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强就是强!

    “杀招?”貂蝉想了想询问道,连赵云那种被吕布评价为有超越自身资质的家伙都是被一招秒杀,貂蝉想不出别的方式了。

    吕布点了点头,不是杀招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随后有摇了摇头,也不算杀招,只是威力比较大而已。

    貂蝉扶额,虽说没有弄明白吕布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是什么意思,但是貂蝉有些不想和吕布说话。

    两人间沉默了好久,远处的城市管理大队眼见两人没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也只是将这里围着,作为精锐老兵,他们清楚的知道对面那个男子那种威势代表着什么。

    尤其是某些见过吕布的老兵,现在有些不太确定对方的身份,这要是吕布,那真就有些丧心病狂了,能不动手还是不要动手了。

    “不用杀招呢?”貂蝉叹了口气说道,“你如果不想你女儿变成寡妇,恨你一辈子,那你最好不要这么干。”

    “呃,其实也不算杀招啊,只是大威力平砍,好像出力超过某个极限就能砍出来。”吕布想了想说道,他至今不明白电浆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只觉得这招威力很强,而且用着简单,全力以赴平砍就是了。

    貂蝉突然发现自己的夫君可能有些问题了,不用任何禁术,秘术,靠平砍,砍死世界第二高手,甚至靠平砍秒杀,对方大概会哭吧,不可能都不是大概了,而应该说肯定会哭吧。

    实际上电浆产生的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吕布的出力超过了某个极限,从微观上强行剥离了电子,所以说吕布现在所发挥出来的战斗数据简直可怕,看着像是禁招,绝学的东西,实际上只是平砍而已。

    “也就是说你控制不了了?”貂蝉叹了口气说道,要是控制不了这种力量,打着打着,吕布顺手来一下,赵云没了,吕绮玲还不恨死吕布了。

    “这倒不是,砍出那种东西的那一瞬间我会有感觉的。”吕布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会控制不了,凭感觉现在也能控制。

    “那好,不要用这个招数,你和赵子龙打的话,能赢不?”貂蝉闻言表示满意,决定纵容一下自己的夫君,至少让他不要这么窝火,揍一揍赵云冷静一下也好。

    “大概不行,赵子龙的实力差不多有这么多。”吕布比划了一下,“他只是发挥不出来自己的实力,一般只能发挥出来这么多。”吕布又比划了一下,大约七八成的样子。

    “我的话,差不多是这么多。”吕布现在硬实力增加了很多,各方面也补齐了,然而比划出来的高度依旧比赵云总素质的数据低了一截,“现在问题在于,赵子龙可能越打越强,最后发挥到这么多!”

    “那不是比你更强了吗?”貂蝉看着吕布的比划,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茬了,在吕布的比划中,赵云的最终数据居然比吕布高了好长一截,这不就意味着吕布根本打不过赵云吗?

    “只是总素质的数据而已,他的身体,耐力,爆发力,内气,各个方面都堪称顶尖,战斗素质,技巧,经验也都是最顶级的那一撮。”吕布摇了摇头解释,“但他发挥不出来,正常也就在这个位置。”

    “可他有发挥到这个的可能啊。”貂蝉指着最巅峰的那个数据说道,“他有这个能力,也有可能发挥到这个位置,而你不是才在这里吗,这能打的过?”

    “能,这也只是总体的素质,我一般发挥这么多!”吕布的战斗数据直接滚了一个滚,“必要的时候,还能更强。”吕布的数据再次滚了一个滚,“不过感觉也没到极限,还可以更强。”吕布将自己的数据再次滚了一个滚。

    “……”貂蝉表示自己对于这个愚蠢的表已经无力吐槽了,仰天扶额心累无比。

    “好像,只要我想战斗就能一直战斗下去,而且还能持续不断的变强。”吕布看了看自己画的那个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的数据图自言自语道。

    实际上吕布的感知并没有错,他真的是想要战斗就能一直战斗下去,而且也确实能随着战斗的持续而持续变强。

    甚至在战斗中只要吕布想要一直战斗下去,那怕是之前受到相当沉重的伤势,只要吕布那口心气不散,致命的伤势也能逐渐的恢复过来,简单来说,只要吕布坚信,那么就算将吕布打成灰灰,只要还想战斗,也能从死灰复燃,和你见个高下,不过现在没那么夸张。

    心劫渡过的吕布和项羽最大的区别在于,项羽的精气双破界实力所能发挥的硬实力是多少是一个固定值,而吕布过了心劫之后,他所发挥的力量之中有一部分其实是心的力量。

    简单来说对于吕布来讲心有多大,力量就有多大,心劫跨过去之后,吕布除了自身的力量以外,还有一部分唯心的本质。

    这也就是所谓的同样是最终境界,在硬实力的数据相同的情况,心劫强渡的高手打没过心劫的高手非常容易的重要原因,不过话说回来,自绝地天通以来,吕布貌似是第一个过了心劫的。

    这也是为什么单破界的吕布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非常不科学,而且在战斗中不管是面对多少人都不会倒下的重要原因,本大爷不想倒下,那么谁也不可能将我击倒!

