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你告诉我这是假的!

    看着站立在原地的张辽,高顺突然有些羞耻,沉默了一会儿,拍了拍张辽的肩膀,“为了诸夏。”

    另一边,审配远远的看着那一幕,拍了拍陈宫,“张文远真的要进入气破界了吗?”

    “嗯,应该没错了。”陈宫点了点头说道。

    “又一个温侯!”审配没好气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破界了也不可能有温侯那么强,甚至应该说是,能不能打不过当年内气离体极限的温侯都是个问题。”陈宫撇了撇嘴说道,张辽也就只能欺负一下比自己弱的,柔性内气啊。

    “不过,他的话该不会你教的吧。”审配扫了一眼陈宫,虽说最近他为了适应这个团体,性情看似温和了很多,但是实际上在转头扫视的那一瞬间,眼中还是习惯性的浮现了一抹厉光。

    “这倒不是。不过,为诸夏而战这个提议不错,我打算将胡孔明也拉过来,他治理地方很有一手。”陈宫笑了笑说道,审配皱了皱眉,为诸夏而战啊,可现在他们还不能如此奢侈啊。

    “阿多,你是智障吗?”李傕怒斥着郭汜,“你到底能不能觉醒军团天赋,看到之前的吕布没,以前我们带兵将他打的到处跑,现在你告诉我,我们还能不能将他打死!”

    “那家伙强的根本不可能对付了。”樊稠倒在一边无奈的说道,“如果现在他带狼骑,双方都有一万人,我们估计赢不了。”

    “闭嘴!”李傕愤怒的看着樊稠,“你们是智障吗?我都给你们说了想办法觉醒军团天赋,你看看你们现在干了些什么!”

    “问题是我们觉醒了军团天赋也不可能像当年那样追着狼骑打,我还真就不信你没发现狼骑现在快和我们一样强了!”郭汜不服气的回瞪李傕。

    “这不是理由!”李傕咆哮道,“你们两个是猪吗?连军团天赋都觉醒不了,你们俩连对面的旗子都不如,要你们两个有何用,老张要是还活着,绝对喷你们一脸唾沫,你看看你们现在,能干什么!”

    “你行了。”郭汜也是窝了一肚子的火,“之前那个叫卡密略的家伙率领的图拉真军团你有什么感想。”

    “老子下一次踩死他们!”李傕还没回答,反倒是樊稠咆哮了起来,作为西凉铁骑的统帅,这辈子没被人这么羞辱过,一挑四啊,真能啊,他们西凉铁骑也有被人小视的时候。

    “他们的素质比我们还强。”李傕盘腿,双手交叉抱肩,一屁股坐下,面露深思状,“要说这不可能啊,真要说我们的素质已经到了极限了,难道第三个精锐天赋有什么特殊的效果?”

    铁骑的情况,李傕等人都清楚,他们士卒的素质基本上已经抵达了顶峰,不可能再继续变强的那种,那怕是攀爬更高的山峰本质上也只是夯实基础而已,抵达到当前极限的他们,最多也只是小修小补。

    再往上的话,要有所进展的话,李傕,郭汜,樊稠都明白,他们只有两条路了,一条是变成军魂,另一条是变成三天赋。

    不过和大多数军团不同的是,铁骑的状态实在是有些过于复杂。

    简单来说,西凉铁骑本部精锐本身是军魂军团的后备,飞熊消失,但是却也在西凉铁骑本部精锐前进的道路上留下了极其深刻的痕迹。

    这种痕迹以至于西凉铁骑抵达军魂军团后备士卒的极限之后就很难再做出突破,因为对于铁骑本部来说,他们的前路断了,跟着飞熊的车辙走到这了一步,已经不可能退回去再走了。

    可之后华雄北疆之战,华雄的本部在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的情况,强行破开了飞熊的车辙,飞跃到了军魂的高度,在继承了部分飞熊力量的同时,也在西凉铁骑的轨迹上留下了更深的刻痕。

    简单来说李傕的本部往前走的路已经刹不住了,全是自己人留下的坑,一直按着老路走,那么走到极限就是现在李傕的位置,也就是在任何需要的情况下,瞬间便成军魂士卒填补军魂军团。

    但是走了这条路,到李傕他们现在的程度,就不可能变强了,军魂什么的绝对不可能再诞生了,因为铁骑本部身上捆了两层军魂军团的束缚,这根本不是双天赋极限的程度所能挣开的。

    因而对于李傕等人来说,所能选择的只有三天赋的路线,然而怎么说呢,这也是一个坑。

    西凉铁骑本部的双天赋,这三个家伙都知道效果是防御和强化防御,而第三天赋是什么天赋,如何获得,其实李傕,郭汜,樊稠已经猜到了,或者不该说是猜到,而是已经知道第三天赋是什么了。

