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三十三章 这就是文化

    “煎肉饼,喜欢的话可以天天来吃,一个一文钱。”徐盛带着两人往供货点走去,“之前我们在钱庄取的那十张,每一张都能买一百万张刚刚吃的那种饼,不过一般如果订一年的话,会有优惠。”

    诺维卡和萨卡拉尽皆震惊,瞬间对于所谓的大额货币有了认识,一百万张之前吃的肉饼啊,这种兵给他们的士卒都算是赏赐了。

    “支取那么多钱干什么?”萨卡拉的出身能让他清楚的认识到钱币的价值,有了一个对比之后,也就明白之前徐盛拿的那些钱到底有多少,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迎接啊,毕竟甘将军归来也是一件好事,总得吃一顿好的吧。”徐盛理所当然的说道,萨卡拉和诺维卡完全不能理解归来和吃好的有什么关联性,更何况就算宴请,他们这些头头脑脑加上甘宁也没有必要拿出这么多钱吧。

    “所有人加起来差不多有四万人,吃顿好的,有菜有肉,自己做的话,平均到每个人头上也就是二十五文左右,不过这种大量购入肉类菜类,只能在这里买。”徐盛一边给两人解释,一边往里面走,特殊的购买点,顺带地下是藏冰的大型冷库。

    “先来个五万斤肉吧,最近有什么新鲜的蔬菜都来点。”徐盛买东西也属于那种颇为随意的方式,“鱼就算了,少来点。”

    东莱这个地方靠近海,尤其是陆家造船厂开启之后,陈曦本着发展当地产业的想法,一边鼓励当地渔民买船进行近海渔业,一边大搞基础建设,顺带开发出来了大量能提高鱼类保存时间的技储存技术,比方说咸鱼,咸鱼罐头,咸鱼干,咸鱼片等等。

    作为一个中国人,不将海鱼开发出一百种吃法实在是太丢人了,随着大量船只的投入,成规模的捕捞,大型船只的捕捞成本直线下降,东莱这地方吃鱼已经快要成了一种生活氛围,鱼肉价格一路下跌。

    话说要不是陈曦在这边建设好了物流通道,官方收鱼,稳定价格,就四代舰那种一次拖十几吨鱼往回捞的方式,就东莱这地方早被这群人捞上来的鱼给覆盖了。

    这也是为什么徐盛会问店家该不会又图便宜,用鱼肉做肉馅饼什么的,因为东莱这地方,现在渔业真的很疯狂,不过话说回来,再疯狂,面对大汉朝这种以吃为先的国家也没用。

    用陈曦的话来说,既然中原还有不少地方的百姓没吃过鱼虾这些东西,这些大海之中的免费肉食,就应该捞上来给中原人加餐!

    又不是后世十四亿人,也不存在过度捕捞的问题,放开手脚,捞,就现在这么一个技术,这么一个人力投入,捞再多也不够身后广阔的中原百姓分。

    没有足够的肉食蛋奶,如何提高提高中原百姓的身体素质,既然其他肉类现在尚且没办法达标,鱼肉什么的先顶着吧,毕竟不管怎么说,鱼肉再不济也比粮食在这一方面靠谱的多。

    在这种大前提之下,可能还有很多地方的百姓没吃过这东西,但是东莱这地方鱼肉已经吃的够够的,衍生出几百种吃法也不是说笑的,当然不管再怎么好吃,天天吃也确实换换口味。

    所以早在沿海人民将这些鱼肉吃的腻之前,陈曦这边已经勉强完成了各地物资的流通,否则的话,单就徐盛今天所需要肉菜就足够将东莱的市场价拉高了。

    徐盛的话并不复杂,可度量衡这玩意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两人并不知道徐盛说的量到底有多少,虽说提到了四万人,但也没多想,准确的说直到现在,他们也还以为徐盛只是准备宴请一下他们。

    毕竟在贵霜的种姓制度里面,普通的士卒基本上都是低种姓的首陀罗,而这个级别在高种姓的人看来都是奴隶,根本不配享有赏赐。

    顺带一说,这个阶层的人口最多,基本上占了总人口的八成,不过由于种姓制的习惯,数人头的话一般只算前三阶层,甚至有时候连第三阶层都不计算,所以才会出现十四亿印度人民,两亿人这种情况。

    当然相比后世,这个时代更丧心病狂一些,首陀罗在高种姓看来根本不是人,直接就是奴隶,佛教抓住机会努力的在首陀罗里面传教,以期让首陀罗认为今生苦,然后转信佛教修来世。

    然而怎么说呢,种姓制度里面首陀罗是不具有来世的,死了之后会回归梵天了,变成梵天的脚,成为神明的一部分,到底是来生幸福,还是成为神明的一部分幸福,对于正常人来说可能需要思考很久。

    可对于首陀罗来说,这还用思考,当然是成为神明的一部分啊,来生什么的多虚啊,我死了之后就变成了梵天的脚了,多好的,到时候再无卑贱直说,神明的脚啊!

