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五章 我要打个人消消火啊!

    “你审计这个?”甘宁一挑眉做出一副不解的神色,贾穆尴尬,没糊弄住,“我只是翻阅公文的时候看到了这个,然后跑过来了。”

    “别看了,这件事你别插手了。”甘宁看了一眼贾穆说道,“你父亲在哪里,你赶紧就去那里,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

    贾穆一脸不解的看着甘宁,“甘将军,您背上挂的那个是陆家家主吧,怎么看起来昏迷了。”

    “我要带他去邺城,陈侯他们现在都在邺城吧。”甘宁并没有解释陆骏的问题,直接问询道。

    “呃?”贾穆略有犹豫的看着甘宁,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嗯,现在已经快到年节了,陈侯肯定是在邺城的,不过您这么带陆家家主过去有些不好吧。”

    “好不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先将命保住。”甘宁看了一眼贾穆,“你也先行回邺城吧,如果你真的是被人诱导着过来审计的话,怕是现在已经有人已经将你能调查到的东西送回邺城了。”

    贾穆闻言寒毛倒竖,干笑着看着甘宁。

    “我先走了,不管你是意外来到这里,还是被人算计了,反正我先行带着陆季才去邺城挑明这件事就是了。”甘宁随意的说道,然后吹了一声口哨,一道黄光踏空而来,甘宁翻身上马,他就不信了,还能有人比他更快,“惊帆我们走!”

    惊帆马在甘宁上来之后,瞬间朝着天空扎去,奔赴到足够高的地方之后,惊帆马猛地化作一道黄光朝着东方飞去。

    “往北飞,往西飞啊!”甘宁一拳揍在惊帆的脑袋上,这马至今不能说是完全听甘宁的话,只能说甘宁强行用武力教其如何做马了。

    甘宁的怒吼声,让下面的人非常尴尬,不过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就好了,伴随着那道光辉消失在西北方向,贾穆彻底冷静了下来,如果甘宁说的是真的,由他掀开了盖子,那真的会出大事的。

    “秀儿,要去看看绮玲吗?”吕布带着貂蝉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吃了点东西,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天下第一的美女毕竟不是吹出来的,到哪里都非常能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话说要不是吕布在身边跟着,天知道会不会发生一些喜闻乐见,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

    不过有吕布在一边,所有人都不是眼瞎,虽说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但是那高大的身材,坚实的肌肉,无不在说明吕布是一个硬茬。

    话说间,吕布侧头看了一眼有些心思不良的某纨绔子弟,那一眼扫过去,不仅仅是纨绔子弟本身,就连其身边跟随的护卫都感受到了某种大恐怖,现在的吕布,驱逐了大自在天,驱逐了千年信念,虽说实力有所下滑,但是其神意志却变得更为纯粹。

    貂蝉掩嘴轻笑着看着吕布一个眼神将对方吓退的这一幕,点了点头,“去见见绮玲也好。”

    不过在吕布未留心的眼底,貂蝉莫名的有些忧虑,吕绮玲和赵云确实是良配,但是做小的话,虽说不至于像是当时在长安说的那样,吕布会打死赵云,但情况也绝对不会好的。

    “那就走了,而且有些事情,我也需要告知你了,毕竟你也是绮玲的母亲。”吕布有些气短的说道,没办法吕绮玲的做法差点将他气死,而赵云居然敢还手。

    貂蝉闻言一愣,瞳孔微微缩小,顺了顺自己耳间的发丝,没有看吕布的眼神,极其自然的询问道,“绮玲结婚了?”

    “嗯!”吕布带着一种恼怒,同样也带着一种无奈,深沉的鼻音。

    “嫁给赵子龙了?”貂蝉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没敢去看吕布,有些好奇吕布是怎么知道的。

    “呃,秀儿,你知道啊!”吕布一愣,一边准备招呼赤兔马,一边略带不解的看着貂蝉说道。

    “绮玲心高气傲,她若是选择夫君,这天下没有几个人能入眼,而能在这么短时间入她眼的人,恐怕也就那几位,而合适的,怕也只有赵子龙了,至于孙伯符和马孟起,若是能再强三分的话,倒也是良配!”貂蝉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以至于吕布也觉得很有道理。

