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八章 天命昭昭

    张飞,赵云等人飞至所能看到的只有一个近百米巨坑之中,张绣一身是血,气息衰败的趴在原地,整个人就像是一块烂布一样。

    “这是什么鬼情况”张飞的大嗓门对着下面的童渊询问道。

    “师父。”赵云瞬间出现在了童渊的身边,完全忽视了自家二师兄现在半死不活的情况,这个时候童渊也是灰土头脸,完全没明白自己的二徒弟怎么说自爆就自爆了,这简直是个坑啊。

    “啊,子龙,快去看你二师兄!”童渊看到赵云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应该赶紧看看张绣的情况,天知道这种爆炸有没有将张绣炸死,这种威力,怎么看张绣都不会好过吧。

    “哈,二师兄”赵云一愣,随后像是瞬移一样出现在大坑的最中央,自家二师兄张绣被炸的简直像是破布一样。

    “我去,二师兄,你没事吧!”赵云将张绣上半身抱起来,张绣那一身多年温养的金甲都被炸的扭曲,不过人还算完整。

    “呃,子龙啊。”张绣艰难的睁开双眼,看起来意识还算清醒。

    “嗒!”一片密集的落地声,一群人围观张绣,皆是带着震惊,张绣居然被人打成了这样,这可是实打实的破界之下最顶级的高手。

    “话说,你这是和哪个破界级高手交手了,怎么被打成这样了,要我们这群人帮你报仇吗”张飞看着张绣的惨状,一脸的难以置信,本着老张是一家的想法,当即开口询问道。

    按照当前中原的形势,不可能发生这种明显是置人于死地的战斗,而看这个大坑就知道之前张绣遭遇到的攻击有多重。

    张绣吐血,赵云眼看不妙,赶紧将张绣扶起,用内气保护好,朝着邺城飞去。

    “童兄多年不见。”黄忠抬手打了一个招呼,毕竟上一个世代就他们几个内气离体武将,就算交流不深,也都混了个面熟,“说来有你在场,不可能搞到这种程度吧。”

    黄忠虽说不知道童渊最近几年在干什么,但是自家浪费了二十年的时间,现在也爬到了破界级,童渊就算和他一样惨,现在也不至于没办法应对破界级。

    再说还有一个张绣啊,实力也强的可怕,两人联手这么几个呼吸,张绣就被打的只剩一口气,对手就算是吕布也没有这么夸张。

    “正因为有我在场才这样,没我在场,伯渊还不至于演示这种草创出来未经验证的招数。”童渊颇为心累的说道,自家的徒弟在自己的面前就像是永远长不大一样。

    童渊一边说一边安排张绣的手下收拾收拾,前往邺城,自己则带着张泉,一路扯淡,一路跟着黄忠等人往回飞。

    等童渊飞回来的时候,张绣已经打了一身的绷带在和赵云吹牛。

    “总之就是这样了,玩的太嗨,结果自爆了,反正我觉得有师父在场,肯定不会有事。”张绣全身打着绷带和赵云吹嘘道。

    童渊闻言莫名的心累,顺手丢了一柄短刀,刀柄砸在张绣脑袋上,直接将张绣这货打翻在地,当年他就是这么教育自己不听话的徒弟的,而像张绣这种没少被揍。

    “情况就是如此了。”张绣被缠的像是木乃伊一样,颇为无奈的给围观的众人解释道。

    “这样就能进入破界级”马超和孙策兴奋的说道,张绣这个方式听着貌似特别简单啊,甚至他们也能做到啊。

    “首先你要能将你的意志分成两份,再一个你要有两种不同属性的内气,外加你的意志要够强,离体之后还能裹挟大量的天地精气,之后强行反吞到自身,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可能会自爆。”张绣哈哈大笑的给所有人讲解。

    “不过为什么明明自爆了,你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华雄黑着脸询问道,“皮厚是吧!这种危险的东西都没有研究透彻,你居然就敢拿出来展示,是不是皮松了”

