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内战爆发

    何等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感觉袁术一年总要作八遍死,能活到这个岁数,还活蹦乱跳的也真的是生命的奇迹了。

    “给袁公路发信,警告他不要再乱传了。”曹操扶额,袁术真行,简直是年年作死,年年跳,可就是没出事。

    “大概是酒后失言,和别人吹牛的时候说的。”程昱也是无奈,袁术跳的太欢实,更重要的是,最近袁术已经从地图上消失了。

    在曹操问及这件事的时候,袁术现在已经建好了水泥厂,准备在益州南部修路了,至于益州北部那片山川的道路,刘璋的军团正在商会副会长吴媛的指挥下,一边打平山地,一边用水泥铺路,这个速度不会很快,当然也不算太慢,估计今年年中就能修到汉中。

    看在袁术不要自己掏钱,给自己在益州南部修路的份上,刘璋表示以前的不满就此烟消云散,今天是年节,我刘璋在家摆私宴,带上我最看好的几个手下,请你袁术喝酒。

    这种倍有面子的事情袁术当然不会拒绝了,虽说不明白刘璋对自己有什么好不满的,但是对方亲自设宴,带上重要的文武大臣,单独请他喝酒,袁术还是非常满意的,毕竟这就是面子啊!

    看着刘璋起身给自己满上酒,袁术表示,别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不满,就凭你刚刚亲自给我斟满酒,我就绝对不会计较那些事情了,干杯,喝完,袁术礼尚往来的给刘璋倒了杯酒,双方宾主尽欢。

    “也不知道北方那群倒霉孩子们怎么样了”袁术侧头望向东北,在那里中原世家渡过了第一个实际意义上的新年。

    “管他们干甚,明年就靠你了,公路!”刘璋这个时候喝的红光满面,听闻袁术的话,当即端起酒杯再次敬酒道。

    “也是,他们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肯定不会有事的。”袁术点了点头说道,东北那地方冷是冷,但是粮食产出很高,只要准备好冬天使用的柴火,窝一个冬天就好了。

    中南半岛,平了数个国家,将汉室的边疆强行迁到印度洋海岸的张任满意的喝着那些藩属部落送来的酒食,年节啊,就算以前中南半岛的藩属不知道,现在也知道这是汉室最重要的节日。

    说来,现在贵霜那边的人都撤走了大半,虽说对方防备的很严密,但是张任还是从土人那里听说到了一些消息,毕竟现在的汉室大将驻扎到中南半岛之后,所有的部落藩属都知道谁才是老大。

    自然各种消息都不需要汉室亲自去探寻,只需要开口,自然有国家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告诉汉室一切想告知的情况。

    听到贵霜内乱这一消息的时候,张任不仅没有自家盟友倒霉的悲伤,还有一种想笑的想法,对于这个国家,张任的感觉不太好。

    虽说之前应战的时候非常大气,文伽一战的时候也表现的可以,但是之后不管是会盟,还是其他,张任都觉得对方有些输不起。

    会盟的时候,玩的小动作太多,还总是想在战败的情况下压倒汉室,这也就罢了,毕竟实力还算可以,有这个心念也不算过。

    问题在于,之前说好了,他们输了,就后退五百里,将百乘王国一分为二,将千里沃土送给汉室。

    虽说张任,严颜在这一方面并没有抱太大期望,但是等打赢了贵霜之后,他们实质性的获得了中南半岛所有国家的宗法权力之后,他们才发现,百乘王国对于汉室其实是一个飞地。

    这是何等的无耻,这么一来二去,张任对于贵霜的心思就淡了,这个国家大概已经不能说是汉室的盟友了。

    因此在中南半岛的土著告知张任,贵霜最近情况的时候,张任不仅不为自己的“盟友”贵霜感觉到悲伤,反倒内心深处充满了各种想笑,果然是一个欠扁的国家。

    当然贵霜倒霉的时候张任确实挺想笑,可面对倒霉的贵霜,张任也没有丝毫想要先下手为强的想法,毕竟这么长时间张任也实质性的确定了贵霜的实力。

    虽说小气吝啬,充满了小国的输不起,但是其国内实力确实需要认可,大月氏这么多年的确从一个小国成长到足以称为帝国的程度了,军事实力,还有国家积累上确实能拿得出手了。

    因而过年的时候,中南半岛的汉军高层都是怀揣着一种“坐在高山观虎斗,站在桥头看水流”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悠闲。

