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一十三章 是个球

    甘宁一行人花费了近十天的时间绕道前往了澳洲,不过在那之前吕布已经将赤兔送了回去给貂蝉报了一个平安。

    因而在甘宁一行将吕布送回来的时候,貂蝉正在站在海岸边静静的等着吕布归来。

    “嘶,好漂亮!”孙策看了一眼果断转头,马超为什么被吕布追砍了数千公里,他还是知道的,赤兔和貂蝉,那绝对不能撩拨。

    “奉先,你没事吧。”吕布将貂蝉拥入怀中,没有多说话,貂蝉埋首怯懦的问询道。

    虽说有无数的话想问,想知道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想知道吕布当时到底受到了多重的伤,想知道吕布的隐患到底有没有根除,但是在见到吕布的时候,貂蝉只问了这么一句话。

    “没事,放心,没有任何人能击败我,过一段时间,我们回中原吧。”吕布平静的说道,也没有说任何关于赵云和吕绮玲的糟心话,只是拥着貂蝉的手有些颤抖。

    “嗯,回中原吧。”貂蝉抬头看着吕布带着温暖吕布心灵的微笑点了点头,并没有吕布所担忧的抗拒。

    只是那一瞬间,貂蝉抱着吕布的双手,手指在吕布的背后不由得绞到了一起,中原啊,那埋葬了自己的义父,埋葬了自己过去的地方最终还是要归去吗?

    哪怕是自己那最强,无敌的夫君在中原尚且不能绝对安稳,回到了那里,自己的夫君想来又要踏上征讨中原的道路了,可是自己不能永远将他拴在自己的身边,他是雄鹰啊,虽说一时落归大地,但他真正的居所从未变化过,就是那高天啊!

    “嗯,回中原吧。”貂蝉抬头温和的看着吕布,苍鹰哪怕是因为喜欢的东西在大地之上,而坠落大地,但终有一天需要回归天空,那里才是他真正的家乡。

    “温侯,稍待一两日,我等重新补给饮用水之后再行上路如何。”周瑜恭谨的对着吕布说道,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男人。

    “随便你,往西偏南走一走,那里有河流。”吕布指了指西南的方向随口说道,他现在搬到西海岸后不久,就找到了这处有水源,靠海,而且植物茂密的地方。

    周瑜点了点头,命令大量的士卒下船登陆,一些观天相地的相士也跟着溜了下来,不过时间不过半天,那些相士就一脸惊容的跑了回来,他们发现铁矿了。

    “你是说你们发现了铁矿?”周瑜略带不解的看着这些相士。

    周瑜南下的时候带了不少擅长风水观星堪舆的相士,当然主要不是让他们来寻找铁矿,主要是行船的时候靠这群人观星确定方位。

    虽说到了南半球之后,中原的星相学已经死了,不过周瑜行船速度毕竟不算很快,这群人都是一边观察,一边核实,虽说星相在不断的变化,但是靠着多年对于星相学的研究,靠着每夜不眠不休的参考对照,他们现在已经画出来部分南半球的星相了。

    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星相,在于这群观星士内部思维的碰撞,怎么说呢,他们之中绝大多数已经怀疑他们脚下这个玩意不是平的了,好吧已经不是平不平的问题的,脚下是个球啊!

    虽说早在六七十年前,中原就有人得出过“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中黄”这种推测,但当时信得人不算太多。

    可现在的问题是根据这群观星的家伙得出来的结论,要么天上的星星距离我们很近,要么我们脚下的这个玩意是个球。

    因为只有物体距离很近,你才会出现你移动,物体往另一个地方移动的感觉,而当一个东西距离的很远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你再动,对方的可感知位移都不存在。

    中国古代曾经根据这种方式推算过地月距离,虽说因为没有准确测定位移和倾角的方式以至于误差很大,但是方法并没有错。

    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所有的观星师都知道月亮和他们距离在数十万里,而按照他们一路行船感知的结果,星星只有比月亮更近才能出现这种位移的情况,可这不可能啊!

