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八十一章 婚典

    陈曦等人入场没多久,刘备也带着贺礼和文书来了,这一波基本上刘备治下算是来全了,当然一些来不了的也都送上了贺礼。

    当然最近已经快穷的吃土的赵云看着太史慈,双眼都是精光,等人高的金人啊,赵云很庆幸自己长的比法正壮实,也比法正长得高,他现在非常需要这种有诚意的贺礼。

    “平儿,你在干什么?”张飞看着一旁在不断聚集天地精气的关平,一脸不解的询问道。

    “叫我爹过来。”关平面无表情的说道。

    “二哥在哪里?”张飞兴冲冲的大着嗓门询问道。

    就在张飞询问的时候,关平身上骤然冒出淡淡的紫青色星辉,然后在关平身后形成了一个虚幻的影像,随后逐渐的凝实,随后关羽的意志降临,一种莫名的压力传递给在场所有的人。

    身穿紫袍的关羽缓缓的出现在了关平的身后,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眯着眼睛看着进门的法正,先是对刘备施礼道,“大哥,恕小弟无法全礼。”

    刘备惊喜的看着关羽,原本以为这一波关羽来不了,没想到关羽居然用着某种不知名的方式过来了,“免了免了,今天孝直的婚宴,他才是主人公。”

    “孝直,我本人在豫州不好过来,临时降临过来,也没办法给你带贺礼,只能祝你早生贵子了。”关羽少有的说了一长串的话,张飞等人目瞪口呆,这居然不是影像,而是关羽本人直接降临了过来。

    “二哥,真是你本人?”张飞难以置信的看着关羽。

    “别碰。”关羽带着一抹喜悦看着张飞,但脸色却依旧有些僵硬,不过关羽一直都是这么一个神情,也没什么说的。

    “呃。”张飞吓了一跳,赶紧收手。

    大概也是看到所有人都很好奇,关羽简单的讲述了这是怎么做到的,所有人皆是一脸敬服的看着关羽。

    “不过经过这么一次熟悉,下一次估计就能进行一些战斗了。”关羽摸着胡子带着些许自傲说道。

    法正倒也没介意关羽毛都没带,毕竟人家关平已经将礼物带来了,关羽能来已经超过了法正的估计。

    一群人颇为兴奋,但毕竟是在法正的婚宴上,就算有很多的话想说,也不好开口,因而一阵喧闹之后,就又进入了肃穆的婚礼环节。

    “这就是你所说的惊喜是吧。”太史慈传音给关平说道。

    “不是的,等到阅兵的时候,叔父你就能看到了。”关平笑着说道,关羽在神意志跨过某个界限之后,骤然变强了一节。

    “嘿,等到婚宴结束,我也要公布一个消息。”太史慈一脸笑意的说道,扶桑那边能赋予内气,这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众人坐好之后,法正已经披上了以皂色为主,黑色花纹的宽大广袖外袍带着身披玄色广袖金纹外袍的姜莹缓缓入内,各种乐音接连响起,法正带着淡淡笑容缓步上前。

    随着编钟最后的回荡消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的赞词开始从捧着卷轴,身穿直裾的主礼人庞德公那里缓缓的传递了过来。

    话说原本这个是刘备想要干的活,结果刘备实在太年轻,汉礼婚嫁的主礼人必须是长者,而刘备治下一圈没有一个过五十的,最后只能找庞德公了,其实要是能找到赵岐和司马儁那种九十多的就更好不过了,只是要有名望,还要够老的,当前邺城真没有。

    陈曦等人这个时候也都跟着一起念贺词,这些东西上面的长者开一句,后面的家伙就能跟十句,不过这种时候相对来说就有些不讲理了,总是会出现有人快有人慢。

    说来汉代婚礼并不繁琐,也不会有喧闹嘈杂,但是到长者颂词祝贺的时候,从天子到百姓所有的婚礼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真要说这其实是违背“黄昏举礼之义”的,但是祝词这一阶段每每都是如此,毕竟声音传播右前后,人又多,范围又广,有时候甚至数千人祝贺。

    这种规模放在后世都需要一些特殊道具和特殊组织才能达成声音同一,自然汉代婚礼对于颂词这一段的要求基本算是放羊了。

    在还算整齐的祝福颂词之中,法正和姜莹开始沃盥入席,而一旁烹饪好的鱼肉,猪肉,兔肉,则由司仪缓缓的端了上来,然后由侍者每项切了一块,连同配料一起端给了两人。

    法正和姜莹静静的吃下这一份饭菜,所谓昏义“妇至,壻揖妇以入,共牢而食,合卺而酳,所以合体同尊卑以亲之也”说的就是这个。

    这么吃了之后,也就是承认夫妻一体,尊卑一致,当初陈曦娶妻的时候,繁简吃了,陈兰其实没吃,这也是陈兰叫繁简姐姐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毕竟很多东西陈曦能改变,但是很多细节映照的东西,却是几乎无力动摇的。

