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五十九章 我辈责无旁贷

    “自是要与汉使喝上一杯。 ”皮蓬安努斯笑着说道。

    “好,今日是除夕,乃是代表着辞旧迎新、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重要节日,为了我们两国的强盛干杯。”简雍双眼平和的看着对方,而对方也看到了简雍双眼的清明,知道对方的意思。

    “好。”皮蓬安努斯不再多问,简雍的话是用罗马语说的,所以皮蓬安努斯明白这个节日的重要性。

    “明天在我们的历法里面就是新年了,你来的话,我们会有礼物给你。”简雍突然笑着说道。

    “哈,除夕节和过年吗”皮蓬安努斯看着喜气洋洋的简雍,已经明白了这是什么节日了。

    除夕的意思,简雍说的很清楚,过年罗马人也过的,虽说各地过这个的时间有所不同,但是这个节日非常重要,在所有人的观念之中都关乎来年的生活。

    印象中卡乌基人还是什么人在罗马人过年的时候来打过罗马人,然后他们灭绝了,嗯,灭绝了。

    所以一般来说如果双方仇恨不大,最好不要在别人过节的时候去撩拨别人,大过年打上门的话,一般来说会完蛋的。

    皮蓬安努斯和简雍喝了几杯之后,便带着这个消息回塞维鲁那里了,而塞维鲁得知了消息之后,也就撤除了之前的计划,没必要让对方年都过不好,又不是安息那种死仇,给汉室个面子。

    “明天早上送汉室一整套餐具。”塞维鲁想了想,命人给汉室备了一份礼物。

    法比奥,诺维利等人心下长舒了一口气,这下算是不用作死了,否则真要像之前说的那样,乱来一下,搞不好跪了,那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有几天时间缓冲,他们肯定会解决问题的。

    当夜汉军营寨时不时就会传来各种各样的欢呼之声,让罗马人清楚的认识到这个节日对于汉室到底有多重要。

    两河这边,诸葛亮在收到了罗马国书之后放心了不少,罗马表示愿意停战六天,诸葛亮也就能让士卒过个好年,先打开仓储,吃顿好了,这个世上基本没有吃顿好的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继续吃!

    “高将军,您还在思考吗”潘璋看着高览坐地面上缓缓地开口询问道,孙家对于袁家有一种认同,所以这两家的臣子之间有着天生的好感,因而相对于其他人,这两方更为融洽。

    “嗯,了解的越多,越觉得差距大。”高览睁开双眼失落的说道,“不过还好,至少随着我不断的演练,对于兵种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还有希望。”

    “其实,双天赋的超精锐,你们还有一支,只是没有全部来这里是吗。”潘璋隔了一会儿询问道。

    高览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先登的后备就是重弩兵,只是当年袁刘之战的时候数量不多,否则的话肯定会是配合着先登死士去战斗,当然现在的话数量也不多。

    “西亚这一战,我现在越打越没底了,这里的水太深了。”潘璋苦笑着说道,“而且我和吕子明不同,以前我不太能看的起吕子明,以为他只是因为姐夫的原因入了主公的眼。”

    高览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如果说自从丢在到西亚这个战场以来,谁的进步能勉强追上诸葛亮和司马懿的话,那绝对是吕蒙,其他人的虽说也在不断的进步,但要是和这三个比,都有些吃老本。

    “他的天赋很强,而且他很努力。”高览缓缓地说道,“才来的时候他几乎是一群人之中倒着数的,现在的话,不提其他的东西,只说军团指挥的话,他比我更优秀,天赋确实是一个值得重视的东西。”

    “是啊。”潘璋缓缓地点头说道。

    “天赋吗”张辽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接了一句话,“不介意我路过偷听了一两句吧。”

    “嗯,不介意。”潘璋摇了摇头,张辽的统帅能力,那怕是在他们这群将领里面也是首屈一指。

    “文珪,你有些失望是吗”张辽也坐下身来缓缓开口说道。

    一开始孙家的大军,孙权是吉祥物,潘璋作为内气离体操控大军作战,而现在的话,吕蒙已经接管了大军,而将潘璋作为冲锋陷阵打破局势的猛将。

    那怕是现在潘璋很不爽,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吕蒙统帅大军已经远远比现在的自己优秀很多了,至少他做不到吕蒙那种在混乱的局势下去调度士卒,用少量的士卒击破地方军势之中的破绽,尽可能在减少损失的同时造成大的战绩。

    这种能力,让潘璋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吕蒙的差距,吕蒙那种不像是在学习,而像是拿回曾经遗忘的东西。

    “是啊,看着曾经小看的人,这么快的超越自己,说不失望那是骗人的。”潘璋叹了口气说道,“那种天赋真的是在作弊啊!”

