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九十六章 泱泱大国五千载

    周瑜闻言沉默了良久,几次开口想要询问到底对手是那些,但是却欲言又止,他很清楚,陈曦能说到这个程度,那真的是没有拿他们当作敌人,这已经涉及了刘备一方最核心的东西了。

    陈曦心下失望的看着周瑜,要是周瑜不这么聪明,有几分孙策说话不过大脑的冲动,直接开口询问,到底是怎么样的敌人,从哪里来,有着怎么样的实力,陈曦绝对当场就给回复了。

    可惜周瑜太聪明了,聪明到直接停止了询问,没有丝毫继续询问的意思,陈曦自然也不可能继续开口告知这些东西。

    贾诩,李优,郭嘉,法正,鲁肃,刘晔一群人都在盯着,有些话这个时候陈曦不能开口啊,这关乎着法理上的战胜者和失败者,或者简单一些说就是主从关系。

    虽说这些东西说了在陈曦看来其实没有太大的影响,动手之前起义和战场上投降,以现在的绝对优势看来结果没什么差别,但是这个时代的人很讲究这一套,所以陈曦也需要思考思考。

    周瑜若是问了,陈曦直接说了,那么以陈曦现在的身份,说穿了也就说穿了,但是周瑜不问,那么陈曦不能主动说破。

    “多谢了。”周瑜转身坐回自己的位置,临坐下的时候传音给陈曦,“不说其他人的问题,至少坐在高位的你倒是秉持着公心,甚至该说你一直都持身以正,为国家,为民族,为华夏而谋算?”

    陈曦张了张口,没有说什么,是啊,他给于百姓了上升通道,给于诸侯践行理想的能力,给于了文武重臣比肩先贤的契机,给于了世家完成上古誓约,恢复上古荣光的机会,这一切是他指出来的道途。

    只是公心吗,陈曦有些沉默,不是啊,他所怀揣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公心,是私心啊,中华文明傲立于世界之巅如果以中华文明的角度讲是公心,以世界的角度讲纯粹的私心。

    可这个私心占据了世界五分之一的道义,承载着无数人从古延续至今,从初始延续到最末的正义,这个世界从法理至道义,有资格以文明贯穿人类史的唯有我们!

    私以为,如此!

    泱泱大国五千载,世界各地的文明兴起,衰败,五千年间的棋局,轮换了无数的棋手,从过去到现在,再延伸到更远的未来,一直在棋盘上的棋手只剩下了中国。

    五千年前,古埃及,以及其他古老的文明和我们一起在世界这个棋局的上面对神明大洪水清洗的,留下无尽的神话,但是现在,他们人呢?

    五千年前和我们同为棋手的文明,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

    四千年前,两河文明,美索不达米亚和我们一起玩着人法天,去创造文字,用青铜器去书写各自文明的开端,留下无数的传说,但是现在,他们人呢?

    四千年前和我们同为棋手的文明,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

    三千年前,古希腊的哲人,爱琴海的诗人,和我们的先贤一起用文字诉说着这世间的哲理,各自为后人奠定文化的根基,留下璀璨的文明,但是现在,他们人呢?

    三千年前和我们同为棋手的文明,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

    两千年前,古罗马的征服者和汉王朝的车架同样追亡逐北,疯狂的用各自的武力奠定着未来的疆域,为后世子孙留下广袤的土地,留下史书写不尽的强悍,但是现在,他们人呢?

    两千年前和我们同为棋手的文明,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

    一千年前,阿拉伯的主宰者和盛唐的帝王拥有着无尽的财宝和令人动心的繁荣疆域,璀璨的文明,甚至从史书上可窥一斑,残留的珍宝,依稀可见曾经的辉煌,但是现在,他们人呢?

    一千年前和我们同为棋手的文明,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

    甚至到陈曦离开的那个时代,棋盘上端坐的依旧是我们,曾经的对手已经化作了历史的尘埃,棋盘轮转,唯有我们高坐王座之上!

    “是啊,我完全是公心,站在世界之巅去俯视他们,唯有我们有资格,因为时至今日,见证过历史开端的,除了我们,其他都死了啊!只有我们真正背负过文明的沉重!”陈曦淡笑着举起酒杯自语道。

    【倘使我们都不够资格的话,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有资格举起王冠了,历史的巅峰与低谷,岁月的流转,今日棋盘上的对手,明日能不能存在,尚且是一个问题,唯有我们亘古长存。】陈曦默默地笑道。

    与其让注定消失的败犬站立在巅峰上狺狺狂吠,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让那些文明不要出现了。

    毕竟他们的未来注定都是消失,而华夏文明自始至终一直存在,既然如此,让华夏文明和人类文明史直接合并了不是更好!

