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章中华之美

    “许军师。”许攸来的时候蒋奇正在观看兵法,眼见许攸进来,蒋奇放下兵书,起身施礼道。

    “无需如此,只是找你有些事情相谈,关乎我主以后的大业。”许攸平静的看着蒋奇说道,田丰当年活着的时候就说过,蒋奇为人机敏,善于观察,擅于抓捕战绩,作为奇兵有奇效。

    许攸到现在对于这句评价深以为然,蒋奇不应该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士卒训练上,蒋奇那种天赋一般的观察能力,可以用来创造奇迹,而他现在手上有一个奇迹正需要蒋奇帮忙。

    “还请许军师直言。”蒋奇闻言将几案上的兵法合拢,然后看着许攸神色沉静的说道。

    “我有一个办法能训练出指定的精锐天赋,按照我的估计应该是没有错漏的,但是需要你的帮忙。”许攸笑着说道。

    蒋奇一愣,神色震惊的看着许攸,这种话,莫名的可怕,训练出指定的精锐天赋,你确定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不必如此看我,知世其实方法很简单的,在我看来战场上十战不死,其实就有了觉醒精锐天赋的资本,但是由于每个人经历的战争不一样,面对的状况不一样,他们初始觉醒的天赋其实也是不一样的,之后百战生还的士卒凝聚的精锐天赋,更多的是原本的精锐天赋统合凝聚而成的。”许攸竖起食指面色郑重。

    蒋奇皱眉,这一点他还真不知道,但是以蒋奇多年的经验,这种感觉很奇葩的推测,在深思之后反倒觉得很有道理。

    “在我看来精锐天赋应该是来自于人,然后人融入不同的军团,被不同的军团洗礼,之后凝聚出统一的精锐天赋。”许攸神色郑重的说道,“我不知道我的猜测对不对,但这是一种可能。”

    许攸在拥抱了整个金矿之后,智力几乎爆炸,那个时候很多以前未曾留心的东西都映照了出来,因而才有了现在知一反三的许攸。

    “我们拥有大量的蛮子,我们可以用之来验证我们的猜测,我需要你去用双眼观察,将近似的精锐天赋的士卒聚集在一起,我们先行产生可见的精锐天赋再说。”许攸看着蒋奇说道,蒋奇默默地点头。

    “用战争的方式来删选其中的强者,然后由其中活下来的天赋近似的组合在一起形成核心,最后以此为基础形成精锐天赋吗?”蒋奇皱着眉头说道,“这种事情,如果仔细考虑的话不是没有可能,相反很有可能,只是这需要的观察力太高了。”

    “你能做到。”许攸并没有解释,只是平静的看着蒋奇,蒋奇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确实这种事情虽说难度很高,但如果他要做到的话,也有办法勉强也能做到,在战场上观察吗?

    “不过,如果是这般的话,许军师做好,阵亡数万的准备。”蒋奇神色凝重的说道。

    蒋奇对于自己的观察能力很自信,如果数量少的话,这件事很困难,但确实是能做到。

    可是要将观察力提高到能在大军之中识别出个人的些许征兆,所映照出的近似的精锐天赋,并且将其中近似的士卒挑选出来,这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如果纯粹靠观察力的话,要达到这个层次非常困难,因为需要观察的数量太多,需要分析的规模太大,因而要做到做到这种程度,在蒋奇看来只有一种方法能做到。

    那就是将观察的方式熟能生巧到一种近乎直觉一样的东西,不再是靠着大脑的分析,而是靠着一种感觉,直接忽略其中的观察过程,凭借看到的东西,凭借着经验直接得到结果。

    唯有用这种方式才有可能在数万大军之中筛选出来所需要的征兆,才能凭借征兆筛选出来所需要的精锐天赋,但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要达成这个过程需要至少数万人的牺牲。

    这还是蒋奇自负自己观察能力够强,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将自己的观察方式变成一种近乎于直觉一样的东西。

    “阵亡数万吗?”许攸嗤笑道,“义汉,我们所面对的战争绝对不是数万人,乃至数十万人所能结束的,这一场战争对于我们来说有很多的棋子可以消耗,年后,就随我翻过乌拉尔山脉,数万阵亡,如果能换来一个国家的根基,很值得。”

    蒋奇双眼紧盯着许攸,他厌恶这种不将士卒作为人对待的做法。

    “放心,只是蛮子而已,而我所需要的精锐天赋则是我们当年面对北匈奴丘林碑时的乱阵天赋。”许攸看着蒋奇说道,“蛮子是个好东西,尤其是拥有了乱阵天赋,这几十万的蛮子全民皆兵!”

