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四章 统统加班

    以前西凉铁骑没铠甲啊,穿羊皮,布衣,这精锐天赋,那怕将布甲的防御力乘二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现在换成了板甲,两厘米厚的板甲,和三厘米厚的板甲防御力真的有非常大的差距的。 更新快无广告。

    张颌这边稳定后出现的第一天赋也是这个,重骑兵强悍的防御力在被刷了一层这天赋之后,基本已经无视常规的箭雨了。

    至于当前张颌要做的就是稳定出第二天赋,虽说不知道北疆之战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已经发疯的张颌,率领这重骑甚至和北匈奴禁卫交手了,而且还不止一次。

    第一次战败,但是没全灭,第二次虽说惨,但是却也没死,第三次,第四次,张颌已经能搞他们了,虽说搞不过。

    等下了战场想想,那可是军魂军团啊,自己一个成型的精锐居然搞了对方四次还能活着,还杀了对方不少,这简直不可思议。

    因而回头张颌就赶紧训练,将重骑的战斗力努力的开发到极限,直到现在张颌的重骑靠着四次刚军魂军团还活下的经历已经摸到了第二天赋的下限了。

    当然张颌不知道的是,如果当初孙策不急着给他补齐军团,打完北疆之战,回头捋顺自己干了那些疯狂之事的张颌,现在率领的已经是双天赋的重骑兵了。

    对军魂军团出手了四次,还没死,你所差的那绝对不是素质,意志,胆魄这些,而是脑子!

    不过哪怕是没脑子,跟军魂军团磕了四次,就算是次次战败,也该摸到双天赋的程度了。

    张颌当初确实有一些是在找死的举动,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在那找死的过程之中张颌摸到了另一些潜藏的东西。

    比方说大戟士对抗骑兵时最重要的一项能力,卸力,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天赋,其意义在于将超越大戟士承受能力的力量转化到大地之中,而这个天赋被张颌的重骑继承了下来。

    也就是所谓的,张颌的重骑在遭遇到重型攻击,比方说骨朵,重型连枷,大锤等等,也就是正常用来对抗重骑兵的重型钝击武器,很有可能打出超过极限威力,然后张颌的重骑兵毛事没有,所承受的超过极限的伤害,全部被转化到大地之中。

    不过现在这个天赋时灵时不灵,没办法,当初打完北疆之战,张颌的铁骑还没有稳住这一个天赋,就被塞入了一堆新人,现在搞的张颌的重骑卡在双天赋的边缘根本没办法跨过去。

    当然张颌现在根本不知道这些,只是庆幸自己这么快就摸到了双天赋的下限,对于自身能力深表满意,只是也不想想,正常哪个军团和军魂军团打了四次没死还跟他的军团一样弱。

    死磕军魂军团这种事情,要么是被军魂军团打的分崩离析,下一次见到军魂军团就绕道走;要么就是下一次见到了军魂军团毫无畏惧的继续死磕,然后被军魂军团打死,或者在一次次被军魂军团蹂躏的过程中,变强到和军魂军团死磕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个。

    正常来讲,没有一个军团有机会被军魂军团拽住磕四次,当年华雄率领的铁骑本部,都被先登打了一波被迫换血了,当然,西凉铁骑后面又磕回去了,不过铁骑本身就不是什么正常类型的双天赋。

    像张颌这种,和军魂军团磕了四次,最后还有一千多人活下来的军团,只要意志没崩溃,其实只要坐下来好好想想就能步入双天赋的,然而张颌当时处于愤怒状态,根本没想这些,被补了一波新兵之后,原本坐下想想就该诞生的双天赋,硬是被这群新人给掩盖了,简直了。

    当然这也没什么,等到张颌再一次在战场上,回忆起当初的愤怒,回忆起当初的感受,再一次诞生的第二天赋,便不再是继承自大戟士的天赋了,而是有着自身理解的第二天赋。

    可能会有来自大戟士的痕迹,但是相比曾经绝对会更适合重骑兵,这便是万事有利皆有弊。

    也许对于别人来说,可能这辈子卡在这一步难有突破,但是作为河北四庭,天下有名的将领,张颌当前的沉寂,必定对应着未来某一刻的爆发,这是名将的宿命!

