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四章 嘴炮党

    这也是为什么刘备和陈曦现在能在这里看到费祎的重要原因,世家北迁,很多世家都将自家的子嗣丢给在邺城的比较靠谱的老师作为学子,其实往深了想,这也是一种妥协。

    毕竟刘备势大,甚至刘备都看不上这种质子的手段,但是各大世家表示他们愿意接受刘备控制的时候,不管刘备在乎不在乎,他们都会做好自己该做的部分。

    “费文伟啊,他也在这里”陈曦一脸不解的询问道。

    “他是尚长的徒弟,他老师都在这里,他怎么不在这里”黄承彦随意的说道,“说来这些人里面其实有一些更适合当将军的,不过就现在而言这些人还需要学习一段时间的书本知识。”

    “想当将军的,可以让他们有时间去军营操练,您把好关,别进来奇怪的人就行了。”刘备笑着说道,想当将领,好事啊,少年时代就励志当将领,而且为之努力的话,其实很有前途的。

    “那就多谢玄德公了。”黄承彦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笑着说道,刘备的话算是相当给他面子了。

    说来黄承彦很清楚,他这边的学生,在他看来虽说出不了那种镇压一个时代的人物,但是出一两个九卿级别的人物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刘备说这话,他才敢接。

    否则的话,出不了能撑得起台面的人物,反倒占用了资源,到时候哪怕刘备不在意,黄承彦自己的脸面也过不去。

    说起费祎,黄承彦其实是有些可惜的,若是不浪费那几年,而是让庞德公从蒙学一口气教到现在,恐怕到现在精神天赋已经可期了。

    可当初兵荒马乱,费祎的伯父也怕出事,带着费祎去了益州,而益州那地方虽说有才智之辈,但是却没有真正能拿得出手的老师。

    结果在益州的那几年,算是平白浪费了费祎最佳的学习时间,以至于现在费祎虽说当得起优秀,但和当初那种能成长到社稷之器的程度已经有了明显的差距,现在只能奢求用勤奋补全曾经失去的光阴。

    “玄德公,你觉得那个马幼常如何”陈曦将话题又拽到了马谡身上,刘备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个马谡有什么值得观察的地方吗。

    “我又没有和他多做过接触,和你一同前来此处,又如何能知道这个马幼常如何”刘备颇为无奈的解释道,随后仔细的观察了两下马谡,像是要记住这个让陈曦生出兴趣的家伙。

    刘备现在对别的记忆力也就一般般,但是对于人脸的记忆力基本突破天际了,上下打量了一下马谡,随后便收回了目光,估摸着这辈子刘备都能记住有这么一个人。

    “也没什么啊,子川到底看重什么地方”刘备略带好奇的说道。

    这几年刘备也是见过了各种神奇的少年,从一开始逆天到现在持续在逆天的陈曦,当初才见的时候也是少年。

    之后法正,一开始略一撩拨便进入狂躁状态,但是随着年长逐渐收敛了性情,到现在已经遮掩了心性上的劣势,日渐变得强大的少年。

    再后来的诸葛亮,性格温文尔雅,才华横溢,天赋异禀,就算是刘备都不得不为之侧目。

    再算上陆逊,卢毓,刘备麾下完全不缺神奇的少年,刘备表示天才什么的我早就习以为常了,这一方面我可是身经百战。

    “怎么说呢,我感觉啊,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物,我决定下手培养一下。”陈曦眼珠子一转,饶有兴趣的说道。

    马谡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其实对于陈曦来说并不重要,只是这次刚好看到了马谡,陈曦就升起了兴趣。

    毕竟这货虽说丢了街亭被斩,但是之前确实有一波相当拽的战绩,平益州南部雍闿等人,马谡的计策一波将对面怼死。

    三国志上都没在这一方面黑马谡,也就是说扫平南蛮入侵那一波,马谡是实打实的战绩。

    因而在陈曦的感觉之中,这货可能是一个嘴炮党,动手能力极其糟糕的那种,可是作为一个嘴炮党,嘴炮到连诸葛亮都觉得对方能力很拽的时候,陈曦觉得这货有点意思,值得培养一下了。

    “你行了,一边去,除非是孔明那种心性极佳的少年,别的少年天才落你手上用不了多久就废了,伯言你带了这么久,教的东西有别人给他教的多吗”刘备没好气的说道。

    刘备很早就发现了这么一个情况,陈曦带徒弟,完全就是在坑徒弟,虽说良心发现了,会大力的教育一波,但以陈曦惫懒的程度,良心发现的次数简直是呵呵。

    大多时候都是给对方一本书,然后让其自学,而且陈曦给的书还都是一些内容思想相互冲突的。

    这都没被玩死,只能说是学生天赋异禀了,不过一般被这么乱搞搞出来还没废的徒弟,就连刘备也不得不承认其应变能力和思维广度,庆幸刘备手下有很多人看不下去的时候会搭把手。

    要不是诸葛亮后来被李优拐带走了,陆逊被贾诩经常带着,陈曦简直就是在误人子弟。

    “……”陈曦无语,“至少我徒弟还觉醒了精神天赋。”

    “那不是你教育的好,那是伯言的资质好,你那种教育方式,在没有一定资质的情况下,只会误人子弟。”刘备挥了挥受示意陈曦闪开,他亲自去验证一下马谡的素质,他这个人识人还是很有一手的。

