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九章 借壳上市

    虽说陈家和司马家的关系一直很好,但就算是陈家也时常觉得司马家实在是太邪性了,这家族就像是阴影的化身一样,有一种迟早将人吞噬的异常之感。

    至于陈家的琐罗亚斯德教大主教位置,完全是一手武力,一手糊弄,坑蒙拐骗来的,这种事情陈家来说实在是太有经验了。

    首先陈忠从西域带来了一群人,来到中亚的时候,给中亚地区的琐罗亚斯德教大主教报告说是,在西域三十六国开了新的地盘。

    因为是宗教,主教也不可能认识所有人,最多能靠着其他人确定这人呈交上来的帛书是不是正品。

    当然,陈家不可能傻的在这一方面造假,文书肯定是真的,给陈忠弄的推荐信,也是延伸到西域的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小头目编撰的。

    自然各方面查证是没有问题的,也就是说陈忠本人确实是他们琐罗亚斯德教派的人,不过话说,原本这一过程很慢的,但是陈家有的是办法加快这一过程。

    自然为了传教步行数千里,穿越沙漠的,历经千辛万苦的陈忠获得了嘉奖,成为了小头目,至于之前所谓的在西域三十六国开了新地盘什么的基本没人信。

    这种空口无凭的事情,没有证据的话,当然没人相信了,但是陈忠是谁啊,汉帝国的大世家的后裔,三十六国上下都需要抱大腿的存在,你要证据是吧,我有啊,而且是你要多少有多少。

    这时靠着陈家的疏通,还有历经千辛万苦,穿越沙漠为了琐罗亚斯德教派传教的事实,成为中亚该教派新秀的陈忠,终于有机会在该教派大主教面前掏出来一大堆证据,之后中亚地区的琐罗亚斯德教彻底震动了。

    西域三十六国的文书当然是真的,陈家表示我们从来不造假,要造就造真的,甚至你拿上这些文书去找当地的国王,当地的国王都能给你证实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如此大的功绩,没什么说的,琐罗亚斯德教的大主教在确定真实之后果断任命陈忠为主教,之后中亚地区所有主教都来齐来恭贺。

    后面那些纵横捭阖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总之大主教升天了,连带着死了不少的主教,新任大主教则由年轻的阿刹乘继承。

    这里面有问题没有,当然有啊,问题之多根本不忍直视,问题是中亚就这么个情况,死点人算什么,只要你是本土势力,能镇住局面,那么内斗死点人根本没人在乎。

    之后有了这个身份,陈忠很容易就混入了高层,甚至贵霜中亚和南亚这次变成这样,还有不少原因是他们家和司马家在后面做推手。

    这也是陈家估计司马家可能将触手伸到南亚去的重要原因,这波实在太流畅了,总觉得对面是在和他们打配合,这种熟悉的感觉,对面八成是本家人。

    当然这次能这么容易下台,也有不少是因为荀家策应的原因。

    这也是陈忠估计荀家已经渗透到大月氏王族之中,甚至依靠着当前特殊的形势已经可以用话术引导大月氏王族决策的重要原因。

    这一波实在是太顺利了,大月氏王族的投桃报李,让陈忠不但推迟了内战的爆发期,而且意外的获得了觐见韦苏提婆一世的机会。

    这种明显的局势,已经足以说明大月氏王族那边荀家已经可以提供足够的推力了。

    现在陈忠需要的就是依靠这一次觐见在获得韦苏提婆一世认同的情况下,给中亚人获得应有的利益,并且尽可能的让南亚人认为自身吃亏,为下一次内战爆发埋下隐患。

    毕竟现在不管是陈家还是荀家,在贵霜本土实力都有些欠缺,引动这种规模的冲突没有什么必要,简单点的说法就是根基太过薄弱,就算打起来陈荀司***也拿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当然其中还有部分原因在于,这次事件的主导权没在这群人手上,他们跑到贵霜的时间也太短,对于这个国家并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搞这么大的事情,要是暴露了,对于未来的影响是在太深刻,还不如将之压下去,保证下一次的主导权!

