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要人有人

    “放心,每一个都是十分的听话。”刘琰笑着说道。

    “你不会用了一些非常规的办法吧?”陈曦狐疑的看着刘琰说道,自从出了姬湘那杠子事情,陈曦就有些担心这个了。

    可别刘琰也跟着用了一些药物控制啊,洗脑啊之类的办法,那样实在就有些太糟糕了,话说刘琰对于这一方面其实并不排斥,准确的说,貌似陈曦也没发现李优对这个排斥,李优只是觉得危险。

    “我倒是想用一些非常规的办法,但是我连鲁夫人的人都见不到。”刘琰没好气的说道,作为文臣十二元老之一,这货虽说只管宣传,其他事情一律不插手,但是很多事情都需要旁听的。

    因而孙乾现在其实已经知道了那些胡人是怎么回事,不过看孙乾无所谓的神情就知道这货是什么想法,不过也对,对于胡人,汉室这边的根本不在意,虽说公孙瓒那种做法很多人不认可,但是真正阻止的也就那寥寥数人,其他人根本不在乎。

    “威硕,你别太过分。”鲁肃抬了抬眼皮说道,虽说对于洗脑本身他是没什么排斥,但是保护自家夫人他还是会做了,毕竟这种能力如果不受限制的话实在是太危险了一些。

    “说笑而已。”刘琰笑着说道,但是不管怎么看面上都没有说笑的神情,看得出来刘琰绝对是这么想过,只不过没机会遇到姬湘。

    “好了,子川,别担心了,威硕只是杀了一批卸岭力士的首脑,没用鲁夫人那一套,虽说我俩都觉得鲁夫人那套更靠谱一些。”孙乾眼见几人要将话题扯到别的地方去,赶紧拽回来。

    孙乾的事情也很多啊,前一段时间十几万人被弄去搞安置房了,好在所有的安置房都要求是一模一样,做的久了熟能生巧,晚上加班加点,三班倒,才将将在刘晔完成集村并寨之前搞完了安置房。

    这还是因为安置房能专业分工,建设简单,搭建容易,模块化制作互不影响等等,可就算是如此,孙乾紧赶慢赶,依旧有一些百姓迁过来的时候,安置房还没晾干,不过还好,这不算什么大事。

    总之,孙乾算是看出来了,越接近统一的时候,陈曦这边的事情就越多,就好像收束一样,到了这个时候逐渐的收束成一个点,导致所有人的活越来越密集,等过了这个点之后就好多了。

    “哦,杀了一批卸岭力士啊。”陈曦闻言点了点头,刘琰这货也不是烂好人,这货如果要下手,也硬的可以。

    “切,这种挖绝户坟的家伙,死了活该。”刘琰冷哼一声,对于盗墓贼颇为不屑,说实话,要不是知道陈曦找这些人有用,就刘琰的习惯,这数万盗墓贼恐怕需要全部处死。

    别说在这个事死如事生的时代,那怕是在后世,挖人祖坟,后人也恨不得弄死敢于挖坟的盗墓贼。

    加之刘琰这家伙相对来说思维方式比较偏激,简单来说这家伙对于犯罪者的看法就是,既然你选择了犯罪,也就别提人权了,这货有一段时间可劲的在满宠旁边转,希望满宠提高量刑。

    本来如果只是提高量刑,进一步加大犯罪成本,这种事情仔细考虑一下,其实也不是没可能通过,但问题是刘琰这货对于人治的追求大于法制,自然被满宠带着一群人撵出去了。

    你一个追求人治的家伙,扯什么提高量刑,加大犯罪成本,人治的本意就是贵族哔哔,追求人治的家伙,给我滚开,法制才是人类最稳定,最合适的制度,人治只适合作为法制辅助,纯人治,完全看道德水准,这种贵族赖皮制度,给我闪开!

    在人类道德水准达到极高程度之前,但凡提及完全人治,不是耍流氓,就是意有所图。

    总之从那之后,刘琰就不提人治了,说来除了宣传刘琰能搞的非常好以外,其他方面刘琰搞一搞就出事了,不过好在刘琰很有自知之明,基本不在自己不擅长的地方发言。

    “好吧,这个问题揭过,至于鲁夫人那个,还是别提了,虽说都知道,但是那种方式有些不太好。”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虽说洗脑一波人来干活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方式,但是对于自己人,还是要有点底线,再说陈曦释放这玩意出来,本身就不是为了做这种事情,而是为了反制心理学的,要是越走越歪就不好了。