    “那不正好证明我是在因材施教吗正因为他们材质如此好,我才会如此教育。”陈曦毫不犹豫的强辩,他怎么可能在误人子弟。

    刘备甩了甩手,懒得和陈曦辨析这种失去你个,伸手将陈曦弄到了一边,进门的时候,有一个小子正在撸袖子准备扁人。

    “潘濬,有胆你出来,我让你一只手,别以为你是我表哥我就不敢揍你。”刘敏这个时候外袍都丢了,就准备揍潘濬。

    马谡,马良等人尽皆在围观,只有费祎在角落里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在看书,根本不鸟教室里面的任何变化。

    损失了数年时间,费祎突然发现当年那些被自己落的很远的同学,现在居然一个个的追了上来,而像马良这些新来的佼佼者,居然有超越的他的地方,这不得不让费祎思考,自己这几年到底干了什么。

    “啧啧啧,这是要打架的节奏”陈曦跟进来之后,看着教室内混乱的情况,一脸笑意的说道,还是年轻,还是活泼啊。

    “呃,见过老师!”眼见黄承彦也进来,跳的最欢实的那个少年站住脚,先行施礼。

    “好了,都坐好了,贵客在此,你们还如此行事。”黄承彦笑骂道,并没有明说陈曦和刘备的身份。

    一行二十余个小子尽皆坐回自己的位置,有目不斜视,有神色好奇,有左右张望,形形色色,不一而足,唯有费祎就像没看到刘备和陈曦一样继续在攻读典籍。

    “这样多无趣的,要不我出道题,做出来我来出一份奖励。”陈曦侧头对黄承彦询问道,眼见一群小学生装作正襟危坐,陈曦突然生出了殴打小学生的冲动,是时候让小学生们明白真正的技术了。

    “若是你按照当初的水准出题,怕是场上就你一个人能回答出来。”黄承彦挥了挥手,示意陈曦省省,“若是以政略,谋略进行策划,怕是难有入眼。”

    黄承彦果断拒绝陈曦的提议,上去殴打小学生呢,你这是,这么是没节操的家伙,让你这么玩,搞不好班上二十多个学生,一半都要出心理阴影,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至少等这些人心理成熟再说。

    黄承彦此话一出,场上有几个少年眼中一亮,随之而来的表现,差异就更大了,很明显已经有人猜出来了。

    “小子,我看你这么兴奋,有什么值得兴奋的吗”陈曦嬉笑着一指**岁的马谡询问道,刚好今天有空,还遇到马谡,陈曦深切的认为马谡还是很有研究价值的。

    既然有了这个想法,刘备至今又没有开口,那么陈曦自己询问喽,小时候的马谡,唔,说不定挺有意思的。

    “能提前十余载见到未来的我自己,为何不能兴奋人生有谁能如此”马谡朗声回复道。

    刘备闻言一挑眉,面上明显流露出惊奇之色,今天他和陈曦来到这里完全是意外,而如此意外的情况下,这些少年之中有能认出他们的都足以惊奇了。

    在这种情况下,马谡居然还能回答出如此经典的回复,就连刘备都不得不叹服,目标,理想,志向,以及一语双关的敬服,尽皆在这一口气之中全部表达出来了。

    刘备暗自称奇,不说其他,光是这一句回答就足以展现其急智。

    “我从来没想过我小的时候会这么熊。”陈曦大笑道,随后面色一肃,

    “小子做小子的事情,君子行君子的准则。”马谡同样板着脸说道。

    “你这是诡辩,完全抄的是孔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各行其道,天下且安。”陈曦面带深意的看着马谡。

    比起当初的随便撩拨撩拨就炸毛的法正和一直沉稳有度的诸葛亮,马谡看起来性格上更张扬,思维也更机敏一些。

    陈曦心下默默地思考着。

    说来历史上也不是没出现智略,学术强到爆,但是执行能力渣到死的家伙。

    韩非子第四卷原文之中大幅描述了帝王心术,并且深刻的解析了帝王权术的原理、必要性、具体实施方式,展现出了作者对于帝王心术由浅及深的思考和应对,也是其智慧的完美体现。

    看完之后感觉就是一个,这货绝对这一方面的高手,结果这货死的原因……

    简单来说,某些人就属于我的智略有多高,我智慧有多高,我能表现出来的智慧有多可怕,那么理论上来讲,我的动手能力就会有多糟糕。

    韩非蠢吗估计自古以来比这个家伙更有智慧的人屈指可数,甚至后世为上者学习的帝王心术都是从这里来的,然而他当年死的原因,给人的感觉就是我死于作……

    “学于前辈,用以今人,若非有用,何以传承。”马谡像是回答又像是在询问。

    陈曦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不错,”陈曦侧头看向刘备道,“如何”

    “确实不错。”刘备点了点头,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孩子能应对的如此精彩确实是超乎了预料。

    陈曦心下淡笑,如果他日马谡有成,今日这一遭肯定入史册,想来说不得会和钟会对曹丕那句“战战栗栗,汗不敢出”一样流传千古。

    “好好学习,说不准有一天你能如我一样,不过盯着我人不少,你现在的话,差的有点远。”陈曦笑着说道,马谡的回复确实厉害的超乎想象了,有必要去给陆逊吹一波。

    以陆逊最近一段时间心态,只要陈曦给他说,陆逊肯定会过来吊打马谡一番,不过想想现在陆逊十五六了,欺负不到十岁的马谡,感觉有点不太好,想了想陈曦决定还是给陆逊吹一波。

    作为一个嘴炮党,至少你也要有自知之明,至少要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死于街亭这一看就是动手能力太差,既然这样,有必要让陆逊教育教育马谡,动手能力太差的情况下该如何发展。

    刘备和陈曦并没有久待,很快就离开了,等两人离开之后,马谡才舒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掏空了。8)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