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九十七章 偷奸耍滑

    中午,周瑜那句询问让陈曦少了太多的道德负罪感,文明的崛起必然有文明的衰落,如果一个文明连背负自身崛起的胆量都没有,那还是躺在泥浆之中让人踩过去比较好一些。

    每一个走上巅峰的道路,回首看到的都是无尽的骸骨,那无数的骸骨铺就了通往顶峰的道路,有自己人的,有敌人的。

    我之英雄,彼之仇寇。彼之奸佞,我之肱骨。自古就是如此,找谁说理都是这么回事。

    我等到底仇恨的是帝国主义,还是仇恨的是帝国主义对于我们的侵略,有时候确实应该好好思考一下。

    因为想通了,到下午的时候,陈曦明显欢实了很多,下午有大规模的校场比武,作为冠军是有奖励的,虽说那个奖励也就是是一个噱头,一年之后恐怕会被人各种调侃,但是现在的话,绝对够吓人。

    “你们确定自己没写错冠军的奖励,金百斤,宝刀一柄,宝甲一身,宝雕弓一柄,这些都没什么,你确定后面这句话没错?”周瑜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附赠一个成就内气离体的资格!

    “虽说你可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但这个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只要能获得第一,就会给于一个晋升内气离体的机会。”陈曦呵呵的笑着说道,这个消息在刘备高层已经算是某种公开消息了。

    “你确定这种晋升内气离体是无害的?”周瑜思前想后询问道。

    “无害的,我们这边已经确定了。”陈曦略带得意,这个奖励是不是很吓人,其实陈曦很想说,如果校场比武的第一尚且不能借扶桑的机会突破成为内气离体,那其他人突破的可能性就极其渺茫了。

    “虽说有些耍猴戏的意思,但要是能突破内气离体的话,我觉得我应该我应该上台去参加一下,什么射箭啊,驾马啊,比武啊,印象中我好像都可以。”周瑜摸了摸下巴随口说道,周瑜的武力还是可以信任的,刘备治下最能打的文臣——徐庶,居然打不过周瑜!

    “子龙,去,给我将李条找过来,总有人以为他能作弊成功。”陈曦不爽的对着赵云招呼道。

    现在李条已经转职到赵云麾下去做副将了,修为按照划分的方式说是炼气成罡,但是内气离体中期之下的家伙绝对打不过李条,条兄的战斗力也是很凶残的。

    毕竟正史里面青州被平定后,被夏侯惇追着砍了三年,最后砍死在青州的家伙,拥有这么一身战斗力其实也不算太出格。

    “军师,您找我?”李条扛着重枪跑过来询问道,当场周瑜脸就拉的好长,好啊,还有你们这样玩的,你们这是钦定的节奏啊!

    另一边,马超拍着自家兄弟马岱的肩膀,“看到没有,第一名保送内气离体级别,想不想在十八岁就上内气离体?这就是机会!”

    “我尽力!”马岱蔫了吧唧的说道,至于马休啊,马铁啊,马玩啊,已经放弃了这波了,看看旁边这群在捏手指的家伙,没有一个好相与的,貌似都很强。

    再话说以陈曦那种不大无准备之战的习惯,能写出来那就绝对是给他们自己人准备的,他们马家算不算自己人,好像也算啊……

    “江宫,江晏,杜远,司马俱,瞿恭,裴元绍,你们也去练练手,这次第一的奖励不是说笑的。”关羽摸着胡子傲然的说道。

    谁敢跟关羽比麾下炼气成罡的质量,这些人早在黄巾时代就是炼气成罡了,当初都是黄巾渠帅之中的佼佼者。

    “呃,君侯,这个第一名不是在说笑吗?”杜远一脸吃惊的询问道,原本在看到这个奖励的时候,杜远这等在管亥统领青州的时候都达到炼气成罡巅峰的家伙只是以为在扯淡。

    毕竟他们修炼了这么多年依旧卡在这个程度,基本没有什么进步,现在居然有人告诉他,能突破内气离体,杜远相当不服。

    “是真的,到了你们这个程度就差一个机缘了,而第一给于一个机缘。”关羽平静的开口说道,说完便不再出声。

    当场关羽身后站立的十几个炼气成罡最巅峰的好手摩拳擦掌的看着比武台,弓箭他们一般,骑马这几年下来倒也不差了,不过跟那些从马上长大的家伙没得比,不过比武他们可以啊,从黄巾时代打到现在,武艺是很靠谱的。

    “最强炼气成罡吗?”夏侯渊摸着自己的虬髯,扭头对张飞询问道,“你们这个奖励靠谱不?”

