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四章 意志的化身

    “谁知道呢?”苏利纳拉里略微失落的说道,他已经无敌到找不到对手了,那怕是数位破界对于他来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这一战之后,我们在北方再无敌人,接下来彻底击败安息,我们罗马的四周就再无敌手了。”阿瑞斯托诺斯眼见苏利纳拉里神色失落于是岔开话题说道,虽说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无敌的苏利纳拉里永远看起来那么的失落。

    “嗯,平定了北方之后,我们所剩下的就只有安息了,也到了该终结他们的时候了,和我们交手了数百年,也到了结束的时候了。”苏利纳拉里望着北方平静的说道,“凯尔特人这一次大概会族灭。”

    “是啊,他唤醒了我们的仇恨。”阿尔斯塔诺斯点了点头说道。

    原本塞维鲁还准备招降三大蛮子,现在却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至少凯尔特人绝对不能留下来,高林的出现的让罗马人深刻的记忆起来了凯尔特人带给他们罗马的耻辱,因而他们打算一雪前耻。

    至于日耳曼人,虽说和罗马人的仇恨并不轻,但相对来说双方都是在战场上交手,并没有出现什么没办法化解的仇恨。

    虽说有条顿堡森林战役,这种让巅峰期罗马人感觉到耻辱的战役,但这毕竟是战争,而且日耳曼人并没有耍什么花招,日耳曼人在他们的英雄阿尔米纽斯的率领下靠着纯粹的勇武和智慧全歼了罗马三个鹰旗军团,这也是为什么罗马军团没有十七,十八,十九番号。

    好吧,这也是死仇了,自然被凯尔特人作死撩拨起来的罗马人,愤怒升起的时候,这一波日耳曼人也被杀得很惨。

    至于斯拉夫人,其实斯拉夫人和罗马人仇不大,但问题是斯拉夫人和日耳曼人,卡尔特人同样属于三大蛮子,要是让罗马人收拾了日耳曼人和凯尔特人,那么斯拉夫人完全不相信,到时候罗马人会停手不收拾他们。

    因而斯拉夫人只能说是因为唇亡齿寒,帮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应对罗马人的,然而罗马人太强,凯尔特人这一波作了一个大死,罗马人直接不准备让凯尔特人投降了,往死了打。

    日耳曼人虽说还好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被强行回忆起曾经耻辱的罗马人,连着日耳曼人一起在往死了打。

    虽说罗马人因为不断的征服有很多的蛮子加入了罗马,其中比较有名,数量特别多,还非常能打,本身还是日耳曼人出身的有两支,一支叫做条顿人,一支辛布里人。

    这两支都是日耳曼人的分支,因为两三百年前和罗马人死磕,最后被罗马人征服,加入罗马之后,因为其勇武,还有漫长的时间洗礼,成功混入了罗马精锐军团。

    什么条顿投斧手啊,什么条顿重步兵啊,什么条顿骑士团啊,都是相当能打的,然而并没什么鬼用,这群人现在杀日耳曼人杀得也很利索,完全忘了自己也是日耳曼人。

    到了这种情况,傻子都知道不能再打了,斯拉夫人眼见形势不好,直接跑路,凯尔特人,日耳曼人同样,然而凯尔特人作了一把死,被盯得太紧,六万精锐只有几百人跑掉了。

    不过这也给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创造了逃生的机会,一群人拼命的撤退,从大不列颠东边泅水撤退到了挪威南部,以及丹麦半岛。

    这个时候之前意气风发,整兵二十余万的三大蛮子,只剩下几万残兵,他们的大军已经在大不列颠彻底玩完了,更重要是的塞维鲁个疯子,听说已经准备乘船过来攻打日耳曼人最后的老家。

    这个时候三大蛮子除了凯尔特人别无选择以外,其他两个蛮子都已经发生了动乱,之前的统帅不是死了就是被推翻。

    斯拉夫人的根基没在这里,所以这一战他们虽说被伤的够呛,但是斯拉夫人还可以跑路,而日耳曼人的发源地就是挪威的南部,丹麦半岛这些地方,他们已经退无可退了。

    日耳曼人新选出来的酋长看着罗马人送过来的东西,面色不由得扭曲,眼中隐隐浮现一抹杀意,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到了这种时候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凯尔特人,为了我们日耳曼人的生存,还请你们去死吧!

