信这一点,然后让这一点变成真实!

    可华雄不知道的是,他这么忽悠是完全没意义的。

    当年董卓在凉州时期的西凉铁骑那才是真正的违规产品,妥妥的三天赋超级精锐的素质,但是受限于认知才只有两个天赋。

    正因为当年的铁骑完全属于那种违规超纲产品,才会有李优当年一句话赋予他们军魂的奇迹。

    双方的逻辑是这样的,不是因为有了李优才有了奇迹,而是因为本身已经抵达了层次,才有了后面水到渠成,李优只是诱因!

    同样是因为有这个素质,也才会有信即为真这种诡异的效果。

    准确的说,当年的铁骑的状态完全是受制于脑子,受制于眼界,没办法理解第三种天赋,但是由于自身意志,心性,素质的强大,理解不了第三天赋,也可以强行捏造天赋。

    反正已经强的不需要逻辑了,就跟现在吕布一样,强就强,根本没理由,任何问题只要你够强,就自然能解决。

    理解不了,认知不了,那么我强行捏一个就是了,就算后者的难度比正常觉醒第三天赋大很多,没关系,强到能捏出来就是了。

    这也是当年铁骑的属性三天两头修改,显的非常诡异的原因,他们根据不同的作战形势,捏出来过好几种第三天赋的效果。

    诸如“正面和我们刚的,肯定会被我们打穿”这种不讲究逻辑,也不讲道理的效果。

    再比如,“平原上我管你是谁,跟我打的都被我打死了”的这种违规效果。

    另外还有“我管你是谁,管你多少人,今天我要剁了你,那就肯定要剁了你”的这种完全是耍赖一样的强无敌效果。

    还有现在已经稳定住的“跟我混的骑兵都有不可认知的加持”这种效果。

    嗯,当年的铁骑在董卓没堕落之前确实违规的可以,徒手捏第三天赋,而且还是那种看情况随便捏的类型。

    若不是后面董卓堕落了,连带着铁骑也堕落了,就铁骑这种捏天赋的方式,前三种被强行捏出来的可能性极大!

    后面董卓跪了,铁骑也在董卓跪的那段时间堕落了很多,不管是意志心性都有所腐化,基本已从足够和非人交手退化到人类顶峰。

    原本那种上战场的时候,有必要的情况下,随时重捏第三天赋效果的能力也因为意志心性大幅下滑,不再具备了。

    不过毕竟底子还在,还具有信即是真的本质,否则的话可能连第三天赋也没办法重现了。

    因而对于现在已经将潜力消耗的差不多的神铁骑来说,想要在军魂的情况下捏出新的天赋已经再无可能了,这毕竟已经不是曾经西凉铁骑纵横不败,受限于认知的时代了。

    说点实际的,董卓堕落的那一刻也就意味传说崩塌,西凉铁骑的无敌也就此碎裂。

    现在的铁骑本部虽说继承了曾经素质,但他们的意志总归和曾经有着些许的差距,这是集体性的差距,也是最本质的差距。

    第三天赋从本质上来讲都有其唯心的一面,不管是极致丹阳的背水,还是图拉真军团的不败,都是有唯心的一面,三天赋军团的强悍本质上就是其意志的显化。

    我认为这一战不胜则死,那么就算对手是军魂军团率领的数万精锐,我也能挡住,这便是极致丹阳的第三天赋背水。

    我认为这一战非胜不可,那么就算对手是帕提亚的军魂军团,就算我的天赋被对方的两个超精锐消磨,我也能灭了他,这便是图拉真军团的不败。

    如果说军魂军团是将意志变成了抗拒死亡,变成了其他的奇迹,那么三天赋军团则是将意志贯彻入了自己的天赋,变成了力量本身。

    当然这是第一种成就三天赋的方式,第二种则是以现在李傕等人统帅的西凉铁骑,和已经故去的公孙瓒统御的白马义从,以及当前高览所使用的鞠义的练兵之法为代表的成就三天赋的方式。

    至于第三种,则是完全违规的方式,曾经的西凉铁骑那种算是违规操作,说白了就是强大到超脱了正常人对于天赋的描述,强大到直接去塑造结果,命名什么的,交给别人就是了。

    所以相比于第一种与第二种,后面的那种基本不予以考虑。

    第二种方法不需要认知,他们更像是一种掌握,当然鞠义留下的超重步训练方式和其他两人还有一定的出入,不过这不重要。

    第二种方式称之为一体两面,这种方式的本质在于完善自己军团的精锐天赋,当然这种真要说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公孙瓒当年因为打胡人,胡人打不过总是要跑,而胡人一旦散开,公孙瓒就没办法全部追上,因而一心想要超高的速度,最后开出了第一个天赋,叫做神速天赋。

    这是一种直线快的让你发疯的快,快到作为轻骑兵的白马都没办法驾驭的快,快到加速到极限,那怕是白马这种轻骑兵拨转马头,都有可能因为惯性让马直接断头的快!

    等有了御风天赋之后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勉强能玩点轻骑兵的技巧了,但是这种技巧性的东西,会在一定程度上遏制白马的速度。

    作为感受过逐风般急速的白马,已经不可能忍受减速了,自然第二天赋成了公孙瓒的心病,不过这个时候公孙瓒在草原已经开始了大杀特杀,地图上但凡能看到的胡人,绝对没办法逃脱他的追杀!

    顺带一说,那个时候公孙白马,比现在的赵云白马快一半还多,简单来说,现在的赵云白马出现在地平线,全速直线远离公孙白马,也会在五分钟左右被公孙白马追上,嗯,就是这么快。

    不过太快了,也成了公孙瓒的心病,首先轻骑兵所有的技巧都废了,人类的反应速度没办法跟上了,常规的战术都基本没用了。

    等将北方胡人砍的再也不敢出现在公孙瓒眼皮底下之后,公孙瓒终于有时间重新调整白马义从了。

    当然公孙瓒那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忌讳,白马义从作为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轻骑兵,核心就一条,满足我内心的想法。

    因而作为轻骑兵不仅要快,还要灵巧,跑的快有什么用,连正常骑兵能玩出来的东西都不敢玩,丢人,所以后面公孙瓒开始强行捏天赋,给神速捏出来了灵巧,这就是敏捷……

    给御风捏出来了驱风,这就是周遭掌控。

    至于赵云的白马,天赋是敏捷和驱风,然而赵云的敏捷天赋是来自于自己的认知,并非是公孙瓒那种先上了神速,后拐到灵巧,形成的敏捷这一外在表现,虽说是一系天赋,但两者有很大不同。

    公孙的敏捷天赋是表现形势,本质不是,而赵云的话,他的敏捷天赋,本质就是敏捷,这是双方白马义从最大的不同。

    至于公孙瓒在解决了双天赋问题之后,所需求的最后一天赋,则是身随意动,当然界桥之战是白马义从第三天赋最后一次诞生的机会,打赢了先登,白马义从就会觉醒。

    这个天赋对于绝大多数的军团来说没有意义,但是对于完成前两个天赋的白马义从,觉醒了这一天赋之后,他们就不存在任何克制了。

    百米一秒的白马匹配上足以驾驭这种速度的反应,他们用马刀就能抵挡箭雨了,在这等高速度下尚且能完成技巧的白马,近战对于他们已经不再是任何的问题。

    那种极限反应,让他们用武器就足以格挡所有近战时敌人的攻击了,因而这种第三天赋也可以被称为零时闪避,零时格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