    窃国这种事情,陈家啊,经验丰富,其中第一步就是获得地方的信任,第二步获得中央的信任,第三步排除异己,嗯,而且比起曾经一无所有的陈家,现在的陈家可是真正具有着力量。

    更何况相比于曾经那种形势,这一次形势之好,陈忠估计自己不出意外的话,在今年就能完成第一步和第二步的计划,双天赋军团啊,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真正的力量。

    不得不说,荀家真心是神助攻,伽却里的顺水推舟的那番话,让陈忠省了太多的事情,能在这个时间点直接见到韦苏提婆,而且是为其带来中亚退让的好消息,基本上这次之后,陈忠的位置稳了。

    至于荀家,虽说这次没有出场,但是在接下来的陈忠面见韦苏提婆一世的过程之中,只要顺口说几句大月氏王族的好话,已经混入大月氏王族,并且在决策上做出影响的荀家,同样也会稳住自身的地位。

    这么一来陈家基本就登上了台面,荀家虽说隐于幕后,但是因为其之前智慧的表现,以及当前所拥有的大月氏王族的身份,他们之后基本已经拥有了在幕后操纵棋盘的能力。

    不过邪性的司马家,果然又不见了,这简直是幺蛾子啊!

    驾驭着白象,阿刹乘面无表情的从一个熟人身边穿过去,他见到了司马家的熟人,在白沙瓦和一队的和尚坐在一起在论证佛法。

    这一刻陈忠的内心有无数吐槽的**,最后还是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默默地从对方的身边走过去。

    司马氏的和尚带着淡淡的笑意和这些和尚交流。

    司马家原本想要混入印度教,但是这个难度有点高,自家在这里面也没有什么底子,因而只能转投佛教,还好这个时候中原的佛教已经有点影子了,虽说像笮融这种汉末佛教的大佬早早被干掉了,但是佛法在中原已经有了点痕迹。

    加之中原和印度的不同,司马家在确定佛教不讲究身份,只讲究佛法,对于武力也没有什么追求,佛法高深之辈还能进入诸如婆罗门和刹帝利这种高种姓的家门之中。

    没说的,就佛法了,司马家连夜炮制了佛法,反正在这个时期佛法还属于哲学思想,心灵解脱,大乘救世,小乘求解脱,这种东西虽说高深,但是经历了春秋战国思想爆发,中国这边也有相近似的。

    说来佛教也有很多派系,虽说不至于搞的跟某些教派那样烧死异端一样,但是想想传言释迦摩尼讲大乘佛法都有无法理解的佛教徒直接离开,多个把佛教派系貌似也不算什么。

    佛经这种东西死记硬背,找几个能过目不忘的,这个月将这些主流经书全部背过,不至于在对方说的时候根本记不起来。

    然后开始我注六经啊,司马家多的是这种高手,道经的思想,上,墨家的思想,上,杨朱的思想,上,司马家和陈家一样,多的是到处扒来的东西,七拼八凑之下捏出来一个有些不太自洽的思想。

    不过不重要了,自洽什么的在经书里面并不重要,重要的解读啊,于是拿着新经书,贵霜多了一批外来的和尚,其思想之深远,已经逐渐的在印度这个水面上卷起了微澜。

    当然相比于陈家和荀家这种手法,司马家完全是在文明思想上动刀子,司马家对于自身现在缓慢的进展并没有什么不满,相反,按照他们的推断能走到这一步已经足以说明这一时期佛教的形势了。

    用司马家的话来说,佛教这一时期看起来好像是没人的样子,实际上司马家也没猜错,如果不是佛教这一代没人,在不久的将来印度教佛教之争,虽说有着这样那样的原因,也不至于输的那么惨。

    正因为发现了这一点,司马家现在对于其他势力都不感兴趣了,只想借壳上市,并了佛教,成为佛教这一代的领头人。

    宗教什么,尤其是在这个国家观念没有深入人心的时候,国家哪有灵魂归宿的宗教重要。

    因而司马家已经做好当死人的准备了,陈家和荀家喜欢折腾就去折腾吧,反正我们司马家准备一步一个脚印,成为佛教的领头羊。

    说来司马家能这么想的原因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司马家知道陈家的情况,一旦陈家第一步和第二步完成了,接下来只要稳扎稳打借壳上市就可以了,这种事情,上次那么复杂都完成了。

    这一次的话,外面有陈家嫡系输血,汉室大量支援,内里还有荀家时不时的助攻,司马家的推手,比起曾经容易了太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