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章 一山更比一山高

    “子义,大赛之后,就召集炼气成罡巅峰进行所谓的强化培训。”陈曦笑着传音道,原本还打算拖一拖,看现在的架势,陈曦表示自己还是挺满意的,决定到时候再给曹操和孙策一个冲击。

    “炼气成罡巅峰强化培训是什么意思”周瑜随口询问道。

    “喂喂喂,监听别人传音是不道德的。”陈曦不爽的说道。

    “你自己不小心,还不让我听了”周瑜双手抱肩,靠在靠背上冷笑着说道。

    “没素质就说没素质,偷听别人传音,还有道理了。”陈曦看着周瑜像是大爷一样背靠靠背装大佬的神情颇为不爽的说道。

    “你自己不小心,就该承认不小心,这种算传音”周瑜懒得搭理陈曦了,总觉得这货有时候就跟孩子一样,没事找刺激。

    太史慈抬起手,已经不知道该不该回答陈曦的话了,怎么前一句还是和他在说话,后一句就将他丢到一边和周瑜撕开了。

    “启动计划的时候通知一下,我这边会留下所有达到炼气成罡巅峰的好手,说起来一批次能挂多少”关羽虽说性格高傲,但是对于自己的士卒还是很在意的。

    “一两千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太史慈不太自信的说道。

    “别竭泽而渔就行了。”关羽问了两句就没声了。

    “子义,给我整个十个位置,我看这个很靠谱啊!”张飞乐呵呵的传音给太史慈说道,管承的突破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知道,自然对于这个活动看好程度大幅提升,哪怕这一波提升失败了,对于以后也有着非常明显的好处。

    “没问题。”太史慈随意的说道,十个位置毛毛雨了。

    “我这边来七个位置。”赵云数了数自己麾下炼气成罡巅峰的人数,自己两个妻子还算是算了,就将这七个家伙弄过去看看能成不。

    “宣高,你需要多少”太史慈开始传音臧霸。

    “我麾下炼气成罡不少,但只有三个炼气成罡巅峰,突然发现大多数的炼气成罡巅峰都在关将军和华将军麾下!”臧霸无力吐槽道,“给我来五个,留两个当作悬赏!”

    “子健,你呢”太史慈传音给华雄询问道。

    “……”华雄直接没下文了,“我能下一波不”

    “呃,可以。”太史慈不解的看着华雄,他记得之前华雄还特积极的跑过来问这件事,怎么现在成这样了。

    华雄尴尬无比的想到。

    再之后,太史慈一一询问了诸将,黄忠麾下同样没有多少炼气成罡巅峰的将校,所以只要了五个位置,其中还有一个是给他儿子的,当然也没忘问马忠要一个。

    再之后许褚等人都是三五个的数量,这时太史慈才发现自己和于禁可能高估了炼气成罡巅峰的数量了。

    反倒是最后李优要了一批位置,数量上堪比关羽,只不过李优同样要求是延期执行,太史慈莫名的感觉自己发现了什么。

    最后统计的结果,让太史慈莫名的尴尬,貌似这一波所有人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人,不知道能不能有十个达到内气离体。

    实际上,李优现在已经无所谓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他基本上已经算是彻底洗白了,而且就算别人能拿出证明自己是李儒,李优也能证明自己不是,而且方法很简单,

    当事人,太皇太后唐姬都表示李优不是李儒,其他人,嘿,你怎么证明李优是李儒,证据在哪里你该不会拿的是伪证吧,告诉我,你造伪证到底有何居心,还有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原本能称作最大证据的刘辩死了,刘协也归天了,有资格提这件事自然也就剩太皇太后了。

    这么一来李优也不就不用像之前那么谨小慎微,很多事情都要进行反复的查证,以保证自身不被别人发现。

    在刘协归天之后,这件事对于李优来说已经相当于做成了铁案,除了自己人,没人能翻案了。

    自然,一些曾经残留下来的手尾现在也就能处理了。

    如果说黄巾拥有最多的练气成罡,有人不服气的话,恐怕现在也就只有李优能开口了。

    黄巾之乱之前,李优当时也才二十多岁,关羽,张飞当年才十几岁,早在那个时候他就开始跟董卓啊,陶谦啊,皇甫规啊,张奂啊,在凉州,朔方那些地方开片。

    你能想象在那个时候,就有二十岁的小伙子,十七八的小伙子达到了练气成罡,那简直就是猛将之中的战斗机。

    可惜当年不注重这些,炼气成罡这种级别,云气一压,一群人上去也就砍死了,凉州的战争又特别残酷,又没有现在这么完整的医疗措施,受伤只能硬扛,死了那就没办法了,活人下来才有晋升资本。

