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三章 齐聚邺城

    在夏侯渊的怨念之中,张飞的婚礼如期举行,虽说有很多的不满,但是在婚礼上,夏侯渊还是表现出应有的礼仪给张飞以尊重。

    实际上主要是原本准备好婚宴前动手的夏侯渊,看着各种武器都没放下,就那么大剌剌的拿进婚礼现场的赵云,关羽,黄忠,许褚,华雄等人,心头就不由得一沉,那架势就差直说,欢迎搞事,热烈欢迎诸位搞事,我们等待你们搞事。

    虽说能将女儿送过来,其实夏侯渊就已经想通了,只是心中气不过,因而才准备在婚礼上给张飞点颜色瞧瞧,不过看关羽,赵云,黄忠这群人的架势,摆明了就做好今天应付局势的准备。

    看向自己兄长夏侯惇周遭围了一圈内气离体,夏侯渊无奈端坐在主位上观礼,就今天这几位这架势,如果真出了什么幺蛾子,那肯定下不了台,不过还好,武的不行还有文的。

    随着合卺酒端了上来,夏侯渊面上骤然浮现了一抹笑容,然后挑衅一样看着张飞。

    “张翼德,这合卺酒只要你不吐出来,正儿八经的喝下去,我们曹家和夏侯家就认你这个女婿,你要是变色了,或者喝吐了,娟儿还会嫁给你,但到时候别人怎么看就与我们夏侯家无关了。”夏侯渊冷笑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纯爷们还怕这个?别说是苦酒,就算是有毒我一个内气离体有什么吞不下去的。”张飞冷笑着传音给夏侯渊。

    合卺酒端了上来,一黑一白,黑色的那一半张飞默默地端了起来,远远传递过来的气味,都让祝福的众人感受到了一种苦涩。

    张飞面带笑容的缓缓喝了下去,陈曦和法正等一众围观的文武尽皆看的是目瞪口呆,而夏侯渊和夏侯惇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这酒虽说没毒,但能让夏侯渊放这话也不是一般的酒。

    这是夏侯渊为了这一天准备的黄连苦胆酒,苦的程度,当初夏侯渊用一根指头沾了一点,舔了舔,整个脸都扭曲了,而张飞居然面带笑容的喝了下去。

    “如何?我张翼德可是说一不二得主。”张飞略带傲慢的声音传递给夏侯渊,夏侯渊看着张飞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居然有如此坚定的意志,简直如同钢铁一般,连脸色都不变。

    “大兄,帮忙,给我将合卺酒的酒水沾一点。”夏侯渊传音给夏侯惇,然后夏侯惇弄了一点点给夏侯渊,夏侯渊尝了一口,整个人都爆炸了,看向张飞也多了一抹看向真汉子的敬服,当真是面不改色。

    晚上张飞长好味觉神经,整个人的脸都扭曲了,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感觉到这么苦,足可见夏侯渊多么的丧心病狂。

    “涓儿,你族父之前是疯了吧。”张飞扭曲着脸说道。

    “呃,我不是让你换掉那个合卺酒吗?还有你要叫他爹爹,或者岳丈。”夏侯涓劝解道,因为夏侯渊总是愤懑,所以夏侯涓到处寻找的时候找到了那坛苦酒,稍微一想就知道夏侯渊想要做什么。

    尝了一口,差点将胆汁吐出来,夏侯涓当时就决定通知张飞,这玩意根本不是给人喝的,用这个做合卺酒的话,张飞当场就会吐的,然后丢人就丢大了。

    张飞收到消息之后,第一反应表示自己不怕苦,区区苦酒完全不用在意什么的,结果夏侯涓再三警告,张飞为了避免夏侯涓担心,犹豫了一下去找华佗,华佗随便调配了一点药,让张飞清楚的明白,苦酒真心可以苦的让人面色扭曲。

    当场张飞就赶紧找华佗问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华佗顺手给了张飞一刀,问题瞬间解决,苦味什么的,切了味觉神经最简单。

