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六章 禹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

    那份注入太史慈身躯的,名为大黑天魔神的神力,在太史慈出了扶桑的笼罩范围之后,没有被炼化的部分就归还了回去。

    不过太史慈毕竟已经是最接近破界级的那一波高手中的一员了,自然在加持了一个等同于自身内气量,且近乎完全相同的内气之后,成功进入了另一个层次。

    虽说出了扶桑之后,这份力量就被还回去了,但是那些感悟还在,这也是为什么张飞惊奇于太史慈居然达到了这种程度。

    同理太史慈差不多也就明白了徐盛,糜芳,蔡瑁三人为什么有人进入了内气离体,有的人掉回去了。

    其实说白了就基础积累的差距,如果太史慈的积累足够,靠着那一份加持进入破界级,哪怕那份加持消失了,太史慈也能稳定在破界级的层次,可太史慈的积累并不够,所以才掉下来了。

    同理徐盛在炼气成罡上的积累已经足够了,在外力的加持下让他进入内气离体之后,那怕是失去了这份外力,他依旧能在厚积薄发之下展现出这份应有的力量。

    也就是说这份外力说白了就是一份机缘,如果你的基础足够厚实,原本就足够迈出这一步,只是因为一些原因无法跨过去,那么被外力激发,进入这个层次,被引动的基础就会自发的跨过这层障碍。

    至于这种方式跨过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其实太史慈是倾向于没有问题的,最多缺少了生死之间贯彻意志,更为深入的渲染内气,身体,以至于不可能突破的瞬间就进入内气离体更高的层次。

    虽说太史慈也发现了这么一些弊端,不过相较于让练气成罡级别高手感受内气离体级别,进而抓住时机真正登临这个高度而言,些许能补足的弊病并不是问题。

    中原到底有多少内气离体,其实太史慈心中有一个估测的,除去某些隐世不出的武者,外加一些不知道多少年积累下来,被杀了一波又一波,现在还有二三十的仙人,真正的武将也就三四十个。

    三四十个武将,听起来很多,想想汉室的人口基数,现在虽说经过了黄巾之乱,还有好几年的战争,但是人口依旧在四千五百万。

    也就是说一百万人口里面出不了一个内气离体的武将,这是何等低的比率。

    内气离体有强有弱,这一点太史慈是能理解的,可就太史慈双眼看到的事实而言,他在中原基本没见过内气离体中期以下的内气离体高手,仿若不存在那些层次一样。

    几乎所有的内气离体武将一突破就是内气离体中层,甚至某一些人初一突破,厚积薄发之下,意志通明,直接就进入内气离体圆满层次,之后更是很快就进入内气离体极致。

    简单来说,太史慈印象中的中原,低于内气离体圆满层次的内气离体阶段高手,根本不超过五个,而到现在内气离体极致高手比圆满的还多。

    这要从生物学,社会学,以及数理梗概等很多学科来说都是不科学的,没有下面的积累,所谓的顶层,理论上来讲就是空中楼阁。

    然而,汉室这边,这种如同空中楼阁一样的情况压根就是事实。

    汉室这边的武将要么是死死的卡在练气成罡,要么是在战场疯狂之中意志通明骤然突破,要么就是积累到无比庞大的程度之后,骤然爆发,一步登天。

    总之汉室这边除了个别家伙,其他人基本上突破后没多久就跨入到了内气离体圆满。

    这种骤然之间一飞冲天带来的差距,足够让突破之后的自己在很短的时间里面达到对抗未突破之前数百位不加云气压制的自己。

    简单的说法,乐进和曹洪,曹仁之前都是练气成罡巅峰,实力相差无几,但是乐进在之前突破成功,进入内气离体,到现在已经稳步在内气离体圆满,甚至还在变强当中。

    曹洪和曹仁的实力依旧卡在曾经的高度,双方已经出现了极大的差距。

    这种情况几乎在向太史慈咆哮着另一个事实,那就是汉室某些练气成罡从黄巾时代到现在的积累已经相当恐怖了,他们所需要的其实只是一把释放潜力的钥匙。

    扶桑那边的赐福在太史慈看来就是释放潜力的一柄钥匙,练气成罡最巅峰的高手汉室成百上千,甚至会更多,哪怕是五十个里面有一个有这种资质,也够了!