    长安,皑皑白雪,这一年的新年,刘桐连大朝会都不想开,全权放手给曹操,然后自己带着护卫出去玩了。

    相比于刘协想不开,刘桐浑然不在乎这些东西,反正汉室大旗不倒,那这天下便依旧是汉室的天下,把持朝政什么的,无所谓啊,你愿意把持那就把持吧,反正我是不想干活。

    汉皇的存在意义说白了不就只有两个,一个是让国家长治久安,另一个则是等自己死了的时候能稳稳的将皇位交给自己人。

    前一个目标,刘桐表示自己什么都不做曹操其实也能处理好,既然曹操干的再好也是为汉室干活,那她又有什么必要去争权夺利

    后一个目标,大汉朝还在乎这个,没后裔的皇帝多了去了,回头要是自己倒了,自然有的是人接任。

    因而满不在乎的刘桐翘了开年大朝会,现在带着自家护卫在长安看雪景,早在大约半个月前,她就已经命人给长安城中年纪超过七十的老人送上了各种年节的礼物,反正私库和国库分开了,花自家的钱,送什么完全就看摄政长公主自己的想法。

    “相比于数年前,迁至长安时候的纷乱,还有之前数年不断的纷扰,今年的长安银装素裹,真的很美。”站在雪中刘桐伸手去接住那片片的雪花,扭头笑道。

    “殿下还是回宫吧,雪下的大了。”丝娘缩了缩身子,虽说理论上来讲她是感觉不到冷的,但是南方人看到雪就感受到了那种冷意。

    “决定了,今天回去宣布大赦天下,将那些非十恶之徒,都统统赦免。”刘桐猛地扭身,一抖自己的红棉斗篷傲气的开口说道,然后脚下一滑,差点就摔倒。

    “那也要等你回去。”丝娘伸手扶住刘桐无语的说道。

    “对了,晋侯那边送来了很多的冰糖,方糖,既然吃不完,那就发给长安的小孩子吧。”刘桐本着不花钱的东西不心疼,加上刘备一再警告吃多了会蛀牙,刘桐觉得还是不要诱惑自己了,给小破孩们分了,这样都能开心一些。

    “好的,好的,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别到时候发完,不够自己吃了,又找晋侯去要。”丝娘颇为无奈的应付道,总觉得自己和其他背后灵版本的仙人有很大的不同。

    “区区些许吃食,晋侯肯定是完全不在意的啊。”刘桐笑着说道,“这雪越下越大了,明年应该会是丰年。”

    未央宫,曹操面无表情的看着上面空悬的地位,虽说在刘桐跑路之前就通知他,说是大朝会不参加,让曹司空有什么事情就自己处理,有什么问题没她肯定能解决。

    可新年第一天大朝会,您自己出去玩了,我们一众大臣在下面讨论政务,怎么想怎么不愉快,新年新气象,这就是汉室新气象

    莫名的曹操感觉到一种不爽,以前刘协不管是懦弱还是其他问题,至少人家坐在那个位置上,哪怕是什么都不做,也总有人跳出来阻拦他的政令。

    虽说曹操并没有太严重打压皇权的意思,政令也确实是为了这个国家更好的发展,但是那种保皇派跳出来,被他轻松打倒的这一过程,让曹操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已经位极人臣,权倾朝野。

    现在的话,刘桐完全没有搞事的想法,纯粹吉祥物,也没有插手国家政务的想法,朝会基本都是能不开就不开,来了就当吉祥物,全然一副“曹司空,上,解决这个问题”的态度。

    虽说曹操确实能解决问题,而且能很好地解决问题,甚至也乐意解决问题,但是刘桐这种完全放权的方式,让曹操莫名觉得,我完全没成就感啊。

    问题是没成就感也要干啊,名相曹司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能力非凡,国家顶梁柱,你不上谁上啊!

    总之,曹操现在完全没有权倾朝野的感觉,就一个累,我的目标是征西将军,这都幺蛾子到什么程度了,求放过。

    当然这种话,曹操也就是在心中想想,虽说没有以前权倾朝野的成就感,但是活还得干,还需要装出我曹操霸气凛然,权倾朝野,我很享受,否则那不就丢脸了,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个位置,结果发现混的还不如以前。

    “就这样,执金吾率领军队保证道路畅通,京兆尹带人慰问灾民,今天晚上尚书统统加班,明天我要看到太阳!”曹操大手一挥,表示从明天开始,雍州凉州不准下雪了,都成雪灾了,还敢下,还让百姓活不,明天要晴天,今天所有尚书统统加班给我变天。

    这一刻曹操显得无比的高大,全然是百姓的庇护所,一副为百姓万民考虑的高大形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