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九章 归来的甘宁

    卢毓沉默,怎么可能会不强,他们的教育本质上就是一种思考问题的模式,能从这种教育之中走出来,他们所学到的是一种自洽的,并且合乎自身思维的分析方法。

    配合上他们所处的身份和地位,拥有一整个合乎自身思维方式的分析方法的情况,基本足够他们面对任何情况,那怕是受限于环境没有办法解决当前的问题,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想法,不至于束手无策。

    “我现在在您这里接受到的就是世家嫡子的教育方式吗”卢毓隔了很久之后对着贾诩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引导着你去用你自己的方式去思考,至于我所讲的东西有没有问题,那就看你的思考了。”贾诩平淡的说道,卢毓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家国和国家该认同哪一个

    贾诩说完这些,看起来也没有追问的意思,让之前一直当石头的仆人继续将车架往回赶,到年底了,北方平定之后的第一年终于无惊无险的过去了,以后想来只会变得更好。

    “你现在可以先行回家了,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我不在的话,你可以去找子川。”贾诩的车架以一种不紧不慢的速度赶往了贾家门口,紧闭的府门,扫的很干净的路面,也没有守门的卫士,贾诩不由的摇了摇头,很明显自己的儿子们今年怕是要一口气干到来年了。

    贾诩随意的扫了一眼府门的情况,就猜测到了众人的心理。

    卢毓施礼之后,就从贾诩的马车上跳了下去,他家距离这里并不远,后退了数步之后,卢毓便扭身前往自己家中。

    “咚咚咚!”贾诩习惯性的敲了三下,管家赶紧出来开门,直接没问人是谁,干了这么多年贾家的管家,听贾诩的敲门声要还是听不出来,那还是别干了。

    “见过家主!”管家将正门打开,站在一侧欠身施礼道。

    “肃之他们都没在吗”贾诩将身上披的斗篷随意的脱下来,一边脱,一边询问道。

    “大公子他们都没回家,东亭侯说是有政务和大公子交接。”兼职门房的管家一边将斗篷收起来,一边解释道。

    “芸儿呢”贾诩随意的询问了一句。

    “大小姐去了外宅。”管家低头说道,贾诩一挑眉也没追究这件事,就凭这么一句话,贾诩基本猜到李优那个家伙最近又干了什么事情,十有**李苑被送往了西域,李优这个怪物!

    管家毕竟是跟了贾诩很多年,洛阳的时候也见到过唐姬,虽说也知道什么事情要当作不知道,但是该有的尊重还是应该有的。

    “将这个东西送往外宅。”贾诩沉默了一会儿,从御者的手上拿过那个漆器礼盒,然后递给管家,贾芸没在,那就让别人转交过去。

    管家全然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只是平静的将礼盒收了起来,打算之后就亲自跑一趟将之送到唐姬手上。

    贾诩做完这些事情,也没再多说话,大跨步的往内宅走去,今天也不去政务厅了,休息休息,明天再去。

    贾诩冷哼了一声,就算是他也知道这种教育方式和陈曦的普及教育中间那宛如鸿沟一样的差距,要追上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

    当然贾诩也知道这种教育方式的弊端,杨修,袁术这等都经历过这种教育,不过两人很明显都不算是什么成功的例子,悲剧什么的,在这种教育方式之下有时候简直出乎预料。

    另一边,甘宁的率领的舰队,终于过了长江,周瑜遣送回去了一波人之后,居然很意外的跟着甘宁北上,大概是不放心孙策这个脑子不在线的家伙吧。

    “呼,这一路确实够危险的了,之前差点被贵霜的水军逮住了,不过看他们的情况也有些敬畏,否则的话,打起来说不定我们需要沉不少的船。”过了长江之后甘宁彻底放心了下来,调整了一下内心的抑郁,脸色好了不少。

    说来之前甘宁因为过于心大,数百艘大小船只几乎都是满载铁矿石,北归的时候跑的不怎么快,在加上那条路上又有不少的暗礁,总是触礁,好在船速不快,又有集团防御式,一般来说撞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终归是让甘宁整个舰队的速度简直像是龟爬。

