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九十二章 天灾

    随着赵云率领的白马义从进入了邺城,原本欢快的鼓点再次回归了低沉肃穆,就像是送白马离开,迎强者入场。

    远处的华雄拍了拍自家胯下宝驹的脖子,赵云能将自家骑兵的马刷成白色的,他们西凉铁骑就不会刷成黑色的吗?而且不仅仅将马刷黑,连武器装备都刷成黑色。

    伴随着那一声低沉的鼓声,华雄一夹马腹当即策马奔出,西凉铁骑的士卒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锋矢,一个以华雄为尖端的锋矢。

    作为军魂军团,他们不需要多余的张扬,也不需要任何的花招,伴随着华雄的策马前冲,那初秋朝阳的辉光逐渐褪去,暗淡的暮色缓缓地降临。

    所谓军魂军团本身就是意志扭曲现实达成的状态,马蹄奔腾间,天光逐渐黯淡,伴随着铁骑的意志,一种深沉的代表着死亡和毁灭的暮色从铁骑奔腾而起的地方延伸了出来。

    这一刻城墙上的围观党,有不少都生出了一种扭身而跑的冲动,弱小无力的人类面对这种镌刻在人类血脉之中对于死亡和毁灭的恐惧,无不面色惨白,战栗不休。

    这种身体里面每一个细胞都在强烈的震颤着提醒你所面临的恐怖,不断地警告着你不要作死,尽快离开,这才是初代军魂军团真正可怕的力量。

    这一刻周瑜面色苍白的干笑着对陈曦开口询问道,“北疆之战的时候,铁骑有这么强吗?”

    周瑜很想表示,他当初亲眼见证了铁骑的晋升,虽说强,但也就与蒋钦调教了数年的亲卫不相伯仲,而现在的铁骑,近乎于天灾,甚至于连自然都在迎合铁骑。

    “你还不允许军魂军团变强了。”陈曦同样面色惨白,故作镇定的干笑着说道。

    这一刻陈曦已经看到城墙上不少人软到在地,下面围观的百姓同样也有不少都被吓的崩溃,甚至他自己都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撑在了城墙上。

    到现在整个城墙上还能颤栗兴奋狂吼的也就剩下脑回路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的袁术,不过看那筛糠的一样的颤抖,狂热的眼神,陈曦实在是无法理解袁术现在的心态,

    不过袁术叽哩哇啦的乱叫并没有造成什么巨大的影响,相反现在已经没人有心思再管还能乱叫的袁术。

    陈曦也没想到华雄所谓的想到了办法是这么一个办法,这么下去就算铁骑不多做任何的动作,军魂军团自带的气势也会让围观的百姓崩溃,秩序大乱,造成践踏。

    李优则是面不改色,一脸冷淡的看着前方开始进入奔袭状态的军魂铁骑,这种死亡迎面扑来的气息他已经感受了太多次,无所畏惧。

    华雄完全无视已经软倒了一波的围观者,依旧肆无忌惮的绽放着军魂铁骑的力量,朝霞的辉光早已被着深沉的死亡暮色所掩盖。

    伴随着华雄的迈步,死亡的暮色甚至开始恣意的扩张了起来,艳红的朝阳这一刻甚至都被死亡的暮色所覆盖,在暮色之下所能看到的也只有冷白的辉光。

    肃杀的冷意,伴随着华雄的策马前进,犹如勾魂的冷刀,让正面城墙上的围观党清楚的感受到了那森寒刺骨的冷意。

    两侧的二十万精锐士卒,这一刻尽皆绽放出了自己的精锐天赋,紧握着武器防具,排成整齐的行列,靠着数十倍的数量,竭尽全力的抵抗着军魂铁骑那种代表着死亡的肃杀气势。

    然而这种军阵连绵的,协同如一的方式确实让二十万精锐士卒靠着相互配合抵抗住了军魂军团造成的威压,但这并不代表身后的观看的百姓能顶住这种代表死亡和毁灭的森寒杀意。

    看着一时间场面大乱,陈曦也心知不妙,他也没想过华雄会搞这么大的乐子,在他的印象之中军魂军团虽强,打双天赋也就是一打五,至于威势绝对不可能这么可怕。

    然而就在陈曦准备下手动用精神量勾连百姓意志,帮忙压制华雄这种如同死亡宣告一般的毁灭气息的时候,一直混在百姓里面当路人维持秩序的靖灵卫果断挺身而出。

    和多数军团那种小圆盾不同的大盾,被靖灵卫单手提起,然后自然的将钢制重枪平举,上身板甲,下身链甲的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做出的向前推进的动作!

    所谓军魂军团,所谓意志扭曲现实,靖灵卫比军魂铁骑更早的达到了这一层次。

    自然随着他们的迈步向前,那种死亡的冰冷气息硬是被靖灵卫强悍的身躯排开。

    同样原本已经为军魂铁骑夺取了心智,被铁骑所附带的杀机所震慑的众人,也趁着靖灵卫的上前,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切,这群家伙。”华雄不爽的扫了一眼那群面色坚毅提着大盾伫立在所有人前,如同钢铁之躯一般的靖灵卫,拆西凉铁骑的台每次都有这群家伙。

    “给老子挺好,接下来,这么推进下去,到地方一起举枪!”华雄收回自己的神色,传音给所有的军魂士卒。

    华雄的脑子确实算不上好,但是华雄的运气一直很好,可能是因为堪破了死劫,华雄的运气一直好的惊人。

    极致军阵,双天赋,军团天赋,乃至军魂,他就像是被命运所钟爱一样,一一获得。

    同样这一次,被赵云的穿花***急了,华雄撞墙也没有想到阅兵的时候该怎么干,但是在看到哼哼的时候他突然醒悟了。

    作为一个内气离体的狗,所有人都没将之当做猛兽,而是将之当做宠物,不仅是因为外相,更是因为那萌萌可爱的气势?

