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零六章 自古如此啊

    “很少见啊。”穿了一身莲青色锦衣,外面套了一身纯白鹤氅的蔡琰饶有兴趣的看着陈曦,“怎么,又需要我帮你添加一些典故,修正典籍?还是说你又有什么思想混乱的内容需要我修订?”

    “不是这件事啊。”陈曦尴尬的说道,随后又加了一句解释道,“说的我好像一直让你做这个一样。”

    “在我印象之中,确实如此。”蔡琰面做思虑状,随后肯定的开口说道,陈曦当场跪了,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反倒是蔡琰轻笑道,“好了,有什么事情直说吧,无需如此的。”

    陈曦略尴尬,但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是这样的,姬湘发生了什么,其实你应该猜到了,所以一时半会儿她不可能出现在人前的,而且以子敬的心性,姬湘短时间也会安稳下来。”

    “嗯,关于这一方面,当初看到书中内容的时候就有所猜测。”蔡琰点了点头,“所以让我来收拾这个摊子吗?由我来讲知行合一那一部分的心学,代为接收姬湘的山门?”

    “就是这样。”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姬湘被子敬带走了,而且就我现在掌握的情况看来,事实上她其实对于教好多学生也没有多少兴趣,真正教的也就张春华,带其他学生并不尽心,不过那些学生也没想过尽心在姬湘那里学习,而你不同。”

    张春华陈曦也见到了,而且也见了不止一次,一个比辛宪英大不了多少的小萝莉,顺带两个家伙玩的还挺好的,完全看不出来史书上记载的心狠手辣,就是一个较为聪慧的小萝莉,挺讨人喜欢的。

    不过姬湘貌似很喜欢张春华,所以多少教了一些东西,不过碍于当初的约定,也没有乱来,多是正正经经的教点心学的内容。

    说起来从思孟学派延伸出来的知行合一的心学确实非常厉害,至少当前大多数儒家学说在立意上很难驳倒心学。

    至于辛宪英,说是陈曦的徒弟,实际上一直都是蔡琰在管教,不过最近二小姐有子嗣之后,蔡琰学着带小孩子也忙的够呛,所以也没时间带辛宪英,多是让其自学。

    同样张春华也是如此,姬湘虽说很喜欢张春华,但是最近才结婚,夜夜笙箫,鲁肃都不加班干活了,自然姬湘也没多少时间带张春华。

    这么一来两个小萝莉也就有了共同的语言,年纪又相差不多,相对来说也能玩到一起去,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很多,自然陈曦也就时常能见到张春华。

    “为什么要找我啊。”蔡琰皱眉,微微有些怨气的说道,最近带小孩子,带的她都有些烦躁了,但是看在小孩子三天一个变化的份上,蔡琰还是很开心的照顾着自己的侄子。

    “啊,不找你,找谁啊,没靠谱的了,有经验,有能力的现在只有你了。”陈曦无奈的解释道,总觉得今天蔡琰本人不在状态。

    “我要照顾我侄子。”蔡琰带着淡淡的倦意说道,最近她也休息的不是很好,羊祜不好带的,“其实你可以找别人。”

    “没别人了。”陈曦无语的说道,“我要是能找到,也不回来麻烦你了。”

    “虽说,很想帮忙,但是最近真的不行,我要照顾我妹妹和我侄子。”蔡琰看着陈曦诚挚的眼神,还是拒绝了陈曦的提议,“我推荐你去找太皇太后。”

    蔡琰最近被唐姬狠狠地蹂躏了,二小姐基本已经学会带小宝宝了,可蔡琰还是一脸发木,唐姬熟练地动作给于了蔡琰沉重的打击。

    在蔡琰的印象之中,自己以前无论学习什么都都比唐姬,都比自己妹妹快啊,结果这一波被沉重暴击了,心灰意懒当中。

    “听说你到现在还在给你妹妹添乱?”陈曦闻言眼珠子一转,换了一个角度,请将不如激将。

    蔡琰闻言不太高兴的看着陈曦,没说话。

    “你还是待在家里看书吧,有些事情不适合你,将人生分为两种的话,琴棋诗画诗酒花这是你适合的生活模式,后一种柴米油盐酱醋茶很明显你不适合。”陈曦劝慰道。

    “再说你自己也没有孩子,也不需要练手。”陈曦颇为无奈的规劝道,这都是什么事啊,陈曦很想告诉蔡琰,你学不会很正常啊,那不是你儿子啊,在你有孩子之前,你根本学不会带孩子的。