    当然也不排除甘宁得知吕布放话一个月之后去找赵云茬,故意搞的这么混账,总之甘宁的舰队慢的简直就像是在拖船一样。

    吕布对于这种行为并没有多做评价,毕竟上了甘宁的贼船,当着貂蝉的面又不能不给其他人面子,所以硬是忍着这种如同拖着乌龟去散步一般的航运速度往中原行进,一个月的挑战日期,在前天过长江的时候已经超过了,不过就算这样甘宁还是没加速。

    甘宁北归再次过马六甲的时候毫无意外的遇到了贵霜释放出来的小号侦察船,之后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数百艘船直接从马六甲开出来,在甘宁的另一侧排出攻击的阵型。

    没办法将战船当货船用,还敢满载的估计也就甘宁这个家伙了,这个时候如果发生战争的话,甘宁就算是要跑也跑不掉,好几万吨的铁矿石也不是那么容易丢弃的。

    好在贵霜那边可能也是忌惮于汉室这边战船不紧不慢的悠闲速度,以及一脚踩着船舷上,扛着方天画戟,就等着动手的大自在天魔主,因而一直压在十余里之外没敢动手。

    不过这种情况依旧将甘宁气的够呛,贵霜这群混蛋不紧不慢的吊在甘宁的舰队后面,一路跟到珠崖郡,也就是后世的海南岛,到了这地方,贵霜那群人才调头回返,气的甘宁好几次都想调头动手。

    “不是敬畏,贵霜看起来想下手,只不过我们的实力他们把握不准。”周瑜背靠着船舷,“我基本已经整理出来一套适合我们这边水军的作战方式,不过时间太短,这种方式爆发力强,但是后劲不足。”

    甘宁一脸抑郁的看着周瑜,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天赋,你努力了一年,不如对方随随便便学了学,周瑜简直就是天生的水军统帅。

    “你厉害。”甘宁没好气的说道,“哼,能将数十万大军如臂使指的周都督欺负我算什么本事。”

    “不是欺负你,只是有些后悔,陈子川确实占了太多的先手,水军明明是我们最为优秀,结果几乎被你们强行拉平了,海战的话,现在我们中原所传承的水战方式几乎都失效了。”周瑜背靠船舷望天说道,“至于我的方式只适合与我,哪怕我教授给你们,短时间也很难形成战斗力。”

    这是周瑜最无奈的地方,贵霜的水战确实厉害,但是贵霜的水战在周瑜看来有不少瑕疵,更重要见识到了这种海战技巧之后,周瑜自然而然的就会补全出适合中原的水战方式。

    问题在于甘宁学了贵霜的海战方式花费了一年,不管怎么说甘宁在水军方面也是顶级的将帅,如此尚且花费了一年,同理周瑜的技巧那怕是符合中原人的习惯,短时间也不可能形成战斗力的。

    “放心,技战术很重要,但也就是那样了,陈侯当初说过,如果战术有差距,战场指挥有差距,统帅也有差距,那么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暴兵海。”甘宁倒是看的很开,“再说在你看来我所学的贵霜水战技巧毫无意义,实际上在我看来不过是船不够大啊!”

    “既然我们汉室的战船发展的是强度,贵霜的战船发展是集团战略防御式,以及云气储存,那么为什么我们不两项都发展,之前不能双向发展不就是因为船小吗”甘宁撇了撇嘴说道,他才不会承认自己的失败,永不言败呀!

    “这倒也是一种思路,不过大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周瑜点了点头,他也曾经考虑过这种思维模式,但是迫于无奈还是放弃了,那种兼顾两者的船只太大了,大到那艘成品七代舰兴霸号可能都达不到标准!

    “等你回去见到你就明白了。”周瑜侧头不再跟甘宁说话,在他看来兴霸号几乎已经是造船技术的巅峰产品了。

    “哦,该不会季才已经将七代舰造好了吧。”甘宁摸着下巴说道,甚是满意,“刚好我需要几艘七代舰重整一下旗鼓。”

    “阿嚏!”正在偷偷摸摸观察自家真七代舰建造的陆骏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不会是挪用资金被人发现了吧,应该不会啊,来的都是混资历的年轻人,我每个人都投其所好了,他们现在不可能反应过来了,大概是我有些过于敏感了。”

    “啊,七代舰,我的梦想啊,我一定要将你建造起来啊。”陆骏抱着半根龙骨一脸迷醉的说道,“钢材现在可以从建筑里面挪用,短期看起来是没有问题了,但数量还差得远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