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章 肆无忌惮

    正在例行安抚繁简的陈曦现在完全不知道中亚的那群陈家人,荀家人,司马家人在搞什么东西。

    不过说起来,就算陈曦知道了,除了目瞪口呆一段时间,然后拍手称赞以外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中原世家在搞事上确实有着惊人的天赋,尤其是这种搞砸了,也不担心本家出事,国家还在后面支持的事情,中原世家根本毫无压力。

    果然这些严重有问题的家族,就是应该放出去,既然到哪里都是祸害,祸害敌人,总是要比祸害自己人要好很多是吧。

    垃圾什么的都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这么说的话,中原世家从任何角度看都应该属于优秀的资源,他们毕竟还是很不错的。

    说来的话,十五岁之前的霍去病也是长安一害啊,将长安也祸祸的够呛,也正是因为长安被祸祸的够呛,才被放出去避祸,之后就不用说了,开挂的人生不用解释。

    由此说来的话,如果那个时候继续呆在长安的话,说不定也就是纨绔子弟了,果然人生就是应该历练一下,世家子什么,窝家里什么的很容易废了的,多加历练才会有成就啊。

    再往深里面想想,年少无知时当纨绔子弟,长大后超绝一时的人物貌似也不少,果然年轻人什么的,就应该历练啊,年轻的时候是祸害,成熟了就该干点事业了。

    “要去岳父那里吗”陈曦温和的抚摸着繁简。

    “嗯嗯,爹爹大概会很高兴的。”繁简嬉笑着说道,这么多年终于得偿所愿了,而且自己怀的还是一个男孩子,陈家的嫡子呦,繁简表示极其满意,终于不用再盯着陈兰看了。

    陈曦伸手扶着繁简起来,说实话他是不怎么愿意让繁简大冬天出门的,但是拜年啊,而且是给岳父拜年,好吧,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免不了。

    不过说起来,到现在其实刘备治下好像突然迎来了婴儿潮,赵云的啊,华雄小妾的啊,张飞的啊,鲁肃的啊,再算算好像是流言的关羽的二儿子什么的,感觉今年没发生战争,都开始关心子嗣传承了。

    另一边赵云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他岳丈重伤的情况下,要打他,他实在是做不到还手,但是赵云还是小看了重伤下的吕布,拼着伤的更重,在赵云没还手的情况下,赵云的肋骨都裂了。

    因而过年的时候赵云只能打着绷带躺在床上,马云禄和吕绮玲可能也是这么一段时间适应了貂蝉的温和,也不怎么担心吕布和赵云的战斗,所以面对年节躺在床上的赵云,两人也只是哧哧的笑着。

    “子龙,你其实应该还手的。”吕绮玲一边用筷子给赵云喂饭,一边笑着说道,这种话也只有作为女儿和妻子的吕绮玲能说。

    “华医师说他受伤很重,不能动武,否则会受伤更重,所以我才没有还手。”赵云颇为无奈的说道,自己岳丈重伤了啊,他不敢还手啊,但谁知道吕布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将他打成这样。

    “咔嚓!”就在赵云辩解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吕布霸气凛然的跨步入内,看着躺在床上,由自己女儿喂饭的赵云,双眼猛地冷了三分,装死啊,我就是打断了你几根肋骨好吧。

    这时貂蝉也跨着碎步进来,身后的侍女抱着两盒明珠,这都是吕布在澳大利亚近海杀得各种奇怪的海洋生物获得的,毕竟是年节,吕布虽说不爽赵云,但是女儿新婚第一年,貂蝉还是记得要给回礼。

    因而早早的给自己的女儿还有马云禄都备下了礼物,貂蝉毕竟是当过妾侍,所以对于人情世故还是懂的,也不愿意薄待了马云禄,更何况貂蝉也没觉得绮玲嫁给赵云有什么不好的。

    至少相对于其他人,嫁给赵云当妻子的话比嫁给其他人当妻子安心的多,毕竟将军总是要上战场的,实力越强越好。

    像赵云这种又帅,实力又强,又懂得统兵的年轻人,当然是上上之选了,嫁给赵云,至少不太用担心突然有一天收到噩耗。

    说来貂蝉现在差不多也了解了吕布的实力,之前虽说吕布一直自称是天下第一高手,但是现在的话,貂蝉勉强理解了无敌是什么意思。

    貌似正面对敌,或者战场对敌的话,理论上讲是没有人能拿得下吕布的,这一点最近前来拜访的一众高手还都是认可的。

    顺带按照貂蝉的想法,如果吕布免不了要上战场的话,那么选择一个最强的势力更符合貂蝉的思维模式,因为安全啊,至少就貂蝉所知道的,吕布言及的能真正威胁到自己的高手全部都在刘备麾下。

