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五章 你这么强还爱好和平实在是太好了!

    “子川,走了,到我那里去,说来我们都好久没好好聊过了,虽说你一直挺闲的,但经常找不到人。”刘备眼见陈曦回转邺城想要跑路,伸手拽住陈曦说道。

    “您这么说,让我有些尴尬啊。”陈曦带着一抹尴尬说道。

    “走了,到我家中,有些事情我想了解一下,避免以后因为我不太了解而出现纷争。”刘备浑然没在意陈曦的神色,拽着陈曦往自己家里面走。

    “主公,陈侯!”刘备将陈曦拽回来的时候,许褚正在目不斜视的守门,见到两人前来,欠身施礼之后又像是一堵墙一样站在原地。

    “仲康,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壮实啊。”陈曦一边招手,一边跟着刘备往里面走。

    两人分别做好之后,刘备家的侍女,将茶水点心等各种东西摆好之后,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玄德公,说起来,你这么急迫的通知我,除了当初那一次以外,其他时候还真没见过。”陈曦抿了一口茶水,刘备这么急迫的的来找陈曦,陈曦印象之中只有一次,就是那次王允之死。

    刘备闻言手一顿,隔了一会儿说道,“不提当年的事情了,这次找你来,其实主要想问一下,你接下来怎么办,虽然你说过我们要打出去,但是我现在还是心虚,说个真的,我少时的理想,比起我现在所正在完成的事情都有些渺小。”

    刘备说这话的时候流露出明显的感叹,他少时的理想啊,所有人都认为那是无比的远大,结果现实比幻想更可怕,现在那个理想对于他来说只要他愿意完成,他会完成的比曾经所想的更完美。

    正因为这样,刘备才会深感忧虑,马谡之前的回复,很大程度的触动了刘备,让刘备想起来曾经自己的理想,再看看现在,自己从某个角度讲其实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理想。

    “人都是会成长的,而且完成自己的理想不也是一种好事吗?”陈曦笑呵呵的说道,完全没有刘备那种忧虑的感觉。

    “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的理想已经接近完成了,就连当初许下的超宗越祖,我都能一窥全貌了。”刘备缓缓地开口道,随后深吸一口气,“子川到你了,说出你未尽的理想,到了我该帮你完成的时候了!”

    “相比于物质,权势,利益方面那些低级的欲望,从一开始就未曾从你身上感受到丝毫,你懒归懒,但是你的自律性也是所有人之中最好的,你一直有明确的目标,只有怀揣着远大的抱负,你才能始终如一。”刘备看着陈曦无比的郑重。

    “我的理想,我近乎已经能看到结局了,我会比我之前所有的前辈更强,我治下之民会比他们生活的更好,也更有道德,我所选择的道路,正在走到尽头。”这一刻刘备意气风发,语气激昂。

    “我的理想啊……”陈曦想了想,隔了好一会儿,缩了缩身子,没有开口。

    “子川,你到底在怕什么,曾经有你的支持,我刘备才能有今日,难道你认为我刘备是知恩不报之辈?”刘备眼见陈曦缩了缩身子,有些抑郁的开口说道。

    “这倒不是,玄德公这一方面还是可以放心的。”陈曦将茶杯放下,平和的说道,“我的理想确实需要一整个国家支撑才能做到,不过这大概也不仅仅是我的理想啊。”

    “玄德公,超宗越祖的理想,您现在也才刚刚步上正规,真要说的话,差的还很远。”陈曦平和的说道,“一分和一百分对于零分来说,同样是超越,但是后者远远比前者更可怕。”

    “我现在尚未到四十岁,我还有的是时间,只要所前行的方向是正确的,一分和一百分对于我而言只是时间的问题。”这一刻的刘备带着强烈的自信看着陈曦。

    “嗯,是啊,只要方向是对的,一分和一百份确实只是时间问题。”陈曦默默地点头说道,“说来您为什么这么好奇我的理想。”

    “因为你没变过,现在得你和曾经虎牢关下的你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你的经验在丰富,你的能力在加强,但是你的意志从来没有变更过,从一开始到现在你一直很清晰很明确的朝着一个方向在迈步,从来没有过迷惘。”刘备非常严肃的说道。