    “哈,这不是师父在场吗”张绣略带尴尬的说道,华雄毕竟是他叔父,年纪虽说比他大不了太多,但毕竟张济死前告知华雄等人,让他们代为管教。

    “方法有参考性,但是如果不能束缚住那巨量的内气,就会这样。”童渊颇为心累的说道,“这种方式对于神的精粹程度要求不高,但是量要大,而且身体素质不能差,内气纯度也不能太低。”

    “简而言之,这种招数完全是伯渊基于自身的情况给自己量身定做的,估计再炸几次也就能控制住了。”童渊没好气的说道。

    “嗯嗯,因为我各方面条件说好不好,说差不差,要说正统修炼能破界,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但是我想可以靠其他方式,所以经过研究就这样了。”张绣笑着说道,“不过华医师确实厉害啊,感觉用不了几天就好了。”

    “像这种伤势,只要是内气离体,对于华医师来说都是瞬间好,三天恢复过来,不过为什么你要缠着绷带。”马超想起当初治疗自己的方式,简直特有效。

    “因为某些带有强烈意志的天地精气正在身体内部搞破坏。”张绣无可奈何的说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有天地精气带有强烈意志,明明是我自己吸收过来了。”

    “哦,这个我懂,用本身的信念渲染天地精气,到一定程度,天地精气会变成自己的一部分,然后这部分天地精气自爆了,意志就被洗白了,但如果聚合度高的话,会形成奇怪的状态。”关平解释道,他常年玩这个因而非常的精通。

    “仙人的残念状态。”黄忠和童渊几乎同时反应过来。

    “说起来,师父,您是来参加徒弟婚礼的吗”赵云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默默地岔开话题询问道。

    “嗯,来看看,这两年彻底恢复过来了。”童渊笑了笑说道,“数次失而复得之后,感悟更深了一些,说起来刘太尉麾下确实是人才济济,几乎都走的是专属于自己的道路。”

    赵云笑着将在场所有人介绍给了自己的师父,而其他人也都听说过赵云师父,所以也都相当恭敬。

    “哦,对了,师父,您以后要不就留到邺城吧。”赵云想了想说道,自家师父其实就在冀州某个山疙瘩之中,以前有事没事还去看看,不过身体恢复后常年游山玩水不出现,赵云去的时候也遇不到。

    “你家军师,将邀请函写了几十份,有纸质的,帛书的,木制的,竹简的,龟甲的,玉石的,我觉得我再不来实在有些太不给面子了。”童渊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能想象童渊游山玩水回来之后,发现自家门口放了一个大信箱,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材料制作的邀请函,是如何一种感想吗。

    “那,欢迎师父!”赵云一脸敬服的说道。

    “不过我对于统兵作战没有什么天赋,但是教一些战场搏杀的武术还是可以的。”童渊先行打好防疫针,毕竟他确实不懂统兵,他最擅长的是因材施教。

    其他人也没有在这一方面追究,童渊在其他方面强不强已经无所谓了,能教出三个内气离体的徒弟不管从什么角度讲都是非常厉害的老师了,而且看现在的情况,三个徒弟之中说不准还会有两个破界级高手,这可就不是一般的擅于教导徒弟了。

