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八章 教育啊教育

    在简雍和塞维鲁会面的时候,汉室这边也即将进入新的一年,相比于曾经的年岁,这一年和其他时候最大的不同便在于,这一年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事。

    北疆大规模的战争就实际而言在前年的年底就结束了,这也符合当初陈曦的计划,压根没给北匈奴跨年的机会。

    因而不管是年初在长安的大朝会,还是年中的借款,实际上都是在进行内部的调整。

    刘晔的暴力强迁型集村并寨在六月多就完成了,勉强算是能跟上芒种,当然没跟上也没什么了,补种一波也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总之大体形势上今年的工作确实完成的有些超乎预料。

    各方都没有发生大的战争,世家成功北迁,中原的百姓勉强完成了集村并寨,也开始享受到了集村并寨的好处,同样很早之前开始编撰的户籍也终于发挥出来了应有的意义。

    “哈,居然在最后这一个月彻底赶工完成了。”陈曦一脸疲倦的趴在桌子上,其他人也都是这么一个神情,至于鲁肃,这么冷的天,还下着雪,自然不会在政务厅。

    “总算是作到规划的时间节点了,说起来最近好像没有听到子龙的惨叫声了。”法正怨念的说道,随后默默地岔开了话题,“奉孝,你最近有念吗?”

    “天天在念。”郭嘉带着一脸的倦意说道,“不过能提前做完确实超乎了我的预料,从今天开始就念经吧。”

    “下雪了啊,邺城的雪,比东莱的雪大好多。”裹着绒袍的刘晔看着外面的大雪笑着说道,“明年就到了统一的时候了。”

    “做了这么多年,也到了看成果的时候了。”陈曦拉开自己坐着的椅子,出门去接雪花,“瑞雪兆丰年,明年年景看起来不错。”

    “哈,对于你来说有年景坏这一说吗?”李优看起来心情也不错,随口调笑了一句说道。

    “我积累够了统一中原,覆盖中原天象的精神量了。”陈曦平静的看向所有人,退了回来关上门,看着在座的诸位说道,“来年就到了我们用和平的方式统一中原的时候了,乱了这么多年的天下,也该回归大治了!”

    “你们都在啊,哦,子敬居然没在,该不会又冻回家了吧。”站在门口刚刚发表完感言的陈曦,伴随着刘备推门是卷进来的风雪,不由的打了一个颤。

    “见过主公。”“见过玄德公。”稀稀落落的施礼声,刘备摆了摆手示意这群人不必如此。

    “子敬又冻回家了,说来文和还没有回来吗?”刘备顺手带上门,便坐到之前鲁肃一直坐着的主位上。

    另一边大棉被裹得跟毛毛虫一样的鲁肃,正昏昏沉沉的躺在自家的炕上,时不时的紧一紧自己的大棉被。

    “子敬,下雪了,出来玩雪啊。”姬湘的声音,同样是南方人,姬湘完全不怕冷,在雪地里面玩的很开心,还总是想将鲁肃也抓出来。

    “姐姐,你放过夫君吧,杀了他,他都不会出来的,还有你也不要玩这种冰冰凉的东西啊,你有身孕啊。”徐宁一脸惊慌的看着自己的表姐,你能不能让我省心一点啊。

    “放心吧,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姬湘一边滚自己的雪球,一边无所谓的说道,“呐,我怎么也是一个医生,而且还是很优秀的医生,我比你知道的更清楚。”

    “子敬,出来玩啊,一点都不冷。”姬湘继续招呼在卧室里面窝冬的鲁肃,“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就带着雪球进去了。”

    “姐姐,你再这样,过一会儿祖母就来了。”徐宁一脸无奈的说道,鲁肃的祖母确实非常喜欢姬湘,尤其是姬湘嫁过来没多久就怀孕了,鲁肃的祖母简直宠的不行。

    “好吧,好吧,在我们老家可没有这种东西。”姬湘无奈的说道,要是让鲁肃的祖母看到这一幕,天知道会怎么说她,“为什么子敬那么怕冷呢?”

    “终于回来了。”贾诩打开车门看着外面的白雪叹了口气,今年后半年他几乎一直蹲在北方,不过到现在基本没问题了,蒋琬确实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年轻人。

    在贾诩看来,哪怕自己不给对方铺好路,现在作为刺史的蒋琬也能处理好北方的事宜,至于现在他已经将路铺好的情况下,蒋琬大概会做的出色的让人侧目。

    “子家,怎么不说话?”贾诩少有的侧头笑着对自己这个徒弟说道,“认识到了精神天赋的不足?”