    随着瓠呈上来,陈曦等结过婚的尽皆面带笑意,毕竟合卺用的酒用古礼来说肯定是苦酒,而且是一种很糟糕的苦。

    果不其然,法正和姜莹交换酒器之后,法正将酒倒入嘴里的瞬间就差点吐出来。

    这一刻法衍,刘备,陈曦尽皆看着法正,然后法正梗着脖子艰难的将酒咽了下去,当初陈曦就差点吐出来,但是繁简就在陈曦的面前一边喝一边看陈曦。

    以至于陈曦到现在都很好奇,合卺酒,女的喝的是不是甜的,不过按照古礼应该不大可能,最多是不那么苦,毕竟这个礼节讲究同甘苦。

    之后就没什么看的了,汉礼昏义,法正将姜莹送回内宅,然后换了一身衣服又出来,这个时候就不大讲究了,自然所有人都等着将法正灌倒。

    “孝直,有什么感想?”换了一身玄色服袍,单独跑出来的法正被陈曦拉住之后,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

    “太苦了!”法正黑着脸吐槽道,“你当初的酒也这么苦?”

    “都这么苦,我当初差点吐了,但是我妻就在旁边看着。”陈曦一脸抑郁的说道。

    “一样,我妻也在旁边看着。”法正面上浮现一抹温暖的笑意。

    “别苦了,干杯~”张飞拎着一个酒坛对着法正说道。

    “干干干!”于禁,华雄,太史慈,满宠等人围了上来,将法正包围在中央,皆是举着酒碗或者酒坛。

    “喝~”法正豪气干云的说道,然而帅不过一刻钟就滚到台下了,然后傻笑着往出爬。

    “我现在完全想不起来,当年的我到底是怎么下酒场的。”陈曦一脸惨痛的看着在那里往出爬,艰难而又奋力的往出爬的法正,当年自己到底是怎么下场的。

    “不过不要管我当初怎么下台的,今天一定要够本啊!”陈曦狂笑着拎着酒坛朝着正在艰难往出爬,丝毫不要风度的法正走去。

    “孝直,你是跟我们几个一人再喝一杯,还是让我们告诉其他人其实你是想偷溜。”郭嘉,贾诩,李优,陈曦biu的一声出现在了法正的四周,将法正包围了起来。

    “孝直,我们帮你挡住这四个混账,回头你帮我们挡酒如何?”鲁肃传音给趴地上装死的法正,打算结成攻守同盟。

    “好。”一个字证明了法正现在的决心。

    “欺负已经喝大了的算了什么?”鲁肃笑盈盈的往过走,身后张飞,赵云,尽皆提着酒缸,带着某种威压缓缓地走了过来。

    “咚!”张飞拎的酒缸往地上一放,陈曦当时就感觉他们四个差点被震的跳起来。

    “这么玩就没意思了啊!”陈曦怨念的看了一眼趴地上装死的法正,然后看向鲁肃说道,他当初可是被灌得不省人事了,法正现在还知道往回爬,肯定意识清醒着。

    “先将这四个不干活的撂倒!”鲁肃,张飞,赵云很明显有明确的联盟,看这架势,今天不帮法正一波,搞不好回头比法正还惨。

    鲁肃一声令下,赵云和张飞扛着酒缸就过来堵住了这四个家伙。

    “怎么办?”陈曦做出一副怕怕的表情询问道。

    “真以为我们没人?”郭嘉一甩头,“人呢?”

    “这四个家伙都要结婚了,这一波灌倒他们四个!”陈曦对着许褚,马超,太史慈,华雄等人招呼道,biu的一声更大一群人将鲁肃等人包围了。

    “停,你们想好啊,这一波灌了我们,回头你们结婚到需要喝就更多了。”鲁肃的面上流露出深沉的悲哀,看马超,关平,陆逊等没结婚的家伙都像看智障一样。

    顿时这群人犹豫了,今天灌了这一波,那不就意味着今日法正之惨剧他日必定发生在他们身上?

    “先灌张翼德!”马超跳出来叫唤道,反正他结婚,刘备这边也就是送点礼物,人肯定来不了,既然如此,今天先灌醉一波,过几天张飞结婚再灌一波。

    “先灌马孟起!”张飞也不傻,顿时明白了马超的想法,从一旁拽了一个酒缸,直接朝着马超扑去。

    顿时场面大乱,也不知道法正挨了几脚,总之陈曦当天喝的昏天黑地,最后也不知道是被谁送了回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