    随着张绣等人的抵达,赵云的婚典也逐日的靠近,邺城的氛围也逐渐达到了顶峰。

    往来的豪门,诸侯也多了不少,更有不少人因为身份的缘故,需要刘备,陈曦这一级别亲自迎接,以示尊荣的。

    “这就是邺城”在交州修了一个港口,乘船到东莱,一路驾车到邺城的过程,士燮就一个感觉,繁华。

    当时到青州的时候,士燮甚至对于青州的道路都有着无比的兴趣,对于东莱的大船更是兴趣盎然,这些东西在他看来实在是太震撼。

    那齐整的道路,干净整洁的城市,络绎不绝的车架,让士燮清楚的认识到地处交州的他大概处于什么位置,大概就是土包子级别吧,除了有钱,有粮,貌似其他的真的算不上什么了。

    “不知这邺城为何不修筑这一块城墙。”一路震惊到习惯的士燮来到邺城第一反应就是为什么不修城墙上那道口子。

    “刺史,据闻这邺城城墙乃是当年关云长一刀斩破,所以一直未曾修筑。”袁徽笑着回答道,他知道士燮这一路已经震惊过度了,绝对不会再多问什么,以免显得他太过土包。

    “中原果然是人杰地灵,居然连刀斩城墙的英豪都存在。”士燮赞叹道,然后多余的话不再多问,“确实是繁华的难以置信。”

    “是啊,刘太尉入主中原之后,中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虽说尚未观看到阅兵,但观此形势便知,刘太尉气魄。”袁徽对于刘备的评价一直是高的惊人,自然不介意在士燮面前吹捧。

    当然这一路士燮也亲眼看到了中原的膏腴之地,和自家穷角旮旯一比,甩了不知道多少条街,自然也是连连点头。

    另一边刘璋正在给刘备敬酒,当初去了一波长安还没觉得有什么,毕竟川蜀的繁华也不是开玩笑的,结果这次一路北上走了一边刘备治下,刘璋才明白了,什么叫做繁华。

    “玄德兄治下之繁华确实超乎了想象,尤其是这道路之畅通,确实让我艳羡非常,不知玄德兄可否在这一方面指点兄弟一二。”刘璋一边给刘备敬酒,一边笑着说道。

    “这道路多是子川和公佑在管理,我倒是不太熟悉,季玉若有兴趣,可以找子川询问一二。”刘备没有什么掩饰的意思,也没介意刘璋打秋风,毕竟迟早川蜀这些地方该修也要修,现在的刘备是以天下大业一盘棋的角度在考虑问题。

    “那就多谢玄德兄了。”刘璋笑着说道,然后扭头看向一侧的袁术,“公路,你不说两句。”

    “我说什么”袁术一挑眉,“哦,对了,确实有要说的,刘玄德,石灰窑的石灰价格还能再低不,东北那地方,孙公佑和我两头都在修路,路没修好之前,运过去一船石灰成本太高。”

    “你其实可以和子川谈一下,看看能不能购入技术,按说你其实有资格获取技术的。”刘备闻言,思考了一下说道。

    “你不早说,东北那地方修路快修死了,我开了二十个工程队在修,成天断砂浆。”袁术一脸怨念的说道,“你们阅兵,我其实没什么兴趣,我那边路修不起来,交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乘船来,船还给翻了,我以后还是走陆路算了。”

    “呵……”刘备略有尴尬的说道,“公路,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很多事情你其实可以不用做的。”

    袁术斜视了一眼刘备,“总有些事情是值得我去做的,以前我想恢复世家的荣光,现在看到了一些希望,而在我看来修通道路勾连所有人,对于我们牧守天下有着极大的意义。”

    “在我看来,公路对于我们带领万民前进,对于我们开疆扩土,对于我们超越先贤都有着极大的意义,而我以此为字,所谓昭昭天命,不外乎如此!”袁术猖狂的说道。

    刘备和刘璋低头喝酒,用眼神交流。

    “袁公路,一直这样吗说话如此肆无忌惮。”刘璋用眼神问道,“而且有时候看起来像是风邪上脑了。”

    “这货一直都是这样,不用管他,他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正义,顺带这家伙进入这个状态,干活的方式非常可怕。”刘备用眼神回复刘璋,这种情况刘备和袁术交流的次数多了,早就发现了。

    “喝酒,喝酒。”刘璋敬服的对着袁术敬酒道,这一波他真的服气了袁术,这种说话方式实在是太拽了。

    袁术也不客气,将酒杯给刘璋,然后刘璋拿起酒壶给袁术满上。

    “既然公路你天命昭昭,没问题了,益州的道路就交给你了!”刘璋也是无节操无底线的人物,伸手拍在袁术的肩膀,一脸敬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