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九章 因果纠缠

    乱乱的邺城现在除了即将要结婚,外加已经想好了到阅兵的时候做什么的赵云,其他武将都在暗搓搓的训练着自己的士卒,等待着到时候一鸣惊人,当然这对于绝大多数武将来说都是妄想。

    至于太史慈放出来的消息在刘备麾下的高层之中已经散播了开来,甚至诸如关羽,华雄这等有不少炼气成罡手下的将领都曾亲自前来询问,并且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太史慈看着自己麾下的亲卫完成了一套自己设定了进场仪式,莫名的有些无奈,看起来不太带感。

    “算了,以我的脑子,看起来也就这样了,下午子龙的婚宴,我也该歇歇,先去子龙那里了。”太史慈起身舒了口气说道,分列式训练到这个程度,除非他能想出什么花,否则也就这样了。

    另一边,糜家裁缝店按照陈曦要求制作的披风也制作了出来,不过一看就是礼服上用来装饰的玩意儿。

    “这玩意披上之后看起来有些怪啊。”鲁肃这一波也跟了过来,看着有些像是披风和斗篷结合体的玩意儿皱了皱眉说道。

    “找个人试试,就知道了。”陈曦笑了笑说道,“来,给子敬换上,让我看看感觉如何。”

    鲁肃点了点头,裁缝店的侍者赶紧上前给鲁肃将这玩意挂上,这俩个家伙,谁都得罪不起,不过换上之后莫名的感觉不对味。

    “有点不对味啊,怎么有些沐猴而冠的感觉!”陈曦吐槽道,鲁肃当即就想打陈曦。

    “完全是你这东西设计的问题,还有你会不会说话。”鲁肃没好气的将挂在自己两肩的这一披风卸下来不满的说道。

    “再找个人。”陈曦皱了皱眉说道,按说按说穿出来不应该是这个形象,应该是一种很有威严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周瑜从裁缝店门口路过,陈曦当即招手道,“公瑾,来试试衣服!”

    周瑜扭头看看,发现是陈曦和鲁肃,便迈步上前,“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做衣服吗”

    “这倒不是,过几天阅兵,给制作点礼服,不过想想本身的情况,也就只制作了这个,来试试!”陈曦笑着拽起一个披风说道,周瑜也没有拒绝,很快侍者给周瑜就换好了披风出来了。

    “看看看,人家周瑜穿起来确实比你顺眼。”陈曦顺口说道。

    鲁肃略有怨念,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事实,隔了一会儿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还缺少什么”

    “好像是有些。”陈曦闻言皱着眉头说道,和普通的披风不同,这披风有着很明显的板线,看起来硬质了很多。

    “我倒觉得挺不错的,披风我穿走了。”周瑜在半身镜里面看着自己背后的披风,一脸满意的说道,笔挺的线条,让他本人看起来都硬朗了很多。

    “我知道缺什么了。”陈曦同样打量着周瑜的,隔了一会儿反应过来,终于想到了缺少什么,这一套是当军礼服玩的,铠甲呢

    “走,跟我们到政务厅,换一身铠甲穿上再看看!”陈曦笑着说道,然后一行三人回到政务厅之后,很快就有士卒带来了好几种不同色调,但是适合周瑜的铠甲。

    穿上一身金黄色的锁子甲,挂上宝剑,将靴子换成那种厚底的皮靴,挂上看起来硬质的火红披风,周瑜的英武已经突破了天际,而且相互搭配起来之后,主帅那种气度真正的展现了出来。

    “这套看起来更像一回事了。”鲁肃震惊的看着周瑜,这一身穿上之后,周瑜作为大军统帅,号令一方的气度都出来了。

    “确实是像那么一回事了。”就连李优也感受到了那种将帅的气质,果然服装什么的也是很重要的。

    “不对不对,不是这种感觉!”陈曦摸着下巴看向周瑜,“这感觉给孙伯符那种还行,这是周公瑾,换一身。”

    周瑜又被扒了一身,换成了银甲,这么一来之前那种雄踞一方的气势消除了三分,但是武将的英武和智将的谋略却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看起来就是一个智勇双全的主帅。

    “就这样吧,玩不动了。”陈曦怨念的说道,“这套送给你了,到时候阅兵的时候你就穿这套吧。”

    周瑜抬了抬手,提了提剑,又在镜中看到了自己的形象,颇为满意,“我一直在等着你们阅兵。”

    陈曦笑了笑没说什么,阅兵啊,子龙娶亲之后一旬就是了,虽说现在该来的都已经来了,但选好的时间绝对不会胡乱调整。

    太阳西斜之后,这时在刘备治下的世家豪门,各个诸侯,都很自然的前往赵云的婚宴,既然来了,那么就参加一下。

    因而相比于之前几人的婚宴,赵云婚宴来的人非常多,多到其中大多数其实赵云自己都不认识。

    “太原王家,王凌见过赵将军。”王凌欠身对着赵云施礼道,然后身后的仆从扛了一份重礼,礼单上写的是亲属,赵云有些不解。

    王凌只是笑笑,貂蝉还活着,王家也说不定还要托庇于吕布之下,而现在貂蝉已经转为正妻,吕布所有的子嗣都是貂蝉的孩子,自然要算的话王家也确实应该给份重礼。

    毕竟按照古代法理,貂蝉转正妻之后,吕布所有的子嗣其实都要称王凌为舅,而古代舅姑的可是非常重的亲缘关系。

    “您这是”赵云不解的看着王凌,虽说赵云现在很需要各种礼物肥一波,但是王凌送的礼物太重了。

    “不是送给你的,是给吕氏的。”王凌笑了笑说道,貂蝉要是死了,那没什么说的,王凌认不认吕绮玲真就看心情了,而貂蝉还活着,那别说本身就要托庇于吕布的王家,就凭貂蝉还活着,都需要按照正统的法理。