    “子明现在的天赋能看破军势之中的破绽,能更为容易的调度大军,能给于部分士卒大幅的加持作为突破手,在必要的时候骤然打开局面,我现在已经远远不如他了。”潘璋颇为无奈的说道。

    “你先觉醒军团天赋再说这些话。”张辽缓缓的说道,“天赋这种东西,在你努力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才有资格谈,否则的话,没有足够的努力,谈天赋是没有意义的。”

    其实张辽更想说一句,你的努力根本没资格说天赋这句话,二十出头就达到了内气离体,说一句天纵之才都没什么问题,有什么好怨天尤人的,先开出自己的军团天赋,再说别的。

    连军团天赋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努力了啊,二十岁出头就内气离体了,你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潘璋一愣,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他也是急躁了,但是吕蒙给他的压力太大了,正因为二十多岁进入了内气离体,所以他才会觉得自己天赋异禀,而来到西亚战场,年轻一辈全是怪物,那怕是曹真到现在也彻底掌握了云气军阵固化。

    这种所有人都在进步,就他好像在原地踏步踏的感觉,让潘璋内心羞恼愤怒。

    “走吧,先去大吃一顿,然后将这些事情全部丢在今年,明年竭尽全力去努力,去匹配自己的天赋。”张辽看着拍了拍潘璋的肩膀说道,潘璋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两人施礼,先行离开,他清楚张辽来此绝对有事情要通知高览。

    “公台,让我来询问一下。”潘璋走了之后,张辽缓缓的开口说道,“有两点,一点是关于你率领的军团,另一点则是,袁氏是否还能出兵,接下来的形势不太好。”

    “我率领的军团除非是突然突破到双天赋,否则的话,短时间不可能变强了。”高览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这边兵力也不够,不可能再出兵了。”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张辽闻言默默地点头,他也知道袁氏的难处,但是陈宫认为接下来的战争罗马人下死手,安息很难撑住半年,这种情况下他们汉室就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喂,文远。”张辽起身的时候,高览突然开口招呼道。

    “怎么了。”张辽突然开口询问道。

    “你们想过以后没有。”高览隔了一会儿还是咬牙开口了。

    “想那么多干什么,将军的归宿还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比较好,我的儿子也会选择这条路了。”张辽自然的开口说道,高览有些沉默。

    “我相信,我们背后的人不会亏待曾经为这个国家流血的将士,我们不是为了权力,为了封侯拜相而来战场的,而是我们为这个国家付出了我们的力量,为了这个民族的生存而努力,我们做了这些,才会有后面的那些,不是为了后面的那些,而做了这些。”张辽带着淡淡的笑容骄傲的说道。

    “相比于内战征伐天下,至少我在这里去为了身后国家,身后的华夏而战,有一份安心。”张辽笑了笑,“当我明晰我内心最根本想法的时候,我变强了,嗯,比曾经更强了。”

    张辽手上蓝绿色的辉光变得更为纯净了,侧头看向高览,“我的直觉告诉我,当这两种辉光纯净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气破界,作为将军所要思考的不是未来的生活,而是现在的我应该怎么用我的力量去护佑身后华夏的未来。”

    “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高览吃惊的看着张辽,他一直不觉得张辽有多强,结果这一次他真的镇住了。

    “大概已经开始蜕变了吧,和匈奴的战争让我明白了我的追求,跨出国门让我明白了我的价值,而和庞然大物一般的罗马战斗之后,我认识到了我的历史意义。”张辽平淡的笑着说道。

    “我们不曾唯一,在这广阔的大陆上我们有着足以威胁到华夏苗裔的敌人,我们拥有力量,所以我们需要面对他们。”张辽平淡而自然的眼眸之中,燃烧着不屈的战意,“为了诸夏的后裔而战,像曾经的前辈为我们开辟生存的土壤一般,现在到了我们挺身而出的时候了,为了诸夏,我辈责无旁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