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五十四章 只是不敢乱来

    黑衣的巫祝带着某种淡然,背着包袱,驾着马,带着一百多护卫,先行跑路了,理由很充分。

    “这家伙,到底是谁?”审配摸着自己的胡子望着对方的背影,硬是在脑子里面找不到一个能对应到的形象。

    “不知道,只知道这家伙是我们自己人。”陈宫摇了摇头说道,“贾文和那柄折扇我也曾见过,东西是正品,更何况他和我们同为华夏苗裔,叛族这种事情做不出来的。”

    “也对。”审配点了点头说道。

    “这样的话,我们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我们接下来的布置,对方没点穿这一点之前,很难想到,但是点穿之后,这一点虽说不可思议,但是不得不承认确实是最合理的可能。”诸葛亮同样面色凝重的说道,“我们要将这个消息给安息吗?”

    “还是别给了。”吕蒙冷笑着说道,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我也是这么觉得,别给为好,在没办法保证他们会做出什么样举动,是否会波及我们之前,最好还是不要给的好。”司马懿同样冷笑,这是对于人心的嘲讽。

    扎格罗斯山脉一旦被砍出一条康庄大道,那么安息和罗马的战争就彻底不用再讲什么计略和谋划了,或者应该说是,罗马人一口气完成了战略修订,成功让战争进入了自己的节奏。

    也就是战争之中最大的谋略了,也就是所谓的以己之长攻敌之短,而且就这么一波,罗马人战术都推演到了最极限的程度。

    至于之后安息人再使用任何的战术,可能连续命都没办法做到了,扎格罗斯山脉一旦打开,那么对于罗马来说,自己和安息国都之间直接就是一片坦途。

    当然对于安息人来说,这基本上就是灭国的开端,如果早一百年如此,没有了地利依仗,但是还有着国家实力保证的安息人,可能会因为地利的消失,而发生某种军政的改革,靠着实力去延续国泽。

    现在的话,安息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死了,他们根本没有抵抗罗马攻击的同时,变革国内军政制度的能力。

    “接下来才是我最擅长的东西。”黑衣的巫祝缓缓的抬手,遮住冬日的阳光,面色肃然,“安息的七大贵族,对于安息皇帝位置大概很感兴趣吧,给他们一个机会的话,他们大概会像抢肉骨头的狗。”

    “以帝位为诱饵,下棋的话,真的挺愉悦的,安息这个国家,分成多少块才好呢?”巫祝面上带着一抹嘲讽的神色,这是对于权谋的不屑,也是对于自身的不屑。

    另一边原本准备分兵,大部分主力去攻击亚美尼亚,另一部分去两河划水的罗马人突然接收到新的命令。

    “你是说,我们应该攻打美索不达米亚?”塞维鲁皱着眉头看着诺维利,不解的说道。

    “不,陛下,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将攻打的重心放在美索不达米亚。”诺维利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我们最新得出来的结论,相比于亚美尼亚,其实走扎格罗斯山脉更能实现我们的战略。”

    “理由。”塞维鲁没有其他多余的话,变更军令没问题,但是你要给我一个理由。

    “谢赫山的崩塌,让我们参谋团有了其他的想法,比方说拆了扎格罗斯山脉,自西往东开出一条道路,让我们和安息实际意义上联通,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要灭安息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一旁参谋团的另一个文官法比奥缓缓地开口说道。

    塞维鲁闻言也是一愣,随后便反应了过来,作为一个军事家,他对地利有着自己的认识,而法比奥的话让他一愣的同时,更是明白了这个计划的意义,简单粗暴,而且极具诱惑性。

    “直接开出一条大道吗?”塞维鲁皱着眉头说道,“我们现在具有这个实力吗?”

    “具有,虽说我们单人不具备天神吕布的力量,但是我们大军团统一调动,由议会卫队居中调度的情况下,使用军团攻击打通扎格罗斯山脉没有任何的问题。”佩伦尼斯缓步上前开口说道。

    “在没有军团云气的压制下,我们的攻击能达到最大的威力,而扎格罗斯山脉在没有云气的保护下,对于我们来说很容易就能摧毁。”法比奥无比自信的说道。

    塞维鲁扭头看向其他参谋,所有的参谋都默默地点头,表示这是真的。

    “既然如此的话,全军进军两河。”塞维鲁根本懒得掩饰自身的想法,他要的就是碾压,要的就是平推,他这一波要让安息人绝望,几百年了,厌烦了,也该敲碎安息人的脊梁,让他们回归尘土了。