    什么,你这个百人队,战死加当逃兵的就剩下你们这几个了

    得,你这个跑回来汇报的家伙就是新一任的百人将了,明天我们要打那个啥啥啥,活着回来我给你预发十天的俸禄。

    你居然真的回来了,哦,还带来了几个新人,好,给你发几个枪头,那个北方那片林子木料不错,带上他们去制作枪杆将新人武装起来,以后继续努力,这是给你预发的俸禄。

    呦呦呦,你这次居然还活着回来了,你叫什么,你有资格让我知道你的名字了。

    哦,你叫郭汜啊,这名字不错,哦,你还有一波当马匪的兄弟,让他们也都来吧,没事的,我们不会清算的,好好当兵,这世道不是好人呆的世道,都是被逼的,好好当兵,世道会好的。

    那个时候尚且年轻,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多风雨的李优,面对农忙为民,农闲为匪的那些盗匪,马匪,山贼,土匪等等,还曾思考过,如果在一个地区。人的作恶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那么作为一地父母官应该怎么拯救这些人,或者说有没有救的意义!

    当然这都是一般程度的问题,还有见多识广之后的升级版,如果是作恶的原因是被时局所逼迫,那到底是个人的错,还是时局的错。

    之后李优的眼界上升到更高之后,问题的难度也上升到,如果是时局的错,那到底是怎么一个错误,时局之中人人有错

    之后得出这个推论之后,李优又有了新的问题,假设人人有错,这到底是不是错误!

    普世道德直接被李优干掉了,时局有错,人人有错,普世道德直接都有错了,这到底是做出结论的人错了,还是所有人错了,还是这个世界错了。

    总之到了这一步之后,李优已经基本进入了终极状态,既然时局错了,而且时局之中人人都有错,那错的肯定是世界,也就是所谓的制度,那么就不应该追究个人的错误,而应该选择推翻制度!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李优就开始搞制度,因为需要搞很多东西,所以李优什么都学,不过当年的李优和现在比起来实在是有些嫩。

    因而思维方式是,制度有错,那么就干翻制度,然后在废墟上建立新制度,至于新制度是怎么样的,等我先干翻了以前的制度再说。

    所以那个时候李优的思考模式就是,强大,再强大,直到干翻世界,这是一个正常粗人都能想到的模式,但是李优有着无比完善的推论基础,以至于能拉拢到贾诩,蔡邕这种有志之士,

    这么一来李优当初主要干的事情就是——有错的百姓,作恶的马匪,混的很惨的乞丐,来,我手把手教你们怎么推翻制度。

    当初到底有多少活不下去的马匪,多少活不下去的百姓来投靠董卓,又有多少人因此而死掉李优其实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数量太庞大了,灵帝年间确实不是人能活下去的时代。

    很多有天赋,又努力,在十几年前的时候达到了练气成罡的士卒,在战场之中倒下,没办法那种规模,那种长达数年的战争,任何练气成罡都很难保证下一战自己还活着。

    那个时候的董卓很得凉州人心,因为他和别的统将不同,别的人都顾着喝兵血,而董卓拍着胸脯保证,只要你活着,哪怕上面不发军饷,我就算是卖家产,也会给你们发粮饷。

    很简单的保证,但是对于那个时候朝不保夕的凉州人来说几乎是最大的承诺。

    平凉州,董卓大功,国家赏赐了九千匹的丝绢和粗麻,董卓直接给麾下的士卒,将之分了,自己一匹没拿。

    要知道当初董卓讨好张奂的时候,穷的才能拿出来一百匹绢……

    范晔的董卓列传,以及后汉书之中都明确记载,当初凉州士卒留董卓时的那句“牢直不毕,禀赐断绝,妻子饥冻”。

    说白了那个时候凉州的形势就那么的糟糕,董卓给不了那些士卒太多的东西,但是董卓散尽家财,绝对贪墨粮饷,和士卒一起战斗,确实拉拢住了军心。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