    首陀罗的生活很苦,佛教在平复心灵上很有一套,这也是为什么佛教在这一时期一直认为自己面对种姓制度具有大优势,然后平A过去,被印度教打了一个半死不活的重要原因。

    种姓制底层的思维模式你别猜,你根本猜不到啊。

    四姓平等啊,我们很需要啊,啊,这个确实是我们的追求啊,好了我决定信你们佛教了。

    什么,什么佛教说要轮回,这样我们是不是没办法变成梵天大人的一部分了,来生,去你的来生,我不需要来生,我只需要这一世,死了让我回归梵天吧,我要成为梵天的一部分,佛教跪!

    这也是为什么有一段时间佛教在印度传的很厉害,结果讲求平等的佛教最后还是没干过种姓制的原因,因为首陀罗来说,我确实追求平等啊,但是相对于追求平等我更追求我死后成为梵天一部分啊!

    相比于平等这个实现不实现并不太重要的理想,毕竟前面几千年都是这么过的,后面没实现也能这么过。

    可要是信了佛教,我死后没办法成为梵天的脚,和梵天同在,那我不是亏死了,所以对于首陀罗来说,佛教什么的,他们最多泛信徒,反倒是刹帝利啊,婆罗门啊有可能被佛教洗脑。

    然而,从一开始佛教就没有选择婆罗门和刹帝利,毕竟佛教讲究平等的话,说白了就是让这些高种姓放弃既得利益,虽说其中有乔达摩悉达多这种智慧通达之辈,但绝大多数都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个人对抗阶级这种事情基本是不存在的,就算是乔达摩悉达多这种智慧人士,最一开始的目标也只是刹帝利的崛起,维护刹帝利阶级的利益,扼制婆罗门阶级绝对的权威地位,最后成就佛陀,也只能说是后期走的远了,看到多了,觉悟了。

    因而相对来说种姓制度的稳定性还是靠谱的,真的演化成文化的话,种姓制上层的统治还是非常靠谱的,至于佛教,只能说是种姓制在其中吸收力量而已,不能破除低种姓对于自身文化传承的认可,那么本质上他们也最多是泛信徒而已。

    甚至说的准确一些,佛的力量,对于这些低种姓来说,恐怕也只能说是借以觊觎高种姓的凭证,至于有几分是真信了,望后世千多年,印度的佛教真信徒百中无一。

    反倒是印度教渗透到文化之中,彻底没有办法根治,那怕是到后世低种姓依旧强烈的认同自己的身份。

    总之这是一种很奇葩的情况,所以对于贵霜的士卒来说,他们没有赏赐,他们本质上都是婆罗门和刹帝利的奴隶,自然奴隶的孩子还是奴隶,奴隶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包括奴隶本身。

    然而等到运货的人一车车的将肉从地下藏冰的冷库里面弄出来的时候,萨卡拉和诺维卡简直是目瞪口呆,这规模是请客吃饭,开什么玩笑啊,这得几万人才能吃完吧。

    不过说到几万人的话,萨卡拉和诺维卡对视一眼……

    “徐将军,你是要给我们的手下赐宴吗?”诺维卡皱眉询问道,这种事情怎么说呢,没经历过啊,哪有奴隶什么都没做就给赏赐这种事情,这么干的话,以后这群奴隶还听话不?

    “当然啊,我们这边的习惯就是,新人来了,或者迎接新兵,再或者其他事情,都要先请人吃顿饭。”徐盛很自然的说道,中国文化吗,管他老朋友,新朋友,见了面,别的都可以不谈,先拉你去吃饭。

    同样那怕是军营,新兵报道,老兵聚集,训练结束回归各地的时候都会吃饭,中国文化,吃了再说!

    “呃,还有这么一说?”萨卡拉有些犹豫,入乡随俗这个道理他们也懂,但是怎么说呢,这和他们那里的风俗差距太大了。

    “怎么能没这么一说!”徐盛理所当然的说道,饭能不吃?以前穷的时候,老友来了也要请一顿,何况现在阔了,大军汇合,岂能不给麾下士卒吃顿好的,更何况这次甘宁死里脱生,怎么也该吃一顿好的,庆祝庆祝,压压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