    “这样就好了,不过今天你吃什么都没有味道了。”华佗一边配药一边回答道,“这是最适合内气离体的方式,以你的身体素质,虽说我剔除了一部分味觉神经,但是到晚上你就会自然长好。”

    “哦,没味道,没事,没事,今天全靠喝酒。”张飞满不在乎的说道,今天吃个鬼,不喝趴下才怪。

    有了这一招之后,张飞完全不怕苦了,所以酒都没换。

    “换掉了那不就成了骗人了吗?再说怎么着也不能让你在岳丈兄面前丢脸,怎么着也要让你在他们面前抬起头。”张飞咽着唾沫说道,一方面是苦的,一方面也是红烛之下夏侯涓浅笑的柔媚。

    次日张飞带着夏侯涓来拜访舅姑,说白了也就是回门,夏侯涓这边还算和谐,虽说有些尴尬的意思,但是张飞这边三两下就顶上了自己的岳丈兄夏侯渊。

    “你昨天到底给我喝的是什么酒,我怎么现在嘴里还是苦。”张飞行完应有的礼节之后,当即炸毛指着夏侯渊说道。

    “别管是什么酒,就冲你昨天面带笑容的将之喝下去,我敬你是条汉子。”夏侯渊面无表情的说道,从昨天回来他已经用指头沾了好几次,也尝了好几次,每一次都以无比痛苦的扭曲脸色收场。

    那种苦简直让人绝望,不愧是苦胆炸成汁,黄连捣碎相互融合萃取出来的精华,之后兑酒将之溶解调和出来的,苦的让人绝望。

    夏侯渊自诩自己意志坚定,那一瓠苦酒在那个时候肯定能喝下去,但整个人面色绝对会扭曲,那种苦涩简直无法忍受。

    张飞在那个时候居然面带淡笑的喝了下去,仿若那不是苦酒一般,要不是夏侯渊从那一瓠苦酒之中沾了一点点尝了一口,夏侯渊都怀疑张飞作弊了。

    然而张飞就是这么拽,虽说夏侯渊一直不爽张飞,但是张飞昨天那种平和,那种略带高傲的笑容,毕竟都是依靠着那钢铁一般的意志达成的,就连夏侯渊都不得不服气。

    同样也不得不承认,夏侯涓的眼光确实比他优秀的多。

    “铁打的汉子,还用你说。”张飞将自己的胸肌拍的啪啪乱响,看起来就想要和夏侯渊动手,结果被夏侯涓抓住左手之后,不满的看了一眼张飞,然后乖乖的又开始施礼。

    “爹,你别介意啊,他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这样了,不过那个酒我尝过,真的很苦。”夏侯涓低眉顺首的给夏侯渊解释道。

    “好了,张翼德也算是良配,爹爹以后也管不到你了,有什么事情找他,张翼德,你能保证不。”夏侯渊面色肃然的看着张飞,不过看这神情八成是没将张飞当女婿看。

    “我老张家的人,还用你说!”张飞盯着夏侯渊说道。

    “涓儿,这蛮子要是待你不好,你就回来,夏侯家永远是你的家。”夏侯渊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而且还是养女,叹息着说道。

    “哼。”张飞一甩头不说话,而夏侯涓眼圈则有些泛红。

    “好了,好了,涓儿,你去看看你大哥,我和张翼德有话要说。”夏侯涓有些犹豫,但是眼见张飞的神色,缓缓地退了出去。

    等到夏侯涓和夏侯霸说完,张飞已经在院子里面等着她了。

    “没和爹爹发生冲突吧。”夏侯涓略有紧张的询问道。

    “没,我可是说一不二。”张飞安抚道,夏侯涓明显放心了一节。

    “那爹爹没惹你吧。”夏侯涓又问道。

    “只是告诉了我一些事情,好了,回家吧。”剃光了大胡子,看起来精神面貌好了很多的张飞,爽朗一笑,拉着夏侯涓上了车架。

    之后夏侯兄弟带着曹昂便在邺城四周转悠,而越转夏侯兄弟越心凉,曹昂这种只是稍稍经历了战争的二代,看不出来刘备麾下士卒和曹操麾下士卒的差距,但是夏侯兄弟的可是历经战事。

