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六章 为了祖国

    在第一次拿到财政支出的时候,干了十几年财政官的蓬皮安努斯差点就撂挑子不干了,康茂德算个鬼,塞维鲁才是败家子好吧。

    不过出于对祖国的爱,蓬皮安努斯硬着头皮接了这个活,毕竟当了十几年的财政官,他最清楚这个位置有多重要,他坐在这个位置上勉强还能遏止住某些恶性的支出,要是他下台了,原本十三年才能花完的五贤帝积蓄,恐怕用不了十年就花完了。

    因而蓬皮安努斯虽说恨不得将塞维鲁掐死,但他也不得不配合塞维鲁继续硬着头皮走下去。

    “也就是说因为我现在不断扩大的兵员,那怕是你每年努力维持国家经济,也需要动用国库积蓄?”塞维鲁同样头大,但他一方面不可能减少士卒薪酬,另一方面也不可能削减兵员。

    前者是因为塞维鲁当过兵,明白薪酬的重要性,后者关乎国家实力,五贤帝那么拽,图拉真都快炸天了也没打上大不列颠获得胜利,他塞维鲁却打上了,不就是因为拥有更多的兵力,更强的实力吗?

    “对,而且以我现在所看到的情况,还有罗马公民对于兵役的狂热,我认为这个数字还会日渐扩大,所以必须要削减国家在军事方面的财政支出!”蓬皮安努斯按着自己的眉心,强忍着扭头就走的冲动,他完全不想背锅,但是出于对于国家的爱,他不得不坚持下去。

    “不行,五贤帝有多优秀,你作为见证者也能清楚的感受到,他们终其一生,未能踏足大不列颠,凯撒是罗马帝国的奠基人,比五贤帝更强的执政官,但他也同样无法击败三大蛮子。”塞维鲁看着蓬皮安努斯无比郑重的说道。

    说起来,塞维鲁登基这几年来,追亡逐北,扫平国内叛乱,击败罗马周遭的敌人,到现在彻底干翻了和罗马人厮杀了数百年的三大蛮子,将罗马帝国的版图推进到大不列颠,辐射范围甚至波及到了波罗的海,这种功绩足以让五贤帝失色。

    等到后面塞维鲁干翻罗马帝国最大的敌人安息之后,塞维鲁的功绩简直让罗马人自己都震惊,前人一直无法完成的功业,被塞维鲁一朝完成,简直是大帝!

    “……”蓬皮安努斯这一刻脸色发黑,说实话,要不是塞维鲁实在太拽,在这几年确实干出来了罗马帝制以来相当可怕的功业,他现在就想扭身离开。

    “但是,再这么下去,最多十三年国家就会因为财政赤字崩溃,当前你所努力的一切,都会白费。”蓬皮安努斯冷静了一会儿,还是说了软话。

    经历过五贤帝末期的蓬皮安努斯承认塞维鲁确实是一个优秀的皇帝,甚至在开拓上比五贤帝还可怕,如果说罗马有可能终结和安息那无止尽的战争,那么塞维鲁极有可能就是做出这件事的帝王。

    “那就别让他崩溃!”塞维鲁坚毅的说道。

    蓬皮安努斯这一刻只想将面前的桌子扣在塞维鲁的脸上,你只用说一句话,但整个国家财政问题都要我来解决,你能明白我内心的痛吗?罗马帝国要是因为财政问题崩溃了,我就要被钉在耻辱柱上被人嘲讽几千年,你懂我的心理吗?

    “是我急躁了一些。”塞维鲁大概也是看到了财政官的面色,隔了一会儿道歉了一下。

    “算了,道歉要是能解决问题就好了。”蓬皮安努斯头疼的说道,然后默默地打开了纸莎草制作的笔记本,翻到自己核算的财政那一页,打开,展示给塞维鲁。

    塞维鲁属于军事皇帝,对于政务几乎是一塌糊涂,所以看了好一会儿没看明白什么意思。

    “这是我做的计划,大概能提升十五个点的财政收入,托你的福,虽说你将罗马财政搞的一团糟,但是在开疆拓土,稳定罗马周边形势上很难有其他皇帝能比的上你。”蓬皮安努斯怨念的讲解道。

