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思考着如何变强

    “说到这个,我再说一遍,你们两个连人家的旗子都不如!”李傕对着郭汜和樊稠嘲讽道。

    “你再提这个,我跟你急!”樊稠黑着脸说道,搂袖子就像要和李傕动手,这句话实在是太伤人了。

    “说的好像你比得上人家的旗子,人家旗子能用一两个时辰,你全力以赴连两刻钟都顶不住。”郭汜同样黑着脸,不过眼珠子一转,转头就开始恶心李傕。

    “好,我们三个都不如对面的旗子,你现在告诉我怎么办,顺带说一句,当初我们这群人将兄弟们叫齐,能打的吕布他们那群人抱头鼠窜,现在我觉得我们会被他们打的抱头鼠窜!”李傕继续刺激樊稠和郭汜,他就不服气了,这俩货怎么就是不出天赋!

    这话李傕没胡说,当初最早,陷阵还不叫陷阵,叫吕布亲卫的时候,洛阳城下,已经出了军魂的飞熊将吕布亲卫打的就剩八百人了,从那以后吕布的亲卫才被调走了战马,改叫陷阵了。

    要不是那次吕布极致爆发,高顺作为吕布亲卫进入军魂状态,那一波吕布要能冲到董卓车架前,李傕还真是见了鬼了。

    后面长安之战,樊稠又将吕布给打了,虽说有平原野战对冲的原因,但是也足可见,一开始铁骑对于狼骑的巨大优势。

    之后双方之间的差距就开始不断的缩小,狼骑不断的变强,铁骑也继续变强,可是架不住吕布不断的变态,高顺和张辽也越来越凶残,直到狼骑的战斗力都快摸到铁骑的时候吕布终于飞升了。

    李傕等人松了一口气,铁骑终于不用担心被隔壁那群家伙追上了,再加上北疆之战铁骑抽出来了大礼包,华雄的本部一跃成为军魂军团,西凉铁骑表示隔壁的狼骑你们洗洗睡吧,这辈子你们没希望挑战我们西凉铁骑了。

    然而,谁能告诉我,吕布这家伙不是飞升了,怎么还能下来,这到底是什么操作,而且张辽,高顺怎么越来越强了,顺带狼骑这发展不对啊,怎么缓缓的开始朝着他们靠拢了。

    到现在李傕完全不敢保证他将凉州系的兄弟都带上,能不能打败在吕布带领下的并州系暴力集团了,怎么感觉我们凉州系变弱了,这绝对不行,我们必须要要是最能打的暴力集团啊。

    必须要压下去这个苗头,可以承认你们并州出了一个天下无敌的武将,但是绝对不承认你们并州人比我们凉州人能打,我们必须要是最能打的,单人打不过你们可以,但比集体,你们挑战几次,我们打几次,绝对绝对不能输,这是我们纵横天下的本钱。

    “老子不服气了!”樊稠酒碗往地上一按,直接站起来了,“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并州系以前被我们打的到处跑,现在我们居然不是对手了,这到底是什么问题!”

    “我觉得,打不过吕布很正常。”郭汜也放下酒碗,大过年研究这个糟心事,也亏他们三个有心情。

    “这一点我也认同,咱们凉州这群人就没出现过一个能打过吕布的,我们从一开始武力就不是很强,我们能一次次的获得胜利,更多是靠我们的集体。”李傕吃着一块不知名的肉干开口说道。

    “现在我们的集体弱吗?”樊稠冷笑着说道,“你把吕布,高顺,张辽三个卸了,我们这边也将统兵大将卸了,并州那群人被我们的弟兄打成脑残绝对不是问题。

    “问题是出在我们自己的身上。”郭汜隔了一会儿还是承认了这个事实,“虽说将帅的武力对于军团级战争意义并不是很大,当然吕布那种已经完全违规了。”

    “吕布强的违规了,我们现在如果要收拾并州狼骑,首先就要面对一个无敌的吕布,这和以前那种感觉不同,以前的吕布虽说我们也默认对方是最强,但和飞升之后所有人都承认的吕布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李傕一脸无奈的说道,这种心理压力真的很大了。

    “其实想这么多没意义的,那位确实很强,甚至应该说强到正面对敌的都死了的程度,但是军团作战的话,那种级别并非是杀不死啊。”樊稠缓缓地开口说道,“我们现在的问题应该在于西凉铁骑无敌的地位被动摇,以至于没办法应对另一个无敌。”

