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五十二章 简单而又直接

    “如何”塞维鲁平静的看着皮蓬安努斯询问道。

    皮蓬安努斯摇了摇头,这次也就是个态度,其他方面也就别想了。

    “正常,汉帝国现在怕也是犹豫,但不可能低头的。”塞维鲁平静的开口说道,“苏利纳拉里现在什么情况。”塞维鲁带着一抹笑意询问道,罗马帝国最强者的素质还是很不错的。

    “在研究那柄天神的武器。”皮蓬安努斯不假思索的说道,“陛下,若是天神吕布再来的话,我们怎么办,这一次我们放过了汉军有很多的原因,但是下一次对方再来的话……”

    “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放弃我们攻击的军团,先灭了汉帝国的天神,以前那些不过是伪神,不过是降临体,这一个可是真正的神明,如果杀了的话……”塞维鲁的侧脸流露出一抹希冀。

    “神明尚且可以弑杀,哪怕不能弑杀,只要能对抗,对于我们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种激励,比方说苏,干的不错。”塞维鲁的心很大,屠神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皮蓬安努斯一愣,略带颤抖,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塞维鲁说的很有道理,神明尚且可以弑杀,我等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那我们留下两个军团作为后备军团等待天神的再次降临。”皮蓬安努斯带着一种兴奋说道,弑杀神明,这种事情,那怕是神话之中都没有多少记载,尤其是弑杀强力神明的神话。

    皮蓬安努斯离开之后,主帐之中仅剩下塞维鲁一人的时候,塞维鲁的神色明显有些阴沉。

    “汉帝国的天神,哼!”塞维鲁冷哼了一声,那怕是他也不得不为之前吕布那破碎天穹的一击所震撼,天神之名,名副其实。

    另一边之前成功跑路的诸葛亮等人现在也是一脸头大,因为是提前撤退了,吕布和苏发生的第一波交手他们并没有看到,但是后面的吕布丢出来大招他们还是看到,那招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后面那浩浩荡荡带着天威的声音,汉军这边也听到了,吕布的强大确实不应该用人类的层面来形容了。

    这个时候阿尔达希尔,法尔斯萨珊,阿特拉托美等人也收拢着残兵退了下来,七万大军现在所剩下的不足两万,甚至和诸葛亮等人熟识的几名内气离体也战死在了之前的战场之中,这时的安息人看起来无比的凄凉。

    “什么时候,我们的国家才能有那种强者。”阿尔达希尔双眼泛红的看着自己的祖父法尔斯萨珊说道。

    “会有的,不过现在撤退对于我们来说更重要一些。”法尔斯萨珊缓缓地收回目光,对于天神吕布,法尔斯萨珊也同样有着奢求,这种强者出现在战场之上,对于己方大军士气的拔升,简直可怕。

    甚至作为历经百战的法尔斯萨珊很清楚,如果天神吕布是他们的统帅,那么就算今天他们打不过罗马,也不至于惨到现在这个程度。

    一个绝强的巅峰高手,对于战场局势有着惊人的影响,至少有这么一个人在,他们要突破重围撤退的时候,不需要担心打不穿对方的包围,也不需要担心士卒会自己走散。

    一个无敌的男人出现在战场上,那么所有人都会自然的跟随着他,撤退的时候都相对更好撤退一些。

    “温侯好像变得更强了。”陈宫望着罗马止步的地方也是一脸震惊,虽说一早就知道吕布是怪物,但现在越来越怪物了。

    “公台,你的后手呢”审配不爽的看着陈宫说道,“你该不会没留后手吧。”

    “你刚看到了。”陈宫指着天穹说道。

    “你这叫后手”审配差点气死。

    “怎么不叫”陈宫笑了笑说道,“我们之前就有猜测,罗马不会下死手,那么温侯作为后手的话其实是最合适的,强悍的力量足够吸引注意力,而且也刚好试探一下罗马人真实的想法,而很明显我没猜错,罗马人根本不想和我们打。”