    “哼,绝对靠谱,不过岳丈兄就凭你们这边带来的这点人,还想得第一,你没睡醒吧。”张飞调侃道。

    “霸儿。”夏侯渊朝着身后招了招手,和张飞差不多壮实的夏侯霸跑了过来,对着夏侯渊和自己妹夫欠身施礼。

    张飞站在一旁顺手在夏侯霸的胸口砸了两拳,发出敲鼓时的沉闷响声,夏侯霸不爽的看了看自己的妹夫,你这是欺负我年轻是吧。

    “还行啊,至少这架子骨很不错。”虽说张飞并没有尽力,但是顺手砸了两下,夏侯霸居然还能瞪自己,这已经很不错了。

    “哼,当年我们的时候不懂这些,等我们突破到内气离体之后懂了这些之后,这些小子从一开始就好好的培养。”夏侯渊略带得意的说道,不是他吹,他儿子夏侯霸日后必然是内气离体。

    “去,报名去参赛,拿不了前十你就别回来了。”夏侯渊在夏侯霸的背上拍了拍,夏侯霸连连点头,扛着自己的重枪跑去报名。

    “叔父,你这边不出人参加吗?”张绣好奇的询问道。

    “最能打的没在这里。”华雄没好气的说道,他把麾下最能打的全送到西域去了,现在手下虽说还有炼气成罡,但多数连炼气成罡的巅峰都没有,这去参加不是送人头吗?丢不起这个人!

    “呃,那我能参加吗?”张绣询问道,“话说这个最强炼气成罡是怎么划分的?”

    “内气修为的上限只有炼气成罡。”华雄随意的解释道。

    张绣摸了摸下巴,“这么说的话,要是典将军跑过来,其实也能参加是吧,他的内气上线也只有炼气成罡巅峰,虽说是每一息恢复了一个炼气成罡巅峰的内气。”

    “……”华雄突然发现他没办法接这个话茬了,要按照这个说的话,周泰更有资格参与啊,周泰直接没内气了,连内气凝练都不是。

    问题是以典韦和周泰那种级别跑上台,其他对手联手,要是没有云气压制,都不可能赢,这俩货,一个是彻底破界了,一个是因为没有内气没办法破界,但是基础达到了,这要上台,妥妥天灾。

    华雄自己都打不过,遇到了都要跑的对手,去参加炼气成罡之间的比赛,这不是欺负人吗?

    “胡车儿,你给我过来!”张绣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按这个说法的话,他手下大将胡车儿也能参加啊。

    身高两米朝上,背着两根碗口粗的镔铁棍的胡车儿跑了过来。

    “按说的话,你也有资格参加,内气修为不到内气离体就符合的话,你也符合,去报名得个第一。”张绣呵呵的笑道,不明所以的胡车儿扛着两根镔铁棍报名去了。

    “你这算是作弊吧。”华雄黑着脸说道。

    “怎么能这么说呢,他的内气修为也不高啊,虽说炼气成罡是有的,但绝对没有内气离体。”张绣一脸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肯定没有乱说,不过为什么胡车儿现在要扛两根镔铁棍。”

    张绣当然不知道,胡车儿被典韦招安成为给自己扛武器,外加温养武器的小号了。

    “喂,那是违规的吧。”周瑜指着胡车儿的方向冷笑着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用大棍在战场上锤死过胡人的内气离体。”

    “李条,你去,将胡车儿拉开,这种都参加,你怎么不叫典韦来,脸呢?”陈曦也一脸怨念的说道,一个个都想偷奸耍滑。

    “他也不能参加吧。”周瑜指着李条的背影,“伯符给我说过,他曾经与伯符并肩作战过。”

    “我还不至于那么没节操的搞钦定。”陈曦没好气的说道,“不过你要是不觉得丢人的话,你就参加吧,懒得理你了。”