    这话当然有道理啊,吕布都觉得自己女儿嫁给赵云是良配。

    “也是,不过赵子龙这个混蛋!”吕布一边点头觉得貂蝉说的很有道理,一边狂暴。

    “那奉先你现在回来是看绮玲,还是因为绮玲有身孕了?”貂蝉莫名奇妙的开始将吕布往坑里面带。

    “哈?”吕布一愣,满脑子的宝宝,自己要当外祖父之类的。

    “难道不是?”貂蝉一副乖巧的侧头询问,吕布连连摇头,然后又开始疯狂点头。

    “那个,是这样的,我要揍赵子龙!”吕布已经被满脑子的外孙和外孙女弄崩溃了,隔了好一会儿才将这些东西从脑子里面甩出去,觉得再这么想下去,等一会没办法打赵云了。

    “为什么要揍你女婿?”貂蝉继续发问,继续将吕布引向奇怪的方向,总之她是不想吕布和赵云动手的,没必要双方弄得这么僵,父亲和夫君关系不好,不管是身为女儿,还是身为妻子都会很头疼的。

    “赵子龙这个王八蛋娶了两个。”吕布火冒三丈,身上都开始爆发出金色的内气,以及红色的气血,形成了金红色的气焰,强大的气势,让整条街的人都感受到了某种恐惧,城市管理大队随时都将登场。

    “哦,哦!”貂蝉像是脑回路终于搭上线了,隔了一会儿才一边拉着吕布的手安抚,一边望天无语的回答道,“不过两个的话也很正常啊,当时我记得你也娶了三个啊。”

    “……”吕布突然发现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有些尴尬的看着貂蝉,“总之,我要揍赵子龙!”

    “你要将他揍成什么样?”貂蝉打着哈欠询问道。

    “三个月下不了床!”吕布狂怒的说道,以为貂蝉终于被他说服,准备站在他这个角度去思考问题。

    “然后绮玲哭哭啼啼三个月,还要照顾下不了床的赵子龙,以后见到你就以泪洗面,连让你登门都不允许了,以后也不会带着外孙来看你,甚至她本人都不来了。”貂蝉侧头望着远处已经集结了大约一百甲胄齐全的士卒,并且还在不断聚拢,等人到齐随时准备在吕布暴起的时候将吕布拿下的城市管理大队,不由得摇了摇头。

    吕布闻言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突然发现貂蝉说的事情很有可能,以自己女儿的个性,很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一边哭哭啼啼的照顾下不了床的赵子龙,一边和自己断绝父女关系。

    “我要宰了他,我要宰了赵子龙!”吕布这个时候近乎火冒三丈,内气无极限的涌现了出来,强大的气势,让风压以他为中心开始朝着四面八方压去。

    “你宰了他的话,你女儿就要变寡妇了。”貂蝉有些困倦的说道,这一路乘船,她也挺累的,登岸之后都有些摇摇晃晃犯晕的意思。

    “寡……妇?”吕布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虽说可以改嫁,但是以吕绮玲的心性,八成人都没了,这条必须要否决。

    “你不是要杀了赵子龙吗?”貂蝉打着哈欠,倦倦的说道,看着情况貌似打不起来了,和谐点比较好。

    “那我怎么办?”吕布抓狂道,打不能打的太重,还不能杀死,他连口气都不知道怎么出,“我现在心火上涨,想砍个人消消火!”

    “我觉得啊,你还是和赵子龙谈一谈。”貂蝉建议道,她实在是不想让吕布和赵云死磕,因为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用吕布的话来说,赵云就比他弱这么一点点。

    “谈一谈?”吕布窝火无比,“我要揍他,啊啊啊啊,不管了,先揍了他再说,否则我甘心啊!”

    貂蝉半眯着眼睛依靠在吕布的身上,摇了摇头,这她就没办法了,吕布窝火她也能理解啊,但女儿自己养十几年,后面夫君养的时间更长啊,你俩死磕,谁理解风暴中心的女儿啊!

    “打也不是不行,但你别下死手,虽说不知道赵子龙有多强,我只想问一句,你全力以赴能拿下赵子龙不?”貂蝉眼见吕布已经抓狂,根本劝不住了,于是换了一种询问方式。

    实际上貂蝉最怕的是,吕布不下死手打不过赵云,要是这样的话,貂蝉是不建议进行这种没有意义,可能存在失手让自己女儿变寡妇的战斗,当然吕布不下死手,打不死赵云的话,那么反过来说,也就意味着赵云其实是可以反杀吕布的。

    “大概一招吧,我本人的话,如果全力以赴,低于我这个级别的都是一招,赵子龙虽说还算强大,但也就是一招。”吕布想了想说道,送你一招电浆海,那怕是你会传送门,也将你打成废物。

    不管怎么说电浆的速度可以保证,基本不存在被人躲开,除非有人能预先闪避,否则的话,等吕布出手了,再想闪避的话,那就想多了,基本都会被直接升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