    “国家和家国确实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更重要的是两者概念的不同会引起很多的冲突。”卢毓缓缓地说道。

    这半年对于卢毓来说,就跟当初胡昭带着司马懿踏遍北疆用双眼来见证,来积累经验一样,虽说并没有明确的教授任何的东西,但是在游历,在处理公务的过程之中,很大程度上卢毓都会认识到一些东西,贾诩对于卢毓愈加的满意。

    “多想想,多思考一下,有些事情如果不能以统筹全局的思维去应对,会出现不少的偏失。”贾诩拍了拍卢毓的后背,“你的天赋很好,脑子也很灵光,也经历过人情冷暖,但人不能活在过去。”

    卢毓点了点头,贾诩待他甚善,以前还有些偏冷,但是到现在确实是将他作为衣钵传人在教育。

    “现在我要说的东西,只说一遍,剩下的就靠你思考了。”贾诩望着前方的邺城,感受着飘落在自身绣袍上的雪花,出身凉州苦寒之地的他根本无所谓这种温度。

    “师父请讲。”卢毓甚是恭敬地说道。

    “这是子川告诉我的,我觉得甚是有意思。”贾诩带着一种淡淡笑容,但是卢毓却看到了一抹讽刺。

    “子川说,教育分为三种,第一种模式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普通的教育,当然在以前也很少有能享受到这种教育,这种教育的核心在于纪律性,讲究规章制度,这种方式很简单,死记硬背,明确的告诉学生第一步做什么,第二步做什么……”贾诩平淡的看着卢毓。

    卢毓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陈侯普及的教育好像就是这种情况,不用解释为什么选择这个做法来做,也不用解释这么做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只用去做就是了。”

    “嗯,这便是最普通的教育模式,用子川的话来说,就是大批量的制造能干活的人。”贾诩淡然的说道,“这种教育很有意义。”卢毓沉默着点了点头。

    “再下来便是所谓的世家教育,这种教育对于规章制度的要求讲究的不多,这种教育的方式讲究的是对于未来的规划,这种教育对于学生的要求其实并不高。”贾诩不再说话,卢毓已经懂了,他曾经受到的就是这种教育模式。

    “这种教育讲究的是选择是吗?需要自己去验证,自己去思考,用自己的想法去规划自己未来的方向是吗?”卢毓缓缓地说道,“这种教育方式更多的是引导学生开拓思维,放宽眼界。”

    “是的。”贾诩点了点头,“这是大多数世家子的教育方式,在下来便是嫡子或者某些特殊人士的教育方式,这个你听听也就行了,不必深究,到底如何谁知道呢?”贾诩阴沉的面色上浮现一抹调侃的语气,卢毓登时神色肃然。

    “这个级别的教育怎么说呢,子川调侃了一句说是,能受到这种教育的学生,父母都是这个国家的拥有者,规章制度的制定者,他们没必要训练如何去遵守别人制定的规则。”贾诩带着一种深沉的嘲讽,看着不远处的邺城。

    卢毓心中一寒,他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接触到某些终极的禁忌了。

    “基于此为前提,他们所要学习的是如何制定规则。”贾诩侧头平淡的看着卢毓,卢毓莫名的冷汗就出现了。

    “这种教育的核心是决策,是选择。这种教育方式不会直接教你任何的解决方案,只会引导你自己去做出选择,然后由你自己做出选择和决定。”贾诩平淡的看着卢毓说道。

    “这种方式不会回答你做出选择的对和错,只会询问你是否认同别人的观念,也许你是少部分,也许只有你做出了这种选择,但这不是对错,而是你是否认同别人的选择,如果不认同,那怕是师父所讲的东西,你也可以不认同。”贾诩继续用自己那种无有起伏的语气平淡的讲述着某种事实。

    “毕竟这个世界不是对错能说清的,说认同可能更合适一些,子川是这么说的,我觉得我可以接受。”贾诩淡漠的语气给了卢毓很大的压力。

    “这种教育追求的不是文词,辞藻,也不是给别人如何,追求的是内在的分析方法,没有答案也没有什么,要的是你怎么想,这种教育用陈曦的话来说,很容易出一些在普通人看来的极端分子,但他们的逻辑是自洽的,同样匹配上他们身后的力量,他们会很强。”贾诩拍了拍卢毓的肩膀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