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八章 来不齐啊

    郭嘉入场之后,其他人也就不能再等了,这几乎算是早期那一波元老的讯号,当即张飞,华雄等人拎着酒坛,让手下扛着礼盒,朝着法正的方向冲去。

    “孝直,不说啦,我们之间也就不用多说了,来上酒!”张飞很霸气的将一坛酒直接塞给法正,然后自己和华雄,臧霸一人提了一坛酒,“哥仨敬你!”

    说完张飞,华雄,臧霸一脸怪笑,端着酒坛在法正面皮抽搐的时候,咕嘟咕嘟的全部灌了下去,然后拎着酒坛一脸怪笑的看着法正。

    法正面皮抽搐,艰难的将酒坛举起来,一边暗骂张飞等着瞧,一边默默地往自己嘴里面灌,良久之后,法正一坛酒干尽。

    “好,这才是好男儿!我亲自抓了一匹炼气成罡的野马,给你带了过来。”张飞轻拍法正的肩膀,一脸笑容的说道。

    这一掌下去,原本就被灌的晕晕乎乎的法正,差点没办法站稳,“你等着啊,过几天我抬着酒缸去请你!”

    “来来来,喝倒了,算我输!”张飞哈哈大笑道,然后和华雄臧霸一起朝着法家走去。

    另一边鲁肃掏了掏耳朵,吹了一下手指,“一个个都逃班了,啊啊啊,我迟早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今天孝直的婚典,我居然差点干个通宵,迟早要揍他们!”

    “孝直,看你这情况,貌似喝大了,我也不难为你了。”刘琰溜过来的时候,孙乾,糜竺,马超等人都进去了,法正都开始摇晃了,笑嘻嘻的说道,“就一盅。”

    法正摇摇晃晃的伸手去抓酒盅,结果居然还没抓到,“诶,怎么有这么多酒盅。”摸来摸去,摸到了酒盅之后,便是犯傻一样的笑呵呵的看着刘琰。

    “孝直,干吧!”刘琰嘿嘿的笑着,然后和法正一起一杯酒下肚,瞬间法正神情就清明了。

    “孝直,你这家伙居然是装的!”刘琰看着法正面红耳赤,就快要喷火的神情怒斥道,对方双眼一点都不迷蒙,感情之前在糊弄。

    “别喊啊!”法正赶紧捂住刘琰的嘴,“你跟我喝我的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感觉一口下去,跟火线一样。”

    “我蒸馏了好几遍的酒精啊,比什么医用酒精够味多了,来来来,这是刘景升的大雅,来吧!”说着刘琰掏出当年从刘表那里骗来的大雅,倒满一倍,这种一杯二斤的酒,法正压力极大。

    “威硕,放过我吧,你看我都成这样了。”法正将冕服紧了紧,肚子直接凸了出来,“我等一会儿还要拜堂呢,放过我吧。”

    “要不这样,我用大雅,你用小雅,之前糊弄我,你喝醉了,我也就当作没看到。”刘琰端着大雅笑着说道,实际上也就是说说,调笑调笑法正,刘琰还没有太过难为法正的意思。

    “好吧,好吧,看在我们一起干了这多年,从白身到列侯,今天大喜的日子,干杯!”法正虽说没有彻底喝大,但是也兴奋了起来,刘琰说说是自己用大雅,法正用小雅,法正不觉得亏,于是直接端了上来,一口干尽。

    这一刻刘琰的脸近乎皱成了一团菊花,然后颤抖着将大雅端了起来,几口干尽了接近二斤的酒精,然后整个人就开始眩晕。

    “嘎嘎嘎,威硕你没事吧。”法正像是犯蠢一样傻笑着,刘琰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了,艰难的摇着朝着法正家里走去,这一波装的不到位,不到位……

    “孝直,兄弟我来看你了!”太史慈抱着一个黄绸覆盖的玩意走了过来,糜芳和徐盛都在身后。

    “子义,好久不见啊。”这一波的时候法正是真晕了,整个人的笑容看着都有些呆呆的了。

    “哗啦!”太史慈将黄绸拉开,金光闪闪耀的法正都有些眼花。

    定睛一看才发现一个抽象的等人高纯金制作的艺术品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虽说外形一点点都不像法正,但是却有一种神韵,让所有人看到这个金闪闪的雕塑的面庞,就知道这是法正。

    “这是我和兴霸,子芳给你准备的礼物,如何,我徒手捏黄金捏出来,期间没有用一点点外物,看看看,这到处都是我的指纹。”太史慈一脸得意的说道,“是不是很有你的气势!”

    法正虽说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晕了,但是分辨出像还是不像,还是可以的,毕竟那一抹神韵确实很好的展现出来了他的状态。

    “厉害!”法正竖了一根大拇指一脸佩服的说道。

    “喜欢就好,喝!”太史慈大笑着说道,“兴霸有事来不了,这一波我就替他干了!”