    至于典韦,吕布是承认对方的实力,但是对于对方能威胁到自己是不屑一顾的,哪怕现在典韦靠着意志和肌肉能扭曲空间站立在天空之上,吕布也坚信自己如果愿意躲的话,典韦也绝对不能打中自己。

    “赵子龙。”吕布的声音没有多少的起伏,原本还躺在床上装死,等吕绮玲和马云禄服侍的赵云,不等吕布开口,在看到对方推门而进的瞬间,就像是按了弹簧一样弹了起来。

    “奉先~”貂蝉快步上前,被吕布高大身影遮掩的半身,伸手拽住吕布的后衫,然后温和的看着吕布开口说道,大过年的,貂蝉确实有些担心吕布和赵云再次打起来。

    话说那天赵云带着礼物去看望吕布的时候,实际上吕布和现在赵云的状态差不多,也是要死要活的躺在床上,让貂蝉服侍。

    可是等赵云出现之后,吕布就像是安装了弹簧一样跳了起来,然后很快就和赵云动起了手。

    最后的结果,也就不用多说了,赵云被打的裂了几根肋骨,最后硬撑着撂了几句狠话走了。

    之后吕布整个人伤的更重,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气的貂蝉都笑了,这都是什么事!

    感受到身后的拉扯,吕布侧头看了一眼貂蝉,然后转头给了赵云一个眼神,吕绮玲和马云禄尽皆无语,她们俩也知道赵云的伤势不可能太重,毕竟能完整的回来,以破界级的实力很快的就恢复了。

    只是赵云自己装死,她们两个也就陪着赵云在玩闹,结果岳丈跑过来将自家夫君吓成了这样,有些怨念啊。

    吕布锐利而又冷淡的眼神扫了一眼赵云,没说什么,看在大过年的份上,不和赵云计较。

    倒是貂蝉笑盈盈的开始给吕绮玲和马云禄发年节礼物,几乎完全相同的礼物,不过很不幸没有赵云的。

    不过话说回来,年节的话,本应该女婿和女儿前来给岳父岳母拜年,现在岳父岳母来看女儿女婿这种,怎么看怎么诡异。

    “算你好运!”吕布在貂蝉将礼物送给自己女儿和云禄的时候,吕布冷冷的传音给赵云。

    赵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了。

    “呃,温侯同样好运。”赵云吊着脸,将绷带扯掉,对着吕布招呼道。

    岳父和岳母亲自来了,赵云哪怕是之前装的再像,现在再不能失礼窝在床上,不过很明显,吕布和赵云的关系死活说不上多好。

    “哼。”吕布侧头懒得搭理赵云,要不是之前重伤的情况下打了赵云,以至于现在受伤更重,加之今天心情不错,否则在见面的时候吕布都会用拳头招呼赵云。

    一旁的貂蝉心下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亏是赵云,要是其他人,大概都被吕布打死了吧。

    “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貂蝉看起来对于可能存在的外孙很感兴趣。

    “没什么反应。”吕绮玲想了想之后,大大咧咧的说道,真的完全没什么感觉。

    “没感觉就是最好的了,会是儿子哦,你爹大概会很喜欢吧。”貂蝉眼睛弯成月牙笑眯眯的说道。

    一旁听到这话的吕布,对着赵云的方向勾了勾手,赵云有些犹豫,吕布在打其他人的时候有武者的节操,但是在打赵云的时候,完全不讲究这些,跟过去的话,吕布突然出手,赵云也不敢保证能挡住。

    虽说赵云可以确定吕布的伤重的都快致命了,这伤势要是放在内气离体身上,搞不好过不了几天就会死人,可哪怕吕布现在一只脚迈入了死亡的阴影之中,这家伙还能发挥出某种不正常的实力。

    赵云怎么说都是一个破界,哪怕是没动兵器,不还手只抵挡,吕布能打裂赵云的肋骨,也足以说明当时吕布爆发的力量了。

    这都被死亡阴影弥漫了半个身子了,居然还有破界级战斗力,赵云对于吕布简直服气,不说其他的,单就说着意志,确实可怕。

    “哼!”吕布见赵云有些磨蹭,冷哼了一声,跨步朝着门外走去,这两天在邺城,吕布见到了好几个熟人,而且是那种他都有些发憷的熟人。

    貂蝉能认识贾诩,李优,唐姬,吕布也认识,同样这些人之间的仇恨不浅。

    吕布重创后的第二天,李优就登门拜访了,可谓是肆无忌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