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四十一章 这份沉重,你们尚未肩负

    见证过罗马从安居一隅,到征伐天下,见证过罗马为蛮人入侵坠入泥潭,屈辱的忍让,见证过帝国骄阳,如日中天的强盛。

    “你可能是我们见识过最强的军魂军团,但是现在你的尚未圆满,你的军团只能说是个人的武器,而我们足以被称作帝国的车架!”佩伦尼斯轻声的赞颂,“你所背负的荣耀只能说是个人的荣耀,而我们背负的是这个国家数百年来的荣耀!”

    佩伦尼斯的发言放高顺面色一白,当即再无丝毫的犹豫,直接绽放了军魂之力,真的是从信念上感受到了差距!

    “汉帝国真的很强,一个地方军团,居然都能诞生军魂,但是啊,没有背负帝国的意志和信念,你们还差得远呐,这一次就当你们作为学费了!”佩伦尼斯轻声的感叹,身后的皇帝护卫官军团绽放出绚烂色光彩。

    我们见证了帝国的兴衰,我们从泥浆中爬出,背负着帝国走上了巅峰,我所背负的重责,在你理解之前,你根本无法与我为敌,因为这份荣耀的沉重,你担负不起。

    为了帝国,那怕是没有那些光环,那怕是没有那些倒在我等剑下的失败者,那怕是没有这数百年积累下来多如繁星的能力,我们对于胜利的渴求,也绝对不会失败,因为我们所肩负的是这个帝国!

    伴随着佩伦尼斯的解释,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爆发出极限的威势,在陷阵营尚且未反应过来之前,骤然急速突刺到了陷阵营的身前。

    “这是来自我们三百多年前征服的迦太基人的力量,当然曾经这份力量并非如此。”佩伦尼斯挡住高顺,虽然塞维鲁说了,汉帝国的整编军魂军团由他自行裁决处理,但没有必要的话,佩伦尼斯还是不想和汉室直接翻脸。

    被皇帝护卫官军团高速突刺逼迫到一起的陷阵营,几乎瞬间就展现了应有的素质,靠着圆盾偏移对方的攻击,随后自然的欺身而进,然而皇帝护卫官军团则随意的反转自己的武器,每个人都像是浸淫此项武器数十年一样熟练。

    “这是汉拔尼的军团曾经所展现出来的能力,他是我们曾遭遇过最强的对手,如果不是当年的形势所困,大概他的军团也应该是军魂军团。”佩伦尼斯淡然的给高顺解释着自己军团的力量属性。

    高顺冷冷的看着佩伦尼斯,“我倒是对于你们到底有多强有了兴趣,背负着帝国前行”

    眼见自己的陷阵营在很短的时间被对方压制,那怕是冷漠如高顺也很难接受,当即绽放了自身的军魂,相比于那些花里胡哨的技巧,高顺直接在硬实力上的突破,显得更加的可怕。

    “确实是可怕的力量。”佩伦尼斯赞叹道,但是却没有多少惊骇,“但,哪怕我们没有这些力量,现在的你们也不可能击败我们的。”

    伴随着陷阵的爆发,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也绽放出了自己的力量,来自欧洲,来自于北非,来自于西亚,所有倒在他们剑下的军团,这一刻他们所具有的力量尽皆绽放了出来。

    陷阵营强横的硬实力面对这种情况,在无法达成碾压的情况下也有些无力,反倒是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靠着更厚实的底蕴开始揣摩陷阵营的极限。

    “撤!”高顺眼见哪怕是全面绽放军魂军团,尚且不能获得绝对优势打开局面,而且对方游刃有余的攻击方式就算是陷阵营也有些难以承受,当即不再犹豫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伴随着高顺下达撤退的命令,靠近边线位置的陷阵快速的拉开了距离,佩伦尼斯虽说话说的很重,但他的脑子还在线,也不怎么想和陷阵营真见个高下,之前高顺全开军魂之后展现的实力,那怕是皇帝护卫官军团能赢,怕也会倒下接近一半。

    高顺的撤退命令确实让后方驻防的诸葛亮还有司马懿面色一惊,他们想过其他位置不能承受罗马人的攻击而撤退,但确实没想过第一个下达撤退命令的会是高顺,这种不在估计范围内的情况,让两人心头都出现了些许的阴云。

    “文长,结阵吧,配合司马仲达逼开罗马步兵,准备撤退。”诸葛亮虽说听到高顺的命令心头一惊,但是面色却依旧沉稳。

    诸葛亮从一开始就想过如何撤退,毕竟之前都有猜到罗马人此来必有依仗,只是受限于眼界确实没猜出来罗马人会拿出这样的本钱。

    随着诸葛亮和司马懿的动作,汉军的后军一阵变化,森严的阵势直接出现在了大军的后方。

    另一次被条顿骑士团死死咬住,近乎鸡飞狗跳的孙权,再也忍受不住这样沉重的心理压力了。

    “子明,怎么办,我们也撤吧,罗马人实在是太强了,在之前罗马人新一波的调动之后,安息都被快被打崩溃了!”孙权急躁着说道,“等罗马人腾出手来,我们绝对跑不了!”