    “那是之前,接下来我们还在这里的话,罗马人会下死手的。”诸葛亮路过的时候顺口插了一句,“我们也撤吧,接下来需要好好反思反思了,撤到两河,我在那里布置了大量的防御工事。”

    “没用的,军团攻击开过去,你就算是你堆了土山也没用。”司马懿撇了撇嘴从旁路过说道。

    “死阵,军阵,云气固化军阵三合一,探个底也好。”诸葛亮撇了撇嘴说道,“撤吧。”

    “你是在两河留得后手”司马懿和诸葛亮离开之后,审配好奇的询问道。

    “也不算是后手,只是拖住这些人的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军团攻击摧山断岳,但我觉得这一个多月的我留下来的准备绝对够恶心死对方。”陈宫冷笑着说道,“我们和对方的战争最核心的地方不在于我们如何打赢对方,而在于我们如何保存自己。”

    “嗯,有你这话我就不担心了,相比于,孔明和仲达两个,我对于你的脑子还有经验还是比较放心了,至于我自己,更擅长战场的策划。”审配在确定陈宫的话之后,安心了很多。

    没办法,现在老袁家本钱少,审配本身是不怎么愿意和罗马人死磕的,若非这里面有庞大的利益,那怕是袁家也需要从中获益,说不定审配现在的想法就不是怎么拖着罗马人,而是怎么跑了。

    另一边,司马懿和诸葛亮好好谈了谈,双方深入的交流了自己的想法,最后成功达成了一致。

    “好吧,你愿意这么玩的话,我是不在乎的,这种军阵需要的指挥能力非常高,你确定你有这个能力”司马懿看着诸葛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必须打一场,否则的话,那怕是陈公台他们都留有后手,我们怕也很难平安下台,我们必须要拖到安息援军前来,否则的话,单凭安息人在两河流域的布置,绝对挡不住。”诸葛亮面色肃然的说道,“我们双方的硬实力差距太大了。”

    “这倒也是一个事实。”司马懿虚敲着桌面,见证过罗马大军军势的他,非常能理解诸葛亮的思考,“只是单凭我们的话,很难出现想要的成果,而且,如果我所想不差的话,相对于两河,安息人更想防御的是亚美尼亚。”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而且我也不觉得安息留下亚美尼亚的将帅能守住亚美尼亚,安息皇帝必然前去那里。”诸葛亮苦笑着说道,“罗马的军势太强了,强到我几乎看不到安息丝毫胜利的可能。”

    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诸葛亮和司马懿都没有提,安息人要防御的地方其实不少,而最核心的两个防御圈一个是亚美尼亚,一个是两河,这两个地方都属于拥有战略意义的位置。

    相对来说两河的防御被打穿之后,安息在本土西部还可以依靠扎格罗斯山脉进行防御,但亚美尼亚被打穿了的话,罗马人就可以自西北方南下,直接入侵安息泰西封和米迪亚这些处于腹地的精华区。

    因而对于安息来讲,亚美尼亚的重要性实际上是高于两河的,拥有两河算是锦上添花,有了的亚美尼亚那么相当于生命多了一层保障,可以说是彻底避免了战争发生在本国国土之上。

    这一点,不管是汉室,还是罗马,还是安息都知道。

    “然而安息必须要防守。”黑衣的巫祝用手扶开帐门,一边往进走,一边开口说道。

    “阁下有何高见。”司马懿看着对方,越看越觉得对方的身形熟悉,但是那种冰冷的气质让司马懿完全没办法对上人。

    诸葛亮同样看着对方,因为对方曾经给他们展示过的东西,诸葛亮对于对方的信任还是很高的,再加上抹杀精神天赋的时候,诸葛亮曾经察觉到对方是拥有精神天赋的,也就是说对方肯定是贾诩安排进来的自己人。

    “高见说不上,只是反过来讲,你们觉得罗马会如何下手”巫祝带着某种嘲讽的笑容望着一旁,像是看穿了一切一样自语道。

    “同时攻打两河和亚美尼亚,而且如果我是罗马人,我会投入大量的兵力在亚美尼亚,以及部分足以压制两河的兵力在两河,剩下的后备兵力等待致命一击的出现。”司马懿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是啊,他们的军势如此之庞大,他们的分兵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变弱,而是更好的,更优秀的驾驭自身的长处。”巫祝带着某种失落开口说道,“他们已经强到足够同时发动两场获得胜利的战役!”