    自然两人都很是清楚这几十万大军尽皆是经历过战争,甚至都属于具有了天赋的精锐大军。

    等到鲁肃婚宴开始之前,刘备这边换装已经告一段落,近战的士卒按照不同的类型换上了不同颜色的札甲,当然某些特别的军团也因为各自的喜好涂成了不同的颜色。

    比方说西凉铁骑原本按照陈曦的想法是黑色札甲,红色扎线,然后再挂一个红色披风,看起来一片黑红,符合汉朝皂色,玄色的审美观,帝国的色彩,帝国的核心精锐。

    结果华雄果断要求换成黑色,黑头盔,黑铠甲,黑线,备用的黑手套,黑皮靴,黑披风,黑马甲,最后连长枪,斩马刀,环首刀都统统换成了黑色。

    而且看华雄的架势,如果不是战马纯黑有点难度,华雄恐怕连战马都要换成纯黑色,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换成纯黑色也不困难。

    同理赵云这边皮甲也刷成了白色,于禁则是统统刷成了红色,总之好好的军团尽皆刷成了各种乱七八糟的颜色。

    “我现在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子义的军团连铠甲靴子都要刷成金色。”陈曦看着那土豪金一样的颜色无比无奈,不过话说回来,古代金灿灿这个颜色,中国制造的非常多。

    “你不觉得这个看起来非常的耀眼吗?”太史慈笑着说道,“我们是水军啊,当我们出现的时候我们无法隐蔽,当我们隐蔽的时候,船都无法找到,既然如此,我们根本不需要考虑隐蔽,我们需要考虑不的是士气!”

    等到各个军团完成了换装,夏侯兄弟越发的沉默,刘备表现出来的战争潜力已经让他们感受到惊悚了。

    “这才是刘太尉的大军吗,以前根本没有竭尽全力是吧。”夏侯渊苦笑着说道,一支支军团的聚集,虽说还没有开始阅兵,但是那种统一的着装,制式的武器铠甲,让夏侯渊等人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瞎说什么大实话,以前我们也没换装啊。”陈曦笑着说道,而一旁的马超和夏侯霸就快流口水了,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一个精锐军团完成换装之后,精气神各方面都有很大程度的提升。

    因而不管是马超还是夏侯霸,想想自家率领的士卒,果然货比货得扔啊,貌似不管从各个方面比对,都是眼前这无边无际的兵海看起来更可怕,简直是多角度全方位的碾压啊。

    “你们到底准备了多少的大军和武器装备?”夏侯惇看着下面踏着整齐的步伐迈进的刷着灰黄涂装的臧霸军团,一脸的艳羡,虽说颜色很糟糕,但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自己能率领这样兵甲完整的精锐。

    “先期准备了一百万,哈哈哈哈。”陈曦猖狂的说道,到了这种时候光明正大的将底牌亮出来也没什么好怕得了。

    “一百万……”马超双眼近乎爆发出电光,“给我分一些啊,我不多要啊,我只要铠甲啊,靴子,备用手套,武器这些都可以不要啊,给我分五千套啊,看在我们同殿为臣的份上……”

    这一刻马超几乎要抱陈曦大腿了,其实不仅仅是马超要抱,夏侯惇和夏侯渊,以及曹昂,夏侯霸要不是知道抱大腿没有意义,现在说不定也抱大腿了。

    “去去去,一边去。”陈曦将腆着脸的马超推开,外面那一块块训练有素的精锐大军确实看着异常让人振奋,但现在还没到重头戏,到了阅兵的时候,所有人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强大。

    现在零零碎碎的看着几万乃至十几万的精锐,相比于到时候简简单单的三十万精锐直接开过去一遍,绝对足够让参与的人明白双方巨大的差别。

    虽说三十万人溜一波,恐怕就需要一天的时间,不过这一波完全就是为了让对方好好感受一下双方的巨大差距,除了某些特殊的军团是有展示的意思,其他的军团只用过眼让前来观看的人感受到其中那宛如鸿沟一样的差距就够了。

    反正陈曦的意思就是五千精锐士卒一个方队搞六十个,一个一个的长方形往过整整齐齐的走就是了。

    多余的动作根本不用做,要玩高难度那就看关羽,张飞,赵云,华雄这些人了,至于常规的精锐部队,拉出来就是为了让对方明白差距,简简单单的方块开过去就好了。

    越简单,越直观,才越有效,毕竟要是弄得花里胡哨,别人看都看不懂那不就白展示了吗?