    这个时候底层人还不知道北斗到底是几星,也只是认为形状一直如此,但是这些流传甚久的监天官后代,都知道北斗有九颗星星,准确的说星图经过数百年,千多年的不断的变更实际上是存在微小变化的,只不过这种变化非专业人士无法确定。

    当然能被周瑜找到来的肯定都是专业人士,自然都知道星图的变化,而他们从北半球进入南半球,北斗七星的星图没有发生变化,甚至群星都没有发生可见的偏移,足以说明距离上群星远过月亮了。

    这是所有观星师最纠结的地方,群星的星图位置没有偏移,但是却隐没了,那时候观星师之中就有人怀疑自己脚下的大地不是平的。

    等随后在海上行进的时候日渐确定,在海面上看到远处的船,看到的第一个位置之桅杆之后,大多数的观星师都确定了一个事实,是不是球我们没办法确定,但绝对不是平的。

    这一点所有的观星师算是达成了共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激进派的观星师,靠着大地是个球,已经解决了月食的问题,也解释了月食的时候月亮黑掉的地方为什么刚刚好是个圆弧。

    总之为了这个差点打起来,是个球的话为什么我们没掉下去,因为它大啊,大所以显的平啊。

    之后就有人根据在海面上可见的船只最上点桅杆距离他站立地方的距离,开始算这个假设是一个完美的球的情况下有多大,然后一群人又差点打起来。

    总之脚下这个东西肯定不是方型的一块,但现在大多数的观星师不能理解的是如果是个球,球背面的那群家伙怎么办?

    毕竟能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跟对方撕的都不是水货了,祖上绝对出过星相学和数学的大佬,尤其是这群人之中还有甘德的后人,他虽说支持脚下这玩意是个球,但他问了其他人一个问题。

    “我家先祖在六百年前,在甘石星经上就说了,我们是绕着太阳在转,而现在我们脚下这玩意根据我们的计算是个球,我们在转到背面的时候,是不是应该飞出去!”甘汾当时就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全场跪,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虽说这里面还有王蕃的老爹啊,陈卓的爷爷之类的怪物,但是这些人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虽说这些人能用数学的方式,在这个π尚且是他们这些人估算出来的情况下,以正圆,弧度,切线,三角函数的方式算出地球大致大小,但没有一个能解决甘汾询问的这个问题。

    不过虽说因为这个问题没办法解决,这群人没打起来,但是因为脚下这玩意是个球,已经让他们内部发生了分裂。

    总之这群人这一波算是准备好老死不相往来,回去之后就研究这个,死了没研究出来就交给自己儿子继续研究,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反正子子孙孙无穷代也。

    毕竟在古代能搞数学,能搞星相学的多不是穷人,大多数都是玩遍了天下,已经没有什么能玩的了,只能投入知识的海洋让自己再爽爽,所以对于这些人来说没有难度和生活这一问题。

    就算是死了也会有接班人,这一代完成不了,下一代继续研究,反正不懂的东西写下来,等到有一天后人解决了,这就是自家的本钱了,任何数学问题和自然现象遇到这种,动不动几代人有事没事就开始研究的模式,基本没自然科学能顶住。

    尤其是一个家族自上往下代代如此,子嗣一出生就接受这种熏陶,从一开始家庭所能给于的支持就超过了正常的水平。

    闹翻了的这群人,各自暗暗下定决心,回家就开始研究,至于现在在船上,还是乖乖给周瑜干活吧。

    虽说因为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这群人干活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但毕竟都是个中好手,还不至于连吃饭的技术都遗忘掉。

    然后他们发现了超大型,品相极高的铁矿,而且以他们的经验估测,这个铁矿貌似比自家记载的任何一个铁矿的质量都好啊!

    这就有些惊人了,因而一群人赶紧跑回来找周瑜汇报这件事情。

    “质量极佳的铁矿吗?”周瑜不解的说道,并没有放在心上。

    中原距离这里,太远了,光是运送都感觉非常不值得,再想想船只的运量,还有应对途中经过马六甲可能存在的贵霜海军所需要的护航船只,周瑜表示压力太大了,来回一趟搞不好两万公里!

    这么遥远的距离运送铁矿石的话,成本已经爆炸了,还不如在中原挖矿,就地建设矿场冶炼,澳洲什么的太远了。

    不过甘宁看起来对于铁矿很有兴趣,在他看来现在就能拿不到手,也可以先占了啊,占不了也可以先圈地,给后人做好自古以来的准备啊,不能今人觉得没用,就不给后人活路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