    诸葛亮和司马懿面色尽皆一沉,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安息必须去救亚美尼亚,因为亚美尼亚一旦没了,那么整个安息的精华区都会在罗马人的兵锋之下,反倒是两河流域,往东还有扎格罗斯山脉,那怕是失去了两河,也可以依靠地利防守,就像是之前一百年一样。”巫祝的面色带着某种嘲讽。

    “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诸葛亮闻言点了点头,“所以我们认为防守两河流域的压力不会太大,罗马人虽说有同时发动两场战争获得胜利的能力,但相对而言我们所承受的压力也会小一些。”

    “我不会为外物所影响,也不会因为势强势弱而动摇,也不会因为手上的情报做出单方向的判断,我只会去思考最简单的办法。”巫祝叹了口气说道。

    “也许简单的办法有着这样,那样的弊端,但作为最简单的方案,最为直接有效,最能解决问题,我如果是罗马人,我只会在亚美尼亚投放足以逼迫安息的兵力,然后下手攻打两河。”巫祝平淡的开口道。

    “这不合理,全力攻打两河,罗马人确实能在月余分出胜负,但是后面还有扎格罗斯山脉,罗马人和安息人在那里发动了太多次的战争,安息人在那里建立了太多的防御工事,而且沃洛吉斯五世陛下也非常注重那里的防御。”司马懿紧皱眉头的辩驳道。

    “以前安息内部问题严重,扎格罗斯山脉的防御工事更多是装饰品,加之亚美尼亚也在罗马人手上,所以罗马才能从那里一而再,再而三的攻击安息,而现在……”诸葛亮同样皱着眉头讲解着他所知道的事情,安息人在沃洛吉斯五世上来之后,各方面谨慎了很多。

    扎格罗斯山脉本身就驻守着四万多守军,加之所有的防御工事都是依山而建,再算算那种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关,罗马人在安息人全力防守之下,要想突破也不是那种容易的。

    “你们还是限制在常规的思维之中了,罗马东部叙利亚行省的谢赫山,还记得吗”巫祝半阖着双眼缓缓地开口说道,诸葛亮和司马懿闻言当即寒毛都竖了起来。

    “看来你们已经明白了,如果我是罗马,我肯定攻打两河,然后以军团攻击在扎格罗斯山脉上开出一条康庄大道,以后应该就没有安息这个国家了。”巫祝侧头缓缓地说道。

    “扎格罗斯山脉一旦被开出一条口子,安息大概只有死了,相比于亚美尼亚的绕路,如果扎格罗斯山脉真被开出一条口子,那么什么样的算计都比不了罗马大军长驱直入。”诸葛亮面色凝重的说道。

    “所以两河流域的防线很重要,罗马人如果是真要灭了安息,那么我认为走两河流域,开出一条直线踏上安息的可能性远比走亚美尼亚要靠谱的多,当然安息的主力到时怕是被全部吸引到亚美尼亚了。”巫祝面上的嘲讽之色更重了三分。

    “基于此,安息死定了。”巫祝阴沉的说道,“安息那怕是有军神出世,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我们现在将我们猜测通知给安息”诸葛亮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询问道。

    “不,接下来由我先回泰西封吧,沃洛吉斯五世对于安息是一个好皇帝,但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安息七大贵族想要取而代之的不在少数,我给他们一个机会。”巫祝带着对于权谋的嘲讽轻声诉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