    “以前的吕布也是无敌的,但是我们能打的他到处乱跑是因为我们军队是无敌的,现在的根本原因不是吕布变强了,是狼骑变强了,强到能动摇我们铁骑的位置了,吕布的实力一直强的都是我们一起上最多自保而已。”郭汜不爽的说道。

    “好,个人实力可以不提了,军团天赋,这是新年了。”李傕看着对面的两个老兄弟,“你们也注意一点,没这个的话,我们西凉铁骑的实力在这个战场根本不够去应对敌人。”

    “问题是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军团天赋到底是什么啊!”樊稠头疼的说道,“你能告诉我,当初你到底是怎么觉醒的军团天赋!”

    “我只是看到了那个鹰旗不爽,死物都能有军团天赋,我居然没有,然后我很愤怒,就有了军团天赋。”李傕叹了口气说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啊,但是在他看到鹰旗的那一刻,心火上涌就觉醒了。

    “要说不应该啊,稚然,不算军团天赋,咱俩带同样的弟兄,我跟你五五开吧。”郭汜皱着眉头说道,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不能觉醒军团天赋。

    “到底是欠缺了什么。”李傕双腿一盘,双手交叉,低头看着酒杯眉头紧皱道。

    “唉,大过年也不能安省。”樊稠同样头疼的说道,“到底是缺了什么东西,有了军团天赋的话,我觉得打张辽的军团应该没什么问题,狼骑虽说全能,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其实和全部都是短板没什么区别,我们到底欠缺了什么。”

    “铁骑没办法加强,我们也没办法觉醒军团天赋,云气固化又没办法学会,怎么办呢?”郭汜头疼不已,感觉再不变强就要退出历史潮流了,这种无力让他们很不爽啊。

    在李傕三人无比头疼自己该怎么的时候,魏延也同样在思考自身的问题,经历了西亚之战后,魏延已经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短板,军团天赋虽说很强,但是得不到绝对的认同,那么和精锐天赋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必须要想办法啊,天赋虽说很好,但更重要的是看怎么使用,之前那种使用办法根本没有优势,我需要一种更好的军团天赋使用办法。”魏延盘坐在地面上思考着,他配合诸葛亮,在短时间战斗力确实能超越双天赋精锐,素质接近军魂士卒,但消耗太大了。

    【要么我变强,让这种变化持续的时间不断变长,要么就需要想另外一种办法去补全当前的能力,无限靠近军魂,但毕竟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啊,而且我的军团天赋所覆盖的范围是有极限的。】魏延闭眼思考着自身的问题,西亚的战场确实让他们进步了很多。

    司马懿看着曹真完美的完成了军阵的调度,面上不由得浮现了一抹惊容,曹真应该是中人之姿吧,当初学习的时候都学的无比艰难,现在居然这么快就掌握了。

    “如何,仲达?”曹真侧头看着司马懿带着兴奋的说道。

    “还行。”司马懿隔了一会儿不咸不淡的说道,“我来教你一个其他的军阵,你来将之固化为你自己的军阵。”

    曹真略微有些失落,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司马懿的智慧和能力让他侧目,因而他对于司马懿保有着相当的尊重。

    “军阵分为两种极限,一种是无穷变化,一种是无穷归一,而在我看来,一切不过是对立而又统一的,所以无穷变化的与无穷归一会有一种过程。”司马懿平淡的开口说道,开始给曹真讲学自诸葛亮那里的东西,反正诸葛亮没说不允许外传,那么不是自己的东西,给曹真他毫无压力。

    司马懿缓缓地讲述,曹真静静的听,将对方每一个字都记住,现在的他并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军队统帅调度上超越身边这个男子,他只是听从对方的建议开始新的努力。

    【军阵只是一种过程吗。】司马懿留下了军阵的核心调度方式,让曹真练手推演便离开了,之后站在原地的曹真皱着眉头思考着司马懿的话,军阵只是一种过程啊。

    说来司马懿也还算是靠谱,虽说有一些不太好的原因在里面,才没有给曹真一整个推演完毕的军阵,而是给了一个军阵核心和推演方式,未钉死外围,这种方式难学,可是学会的东西肯定是自己的东西。

    加之只有核心,外围全靠自己推演,长出来的军阵十次有九次原版的创造者不看到阵心都没办法看出这是自身军阵的衍生品,这种方式学会的东西基本算是彻底掌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