    赵云略有不解,但是有人知道这份关系传音告知赵云,赵云也才知道明白了情况,当即收下礼物,邀请王凌入内,对方以舅舅的身份前来的话,不请对方进去那真就对不住了。

    王凌面色淡然的迈步而进,至于其他世家看他的眼神,有鄙夷,有羡慕,有羞与为伍,王凌只想说,老子根本没办法跟你们解释。

    吕布和貂蝉能下凡啊,虽说这一波吕绮玲结婚,他们可能弄错点了没办法下来,但是不代表他们以后下不来啊。

    且不说,王凌还想和吕布啊,赵云啊搞好关系,就算不想搞好关系,貂蝉这个吕布其他妻妾死完扶正了的正妻还没死的情况下,以法理上来讲他不来都不行。

    别说古代了,就是现代,女孩子出嫁,舅家也得来人啊!

    王凌无所谓的想到,他也很无奈啊。

    王凌是作为舅家来的,自然会被引去见一下吕绮玲,说起来吕绮玲其实不认识王凌的,她还很奇怪,为什么这个时候有男人来。

    “呃,绮玲是吧,我是你舅舅。”王凌表示自己这一辈子没遇到这么尴尬的时候,自己比绮玲其实大不了几岁。

    这一刻吕绮玲是发木的,她完全不知道他自己还有一个舅舅,好吧,曾经有一个叫魏续的已经死了。

    “我也知道你大概不相信,反正几个月前,北疆之战刚结束,你父亲还有你二娘,也就是我姐姐履凡了。”王凌眼见吕绮玲的神色就知道对方完全没有他这个人的印象,于是解释了一下,“他们说之后去看你了。”

    吕绮玲听完一怔,随后反应过来当时在长安的事情,当即连连点头,“哦哦哦,你是我二娘的哥哥啊。”

    这件事没办法造假,不是当事人肯定不知道有这件事,更何况吕绮玲也想起来自家二娘当初也提起过这件事。

    “嗯,所以你结婚,我过来看看。”王凌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王家就剩一个了,而很多事情必须要王家人自己处理,这种情况下王凌只能自己到处跑了,自己妹妹也一起带来了。

    “哦,我差点以为这一次我没有亲人了。”吕绮玲穿着玄色的嫁衣略有尴尬的说道。

    另一边,马超带着马家一群人扛着一堆礼箱过来了。

    “子龙啊,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马超仰天狂笑,“哦,对了,这一半是给吕绮玲的,看在温侯的面子上,我给妹妹准备了什么,给她同样准备了什么。”

    “大舅兄,好了,赶紧进去吧。”赵云看着围堵在他身边一圈的马家人,突然发现马家兄弟也不少。

    “嚯嚯嚯,我先进去了。”马超和赵云干了一碗之后,带着自家的兄弟扛着礼箱往进走,马家的人其实并没有来全,虽说曹操不在意,但是马腾还是约束了家族,像马超这种无脑作死的毕竟是少数。

    袁术笑眯眯的让纪灵扛着孙策的礼物,然后带上孙策一起过去。

    张绣和夏侯兄弟混在一起,扛着礼箱笑眯眯的混了进去。

    “子龙好久不见。”陆骏带着自己的弟弟陆绩,让仆人扛着礼箱笑着将礼单给赵云的迎宾之后,欠身施礼道。

    “季才,同样好久不见了。”赵云一脸笑容的给陆骏倒了一杯酒说道,之前一直是陆绩在撑场子,这一波陆骏亲自来了。

    “好说,好说,回头我有一波投资,可以带你玩啊。”陆骏笑眯眯的说道,公孙恭那边已经被他忽悠瘸了,掏了好多钱出来,同样甄家这个死土豪,虽说还在坚持,但很明显也生出了兴趣。

    不过看看今天赵云这架势,陆骏觉得,赵云应该也很有钱,要不也给赵云安利一波计划书吧,回头再将七代舰的造舰技术抵押给赵云,看今天这一波,赵云应该很有钱的。

    陆骏过去之后,赵云莫名的左右扫视,他刚刚感受到一股恶意。

    最后随着刘备的到来,所有的宾客全部来齐了,不过相比于马云禄那边堪称庞大的后援团,各种内气离体武将,吕绮玲那边就干巴巴的只有王凌一个人在撑着。

    顺带孙策和马超都没将王凌当人看,他们甚至没反应过来王凌是干什么的,不过吕绮玲倒也没有什么失落,她一早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更何况张辽,高顺,陈宫等人在前往西域之前,就让人准备了礼金,放在刘备那里。

    随着一瓠苦酒下肚,刘备将早已准备好的诏书发给三人,其实这个时候便已经礼成了,剩下的部分,按道理讲就是新郎在前面喝酒,新娘在后面默默等待的过程。

    然而,这一波的两个新娘可远比之前那些新娘彪悍的多。

    “干吧,子龙!”马云禄和吕绮玲两人端着酒杯齐声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