    准确的说,李傕,郭汜,樊稠,甚至华雄如果仔细思考一下,其实都能想到他们的第三天赋是什么,只不过这群人否认了西凉铁骑的第三天赋,或者该说是他们的存在影响了第三天赋实际的具现化。

    西凉铁骑一直存在的一个效果是,当西凉铁骑出现时,我军骑兵获得西凉铁骑的加持,每多一个整编西凉铁骑军团,该加持效果加强一次,对西凉铁骑本身有效,对于骑兵军魂军团有效。

    这个效果怎么说呢,随同西凉铁骑作战的骑兵都承认该效果是存在的,西凉铁骑内部也认同这个效果是他们的天赋。

    然而事实上,这个效果是假的,是骗人的,是李傕,郭汜,华雄,樊稠,张济这群西凉铁骑最早的老油条捏出来糊弄羌骑的,但是糊弄到后面连西凉铁骑自己都信了,到最后所有人都信了。

    可以说到现在李傕给别人说这个效果是假的都没办法解释,但如果要升华到三天赋,那么李傕,郭汜,华雄,樊稠这四个知道本质的家伙必须死掉才行。

    所谓第三天赋本就是唯心,借假成真也罢,弄假成真也罢,只要李傕,郭汜,樊稠,华雄四个知道真假的人,死掉了,那么假作真时真亦假,已经无所谓真假了,西凉铁骑的这一个本身就存在的效果就会瞬间变成第三精锐天赋——唯心强化!

    这也是所有铁骑本部难以晋升的原因,西凉铁骑的基础素质其实已经达到诞生三天赋的标准了,只要凝聚出第三天赋,他们就可以完成自内而外的升华,变成新的三天赋军团。

    本来三天赋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将前两个天赋提升到极致的情况下,将第三天赋磨练出来。

    西凉铁骑的问题在于,我们早已经将前两个天赋磨练到了极致,并且早几年第三天赋的效果就被磨练了出来,但是我们的统帅集体认为第三天赋是假的,嗯,第三天赋是假的!

    现在的悖论是第三天赋的效果都出来了,你的素质也达标了,然后你否了这个精锐天赋,你懂得什么叫做堵路不,真要说的话,西凉铁骑的第三天赋都成型了,就差一句话,结果你告诉我是假的!

    这才是西凉铁骑死活没办法晋升第三天赋的原因,华雄的铁骑本部在前方有飞熊意志堵路的情况下强行突破了军魂,本身就意味着给后面的西凉铁骑挂了两层军魂封锁线。

    三天赋路线还让这群脑子有坑的家伙自己给封锁了,直接在三天赋门口堵了一个已经真实成型,并且哪怕没有依附西凉铁骑的本质,可是已经诞生了天赋效果的第三天赋。

    简单点的说法,西凉铁骑自己把路走完了,然后还自己堵了自己前进的道路,现在喊叫无路可走了,早干什么去了。

    现在的西凉铁骑要诞生第三天赋,要么是李傕,郭汜,樊稠,华雄四大首脑自裁,只要这四个脑子有坑的家伙挂了,西凉铁骑的三天赋绝对是当场成型。

    要么西凉铁骑逆天,再捏出来一个第三唯心天赋,像当年华雄撕碎军魂道路上的飞熊意志一样,将堵门的第三唯心天赋也干掉,自证新的三天赋,只有这两条路,前一个时间到了就可以了,后一个,如果能诞生,还能在现在已经成型的唯心强化上抢点东西。

    不过后一个的问题在于,李傕,郭汜,樊稠,华雄四个家伙,脑子根本没办法理解第三天赋的唯心是什么概念,好吧,就算理解了也没什么意义,已经成型的唯心强化会压住新天赋的诞生。

    除非能像当年的华雄一样,在双天赋极限的程度,爆发出撕碎军魂的意志,才能强行在阻拦之下突破,嗯,一瞬间就够了,至于能不能理解其实不重要,对于这群人来说,能打人就行了,谈什么理解。

    “大概只有形成第三天赋才能出现本质的改变。”郭汜不爽的开口说道,“我们到底怎么办?”

    “我的军团天赋高速消耗的情况下面对图拉真军团是可以挡住的。”李傕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一刻钟时间,我的军团天赋足以媲美精锐天赋。”

    李傕并不知道,他的军团天赋就效果而言并不逊色那些破界高手的天赋,只不过缺少破界天赋对于司马懿的抵抗性而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