    蒋奇闻言缓缓地点头,他已经明白了许攸的思维模式,确实,如果能让蛮子诞生乱阵天赋,那么这几十万蛮子很快就能训练到不逊色任何一天赋精锐的高度。

    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个天赋,那怕是没有配合,只要不遇到丹阳精锐那种天生拥有协调配合天赋的精锐,遇到其他任何精锐,以乱打乱,本身在身体素质上就有加强的蛮子,所能爆发出来的战斗力绝对在精锐兵种的前列。

    至于很容易被丹阳精锐打爆什么的,这没办法,没协调组织能力的蛮子,遇到成规模精通配合作战的正卒,被打爆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许攸不觉得自己会有那么倒霉。

    到时候十几万拥有乱阵天赋的精锐到手,他们完全可以伪装成国家,不用动手,只用站在那里,保持自身的威慑力。

    许攸蹲在金矿的那段时间想了很多,其实袁家已经输了,输的很难挽回当年袁绍尚在时的气势了,袁绍一死,基本上当年袁家的希望就断绝了,之后再多的算计,也只是被中原操控的提线木偶。

    许攸厌恶这种感觉,这种一举一动都被人操控的感觉,袁绍可以失败,但是袁绍的自尊绝对不允许自己被人操控。

    可是要斩断这种操控就必须要有力量,而就袁家现在的力量并不够,跨出国门的袁家现在尚且不能自给自足,那怕是荀谌能力极强,叶卡捷琳堡附近土地肥沃,一时半刻袁家都很难解决粮食问题。

    除了粮食问题,还有另一个也就是军事问题,袁绍留下来的本钱并不弱,但是愿意追随袁谭到这里的只有数万兵卒,这种程度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弱小了。

    要斩断操控自身的线,那么不管是力量还是后勤还是其他都需要解决,后勤许攸相信,再给荀谌一年,荀谌就能解决,那么所剩下来的问题也就只有军事了。

    如何率领三万人在短时间征服数十万人,然后扩张到数百万人。

    许攸最后想起来老上单于当年的那句话,“苍天之下,非汉即胡”,虽说这个宣言失败了,但那个时期确实是匈奴最接近无敌的时代,而这句话,让许攸想了很多的东西。

    到底什么是华夏文明?血统?不是啊,春秋之中都说了,是礼,是核心的道德规范,凡是言行符合华夏核心道德规范“礼”的,夷狄亦可视为中国,反之,则中国亦可视为夷狄。

    想通了这一点许攸便几乎再无掣肘,纳夷狄入华夏,章中华之美,仲氏袁家到底是依靠什么征服天下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仲氏袁家依旧使用的华夏的道德规范,自上而下都以华夏道德为约束,那么他依旧是华夏的正统!

    剥离了正统上的最大阻碍,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席卷天下,如何让乌拉尔山以西所有的蛮子统御在他们袁家的大旗之下。

    这很困难,但这个时候正是最好的时机,许攸在估测在罗马北方的蛮子仓惶东进的时候就明白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了,足以和罗马帝国争锋的蛮子,那怕是失败了,也拥有和大国媲美的力量。

    只要吞下这份力量,那么已经摔入泥浆的袁家便能再次一跃而起,成为高坐天穹俯览人间的王

    实际上正史也如许攸所估计的一样,公元两百年罗马人彻底击败了以凯尔特人,日耳曼人,斯拉夫人为代表的欧洲蛮子,塞维鲁甚至打上大不列颠,强行清除日耳曼人。

    基本上在塞维鲁死前,欧洲蛮子除了臣服于罗马人的,其他的都被迫东迁到东欧,斯拉夫人也是在这个时期进入东欧和巴尔干地区,成为俄罗斯,乌克兰等人种的祖先。

    东欧平原广阔无比,三大蛮子迁移之后在这里生活的非常好,然后阿提拉从乌拉尔山脉南部发源地一路西进平推到大西洋,虽说在多瑙河受到了阻击,但是超多的蛮子被阿提拉反推回了欧洲,然而超多的蛮子和当年臣服罗马的蛮子联手,一波搞死了西罗马。

    如此可怕的兵锋,足以说明当年的蛮子所具有的实力,当然更能说明的是匈人那可怕的战斗力。

    许攸要做的更可怕,纳夷狄入华夏,章中华之美,文治武功并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