    内气离体级别的高手每多一个都是国家的资本,完全等同于在基础上加强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

    一个卡在练气成罡最巅峰,但还是在不断努力,十数年征战不休的家伙,一朝给了推开门的钥匙,厚积薄发之下甚至能瞬间跨过内气离体这层屏障的束缚。

    这便是太史慈准备公开的情报,虽说只是体验,但是对于诸如曹洪,曹仁,于禁,黄盖这些被困在这一层次十数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武者来说。

    一旦门被打开,其实就不可能再关上了,以他们的积累来说,他们所欠缺的其实不是天赋,不是努力,其实只是那么一点点的机缘。

    当初关羽步入内气离体的时候,颜良尚且还卡在和练气成罡最巅峰,而颜良刚一突破甚至都没有稳定自己的实力,就能和吕布过手三十招,甚至等稳住实力之后,厚积薄发之下,很快就追上了关羽等人。

    有时候,差的不是天赋,不是努力,差的是那么一点点机缘。

    “这样的话,我觉得云禄和琦玲还差点。”赵云整个人蔫了吧唧的说道,“她们的积累还不够,你应该找文则他们。”

    “哦,这样的话,你就别怪我到时候诚意不足了。”太史慈耸了耸肩表示这样的话,他就只能送银质等人高雕塑了。

    话说太史慈特意给赵云透露这个消息,就是为了让赵云明白,自己不是没有诚意,是赵云自己不选择这个,对于太史慈来说他已经送了三份金银人物雕塑,再送就有些缺乏诚意了。

    “就咱们这关系,你来了就是诚意。”赵云笑着拍了拍太史慈的肩膀说道,不知道我最近正缺钱吗?

    邺城最近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了,说来倒不是为了赵云的婚礼,而是为了来看刘备的阅兵。

    虽说刘备没有兴趣邀请各大世家前来观礼,但是各大世家的渠道收到刘备要阅兵这一消息都非常有兴趣的派人前来围观了。

    毕竟懂得阅兵是什么意思的,都有兴趣现在摸一下底,为以后做做准备什么的。

    刘备这几年防备的太严,虽说各大世家都感受到了刘备的厉害,但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各家有各家的猜测,而这一波,刘备自己愿意亮亮底牌,各大世家哪怕是不远万里也要来看看。

    到了这个时候,可真就是关乎各家的战略性选择,以及今后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家族命运了,不容有任何的失误了。

    自然各大世家既然来了,混一波刘备麾下重臣的婚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而这一波赵云的婚礼明显比前面的三人更为隆重。

    大有一种天下豪门尽皆一观的意思,当然赵云乐的如此,这么多人来参加婚宴,这么多礼物,也就是意味着自己要一波肥了,不过可恶的曲奇现在已经失踪了,连送份礼物回来都忘了。

    “不愧是赵将军,居然有这么多人来参加婚宴,以至于邺城都热闹了很多。”孙策趴在城头一脸敬服的看着往来的人群暗自称奇。

    “你这么说也不算错,但其实是弄翻了因果关系,不过算了,也不想跟你解释了。”周瑜背靠城墙的颇为无语的说道。

    就在这时马超带着电光从天而降,一脚踢向孙策,空气被搅动形成狂猛的风,差点将周瑜身边的陈武带倒,狂猛的巨力直接将孙策踹飞了下去,然后马超兴奋的朝着在空中大骂的孙策追去。