    那军魂军团呢,强吗,很强,打双天赋,双方互不带克制,一打五毫无问题,但这真的很强吗?不,其实这并不强。

    这种程度,根本对不起所谓千锤百炼,登临绝顶,镇压一个时代的程度,只要数量够多,双天赋军团够多,是足够围歼掉军魂军团的。

    虽说一个军魂军团带三个双天赋能打三倍数量的双天赋,但这确实对不起军魂军团的付出,至少是对不起初代军魂军团的付出。

    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在华雄看到哼哼的时候就明白了。

    因为威势不够,双天赋军团同样是千锤百炼出来的,他们同样不怕事,他们同样能打,他们已经成长到无畏的程度了。

    以双天赋军团的规模,只要敢打,那么就算是军魂军团也会头疼不已,毕竟军魂军团的数量很大程度的限制了他们的战斗力。

    同样军魂军团的数量也就像是在暗示双天赋军团来挑战一样。

    直到华雄看到哼哼,华雄终于明白了军魂铁骑缺少什么,缺少威,缺少那种哪怕是双天赋军团正面遭遇之后都会手脚冰凉的威势。

    他们本身就比任何双天赋军团强,配合上那种让双天赋军团手脚冰凉的威势,那么低于他们这个层次之下的军团,除非是意志极其坚定,否则对于他们来说都只是纸老虎。

    那威势又如何获得?

    华雄很笨,但是华雄并不蠢,他不懂的东西,有人懂,而且他也绝对能从对方口中问出来!

    军魂军团的本质是意志扭曲现实,那么威势是不是现实,那么杀意是不是现实,对啊,这些都是现实。

    而且比起军魂军团消耗军魂直接获得实力,这种空对空的转换,消耗之小,简直难以想象,简单来说,这种能力应该属于军魂军团最根本的能力之一。

    也许那些传承久远的军魂军团不配具有这种能力,但是对于那最初一代,那从死人堆之中爬出来,从精锐突破至军魂军团的第一代,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本能。

    因为这种威势本身就是他们在血战,在惨战,在不可能达成的胜利之中升华军魂军团时所具有的威势,这就是他们本身的威势!

    在这种威势开启的瞬间,华雄就明白初代军魂军团到底是多么的可怕。

    可以说当成就军魂的那一刻,他们所拥有的威势,绽放开来,低于双天赋的军团根本没有和初代的军魂军团照面的资格。

    甚至这种惨烈的威势,足够让双天赋军团手脚冰凉,难以自持。

    也就是对于真正初代的军魂军团来说,哪怕是孤军深入,除非敌人拿出几十倍数量的精锐军团去对抗,否则对于初代军魂军团来说,也只是一场一触即溃的屠杀。

    华雄冷冷的收回了自己看向靖灵卫的目光,率领着军魂铁骑继续迈步向前,那种死亡的肃杀依旧萦纡在周遭,但是有了靖灵卫的阻挡,场外混乱的百姓也平稳了下来。

    只不过苦了在城墙上围观的一众世家子,铁骑的威势才不管你姓甚名谁,扛不住就跪。

    森然的冷意,伴随着铁骑逐渐加速的冲锋,原本无形的气势也像是被强行整合凝聚起来,正对着铁骑的众人甚至感受到了皮肤的刺痛,昏暗的天象让所有人心理压力倍增。

    原本森寒的冷意,伴随着突然倒卷过来的东风,铁骑践踏而起的尘土,夹杂在东风之中,一种沙场才有的血气骤然出现在所有人的嗅觉之中。

    紧握着长枪的华雄,在冲锋抵达到最巅峰的那一刻,怒吼着挺枪直刺天空。

    同一瞬间,所有的铁骑士卒尽皆怒吼着挺枪直刺长空,霎时间天光乍破,原本被暮色覆盖的艳阳,也随着这数千人如一的一枪直刺迸发出朝阳应有的光辉。

    原本死亡,肃杀,以及压制在众人心头的恐惧,尽皆伴随着这刺破天幕的一枪消散,就仿若之前的一切尽皆是幻觉一样。

    可是这一刻仍然能站在城墙的众人感受着皮肤上那种刺痛,抚摸着那寒毛倒竖后的鸡皮疙瘩,感受着入秋之后依旧炙热的朝阳,所有人都明白之前那一切不是幻觉。

    眼看着依旧保持着之前行进速度朝着邺城冲去的西凉铁骑以及依旧像是雕塑一样静静站立在原地的靖灵卫,城墙之上所有尚且还站立的“名门贵胄”尽皆清醒了过来,也都明白了两个事实。

    军魂军团,绝对是从战场之上冲杀下来的天灾,如神似魔,绝对无愧于最强的军团,无可置疑!

    手握着如此军团的刘备,在他们所能看到的精锐的辅助下,一统天下几乎已是必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