    “能成为内气离体,有什么丢人的。”周瑜不爽的说道,其实他也知道他不应该参加这种奇怪的比武,不过内气离体的诱惑啊,尤其是对于周瑜来说,只要成功了,他就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文武同修成功的了,好吧,想想还是别做梦了。

    “突然发现你们这边好多炼气成罡巅峰的千夫长。”周瑜望着黄邵那群拿着奇门兵器的家伙,随意的询问道。

    “嗯,千战不死的话,没有这个级别是不行的。”陈曦笑着说道,从黄巾初年打到现在的黄巾渠帅,大小战事吹个千战不死真的不是问题了,当初稍微弱点的都死掉了。

    “黄巾吗?”周瑜暗叹道,“感觉就像是过了很久很久,甚至都不像是在一个时代一样,但是仔细想想的话,其实并没有太久的时间,甚至当初我也曾见过黄巾起义,但是和现在的繁荣对比,真的差的太远太远,远的都让我们忽略了这么一个事实。”

    “这也是一个好事。”陈曦听完隔了好一会儿才说,“正因为相距的时间不远,所有人才能明白现在生活的不易。”

    “看起来报名的人分为两种啊,一种是自信满满,一种则完全是来凑热闹啊。”李优和贾诩站在***着那群报名的武将,随意的开口询问道。

    “要赌钱吗?我坐庄啊,有没有愿意对赌的啊。”郭嘉拿着徒手画好的幕布,到处拉人来赌钱,各大世家也都随意的押注,而法正在一旁跳来跳去,颇有些想赌又觉得没钱的意思。

    “总觉得奉孝在拉低我们的格调。”刘晔扶额干笑道。

    满宠面无表情的看着郭嘉手上的钱,眼看着一张张汇票到手,郭嘉喜笑颜开,满宠侧头对着身边的护卫说了两句话,很快两队城市管理大队出现在满宠的身后。

    “什么事?”正在点钱的郭嘉侧头看向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随口询问道,“你准备下谁,多少数额。”

    没听到回答,郭嘉扭头,一看是黑脸的满宠,当即迈步想跑,但是被满宠按住肩膀的他,根本没可能跑路。

    “大数额,聚众赌博,你被捕了。”满宠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一群城市管理大队将郭嘉包围在最中间。

    “满伯宁,有你这么玩的吗?你个混蛋绝对是在钓鱼执法,就等我赚点小钱就来告我违法,你等着我找仲豫告你!”郭嘉被一群身高一米八的城市管理大队里里外外包围了数层,然后被带了出去。

    “还好我没跟着奉孝一起。”法正默默地掏出一沓汇票,数了两遍,“各大世家确实有钱,尤其是来的齐全的时候,一群人那怕是找个乐子居然都能下这么多,不过他们肯定想不到这一波庄家通吃了,啧啧啧,这才是赌博啊。”

    “我……”陆骏黑着脸看着被城市管理大队包围着带走的郭嘉,他想保释郭嘉了,他下了十万钱买第一名肯定是刘备一方,虽说比例很小,只能赚不到一千钱,但是庄家被政府干掉了!

    这一波下去别说赚点零花钱了,连本金也被政府没收了,郭嘉这是诈骗啊,说好的是官方开盘,这不是坑人吗?

    “我……”糜芳目送被城市管理大队带走的郭嘉,一脸尴尬。

    糜芳可是下了一百万钱买水军里面的管承得胜,赢了能获得差不多七十万钱啊!

    作为一同前往扶桑的队友,糜芳很清楚管承现在绝对是最接近内气离体的武将了,当时就差一点点就能稳在内气离体这个层次了。

    各大世家也都买了一些,其实这一波不在于找乐子,也不在于赚点小钱什么的,只是为了证明他们很看好刘备,愿意与刘备同步调,一百多豪门世家,下的注加起来过亿钱了,然后赌场被没收了!

    不是说好了,这是官方赌场的吗?怎么说没就没了,我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了的!投水里面也有个声响,这说没就没了,我们该找死说理去?

    找郭嘉,以那家伙的无节操程度,会认?开什么玩笑!

    找满宠,以那家伙对于法律高要求,这是找死好吧!

    得了也就百多万钱,算了犯不着为这种事情找茬了,一众世家果断将这件事抛到脑后了,这都不算事,区区几百万钱而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