    这一幕出现之后,很快一群士卒就快速的冲了过来。

    领头的百夫长眼见周瑜站在原地,便没有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反倒是先行抬手施礼,周瑜微微欠身回礼,在邺城这地方,周瑜受到的礼遇相当惊人。

    不过也对,北疆之战回来的老兵,基本上都升迁打散到换装之后的精锐当中,当初指挥这群人团了一波匈奴的周瑜在这群人心目之中还是最高统帅。

    “感觉经常有百夫长或者千人将,见到您,然后跑过来施礼。”作为周瑜新带的手下,陈武略带好奇的看着已经走远了,统一身着制式磨砂不反光黑甲的士卒说道。

    “我不认识他们,但是刘曹孙三家伯长级别以上的将领都认识我。”周瑜摆了摆手说道。

    百夫长以上的将领当初都被带到一起由周瑜誓师过,自然那些人都认识周瑜,毕竟周瑜带着他们打了一场惊人的大胜。

    巡逻的士卒这时也在问他们的头领,“张头啊,您刚刚停步施礼的那位郎君是谁啊?哪家的公子?”

    “公子?见到那位你要么叫大帅,要么叫君侯。”百夫长一副看年轻人的眼神,“他指挥我们在北疆全歼了匈奴,俘虏了数十万的胡人,最终一战的主帅。”

    “不是吧,看着好年轻。”身后的士卒尽皆震惊道。

    “哼,年轻不年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给我注意一点,见到了恭敬点。”百夫长没好气的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

    任何一个能带着手下以极其微小的损失,获得惊人胜利的将帅都是值得士卒恭敬对待的。

    “看起来就算是在邺城,你的威望也不低啊。”夏侯渊突然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没什么,毕竟是我打赢了,怎么,你也对于太尉的军势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周瑜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难道你不畏惧?”夏侯渊反问道。

    “伯符不是已经和司空结成了攻守同盟了吗?”周瑜没有回答,转而反问道。

    “这不够,刘太尉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我们的想象,甚至超过了有史以来任何一个时代准确的材料记载,而且这还只是我们所能看到的部分,或者说是对方愿意显露出来的部分。”夏侯渊神色凝重的看着周瑜说道。

    “问题是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如果说我们的兵法是各种计策,然后攻敌短板,那么陈子川的兵法就是将我最短板的地方变得比敌人最优势的地方更强,这是兵法最完美的情况,也是兵法最理想的状态。”周瑜带着淡然的笑容说道,无有丝毫的畏惧。

    夏侯渊闻言默默地收敛了恐吓的神色,“你也猜到了什么吗?”

    “禹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所谓化干戈为玉帛。”周瑜淡笑着说道。

    “难道你真就这么想吗?”夏侯渊面色一沉,如果周瑜真是这么一个想法,那他说什么都没意义了。

    “嗯,谁知道呢?说不得我只是想看看刘太尉的底子。”周瑜面上浮现一抹难以捉摸的笑容,夏侯渊连连皱眉,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看周瑜现在的神色,犹豫一二之后,直接飞离。

    【禹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所谓化干戈为玉帛。我所说的可不是开玩笑啊,对伯符来说未必如此,但是对于曹公这是实话,这样的力量陆地上无人能阻止的!】周瑜望着飞离的夏侯渊默默地想到,故意说得这么模糊就是为了让夏侯渊动摇啊。

    不得不承认周瑜确实当今天下最顶级的智者之一,很多东西看的都远远比其他人更为深刻,刘玄德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或者说是现在直接摆在台面上的力量,已经足够彻底击溃他们了。

    这种力量所展现出来的威慑力,已经足够让周瑜去思考,敌人是谁这一问题了。

    【终归还是袁公当时所告诉我们的吗?中原不等于天下,可就算是中原不等于天下,到底是有着如何的大恐怖在等待刘太尉,四十万足以称为精锐的甲士啊,从古到今千年的岁月,这种程度,到底有谁堪与之匹敌?】周瑜默默地思考着,眉头紧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