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七十一章 上行下效

    黄忠带着黄叙离开,可能是走的有些着急,黄叙也发现了不对。

    “爹,你确定你现在没事吗?”黄叙有些纠结的说道。

    “怎么可能没事,张翼德那一招的前置效果,都足够将内气离体重创,更何况你爹我还正面挨了一击。”黄忠没好气的说道。

    “那您怎么不去找华医师啊。”黄叙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正在自我恢复,唉,一代新人胜旧人,你这个糟心的儿子。”黄忠虽说一肚子不爽,但是说话的时候,双眼明显的流露出宠溺的神色,虽说被黄叙坑了二十年,但毕竟是亲儿子。

    “你还有多久能完成精神意志对于身体的渲染。”黄忠隔了一会儿逐渐的将自己年轻的形态收了回来之后,拍着黄叙的后背询问道。

    “快的话还需要一年。”黄叙头疼的说道,其实他的资质并不差,只不过以前被病症拖累,黄忠前二十年自损修为,除了给黄叙吊命,其实也算是帮黄叙在打地基。

    “去,将你师弟从仲康那里找过来,我给你们特训一番,看看人家关云长的儿子,再看看你!”黄忠没好气的说道。

    黄叙屁颠屁颠的跑到许褚那里去寻找马忠,说来马忠被许褚交给黄忠教育之后,按说应该是黄忠的徒弟,但实际上马忠很多时候都是许褚那里晃荡,而且经常被许褚追着打。

    黄忠离开之后,围观的众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赵云也带着马超回自己家了,毕竟马超除了来参加法正婚宴以外,其实更多的是来做娘家人,嫁自家妹妹的。

    “孝直,你是去军营,还是怎么着?”眼见其他人都离开了,贾诩和李优也跑得没影了,陈曦侧头对法正询问道。

    “先去军营看看操练,再去一趟书院,然后回家,不过奉孝他们呢?”法正不解的询问道。

    “大概跑路了吧,最近其实没有什么大事的,子扬带着公琰去处理集村并寨这件事了,满宠则是在给天人二鼎各自刻了一句话之后,也跟去处理这件事了,这次应该会出结果。”陈曦呵呵的笑道。

    实际上冀州幽州现在正发生的事情,陈曦用脚想都知道是什么情况,集村并寨这种事情,就算有万般的好处,但是面对古代这种社会环境,阻力其实非常大的,不过还好,现在还能用点暴政的手段。

    不过想想陈曦打发刘琰搞的清流名士监察团,搞不好这一波刘晔要被怼的缓一缓了。

    “算了,不提这件事了,我们去军营巡视一下。”陈曦笑着说道。

    法正本身也没什么大事,于是也就跟着陈曦一同前往城外的军营,还未等到他们进入,天空之中云气的惊人变化已经让人明白军营之中所进行的是哪一方面的操练。

    军营守的无比严密,来往巡逻的精卒,身穿胸前配置了板甲的札甲,手上提着一块圆盾,以二十人一队,排着整齐的队形来回巡视。

    “看起来还行,而且看动作还有神色尽皆是多年厮杀的老兵。”陈曦满意的说道。

    之后上前两步便被巡逻的精卒拦住,好在一方面陈曦能提供身份,另一方面这群人之中也有人能认识陈曦。

    说来,以当前的信息流通程度,刘备治下的士卒知道陈曦这个人,但是不认识陈曦并不奇怪,甚至,各个军团的士卒,能认识自己的军团长已经算是不错了。

    要说刘备治下的士卒都能认识的人,那不用说,肯定是刘备本人,刘备一天没事干就在军营里面晃,刘备能晃到认识到所有队率,自然队率手下的士卒也能认识刘备。

    “呃,玄德公,你居然在这里?”陈曦进了军营,还没有看到其他人,就看到刘备站在一旁看士卒的操练。

    “最近没什么事,便来看士卒的操练,文则确实厉害,将这些士卒操练的有模有样,换上铠甲之后,确实无愧于精锐称号。”刘备满意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是来认人的。”陈曦随意的说了一句。

    “这五千人里面我认识四五百,士卒虽说我叫不上名字,我现在基本上能分清楚他是哪个军团的。”刘备无所谓的说道,他在军营里面到处晃,晃到现在刘备看所有的士卒都有些眼熟。

    “您真厉害……”法正呵呵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经过精神量记忆加强的他现在都接近过目不忘的程度了,但是让他记住一万多人身份住处官职生活情况,法正觉得他会崩溃。