    本身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就身负大仇,大不列颠作为卡尔特人的发源地,日耳曼人发动了战争将凯尔特人赶了出去,在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可歌可泣的故事。

    凯尔特人对于那一段岁月的记载,便是亚瑟王带着自己的骑士团抗击的故事,虽说故事里面有很多的神话传说部分,但其本质上就是亚瑟王率领着凯尔特人抗击日耳曼人,并且阻击日耳曼人进入大不列颠,守护大不列颠的故事。

    当然,等亚瑟王这个凯尔特人史诗之中媲美神明的永恒之王倒下之后,凯尔特人没多久就被日耳曼人赶出了老家。

    这可是将凯尔特人活活打出了老家,由此可见双方到底有多的仇恨,因而不管是日耳曼人卖凯尔特人,还是凯尔特人卖日耳曼人其实都是一种很理所应当的事情。

    更何况对于现在日耳曼人来说,被罗马人虐成狗,罗马人发信来说只要将这批凯尔特人干掉作为投诚书,然后将凯尔特的圣剑拿过来,我们就和日耳曼人和解,日耳曼人也就作为罗马帝国的一份子。

    面对这种优渥的条件,日耳曼人根本没思考,直接表示没问题,只要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没问题,这个月内你们就能见到凯尔特人成堆的人头,还有凯尔特人的圣剑。

    至于斯拉夫人,同样收到了罗马人送来的东西,犹豫了一下,提前告知了凯尔特人,相对来说斯拉夫人和其他两个蛮子都没有仇恨,过来也只是帮忙,现在搞成这样,斯拉夫人准备撤到东欧平原去。

    既然在西欧没有什么利益,又打不过罗马人,斯拉夫人决定临走拉一把凯尔特人,毕竟是一起扛枪作战过的队友。

    凯尔特人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对于斯拉夫人非常感激,他们几乎瞬间就知道日耳曼人会怎么干,然而从大不列颠战场上他们只逃脱了数百人,根本不具有对抗日耳曼人的本钱,

    虽说因为现在凯尔特人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多瑙河以北的凯尔特人都紧急赶来援助自家人,但是到现在也才聚集起来数千人,面对日耳曼人根本不具有任何的优势。

    “我们现在怎么办?日耳曼人肯定会对我们下手的。”凯尔特人的聚集地之中,带着苍凉的苦涩,一个凯尔特人的部落领询问道。

    “我们失去了妖精之湖,我们失去了传说的力量,现在的我们拿什么对抗日耳曼人?”一个女性凯尔特人的部落领苦涩的询问道。

    “要不我们像罗马人投降吧。”一个看起来佝偻的凯尔特人谨慎的说道,大多数人闻言眼睛都一亮。

    “罗马人不可能允许我们投降的。”这个时候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女抱剑走了上来,“我们触怒了罗马人。”

    “那我们就这样等死吗?”一个看起来年轻的部落领反问道。

    “撤退到东方吧,既然这里我们无法生存了,那么我们就找一块我们可以生存的地方吧。”少女平静的开口说道。

    作为崇尚平等的凯尔特人,他们的女性可以加冕为王,可以成为他们原始教德鲁伊教的教宗,而这个少女,就是凯尔特人本土宗教德鲁伊教的教宗,至于之前的教宗,嗯,不幸在大不列颠被挫骨扬灰了。

    “撤往东方?哈哈哈哈!你们想的真多!”就在所有人思考这个建议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嘲讽,这时凯尔特人才发现他们被日耳曼人彻底包围了。

    “不好!”凯尔特人的酋长们尽皆拿起自己的武器,或是长枪,或是重剑,或是大斧,一边怒斥着日耳曼人,一边聚集在一起,准备想办法突围而出。

    双方的战争几乎瞬间爆发,日耳曼人从兵力到布置都远远强过凯尔特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凯尔特人就阵亡了数百人。

    “呐,以我为依凭,从我们凯尔特人的神话之中召唤出最强的英雄吧,妖精之湖已经消失了,这大概是我们凯尔特人最后一次召唤了。”抱着圣剑的少女带着苦涩的笑,看着所有人。

    伴随着少女的笑声,低沉的凯尔特人宗教祝福响起,从遥远时代筚路蓝缕的先民,到现在雄踞一方的强悍种族,凯尔特人曾傲立巅峰,也曾骨断筋折坠入泥浆,而现在面对种族的存亡,凯尔特人所能做的就是最后一次依凭。

    低沉的祝福声几乎从所有人的凯尔特人的心底出现,所有认同自己是其中一员的凯尔特人这一刻都听到了那源自心田的声音,也都知道他们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这一次若败了他们将一无所有,失去了生我养我的土地,失去了为他们的种族奉献的英雄,失去了妖精之湖的传承,如果连圣剑也被夺走,那么他们便失却了一切。

    辉光不断的出现,光芒之中少女的身形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一种人心凝聚,众志成城,背负着整个种族的希望,原本断断续续没办法响应的复苏也真正达成了现实。

    伴随着光芒的褪去,少女睁开那无神的双眼,而随着圣剑的拔出,少女的双眼骤然爆发出一种王者的威严,而且也多了一丝灵性。

    “我为凯尔特人之王!”少女抬起圣剑平静的说道。

    她是凯尔特人史诗之中的英雄,她是所有史诗英雄的集合,是凯尔特人生死存亡之际意志的响应,是凯尔特人意志以少女和所有史诗英雄为模板的拟人态化身。

    拥有着史诗之中所有英雄的传说之力,拥有着圣剑,背负着凯尔特人走向荣光的渴求,凯尔特人最强的王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