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七章 换血

    等到医生,老师,农产品零售部这些东西成功进驻,道路打通,水网建设完毕,其实让他们离开回老家,其实也没人会离开,只是该骂还是会骂,但这其实算不上民怨,最多算是执行方式有问题。

    这也是最近为什么崔琰怼刘晔,刘晔毛事都没有,还有心情吐槽崔琰脑子有问题的原因,因为最有可能造成民怨的时间节点已经过去了,回首再看这个事情,所有人都知道刘晔做的是对的。

    最多表示刘晔这货太激进,执行方式有问题什么的,真要说像前一段时间那样追着刘晔打,那基本没什么可能了,怎么说事实摆在眼前要比用嘴解释简单得多。

    自然,这一波集村并寨成功之后,准备了好几年的手套也就失去了价值,陈曦已经有其他方式代替那些给他们收税的乡贤地主了。

    以前陈曦睁只眼闭只眼,放着不收拾的原因在于那个时候不存在网络系统,高达八千比一的官民比,不可能让官员去做这种事情,更何况这八千比一的官民比,还包括了三公九卿这些中央朝臣。

    真要说底层县级官员,官民比会高的可怕,而那个时候作为农业国家,国家收入最大的一部分组成就是农业税收,在这种情况下官员想要收税,真靠自己一个人,那就是梦游了。

    在道路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平均一天能走访二十家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事情,一年拿出两百天以上的时间去收税这是何等的扯淡?

    当然西汉时期也确实是出现官员在秋收时候直接到地里面去收税,不过这都是大户人家,那些小户,其实都是这些大户来收的。

    所谓的乡贤,三老,各地地主,宗族,其实很多时候都需要他们来处理地方税收,作为交换,他们会获得地方的一部分权力。

    当然这里面的盘剥不会少的,陈曦也知道,不过以前一直没处理这件事,因为陈曦那个时候也不可能组织一个新团队来处理这件事。

    乡贤,三老,各地地主,宗族这些虽说弊端很大,但他们本身就在那里,由他们来管理,由他们来收税,不管怎么说都能收上来,他们的手段虽说不光明,他们虽说会盘剥,但至少陈曦能拿到国家税收。

    可要是换了其他人来做这件事情,不说各地的阻力,陈曦如何确定缴税人数和各地人数,以及逃税了怎么管理,这是一系列的问题,因而在今年之前,陈曦喊了差不多六七年,但一直没执行。

    原因很简单,没有执行的资本,或者说是没有把握将国家权力机构深入到乡镇以及更深一层次的能力。

    不过那是之前,现在的话,一方面陈曦已经统一了度量衡,另一方面刘晔也强行完成了集村并寨,到了这个时候,陈曦一直没处理的手套也该丢了,忍了六七年了,终于能下手了。

    毕竟集村并寨之后,各个村庄的田亩总量是有记载的,人口也是有记载的,这么一来各个村寨的农业税总量也就有了准确的数目。

    当然度量衡如果没统一,还用斗计算,各地的斗不一样大,还会出现出入,不过比起以前的剥削程度会小的太多。

    当前陈曦已经将新的度量衡发布了,而且也发到了底层,到了现在还用以前的度量衡,那么基本上都是心怀不轨的家伙,所以这一波管他们死活,统统拿下算了。

    反正集村并寨之后收税模式已经变更了,大不了每年招临时工收税就是了,至于逃税,开什么玩笑,每个村的土地都在国家账面上啊,这要是还能让你逃税成功,政府再废也不可能这么废啊!

    陈曦虽说做事有吊儿郎当的时候,但在大方向上确实是走一步算三步,以前一直没迁移豪强世家就是因为他们还有保证各地税收的意义,现在,我敢动你,我就做好了担负责任,比你做的更好的准备!

    至于现在,陈曦已经有把握真正将国家的权力触手深入到村这个等级,那么曾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项也需要再行审核了。

    “这完全没有解决我的问题啊!”刘晔无语的看着陈曦,虽说陈曦开口他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但是这和他没什么关系啊。

    “不,有关系哦,集村并寨之后两三千人的村寨已经有资格进驻一名从官了。”陈曦嘻笑着竖起自己的食指说道,刘晔等人瞬间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这是准备换血了?