    “没什么厉害的。”刘备叹了口气说道,“每一次战争,都有我能记得起名字的战士再也无法见到。”

    “没办法,战争就是如此。”陈曦尽可能的安抚着刘备,“有些事情总是需要人来做的。”

    “是啊,总是需要人来做,所以我给过他们所有人许诺,就算他们战死,我刘玄德曾经许诺的一切也不会变更,我最近正在让伯宁和仲豫正在查这件事。”刘备缓缓地开口说道。

    “您听到什么风声了?”陈曦开口询问道,喝兵血,吃空饷这种事情,历朝历代都存在,就看是否严重了,不过现在毕竟处于乱世,兵员士卒非常重要,所以这种情况不会太严重。

    刘备和曾经的那些皇帝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刘备可以随时跑东跑西,他不需要别人来调查任何事,也不需要保护。

    作为一个麾下上至将领,下至小兵都能认识,性格平易近人的主公,刘备随便在自己治下跑都不可能出事,所以刘备得到的材料都是第一手材料,他自己能看到,能直接获得。

    “只是和一些士卒闲聊提到了,有些县挪用一部分给于退伍老兵的补贴去做别的事情。”刘备神色不豫的说道,“虽然那些人也说过问题不严重,而且退伍老兵生活并不成问题,只是此例不可开。”

    陈曦点了点头,他们在老兵退伍之后,都是一个郡县,一个郡县一起安置的,在招的时候不可能将他们弄到军团去抱团,但是时不时让同郡县不同军团的士卒相互了解,相互联络一下还是会做的。

    退伍的时候再将他们一起安置在屯田兵的体系之中,之后再分批次,看情况让他们退伍,或者继续呆在屯田兵体系之中。

    其实这本身就是为了让他们相互熟悉,也为了让他们相互抱团取暖,万一他们这些人之中出现了什么情况,上边还没反应过来,他们之间就可以相互帮助。

    毕竟都是当过兵的,而且也都是一起退伍的,还在同一个屯田点干过,甚至上面还特意组织他们联络过感情,基本上只要不是原本有仇,这么来几遍,这些人对于自身的身份就会有很深刻的认识。

    这么以来,一旦自己战友家里出现什么问题,他们就会自发去解决,有什么问题他们也会抱团起来去对抗,也许高层会有各种各样基于这个基于那个而出现的黑幕,但是底层的士卒之间没有那么重的利益牵扯,他们的战友之情会让他们相互扶持。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不觉得情况会很严重,因为他也走访过一部分当兵的家庭,有无伤退伍的,有战死他乡的,但总体而言其实当年陈曦的许诺基本都兑现了。

    加之因为监管的很严,陈曦当年管不了世家,但是还不至于让宗族乡老给反制,武力保障敢在这方面乱来的都被剁了

    因而刘备说的那种情况可能会有,但绝对不会太严重,毕竟从一开始陈曦就是将军人当作一个整体而独立的阶级进行培育的。

    现在这个阶级怎么说呢,虽说还不算成熟,还有很多的缺陷,但毕竟是由四十万现役兵甲齐全的士卒作为后盾的,也不是普通层次所能挑衅的,尤其是接下来大规模的阅兵之后,将军队独立出来,很多东西便不会在以潜规则的方式存在,而将会成为律法条文!

    “按照流程去查证就可以了,您要是出手,我可不敢保证官僚系统的节操,上位者的好恶,很大程度会影响下层官僚系统的判断,到了现在的层次,其实我们的言行很容易造成影响。”陈曦颇为无语的说道,“没必要将一件小事搞成大事。”

    “子川,你和文儒的说法几乎一模一样,不过我只是让人去查证了。”刘备笑着说道,“官僚系统的节操啊,上位者的好恶,这种事情有办法解决吗?”

    “当然没有。”陈曦无语的说道,“监管有力的话,这种事情可能会被扼制,但要说彻底解决,开玩笑的,我们不可能在道德水准上追求圣人的程度,我们只能要求普世道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以最高位的我们才要以身作则是吗?”刘备带着一种释然的笑容问询道,“上行下效啊。”

    “是啊,其实威硕找的那些道德水平很高,能发现问题,而且持身以正的清流名士,在很大程度是能扼制这种行为的。”陈曦笑了笑说道,“他们的身份让他们在监管上有很大的优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