    “喂喂喂,你也太吝啬了吧,一百万铠甲装备啊,连五千件都舍不得给我,真是吝啬鬼。”马超不满的看着陈曦说道。

    “你等着,等回头迟早会有你的,但是现在肯定没有。”陈曦瞟了一眼马超说道,然后余光无意间瞟到了一个骑飞黄的家伙,当即一愣,孙策还真是大胆啊,“话说,我看到你兄弟了。”

    陈曦一边说,一边远离马超,并且自然的挪步朝着太史慈的身边行进,北疆的时候见多了孙策是如何给马超打招呼的,当然也见多了马超是怎么给孙策打招呼的,被这俩货波及了那就不好了。

    “我兄弟?哪里,哪里?”马超左右扫视,还没有找到对方,其他人就看到一道黄光从远处骤然飙射到马超的身后,然后孙策一拳打向突然反应过来,转头看向身后的马超。

    那一瞬间陈曦清楚的看到,孙策恣意张狂的笑脸,抡着右拳打在了马超的左脸,马超的脑袋开始后仰,然后整个人就像是炮弹一样,旋转着从城墙上倒冲着朝着天上飞了过去,那强烈的加速甚至撕破了音障,巨大的力量,连着一旁的夏侯霸一起带飞。

    “嚯嚯嚯,果然有了飞黄,跑得快多了。”孙策得意的看着依旧在螺旋飞天的马超一脸的得意。

    “孙伯符,你个混账!”马超被强行螺旋上天,稳住身形之后看着下面的孙策,当即咆哮道。

    “几个月没见,你已经菜成这样了。”孙策猖狂的说道,“我可是变得更强了。”

    “我要宰了你!”马超打了一个口哨,里飞沙瞬间飞来,马超上马化作一道紫蓝色的电光和骤然加速变成金光的孙策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双方依旧不相伯仲。

    “没想到你居然也达到这个层次了?”马超难以置信的看着孙策,想想自己吃得苦,被各种揍,还被雷劈,结果现在居然和孙策不相伯仲,马超简直不能忍。

    “内气离体极致?”孙策看着马超笑着说道,“很难相信?我告诉你,我现在还没近全力。”

    “说的我好像全力以赴了一样。”马超身上爆发出无尽的电火花,整个人如同雷神降世,以一种更加惊人的速度朝着孙策攻去,一时间将孙策压制的死死的。

    随后孙策不闪不避和马超开始互殴,一炷香之后,两人都被打成了猪头,然后互相艰难的滚了下来,若非铠甲还能区分出谁是谁,陈曦也没办法分辨了。

    “喂,孙伯符,你一个人来?你家公瑾放心你?”陈曦好奇的看着躺在城墙上哼哼唧唧的孙策询问道。

    “哼哼哼,当然是我一个人来的。”孙策得意的说道。

    陈曦无语的看着孙策,孙伯符做什么二货的事情,陈曦都不意外,陈曦只意外孙策犯二的时候,周瑜这一波在干什么?

