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四章 职业精神,贼不走空

    周瑜做出一副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的,无神状扫视了一眼兴冲冲的扛着一块巨大石碑的甘宁,只见那块不知道从哪里扒来的石碑上龙飞凤舞的刻着两个大字——界碑,然后下角一行小字——汉水军统领甘兴霸!

    嗯,界碑,然后高高举起界碑的甘宁骤然发力,狠狠地将那块巨大的界碑朝着下面的矿山上扎去,随着一阵轰鸣,那块界碑被甘宁扎在了那块据说有铁矿的地方,扎的非常难看。

    “甘兴霸这家伙……”站在一旁山崖上的周瑜眼角略带抽搐的说道,这种行为在周瑜看来实在是太丢人了。

    这时一阵风沙扫过,一种腥锈的气味出现在了几个正蹲在地上怀疑这地方有问题,正在深入考证的几个堪舆相地的小老头的嗅觉之中,登时几人都是面色一惊。

    几人皆是对视一眼,尽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骇人。

    “老哥,我觉得这地方有问题,你们呢”王珩看了看身边的几个熟人询问道,何止不对啊,这种风沙之中铁锈味,露天矿啊,而且还必须是一个超大的露天矿才能这样。

    “怕是这地方整个就是一铁块。”旁边的老头同样面色凝重的说道,风沙都能闻到铁锈味,再看看地上那细碎的粉尘,一眼望去都有一种赤色的感觉。

    之前这群人还以为这地方的土质环境就是如此,结果回神深思一番,所有人尽皆骇然,这地方恐怕已经不是有铁矿的问题了,而是应该换一种说法,这地方怕是被沙石掩埋的巨大矿场。

    眼见几人都是这么一个神色,王珩也就有了很高的把握,要真如之前估计的那样,搞不好这个铁矿的含铁量不是一般的恐怖了。

    “司南拿来。”王珩朝着一旁的小厮招了招手,小厮赶紧将从一旁的箱子将司南拿出来,然后果不其然,司南当场被玩死了。

    “上面赤铁,下面磁铁”一旁的小老头小心的从地上扒下一层赤红色的粉尘,然后缓缓的从手中倒下,细碎的粉尘自然地朝着司南落去,所有人面色凝重。

    “这地方全是矿吧,很有可能覆盖数百里……”王珩眼角抽搐的说道,只有这样,那些裸露的露天矿,才会在积年累月的风沙侵袭过程之中飘散出这样的规模赤铁粉。

    “恐怕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王珩自言自语的说道,其他人也都是一脸骇然,这等规模的铁矿简直是域内罕见。

    王珩等人艰难的爬上一处高山四处望去,那种赤色的反光,让他们彻底明白自己的脚下踩的不是土石,而是铁矿。

    “周都督,还请想办法占领这里。”王珩等人确定了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就来通知周瑜,而且还拿了不少他们从露天矿场上闭着眼睛敲下来的铁矿石和风沙侵蚀后滚落的碎矿石。

    “呃,为什么要占领,因为铁矿”周瑜一脸不解的看着几个小老头,这些都是吴地懂堪舆的老一辈,虽说不算是豪门,但是属于那种在什么地方都能混的不错的家族,所以周瑜才会给个面子。

    “这地方种不了田,长不了树,甚至草都长不好,但是这地方以我们的经验,下面全是铁,而且这铁矿,”话说间王珩从一旁的箱子里面拿出一块铁矿石,掂了掂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开口说道,“以我们多年选矿和锻造的经验,直接丢进熔炉就能用以铸造。”

    铁矿石不用选矿,扒下来就能用,在中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中国那地方铁矿基本都是贫矿,品位不算太好,矿开采出来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选矿,非常的耗费精力。

    然而,这地方,王珩随便捡了一块旷世,凭借从十岁开始家里的耳濡目染,四十年下来到处摸矿石的经验,赤铁矿拿到手的瞬间,王珩就知道,手上摸到的这块矿石与其说是石头,不如直接说是铁,六分的铁!