    “我就问一句,你如果不用杀招,能打赢赵子龙不?”貂蝉有些眼晕的询问道。

    “不大容易,我本身就没有杀招,只是平砍,大力平砍,全力平砍,就这种,所谓的杀招,大概就是竭尽全力去平砍,不用杀招也就意味着不用全力。”吕布看着自己画的图,不竭尽全力的话,战斗数据肯定不可能滚三滚。

    “那赵子龙能打赢你不?”貂蝉扶额,不想说话了,想要引导吕布说她想要说的话,好困难。

    “不能。”吕布这话说的铿锵有力,“这天下绝对不存在能击败我的对手,他们最多接近我,不可能真正达到我这个程度。”

    吕布虽说不清楚自己心劫渡过之后的本质,但他已经无敌了很久了,久到他自己发自内心的坚信自己不可能被人击败,然后心劫将之转变成了真正无敌的力量,我坚信自己的无敌!

    “那你就打吧,别下死手就行了。”貂蝉叹了口气说,虽说有时候她也觉得吕布好傻,但就算是她也坚信吕布的实力。

    伴随着吕布的口哨声,天空飞来一道火线,这一刻围观戒备的城市管理大队终于确定了这是谁,破碎虚空的至强者吕布!

    “走了,我带你去见见绮玲,赵子龙这边我觉得我只能靠拳头来交流了。”吕布将貂蝉抱上马,然后一夹马腹,赤兔心有灵犀的朝着邺城的方位飞驰而去。

    【赵将军,劳烦你吃点苦头了。】貂蝉颇为无奈的想到,虽说吕布已经说好了不会动用全力,但是以貂蝉对吕布的了解,只要吕布杀得兴起,什么东西都丢到脑后的。

    另一边甘宁已经扛着陆骏抵达了邺城,正在急急忙忙的朝着政务厅冲去。

    “咚!”甘宁穿着单衫,扛着陆骏直接从政务厅大门撞进去,风雪顺着大门就进去了,将里面正在喝茶的众人冻得够呛。

    “关门啊,赶紧关门啊,冻死了!”陈曦瑟瑟发抖的声音。

    “简直要命啊!”郭嘉和法正的惨叫声。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不爽,话说鲁肃现在依旧在家里的大棉被里面躺着,他现在已经干完活了,再加上每年鲁肃干活最努力,所以年节最冷的时候要求放假呆在家里,也没人觉得有问题。

    在一群人的骂声治之下,甘宁赶紧将政务厅的大门关上。

    “呃,这好像是兴霸。”李优上下打量了一下发现是甘宁,“你终于回来了。”

    “还真是兴霸,欢迎归来!”陈曦同样笑着说道,“来来来,大冷天回来,先喝杯姜茶暖暖身子,话说你肩上扛得是谁啊!”

    “多谢陈侯,见过诸位。”甘宁将陆骏随手撇到一个椅子上面,然后才见礼道,不过直接被人打断了,都是熟人。

    “别了别了,回来就好了。”陈曦笑着说道,给甘宁递了一杯茶,“陆季才看起来好像是晕了,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啊!”甘宁端着茶杯也管茶水热不热,直接往嘴里面灌,一副牛饮的猖狂,然后听到陈曦的询问才像是想起来是来做什么的,慌慌张张的开口说道,“出大事了啊!”

    “出什么大事了啊,这都过年了,该不会贵霜打过来了吧。”陈曦随口说了一句,李优等人直接炸毛了,这个时候贵霜要是打过来那真就是要炸了!

    “不是啊,不是啊,是这样的,陆季才这个货到处融资,建设七代舰啊!”甘宁慌慌张张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观察所有人的反应,然而在场众人没有一个有反应的。

    “哦,七代舰啊,正常,之前子义还订了十艘,被我们削减到了三艘,觉得不太值。”陈曦随口解释道,又给甘宁添了一杯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