    “撤退才是最困难的部分,如果不想被人衔尾追杀到死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就必须要做好断后的准备!”这一刻吕蒙的双眼就像是闪耀着某种辉光一样,无比的晶亮,这种可怕的战争,让他迅速的成长了起来,甚至连精神天赋也快补全了起来。

    “文珪!丹阳精兵箭雨压制之后,我们也撤退,但是不要撤的太快,保护好弓箭手!”吕蒙眼见对方冲锋的太凶,心理也着实有些压力,在确定汉军开始后撤之后,吕蒙也开始后撤。

    “我们也撤吧!”高览面色凝重的看着图拉真军团,打到现在对方折损的数量近乎寥寥无几。

    “通知李稚然,让他闪开,我们断后!”审配冷冷的说道,敢来打这种战争,不留点后手,那不是找死吗

    伴随着审配的命令,护卫袁谭那群一直没有出手的重装弩兵,快速的排成队列,而审配也收了之前对于前军的加持,转而使用精神天赋全面唤回先登死士。

    审配从出走北方,到现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可不是什么都没干,他同样在不断的使用自己的精神天赋,验证自己的精神天赋,到现在他基本已经摸索出来自己精神天赋最合理的使用方式。

    只唤回先登,而且依凭的对象就是和先登相同的重装弩兵,在重装弩兵在依凭先登的时候感受先登的力量,去模仿,去契合先登,随着契合度不断的上升,重装弩兵的战斗力也会不断的上升,呼唤回来的先登所能发挥的极限实力也会越强。

    同样越靠近先登,审配唤回先登的消耗就越小,持续的时间也会越长,而持续的时间越长,重装弩兵所能感悟到的东西也就会越多,也就越发的契合先登,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审正南,居然让我们撤他们断后”李傕收到消息的时候吃了一惊,不过却也没有犹豫,“撤!”

    伴随着李傕的咆哮声,西凉铁骑自然调转马头,段煨等人则率领不多的神铁骑拱卫西凉铁骑的后路,而图拉真军团并没有深入追击的意思,反倒扭头就要去咬高览的重步兵!

    “啾!”空气被箭矢撕裂发出如同鸟雀嘶鸣的声音,而随后更是几十声尖锐嘶鸣,图拉真军团前冲的士卒看着脚下的小眼尽皆举起大盾面露戒备状,不过这等举动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完全钉入大地,连箭羽都没入大地,这等可怕的穿透能力已经不是强弩所能拥有的,这根本是大型弩机才具有的效果。

    眼见着对面那群手持强弩,背后背着长刀,排成战线的汉军,图拉真军团的军团长也是一脸凝重,这种攻击力绝对不是正常军团所能拥有的。

    “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人能听懂,这一战算你们赢了如何”审配不怕箭矢,所以直接站了出来对着对面的图拉真军团招呼道。

    “我承认你们更强一些,但真打起来,就算你们能赢也绝对不会好过!”审配指挥着麾下的士卒对着图拉真军团撤开的空地上就是一波云气箭,“这是至锐先登,简单来说防御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扯淡,要打就上前一步。”

    图拉真军团军团长卡密略面色凝重的看着审配率领的士卒,相比于之前的西凉铁骑,这群人给他的感觉更为危险。

    卡密略想了想自家皇帝陛下的命令,也觉得没必要和汉朝死磕,因而也就没有做什么过激的反应,审配长舒了一口气,果断让高览护着袁谭撤退,他自己则带着不多的重装弩兵倒退着离开。

    “就这么放他们走吗”阿瑞斯托诺斯瞟了一眼卡密略好奇的询问道,“明明是能留下他们的。”

    “没必要,汉将说的很有道理,能赢我们也不好过,恐怕击败了他们,我们也要倒下三分之一,倒是留下他们,安息人会心神不宁的,毕竟安息折损了五万多精锐,而汉军几乎无伤而退。”卡密略笑了笑指挥着图拉真军团缓缓前进,也不逼迫审配,只是跟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