    【这么一想的话,我不仅仅是怀揣着公心,甚至应该说连理想都是自始至终从未有过变化,嗯,让后世的文科生学习历史的时候也能简单一些。】陈曦嘴角上划,自从未来被彻底玩崩溃之后,陈曦心情这么好的时候并不多。

    “子川,你看起来心情很好啊。”刘备笑着询问道。

    “是啊,因为有了绝对的正义。”陈曦带着淡淡的傲然说道,“我们就是正义!”

    刘备不解的看着陈曦,完全不能理解陈曦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们就是正义,说的好像一开始我们不是正义一样,古典军国主义制度,征服别的国家那叫不正义?

    开什么玩笑,古典军国主义,征服其他国家那叫行自然之道,如猛虎逐鹿,物竞天择,老虎吃鹿,那肯定是正义喽!

    鹿被老虎吃,那不是理所当然!这怎么能说不正义,输者一无所有,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正义,好吧,赢家就是正义的化身,输了什么都是扯淡。

    陈曦懒得管刘备这种标准的古典军国主义思想,在周瑜那反问之后,明白了自己并非是私心之后,他确实是有了绝对的正义。

    对于蛮子,胡人这些下手,陈曦其实一直抱着能收服就收服,不能收服,如果杀了的话,陈曦其实不会太过追究。

    陈曦从一开始对于智慧生命的定义就是文明,没有承载文明重量的智慧生物,陈曦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之认为是同一种生物。

    野蛮,杀戮,劫掠等等刻录在一个种族骨血之中的等同于畜生一样的兽性,陈曦虽说不会特意去屠杀,但作为非圣母的他,在某些事情已经发生之后,他也不会特意的忏悔,去认为自己做错了。

    害虫就是害虫,陈曦根本不屑于解释。

    但是对于拥有文明的智慧生命,陈曦其实是不倾向于毁灭的,这也就是所谓的理想和道德发生了冲突的情况。

    一如曹操选择突破道德底线去完成自己理想,以及刘备宁可守着底线放弃理想也绝对不认同错误的做法一样,陈曦在扫平中原所有的敌人之后,其实也到了理想和道德的拷问这个层面。

    相对来说,陈曦的理想很明确,华夏文明傲立世界之巅,建立泛汉文化圈,让这个文明与人类文明永远的延续下去。

    作为交换,这个理想差不多就意味着要干掉周围不少的文明,而能背负起文明的智慧生命都有着自己的闪光点。

    古典军国主义的武力征服,意味着将覆灭这么多的文明,其实陈曦是很有道德负罪感的,不过选择已经很明显了,哪怕是没有周瑜的那句话,陈曦都已经做出的选择,道德负罪感什么的,没有理想重要。

    虽说周瑜的反问,让陈曦反应了过来,自己所谓的道德负罪感其实完全不存在,自己本应站在正义和道德的最高点,去责问其他文明。

    可实际上陈曦已经反应过来了,自己其实并不是什么烂好人,作为一个为了理想能突破道德底线的人,从任何角度看都算不上好人啊,或者说对于他来说纯粹的好坏已经很难描述了。

    【怪不得,当时我明明猜到了文儒和文和杀了怕是有三十万朝上,我居然会简单的揭过,大概对于那个时候突破了道德底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我来说,几十万人的死亡也只是一个数字,果然一旦刷破了底线,很多事情就会随意很多。】陈曦端着酒杯,嘴里有些许泛苦。

    【该说是最近其实很多事情都有些偏颇了,果然身不正,或者说是道不正的话,其行必然有误啊,不过还好,既然他们终将消失,那么消失在我手上也应该。】陈曦默默地想到。

    “子川,你心情看起来不错啊?”李优传音给陈曦说道。

    “我突然想和你谈谈那次屠灭世家的伤亡了。”陈曦阴森的传音给李优说道。

    李优果断消失,连下文都没有了。

    陈曦默默地摇头,不再追究,只是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仔细的捋了一遍,虽说很多事情都有些偏激了,但好在醒悟的比较早,否则的话,一直不断的刷破自己的底线,迟早都会出事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