    蔡琰最近处于犯蠢模式当中,总想着照顾自家侄子,但照顾婴孩和照顾成年人完全是两个世界,为此家里课都停了,然而学不会就是学不会。

    “你来到底是想说什么?”蔡琰侧头看向另一次,很明显不太高兴,说好了由她来照顾其中一个的啊。

    “让你去上课啊,让你将那群世家女全部看住,不要让她们捣乱,我们那里有一波年轻而且能力很强的将帅和中层官员,他们没结婚,血气方刚,经不住诱惑的。”陈曦就差一脑袋撞在几案上了,直接实话实话吧,蔡琰最近很明显不正常啊。

    这是汉朝啊,知道汉朝是什么时代吗?汉朝的时候还没有理学,封建思想也没有到巅峰。

    简单来说女子还没被束缚,公主换一两百面首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太后有面首,太皇太后有面首这都是正常的不能在正常的事情,女子改嫁什么的也多了去了,皇后嫁过什么的常有的事情。

    远的有刘彻老妈,先嫁金王孙,后当皇后,之后变皇太后;近的有刘备的吴皇后,孙权的徐皇后,都是嫁过人然后才嫁给天子的,这都不是什么太严肃的问题,不讲究这个的……

    汉朝的时候诗经照样学国风?召南?野有死麕,里面的内容说好听点叫思无邪,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嗯,其实这就是礼,这就是国风,这就是古老的传统文化……

    汉儒不管是那一派论语都有各自解读的方式,但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配合着诗经看的话,咳咳咳,差不多就是这回事了,传统文化而已……

    总之你如果将汉朝想的和宋明那种理学一样,那只能说你想岔了,汉儒还算是靠谱的,思想境界的高度还是很厉害的。

    汉朝之前对于奔,吼的是奔者不禁,汉朝喊的是奔者为妾,后面不喊了。

    其实原因很简单,理学之后,奔直接被朱熹改名为淫奔,逮住一个弄死一个,所以汉朝这边开放的程度虽说没有先秦那么可怕,但到底有多么开放,其实看一看史书的记载,没有曲笔的地方其实很多的,从中你就能窥探一下当年的情况。

    现在的情况是,蔡琰下面挂了一堆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有的是世家嫡女,有的不是,但基本上都没嫁人,也没订婚,话说订婚了的话,除非家在邺城,一般也不会来听课。

    到底有多少小女孩,陈曦之前也不知道,但是这一波知道了,因为课是随意来听的,可来可不来,蔡琰并不追究听课的学生跑哪里去的,全靠自觉,所以每次来的人基本上只有总数的三分之一。

    现在这一百多女生没人管了,家里人也没在旁边,开始组团溜起来了,就有些糟糕了,女生多了和男生多了其实没有任何区别的。

    当前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梁习,贾穆这些开始被撩拨了……

    其实真要说被撩拨也不是什么大事啊,毕竟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没有妻子,被撩拨了也不意外,而且也没有什么有伤风化一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问题在于这群人只是撩拨而已。

    甚至还有一些家伙去撩拨陆逊,卢毓这种有妻室的小家伙,总之,蔡琰不去管这群小女孩之后,一开始这些女孩还算好,时间延长到数个月之后,所有人都暴露了本相。

    好吧,也不该说是本相,应该说是,学好三年,学坏三天,这群人本身的家教各方面都很好,只不过留在邺城学诗书等待两人,最多带了几个仆人,毕竟家族都北迁了,结果现在她们翻天了。

    “只是舒缓一下性子而已,谁让上巳节的时候,你不让她们参加,最近我没在,她们大概也只是散漫惯了,而且男大当婚,我倒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蔡琰无所谓的说道。

    “我有问题啊,她们能不能不要一群一群的跑到军营外面。”陈曦面无表情的说道,“迟早出事的节奏。”

    “放心了,她们不会胡来的,就算是择婿,也不会被人那么容易被人占便宜的,放心吧,放心吧。”蔡琰散漫的说道,根本没放在心上,“她们也就是看看,虽说未必要门当户对,但还不至于如此。”

    “那你等着,过几天我准备组织大型相亲,狗不理这么多,我这边的单身狗也不在少数,你不管的话,我就将她们全部弄去相亲了。”陈曦没好气的说道,那群女子实在是太妨碍公务了。

    那些被放出来,逐渐在学坏的小女孩,对于那些出身一般靠着自身能力爬到这个程度的中层官员来说太有吸引力了,自古都是这样。

    逼得陈曦这一波不将这群人解决掉,迟早出问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