    在陈曦思考着周瑜干什么的时候,周瑜正在被陆骏往瘸了忽悠。

    因为是刘备邀请诸侯来看阅兵,所以没什么事情,外加没什么仇的理论上来讲都会给个面子。

    当然诸如曹操和孙策这种一般是不用亲自来的,而周瑜看看情况发现放任孙策无所事事不是什么好事,就打发孙策来看阅兵了,毕竟刘备自己写的邀请,不可能打脸。

    再说就算打脸了,孙策有飞黄,实力也强,要跑也就是分分秒,完全不用担心,而周瑜又想在陆家这边买点船,给南下做点准备,后来又得知鲁肃要结婚,也就让孙策去的早一些。

    毕竟周瑜和鲁肃的关系还是比较靠谱的,虽说各为其主,但是私交确实挺不错,所以算算时间就让孙策早来了,至于周瑜则是先去陆家船厂买点船,为南下做准备,随后也会过来。

    陆骏热情的招待了周瑜,然后表示要船啊,没问题,五代舰啊,啊呀,现在怎么还用五代舰,我推荐你用七代舰,你看七代舰这刚刚的,什么纸面数据不信,我带你去看实物。

    周瑜看着太史慈的兴霸号莫名的感到内心的一种震撼。

    “这船也卖?”周瑜看着兴霸号一脸惊奇的看着陆骏。

    “卖啊,造出来就是卖的。”陆骏实诚人,在这一方面不胡说。

    “你确定?”周瑜盯着陆骏,陆骏点了点头,“不过需要等一等,七代舰投入比较大,而且工期比较长,你要的话,需要等等。”

    “那我还是要五代舰算了,有六代舰吗?”周瑜直接否决,随后一想,七代舰都卖,六代舰那肯定也卖啊,于是又加了一句。

    “六代舰脱销了,订的人很多,没有现成品,五代舰还有一些,你要的话,可以卖给你,其实我推荐你买七代舰,这一艘兴霸号虽说真实战斗力也就顶五六艘六代舰,但是在某些战争中它可是能翻盘的。”陆骏继续吹捧自己的七代舰,想要圈钱。

    “先将五代舰卖给我再说吧。”周瑜做出一副不太在意的神情,但是作为水战精通的他,很明白,陆骏说的很有道理。

    “买一艘七代舰,我给你赠送两艘五代舰作为救生艇如何。”陆骏继续推销他的七代舰,反正他说的七代舰和周瑜看的完全不是一个,要是能造出来一艘七代舰,陆骏表示别说送两艘五代舰作为救生艇,就算是送一个舰队的六代舰他都不心疼。

    “呃,要是买一艘七代舰送两艘六代舰,将你们处理的五代舰打包给我的话,我倒是可以接受。”周瑜做出一副思虑状,六代舰在周瑜看来也是相当不错的战舰。

    “六代舰造价一千万,你杀了我吧。”陆骏夸张的说道。

    “生意说白了就是谈啊,七代舰多钱一艘?”周瑜笑眯眯的询问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而已,谈谈,谈谈,他对于七代舰很感兴趣。

    “兴霸号一亿二千万一艘,不搞价。”陆骏不爽的说道。

    “哦,有些贵,要是给的赠品让我满意的话,我倒是可以买几艘。”周瑜想了想说道,他其实已经猜到了,这些船现在肯定拿不到,要拿也要等到明年了,不过没什么,他已经有比较准确的猜测了。

    “你买五艘,我给你送两艘六代舰,船坞的五代舰当救生艇赠送给你。”陆骏和周瑜商讨了很久,最后敲定购舰计划。

    周瑜默默地付了全款,而陆骏则以七代舰制作技术为抵押,一旦陆骏制造出周瑜需要的七代舰,不交付给周瑜七代舰的话,那么为双方保管建造七代舰制作技术的卫家钱庄,将会把七代舰建造技术以及相关的图纸完全移交给周瑜。

    就这样周瑜满意的掏了六亿钱给陆骏,而陆骏毫无节操的直接将六亿钱投入到真七代舰的建造中,陆骏可不记得自家答应周瑜制造的是兴霸号这种阉割再阉割的劣质版,他可是妥妥的写着七代舰。

    将五代舰送往江东之后,陆骏目送周瑜离开。

    【七代舰的图纸居然能抵价这么多,我要不要趁着现在没人知道给辽东公孙家抵押一把,然后给甄家抵押一把,再给交州死土豪士燮也抵押一把,这样至少能骗到四十亿,周公瑾这货太能砍价了。】陆骏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说干就干,想想这些人这个点肯定在邺城,陆骏思虑再三决定亲往邺城,赶紧趁乱卖一波技术,骗骗钱,好造七代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