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四章 绝对不承认(二)

    鎏金的方天画戟随着吕布的怒吼,疯狂的吸引着天地精气,一柄巨大的方天画戟快速的成型了起来,灼灼的金属光辉闪耀在那柄超越千米的巨大方天画戟之上,而与之相比的吕布简直如同蚂蚁一般。

    可是这一刻这渺小的蚂蚁却操控着这柄巨大的方天画戟。

    “给我去吧!”仰天怒吼的吕布第一次发挥出超越了人类认知的力量。

    不是凭借着意志去扭曲空间,也不是靠着天赋顺着空间的纹路劈开,而是像当初吕布借用千年意志飞升时一样,强行轰碎了空间,用纯粹的力量将东亚和西亚这距离万里之遥的两处强行连接在一起!

    这才是真正人类能远距离通行的空间通道,其他的方式尽皆是邪路,短距离尚可,但是要真正移动遥远的距离,那就是妄想了!

    不凭借着自身强悍无匹的力量,强行撕碎空间,在其中贯通上那怕是空间也不能磨灭的强悍力量,仅仅凭作弊撕开的空间根本不足以承载人类长距离的通行。

    现在,吕布超脱心劫诞生的强悍意志,在内心的屈辱和愤怒之下迸发出了真正无极限的力量,数十里方圆的天地精气强行被吕布捏在了手中,这一次不同于曾经加持千年信念的吕布,这一次纯粹是吕布意志扭曲了现实迸发出来的超越极致的力量。

    足以将现实改写,足以将信念成真的力量!

    极致的爆发,导致吕布身体的血管近乎爆裂了开来,名为天地精气的能量近乎被吕布强悍的心神化作物质捏在手中,纯粹的暴力!

    与此同时西亚那块之前苏利纳拉里和吕布交手的地方,空间就像是玻璃一样强行的被轰碎,隔着漆黑的通道,吕布看也不看,双手横举着那柄超越千米,稍微动一动,天空就电闪雷鸣的方天画戟,狠狠的丢了过去!

    “给!我!去!吧!”吕布的声音从黑暗的通道之中传递了过来,声音之中的愤怒,那怕是听不懂汉语的罗马人都能深刻的感受到。

    随后在罗马人震惊的眼神之中,一柄超越千米的巨大方天画戟从黑暗的通道之中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缠绕着雷暴飞了出来,朝着苏利纳拉里的方向飞了过去。

    几乎瞬间所有的罗马破界级高手同时出手,内气离体的武将尽皆爆发出所有的实力拼命去偏转这柄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武器的方天画戟,集合所有能反应过来的英雄一同联手偏移这一道攻击!

    这一刻苏利纳拉里的双眼之中映照了无尽的未来,但是所有的未来尽皆只有一个结果,凡接此招者不管是城邦守护者,还是帝国守护者尽皆只有死路一条,那怕是他苏利纳拉里被直接命中也会被轰杀成灰,茫茫多未来之中胆敢挑战这一招的唯有死亡!

    这一刻苏利纳拉里只想将自己的双眼抠出来,看个鬼啊,所有接了这一招的统统都死啦!绝对不能接,必须闪开!

    苏利纳拉里疯狂的爆发出自己的内气,无尽的未来之中映照出他如何成功拦住其他人冲上来,也映照出如何偏转这一击的做法。

    那一瞬间苏利纳拉里极限爆发出自己的力量,其他破界级高手几乎在同时爆发出所有的内气,在苏利纳拉里的偏转下,尽皆在出手的的瞬间就倒飞了回去,成功偏折了吕布丢出来的方天画戟!

    伴随着被偏转的方天画戟电射出十数公里,狠狠地轰在了叙利亚西南处的戈兰高地第一高峰谢赫山,巨大的蘑菇云升腾了起来。

    好在罗马大军结阵以待,轻松抵抗住了冲击,反倒是那些冲在最前方的内气离体有的甚至被余波形成的冲击吹出去数百米。

    烟尘尽散,叙利亚行省第一高峰谢赫山直接被打碎,罗马东部叙利亚行省戈兰高地的地形都发生了某种下凹的变化。

    同样之前尽力偏转吕布攻击的罗马一众高手扑的满地都是,那怕是苏利纳拉里也炸的无比狼狈,什么儒雅,什么闲庭散步,什么优雅,衣服都被炸飞了,还有个鬼优雅。

    “苏利纳拉里,我的武器就寄存在你们罗马,等我来取!”烟尘尽散之后,吕布冷淡的声音也出现在了西亚。

    这一刻罗马人已经没有半点再问天神吕布到底有多强的想法,望着远处崩塌的谢赫山一脸的惊悚,这种高手当真已经不能用个人来对抗了,面对这种高手只有云气压制之后,开军团碾压才是王道!

    苏利纳拉里望着已经缓缓合拢的黑暗空洞,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兴奋,这种可怕的对手才是真正值得追赶的对象,这种强者,才是武道最终极的追求!

    那怕是茫茫多的未来,只要每一个未来都会死,那么这种号称无上的力量又能如何,天神吕布确实不具有这种堪称作弊的能力,但哪有如何

    给你一个时辰,我倒要看看茫茫多无穷的未来,你如何能找到我战败的未来,我是温侯吕布,是贵霜神系之中大自在天魔王,是罗马神话之中的天神,是中原大地的战神,无敌如我,茫茫无穷的未来你岂能找到战败的我!

    伴随着西亚话音消散的瞬间,身在东亚的吕布直接倒下,这便是心劫强渡之后无上限的爆发,当然,现在的情况也说明了某个事实,比方说吕布的身体根本没办法承受这种无限接近更上一层次的力量。

    吕布挥舞起千米长的方天画戟的那一刻,赵云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已经做好了过年躺着被人服侍的准备,结果吕布并没有朝他出手,反而轰碎了天穹,将那柄千余米长的方天画戟丢了过去。

    那一刻吕布的咆哮,那一刻吕布的怒意,赵云清楚的感受到了,他很有兴趣去了解,但是不等他了解,吕布已经全身暴血从天空之中栽了下来,赵云赶紧接住吕布,一肚子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谁能告诉我,我岳丈和我单挑的时候变成这样,我该怎么给我老婆还有我岳母解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