    “这个怎么说呢,其他人迷惘的方向,或者怀疑是否会失败,在我看来已经有了明确的结果,其他人尚且在需要验证和总结的时候,对于我而言已经有了明确的结果。”陈曦隔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历史长河下游的优势一览无余。

    “你还是和曾经一样自信到甚至都能称之为自负,不过确实啊,站立在所有文臣最顶端得你,确实有资格自负。”刘备面上带着一抹笑容感慨不已的说道。

    “难道,直到现在,距离你的梦想还能遥远?”刘备面色一转,带着好奇询问道。

    “远吗?”陈曦带着一种思虑的口吻反问道,“好像也不远,但同样也不近。”

    “不过从一开始我就未曾变更过这个理想,在我看来这是华夏为数不多的好机会,整个民族的骨血之中刻录着尚武的精神,同样这个时代具有无数的精粹,文武并重。”陈曦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当初一直很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内战,明明商周尚且明白诸夏一体,分封诸夏之民巩固华夏,扩张华夏的版图,明明我们的力量足以打出去,去国外扩土开疆,却一个个的战死在国内。”陈曦的眼中明显的流露出一抹可惜的神色。

    “后来等我做到这个位置,我懂了,或者说我本身就懂,只是曾经没有掀开这个盖子,而当我坐到这个位置的时候,很多事情一览无余。”陈曦带着一种深沉的无奈叙述着这些事情,而刘备则是默默倾听,并没有打断陈曦这种像是回忆一样的口吻。

    “确实打出很难,行军难度,水土不服,后勤保障,帝国极壁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但想想春秋战国死在国内的文臣武将,死在国内的披坚执锐的猛士,真未必比打出去死的更多。”陈曦用一种怅然的口吻叙述着过去的东西。

    “我可以修路,我可以提高田亩的产量,我可以完善基础建设,我可以规划建设,我能做到事情非常多,我自负我能为打出中原做好一切的后勤,但是我做不到扭转人心。”陈曦带着一抹无奈叙述道。

    “私利与欲望这种程度引起的战争,在我看来是最容易解决的,而意志与意志引起的战争,而且双方尽皆是为了正义而战,那么最后血流成河也是理所当然。”陈曦声音低了三分,颇为失落。

    “如果不算是孙伯符,您和曹司空的战争其实就是意志之战,你们都有很明确的意志,也都确信自己是在为了这个国家而战,为了百姓而战,你们可能会有私欲,但是大体上确实是为国为民。”陈曦平淡的叙述着历史上的情况。

    曹操那一句“设使天下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虽说张狂,但这是实话,同样刘备也有着近似的意志,他们两人从意志层面都没有错,所以他们才会不死不休。

    欲望和私利的战争便于化解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现实,而意志与意志的战争,说白了就是,你们根本不能理解我背负的是什么!

    曹操能突破人类的底线去完成自己的理想,去贯彻自己的意志,刘备能在最艰难的时候保持自己的底线,不去违背自己的意志,这俩货要是能共存才见鬼,这俩货的战争都是挂名正义,实际纯粹意志的战争。

    所以陈曦很讨厌因为意志和所背负的理想引起的战争,因为一旦变成这样那么不将对方肉体毁灭掉,那谁也别想获得最终的胜利。

    然而人心就是这样,拥有贯彻理想,贯彻意志的力量,那么谁会认怂,谁会为了别人的理想让路?

    这在陈曦执政初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因为要保留中原元气,那么这些精粹能不杀就别杀,而不杀的话,也就意味着对方会不断的壮大,这么一来距离意志的碰撞就会越来越近。

    直到后来陈曦想通了,我为什么要考虑这些,我脑子有坑啊,我其实最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变强,变得更强,变得比所有人都强。

    强到什么程度呢?

    那当然是强到让曹操,孙策,还有所有不满意他的人认识到,“你这么强还爱好和平实在是太好了!”

    这么一来的话,不管是我要和平,还是我要战争,亦或者我要打出去,那不都是我一句话的事情吗?

    所以管他意志不意志,管他理想不理想,变强,持续变强,一直变强到让你们所有人都觉得,刘备开出这个条件真的是很有诚意了,对方没灭了你,你都应该感恩戴德了,你能有资格和对方谈条件,那都是对方给你面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