    太史慈连干两碗,法正这时是真的喝大了,当即狂笑着端起酒碗就和太史慈干杯,再无之前维持诸侯气度的想法,一身年轻人的张扬这一刻尽皆展现了出来。

    “呦,孝直。”陈曦过来的时候,法正一身酒气,双眼迷蒙,摇摇晃晃的站在原地,看到陈曦驾车过来,当即傻笑。

    “你小子怎么成这样了,谁这么早就开始灌你!”陈曦不解的说道,“我给你画了一张画,来来来,你看看像不?”

    陈曦笑嘻嘻的将那张装裱好的话打开,法正一怔,果断用精神量将酒气清走,“你居然还会画画,而且居然还能画成这样?”

    “当然啊,你以为我是说笑的,顺带,你之前该不会是装醉糊弄其他人吧。”陈曦看着瞬间清醒过来的法正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你根本不懂那群家伙怎么灌我的,我今天估计喝了十斤朝上了,简直要炸,要不是精神量能保持大脑的清明,我现在早就趴在这里了,不过你确定这个是你画的,还真是像啊。”法正啧啧称奇道。

    “公佑他们也都来了?”陈曦询问道,“像的话就好。”

    “嗯,都来了,就剩子敬他们了,不过子敬说不定还在加班,哦,来了。”法正笑着说道,他已经看到了鲁肃的车架。

    “你们是不是在说我现在还在加班。”鲁肃的仆人扛着礼箱,然后鲁肃上前不爽的开口说道。

    “哪能啊。”陈曦呵呵的侧头。

    “画得不错,确实挺像孝直的,不过你们猜的不错,我在之前还在加班,你们这群混蛋!”鲁肃双眼爆发出某种毫不遮掩的恶意。

    “子敬啊,能者多劳啊,我们之中就你最能干了。”陈曦侧头望天,“话说回到你婚典那天你不会也要加班吧。”

    鲁肃皱眉,“那天我要是没做完,你们谁敢走!”

    “来,喝一杯吧。”法正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酒。

    “孝直你喝了多少,怎么一身酒气。”鲁肃一边喝,一边询问道。

    “十斤了吧,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法正一杯饮尽,“毕竟跟其他人都喝了,也不能不跟你们喝啊。”

    陈曦和鲁肃进来的时候,一群人正扎堆在那里扯淡,说起来这一次也算是刘备麾下近几年来少有的几次聚会。

    “妹夫,别拉我,我要揍他!”马超被赵云拽着后背,但是还要往张飞那个方向扑,而张飞则不断的撩拨马超。

    “来来来,今天咱们都不用内气,看看谁揍谁!”张飞哈哈大笑。

    “行了行了,翼德,你别欺负人了,他打不过你的。”太史慈颇为无语的拉着张飞,而张飞感受着太史慈那一波的力量,眼中露出莫名的神色。

    “几年没见子义的实力大增啊,要不转我们陆军来吧。”张飞嘿嘿的用大胳膊一把将太史慈搂过来。

    “可别,我可是准备了十艘七代舰下水,我觉得还是海军适合我。”太史慈笑着说道,“不过翼德这几年也强了很多啊。”

    “这是我们水军新培养出来的将军,徐文向。”太史慈拍了拍徐盛的肩膀,给张飞介绍道。

    “还行,说来这一波人的确实齐全,可惜二哥,兴霸还有宪和没办法来。”张飞等人尽皆上下打量了一下徐盛,二十来岁就能成就内气离体,不管怎么说都不错了,前途无量。

    “公佑,最近道路铺设情况如何?”相比于武将那边热烈的氛围,文官这边就安静了很多,多是聊一聊自家最近在干什么。

    “有了那几十万听话的俘虏,进度快了很多,话说你们怎么做到的,这些俘虏特别听话。”孙乾一脸振奋的说道,“按照这个进度,再有几个月,我就能将主干道修出来了。”

    “呵呵……”端着茶壶的李优侧头冷笑,不得不承认这东西用好了确实厉害。

    “不过说起来好久没见宪和了。”糜竺左右看了看,发现没见到简雍,略带好奇的询问道。

    “宪和啊,不知道罗马现在什么情况。”陈曦接过话茬,带着一抹思索的神情说道。

    现在正在罗马大澡堂洗澡的简雍不由的打了一个喷嚏,罗马这地方在简雍看来其实挺不错的,气候环境,水力运输各方面都不错,而且那些真正的罗马人也确实有类中国。

    不过就是穿着大半有些像是胡人,文明方面倒没什么说的,说是野蛮吧,有野蛮的方面,但要说智慧吧,也确实有很多近似的智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