    虽说不喜欢塞维鲁这种胡乱折腾的财政模式,但是看在罗马帝国的面子上,还是帮忙收拾烂摊子吧,为了祖国。

    “这是我的计划,基督教知道不?”蓬皮安努斯叹了口气讲解道,不为权势,不为皇帝,就为了这个国家。

    “哦,知道,印象之中我们剿灭了他们好几次了,怎么又死灰复燃了,犹太行省那些人不是对付这个的专家吗?”塞维鲁表示这个他们有经验。

    “哦,被抹消名字的那位统治的时期,我们不是动乱吗,基督教抓住时机在底层快速传教,很多蛮子被他们影响,之前受制于国内形势我们并没有管理,我觉得现在可以下手了。”蓬皮安努斯平静的说道,“将那几十万人拿下,让他们赎罪吧,反正他们也有罪。”

    “新依附的地方,我们可以使用某些血腥的管理方式,既然他们有罪,就让他们来这块地方赎罪。”蓬皮安努斯毫无人性的说道。

    “他们不会联合起来捣乱吗?”塞维鲁皱眉说道。

    “将犹太行省的人和埃及行省的人也迁移过来,他们既然都喜欢宗教,我觉得异端比异教徒对于他们来说更有意思。”蓬皮安努斯撇了撇嘴说道,“我们可以告诉他们,产出多的我们可以帮扶他们在其他地方建立教廷什么的。”

    “这个好像很有道理。”塞维鲁低头思考了很久,结合他所看到的事实,比方说罗马人打击基督教只是顺手,而犹太行省则是将之看作大业,莫名的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我们帮他们建立教廷这个有些过了吧。”塞维鲁虽说觉得蓬皮安努斯的计划很有道理,但是这种许诺有点不好吧。

    “没事,我又没说在哪里给他们建立教廷。”蓬皮安努斯毫无底线的说道,“再说我们即是规则的书写者,又是规则的监管者,谁输谁赢我们说了算,给他们一点希望,他们才能更努力。”

    “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办法,这样的话,我们确实能获得大量的产出。”塞维鲁点了点头说道。

    “第二个则是现在做的事情,也就是劫掠,不过不是劫掠小部落,而是劫掠强大的国家,比方说安息。”蓬皮安努斯冷笑着说道。

    “这个不用你说我都会干。”塞维鲁摆了摆手说道,这一波搞定之后回头看看,加纳西斯如果还没有搞定,他就自己率兵过去,一波干掉安息。

    “不,我的意思是洗劫,而不是简单的征服,我的意思是将安息一整个国家洗劫掉,连他们的贵族,连他们的平民都洗劫一次,既然我们不需要那一块地方,何不洗劫干净!”蓬皮安努斯冷笑着说道,全然一副吃完这一顿以后就不吃了的打算。

    “这个……”塞维鲁有些尴尬,这有些丢人啊,不过想想自家财政的状况,丢人也比国家崩溃好。

    “没什么问题,回头加纳西斯做得不干净的话,我再来一次,从皇族到七大贵族,到各种小贵族我都会这么干的。”塞维鲁调整了一下心态表示没有问题。

    实际上罗马和安息的战争最坑的就在这里,罗马人俘虏了安息的贵族,是允许安息赎人的,七大贵族这个级别,罗马人逮住了,甚至明明具有全灭对方能力的时候也允许对方按照规定赎人。

    蓬皮安努斯的意思则是,咱没必要遵守这些了,反正看皇帝你的架势,这波安息肯定灭国,那何必要讲究规则,规则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们旁边还有别人?

    没有了啊,现在就剩自己人了,也别装了,一把连安息上上下下全部洗劫了算了,管他贵族平民,抓住了就都是奴隶,全国上下值钱的东西统统打包带走,我估摸着洗劫了安息之后,我们罗马帝国的财政至少二十年内是稳的。

    有二十年的缓冲时间,到时候不管是裁军,还是普遍性退伍,拔高军人地位的同时提高军人所需要的素质,自然就会减少军队数量,或者暗示国家财政不佳,需要军人做出让步,再或者明说罗马帝国周边形势极好,不需要太多兵力维持国家形势。

    总之有二十年的缓冲,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多了去了!

    塞维鲁听完深切的表示,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貌似真这么玩的话,罗马这一波可以平安下台。

    “总之,在我看来能解决的办法就这几种,宗教罪人开荒种田,凯尔特人奴隶铸造制式兵器,总之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开源节流,在解决安息问题之前,千万不要再继续扩大兵力!”蓬皮安努斯再三告诫道,这已经是他所能想到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毕竟罗马除了鹰旗军团,还有蛮军啊,还有辅兵啊,虽说蛮军和辅兵的薪酬不高,但是架不住数量多啊,而且某些优质的蛮军,诸如条顿投斧手拿的薪酬和第五云雀那种双天赋精锐军团几乎一样啊!

    毕竟是双天赋的精锐,就算是蛮子也不能太过亏待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