    “那些盗墓贼我们已经进行了军事化训练,到现在已经勉强能用了,而且相对于一辈子不得见光的身份,我们给他们的提议还是有很大诱惑性的。”孙乾稳重的开口说道,虽说没有了姬湘,但是用其他方法激励盗墓贼的积极性,孙乾还是会的。

    毕竟孙乾干了这么多年的基础建设,管理的人数也不在小数目,也算是历经磨练,自然有他的保证很多盗墓贼还是相信的,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刘琰充当黑脸。

    “其实到了这一步,如果只是修路以及常规的基础建设,我们也不会来找你,这个地下管道建设,我们确实没有做过,虽说查阅了部分关于皇宫地下管道的资料,但在规划方面,还需要跟着你一起做一次,之后才敢大规模建设,毕竟相较于地面的建筑,这个难度不小。”孙乾将话题拉回来之后详细的解释了一下原因。

    “说来管道铺设最好的方式应该是在建设之前,可惜现在已经将城池建设完毕了,如果真要拆城再行铺设的话,耗资太多,盗墓贼也就成了上上之选,只不过这一波工作,五年内能做完,我就谢天谢地了。”陈曦一脸无奈的说道。

    “问题就在这里,而且是地下工作,且不言工程的危险性,单说一个工程的准确性就很是问题。”孙乾也是一脸纠结,这玩意真心不好做,所以第一次修筑必须要拉上陈曦。

    “这个我也不会,最多跟你们一起盯着。”陈曦实话实说。

    “没事,跟我们先盯一期工程就行了,完成了一期工程,我这边有了经验,也就不太需要了。”孙乾也没在意,陈曦不会也没超出他的预料,这玩意以前没人干过,陈曦也属于抱着废物利用的想法。

    “嗯,一期工程吗?”陈曦想了想,点了点头,“也行,我让你们找的懂这个东西的家伙,你们找到没。”

    “找了二十多个,有祖上给咸阳城,阿房宫建设过地下管道的,还有给上林苑设计过管道的。”刘琰拍着胸脯保证道,“祖上都有关于地下管道记载的帛书,竹简,好像他们祖上也曾一起干过这个。”

    “那就好。”陈曦摸了摸下巴说道,“有经验就好,话说感觉你好像什么人都能找,那个我之前让找的懂机械学,懂水利,避免城区内涝的好手,你找到了没?”

    “当然找到了啊。”刘琰傲气的说道,“不过我们现在不太敢让他到一线,年纪有些大了,身体虽说还算硬朗,水利的话,当前应该没人能超越他的,大运河整体的规划就是他跑过来给我们建议的。”

    “还有这么一个人?”陈曦一脸不解的说道。

    “嗯,桑君长,水经就是他写的。”孙乾点了点头,一开始他们确实以为浪乐王家,川蜀李家这些有传承的家族才是水利的大佬,事实证明,他们两方确实很拽,但架不住这个世界上还有更拽的。

    “呃,水经是他写的?”陈曦发木,水经如果是这位写的,那这何止是大佬啊,这简直是远古巨佬好吧。

    水经这本书很多人可能没听过,但是水经注这本书总听过吧,水经注就是注解水经这本书的。

    虽说郦道元往里面添加了部分的内容,但本质依旧是以水经为纲要的,而水经注号称是中国古代最全面、最系统的综合性地理著作,所以在这个时代写水经的那位有多强,大致也就能估计到。

    虽说因为受限于当时的环境,用竹简书写,一万多字不能记载太过详细的东西,但当时中国一百三十七条河流全部记载了。

    这也是李家王家拽拽的,结果却被从洛阳跑过来的桑钦吊打了的重要原因,按照刘琰的话说,除非李家和王家的老祖先复生,其他人估计真没办法和桑钦交手了。

    “嗯,桑老现在就在我家中,我现在不敢让他乱跑啊,虽说他说是相士刘良说是他能活到一百一,他还有三十年的寿岁,但我实在不敢让这位八十老丈到处溜啊。”刘琰也是压力极大,他以前宴请的都是三四十岁的家伙,结果八十岁的桑钦来了之后,刘琰就有些怕了。

    “他现在在干什么?”陈曦好奇的说道。

    “在我家用我的侧屋重新撰写水经,说是当年跑遍全国,最后受限于竹简不能写的太详细,趁现在自己还没糊涂,要将自己一路的见闻什么的全部写下来,准备写个五十万言。”刘琰一脸感叹的说道,不愧是当年跑遍了全国还没出事的家伙,身体确实硬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