    “我忍了六七年了,也妥协了六七年了,可我这六七年可不是什么都没做,教育普及,道路建设,水利网络,世家北迁,田亩核算,集村并寨,有完成的,有未完成的,但是组合起来已经足够了。”陈曦带着一种自负诉说道。

    “我喊了这么多年了,都当我只是在喊喊是吧,让肃之从上往下查,通知这五年间所有毕业的学子,前来领官职职位,空了那么多的从官位置也该补上了!”陈曦冷笑着说道。

    “你果然是将所有的事情在统一之前做完了啊。”李优略有感慨的说道,果然一直对整个官僚系统处于睁只眼闭只眼的陈曦,在官僚系统准备分享统一盛宴的时候,终于下手了。

    “哈,不是都说了,他们要群魔乱舞,准备趁着统一的到来疯狂一把吗?”陈曦笑了笑说道,“本来是打算明年年初才下手的,不过既然提到了,从今年年底开始换血吧。”

    “只不过你是否考虑过这一波换血之后,郡县那个级数的人如何处理?”鲁肃虚敲着桌面询问道。

    “除了严重的都遣散回去吧,其职位由从官接任,也确实是需要换一下血了,提高一下出身底层的官员比例。”陈曦缓缓的开口说道,“清洗一下官僚系统的臭毛病。”

    “能力和道德取哪一个?”刘晔又追问了一句。

    “对于道德我不抱什么希望,自我约束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如律法的约束性,我们还是用律法来约束官员的底线,个人道德的判定不作为参考。”陈曦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这是陈曦明确表示唯才是举的,刘晔等人闻言点了点头。

    “律法的存在,才让道德更为闪耀。”荀悦侧头说道,正因为有律法的普遍约束,人类的道德才显得更为闪耀。

    “那就这样吧,我会告诉肃之拿下一成到两成的位置。”刘晔点了点头,这么干的话,那就干吧,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为了维持局势稳定,刘晔还是限定了规模。

    “足够了,在我看来,就现在那些学子真正有资格占据官位的不多,希望这一次从官磨练之后,能有所进展吧。”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说个实在话,实际上陈曦也知道,这种做法已经算是有所偏颇了,毕竟当前那些普及教育之后诞生的新人,可堪一用的并不多,比起世家那种耳濡目染的宣贯其实还有很大的差距。

    真要说的话,陈曦这种方式已经算是拉偏架,有违公平了,但不拉偏架的话陈曦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世家的优势太明显了,明显到陈曦完全看不到希望了。

    在底层百姓割草的时候,世家子正在接受长辈的言传身教,在底层百姓春种夏收的时候,世家子正在模仿长辈的一举一动,在底层百姓有幸拿起书本看书的时候,世家子已经开始去领悟人情世故。

    这不是吐槽,也不是嘲讽,就算是双方学习的书本都是陈曦精选出来的,面对这种差距,陈曦也没有办法,世家的家庭环境所能给于子嗣的东西远远大于普通百姓。

    这已经不是输在起跑线上了,准确的说,有人一出生就在另一些人的终点线上,因而在这种情况下谈及公平,就算是陈曦也有些尴尬。

    “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让那些学生占据一成的郡县官职?”鲁肃叹了口气说道,他因为接手过这件事,所以差不多知道这些人的素质大概在什么程度,只能说大概还行。

    “为以后做准备而已。”陈曦颇为无奈的说道,“县级以下,还有这些从官的位置就交给这些人作为练手吧,以后终归要走出去的,多少经历一些。”

    鲁肃等人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也知道即将要开始的是什么事情,尽皆点了点头,当然他们其实很清楚,现在做这件事已经有些晚了,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从头推进到现在,一步一个脚印,没有出错都需要这么多的时间,陈曦也算是尽力了。

    “让肃之下手。”李优默默的开口说道,“伯宁你派人盯着点,证据确凿就直接下手抓人。”

    “我这边没什么问题。”满宠面色平静的说道,心下却有些无奈,想要收拾法正和郭嘉的这一计划怕是又要延期了。

    “那就这样吧,玄德公来签调令,我来张贴榜文。”陈曦缓缓的开口说道,“顺带再进行最后一次通告,下面人动乱怎么说也有我们的一部分责任,你说是吧。”陈曦笑眯眯的扫过在座的诸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