    王珩闭着眼睛扒了二十多块,凭感觉基本上含铁量都在六成左右,高的甚至快有七成,低的也没有跌落到五成五。

    这可是闭着眼睛随便捡的,也就是说这地方最渣的矿石都可以直接丢到熔炉里面进行冶炼,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和中原那种开采出来之后尚且需要选矿的矿石完全不同,这里的矿石质量好的简直让王珩等人难以置信。

    更重要的事情是之前几个小老头都登山比凭感觉估算了矿场范围,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矿场的铁矿石估算数值怕是要用亿来计算,目光所见范围之内,近乎都是这种色彩。

    虽说王珩等人估算的数值是亿斤,和后世科学估计的数百亿吨还有着数十万倍的差距,但是上亿斤的高品位铁矿石都足够这些人下定决心了,他们懂这个,所以他们明白这些矿石的重要性。

    毕竟这可是扒下来不用选矿,直接往钢炉里面丢的上好铁矿啊,更可怕的是这还属于露天矿啊,开采难度就是如何将之扒下来。

    简单来说就是在这里随便建个炼铁厂,就地扒矿石往熔炉里面丢都可以练出钢铁,至于技术,这里的矿石含铁量已经超过六成了,要个鬼技术,基本上就是一块块的氧化铁!

    周瑜闻言一愣愣的,自从冶炼技术提升到能铸造铁之后,铁这种东西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很重要,因而周瑜也明白这种直接能丢到熔炉里面的铁矿石有多优质。

    问题是再优质有鬼用啊,这破地方距离中原说一句万里之遥完全不是说笑的啊,要是在南海附近,没过马六甲海峡,周瑜觉得还有就地建设一个铸造点,隔一段时间将成品钢铁运送回去的意义,这地方,来回接近两万公里!

    在周瑜看来这个距离,别说中间有可能还蹲着一个贵霜舰队,就算没有这个舰队,都不值得啊。

    虽说高品位铁矿石就地冶炼确实很容易获得成品铁,但是加上这可怕的距离,顿时没有了什么鬼用啊,就算是生产出来了铁也没有办法运回去啊,这运输成本爆炸了好吧。

    再说就算就地炼铁,也需要高炉和煤啊,这还是从陈曦那边挖的技术人员得到的最高精尖技术,能轻松的就地冶炼钢铁,然而就算这样,也要有煤啊!

    这里又不是中原那个地方,随便扒拉两下就能在很近的地方扒拉出来煤球,没煤球不能玩高炉,不能玩高炉就不可能大规模的生产钢铁,总不能直接将矿石运回去吧,这更坑了好吧!

    运送矿石回中原,谁这么智障啊,不知道现在大多数的船只有几百吨的运载量吗,算上饮用水干粮等东西,从一万公里外的地方运矿石,这计划的设计者简直是智障啊!

    几百吨几百吨的往回运这简直就是天坑好吧,这破地方连人都没有,难道还要运人过来,开什么玩笑,成本瞬间爆炸,周瑜果断否决这种智障计划。

    至于七代舰,运载量按照三四千吨在计算,算上冶炼,勉强能包住成本,问题是七代舰一艘一个亿啊,投入那么大的成本,这么低的效益,周瑜表示洗洗睡吧,成本都爆炸了好吧。

    “但是这么优质的矿场放在这里浪费了,对于我们这些堪舆相地之人来说是一种痛苦啊!”王珩摸着良心说道,真的很痛苦。

    周瑜虽说也有些兴趣,但是算算成本,还是拒绝了,在他看来那怕是随着海运的熟悉,船只往来速度越来越快,从江东到这地方都需要近月的时间。

    一个月的航运所需要的饮用水和干粮,周瑜表示洗洗睡吧,现在的小船玩不起远洋运矿,虽说周瑜的数学不是非常好,但是靠着大致的估计,也明白,除非运载量能飙过万吨,否则想要从澳洲往江东运铁矿还是洗洗睡吧。

    当然,吕布那招撕破空间要是能定点的话,周瑜是完全不介意将这里占了的,不过开通道联通中原和澳洲什么的,想想也就够了。

    总之,周瑜果断否决了一群堪舆相地之士的提议,倒是甘宁升起了兴趣,所谓贼不走空,甘宁果断让自己的手下的海盗下船搬矿石。

    再怎么说甘宁现在还有三万多的海盗,全军覆灭计划失败,海盗才被贵霜干掉了四万多,六百多艘海盗船也才沉了两百来艘,空余的运载量也有好几万吨。

    更何况大战之后虽说六代舰那个级别的大船沉了一半,但是毕竟还剩下十几艘,这就是一万吨出头的运载量了。

    甘宁现在妥妥的是船多人少,一艘等同于四代舰的退役战船,只要不装东西也有个百吨左右的运载量。

    因而甘宁将所有的海盗赶下船,命令他们去扒露天矿,每人需要扒两千斤,也就是新式度量衡的一吨。

    好在人多,矿又是露天的,到处军团攻击,将露天矿砍开,又不用筛选,三万多人两天就将给舰队的空船里面装满了铁矿石,甘宁对于这个速度表示满意,周瑜再一次对于甘宁表示无奈。8)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