    “陛下,我们参谋团一致认为,我们应该亚美尼亚和两河流域齐头并进。”皮蓬安努斯也参与了之前的协同分析,所以这个时候果断站出来建议道。

    “为何?”塞维鲁平静的眸光之中流露出淡淡的威势。

    “打赢两场战争比打赢一场战争更能让安息理解双方实力的差距,尤其是两处都是被碾压的时候。”法比奥缓缓地开口说道。

    强势如塞维鲁,说损失,说战损,根本没有意义,尤其是皮蓬安努斯这个罗马财政官将部分真实的情况告诉了法比奥等参谋团核心成员之后,法比奥对于战损就有了另一种认识。

    虽说精锐军团很重要,大军很重要,但是相比于更重要的罗马公民,以及极其重要的罗马帝国来说,大一些的战损反倒更有意义一些,让蛮军有组织,成规模的去死,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止损的方式。

    因而法比奥直接没说涉及的谋略,而是更简单,更直接的去证明罗马帝国的强大,至于战损,洗洗睡吧,死的只要不是罗马公民,草席一卷,往土里一埋就是了,根本不用在乎这些事情。

    反倒死的蛮子多了,相比于现在极高的养兵支出,抚恤金可能还能少点,罗马帝国庞大的蛮军果然应该精简一下,将那些不到一天赋的都剪掉吧,好吧,不到二天赋的都剪掉得了。

    “同时打赢两场碾压性的战争,比只进行一场战争更能突显双方的实力差距吗?”塞维鲁默默地复述了一遍,然后变更了战争命令,由佩伦尼斯带领皇帝护卫官军团,以及三个双天赋鹰旗军团,三个精锐鹰旗军团,以及大量蛮子军团前往亚美尼亚。

    “呼,这样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皮蓬安努斯长舒了一口气,能省点军费先省一点再说吧,开源现在做不到,先想想如何截流吧。

    法尔斯萨珊等人战败撤往两河的消息以惊人的速度传递到了泰西封,可沃洛吉斯五世这个时候还没有彻底压服国内贵族。

    虽说沃洛吉斯五世依靠之前反攻两河流域击败罗马的胜利,一扫国内之前对罗马连战连败的阴影,成功获得了大量的人望,但这距离沃洛吉斯五世所想的彻底压服国内贵族,将安息帝国整合起来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可惜时间不够了。

    “告诉,埃斯范德亚尔家族,告诉他,他们的要求我答应了,但是他们家族一直保留的那支阿黑门尼德王朝的禁卫步兵必须交给我我来应对罗马军团!”沃洛吉斯五世面色凝重的看着自己的护卫,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和罗马还有汉室不同,如果说汉室和罗马的大军除了极少数几支被掌握在特殊的家族之中,其他的要说的话,准确的说是属于国家的,那怕是将领能一时靠个人魅力获得整个军团,也不可能真正将之作为家族的力量传承下去。

    然而,安息和贵霜的话,最大的不同在于,国家所掌控的力量未必能压倒某些家族,某些家族本身是自成体系的,拥有兵力和将帅的。

    比方说之前被沃洛吉斯五世强行怼倒的苏伦家族,他们家族本身就保有军队,保有部分这个国家的土地,甚至应该说他们本身就是组成帝国的一个王国。

    安息这个地方毕竟是最古老文明的诞生地之一,这地方在安息之前也曾有过帝国,有一些家族比国家存在的更为久远。

    当然汉室也存在这个问题,但是汉室不存在那种家族掌握一整个军团的情况,虽说也有一些奇葩家族确实有一些精锐兵种,但数量绝对不会太多,至于成建制,成规模,汉室这边几乎没有。

    罗马那边的话,尤利乌斯家族会有,但这两个国家,绝对没有贵霜和安息这么丧心病狂。

    安息和贵霜有一些在上一次王朝就存在的家族,具有成建制的精锐军团,至于汉室,秦朝之前传下来的贵族,转化成了世家,只可惜东汉哪怕再怂,也是相对而言的。

    至少不至于让那些世家真正拥有成建制成规模的军团,但凡敢这么干,相互制约之下,早就被打压下去了。

    不过练兵之法,往前至战国吴起,庞涓,孙膑,乐毅等的练兵之法,可从来没失传过,只是碍于国家管的太严,不敢乱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