    好吧,这已经不是悠闲了,更应该说是围观看大戏,坐等贵霜人脑子打成狗脑子的恶意了,不过谁让贵霜之前嘴上说的那么好,真兑现诺言的时候那么恶心。

    虽说占领了中南半岛,就益州这么个小胳膊小腿都已经吃撑了,再言占领半个百乘王朝什么的基本都是扯淡。

    甚至贵霜大气的将百乘王朝分一半给汉室,益州这边都会估算估算自己的兵力,看在对方还将自己当做盟友的份上,也会将之放弃。

    结果承诺了,现在又当死人,益州哪怕是本身就拿不到那玩意,也有一种吞了苍蝇的恶心感,因此益州和贵霜的关系在知道了事实之后,骤然变冷。

    这也是为什么张任得知贵霜国内出现了中亚,南亚的内乱对峙之后,拍手叫好的原因,在现在的汉军看来,智障贵霜人果然是欠扁了,等中原腾出手,迟早搞他!

    当然,张任并不觉得贵霜内部的战争对于贵霜会造成多少的损伤,毕竟一个帝国,内部偶尔发生些冲突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后汉这两百年不也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内战,上至汉和帝的御林军对战窦宪的亲卫,双方全军覆灭,下至董卓长安之乱,后面还有袁刘之战,内战双方都上军魂军团了,汉帝国不也活的旺旺的。

    因而在张任在听到中南土著说,贵霜中亚和南亚的贵族爆发了大规模战争的时候还以为双方兵力上了二十万,结果问了一下,实际上只是在印度河两岸聚集起来不到十万的大军。

    那一刻张任就呵呵了,不知道该说是中南土著没见过世面,还是该说贵霜帝国小题大做,区区不到十万人规模的内战,至于搞得像是出大事了一样吗

    真要说前年的时候,益州和南蛮那也算是内战,但是双方加起来的兵力也比所谓的贵霜帝国内乱凶残的多,至少益州和南蛮的兵力加起来,最后规模绝对超了十万。

    因而张任莫名的有些看不起贵霜,垃圾贵霜居然因为区区不到十万兵力规模的战争,将全国上下的注意力集中了过去,这是多少年没发生过内战的节奏

    实际上张任完全想错了方向,贵霜这波是真的出大事了,否则的话,韦苏提婆一世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有对于汉室扣下贵霜使节团这件事发表任何的言论。

    当然原本贵霜打算和罗马结盟一事现在也没下文了,只因为这波贵霜的中亚和南亚的贵族彻底爆炸了。

    双方因为文化,因为宗教,因为地位,因为力量,终于在之前不久爆发了强烈的冲突。

    其规模看似不大,但是质量之高,说简单点,印度河两岸堆积的那八万多士卒,没有一个低于双天赋

    印度河以北的精锐主要是由中亚的沙漠骆驼骑,沙漠弯刀手,大月氏王族的游骑兵,巴克特里亚禁卫步兵,以及塞种人的塞王斗士为主,以上军团全都是双天赋。

    印度河以南的精锐则主要是南亚的贵霜象兵,重弩集团,刹帝利武士,以及贵霜当前唯一一支军魂军团构成。

    双方现在就在印度河两岸对峙,随时都有可能渡河发动影响贵霜国度命运的战争,顺带一说,中亚的贵族和南亚的贵族现在都骑虎难下了。

    更重要的是,一旦这些帝国主力军团发生了冲突,接下来贵霜帝国就距离全面内战不远了,各番邦,公国,郡县,各地文化支持者,宗教势力,都可能随着这一波而爆发。

    说来原本历史上贵霜帝国彻底分裂貌似就是从这一波开始的,至于正史这一次打成了什么样子,未有记载,但是那一战之后贵霜的中亚地区和南亚地区算是彻底翻脸了。

    现在,韦苏提婆一世虽说强硬的压住了贵霜国内形势,但这些矛盾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反倒因为韦苏提婆一世的强压,在爆发的时候变得更加的丧心病狂。

    贵霜本身是大月氏的后裔,从中亚一路杀了过来依靠征伐获得了大量顶级王国的遗产,因而才在抵达南亚之后一跃成帝国。

    可这种近乎接收的方式,遗留下来隐患也不是说笑的。

    巴克特里亚的遗产,塞种人的遗产,条支后裔的遗产,萨尔马特人的遗产,以及游荡在印度的孔雀王朝的遗产。

    所以说贵霜能成为帝国也不是没有原因,人家捡尸体,帮人收尸获得了很多的东西。

    当然作为代价,贵霜帝国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些顶级王国,准帝国之间相互冲突的文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