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五十九章 图穷匕见

    曹操话音之中的凛然之意,就算是贵霜使节不用他心通也能感受到,这种不屑于解释的强硬,让贵霜使节侧目,甚至有点好奇曹操的身份,毕竟曹操迈步而出制止他们时的强硬,无不在说明他能做主!

    “殿下,我乃贵霜使节,呈国书来汉室见礼,此人有何资格于殿下面前呵斥于我,吾曾闻汉帝国乃礼仪之邦,今日一见,贻笑大方!”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位贵霜使节上前一步冷冷的说道。

    事关贵霜颜面,那怕是今天血溅三步,贵霜也不容汉室羞辱,册封掖庭宫女为公主,赐予我贵霜为后,好大的口气,既然你不仁,不要怪我不义,我贵霜带甲百万,虽不懂汉礼,岂不闻,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你汉天子是皇帝,我贵霜皇帝同样也是皇帝,今日之事已如此,那么你不给一个面子,我何必给你脸,我贵霜的脸面不是你汉室所能轻辱,战不过输了那是实力不足,若跨出国门连面对汉室羞辱连直面的胆魄都没有,那泱泱贵霜,妄称帝国!

    “呵!”原本面色温和,带着劝慰口吻的刘桐,这时也收敛了自己的温和,金纹红底的广袖轻轻一抖,直接从主位上起身。

    “汉之礼仪是为友人准备,贵霜,哼!”刘桐美目含煞扫了一眼贵霜使节,缓缓的转头看向曹操,“至于曹司空,我倒不觉得有错,我愿意给你们解释,是将你们作为盟友,但既然不信,话放在了这里了,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

    “殿下已经考虑好了?”那位上前一步的贵霜使节并不像之前那位那么谦卑,盯着皇位上高坐的刘桐冷冷的说道,自他上前之后,所有的贵霜使节尽皆以他为主。

    “上一个这么对汉帝国说的国家其精神,其血脉都已经被磨灭了,不曾想过还有人敢如此!”刘桐清楚的感受到了贵霜使节话语之中的威胁之意,登时声音冷厉了数分。

    “我如何殿下不必在意,不过在我看来殿下的位置并不稳,反倒是这位曹司空更像是主人,既然汉室没有别的公主,不若殿下嫁给我主。”贵霜使节冷笑着说道。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你汉室牛是吧,我们贵霜也不是怕事的,娶不了公主,娶你家女皇!

    “统统拿下!”刘桐面色阴沉的说道,她虽说不在意这些,但也绝不是任人说三道四之辈。

    刘桐话音刚落,贵霜使节团之中就有两人往后快速的撤退,准备飞离这里,将未央宫中发生的事情通知给韦苏提婆一世。

    事情谈到这种程度其实已经没得转圜了,不管是贵霜还是汉室实际上都是在为自己的颜面考虑了。

    汉室不可能给外人解释为什么没有公主这种事情,也不屑于弄个假说是真的糊弄贵霜。

    因为现在的汉室已经不是曾经被匈奴压制着的汉室了,曾经那种做法不管怎么说,其实都是一种憋屈。

    不管是册封宫女为公主,还是册封有罪宗室为公主,在匈奴看来他们拿到的是真公主,而且就算汉室知道是假的也不敢说出来,只能说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手段。

    武帝拼着五劳七伤将匈奴打残之后,汉室就不屑于这么做了,就算是外嫁公主也明确的告诉你,这是我们册封的,是宗女,还是宫女。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宗女还是宫女,我们册封为公主,嫁给你就是给你脸,你就要给我受着,记着这是给你脸。

    所以就算是面对贵霜,汉室也不屑于掩饰,公主不外嫁,只能册封,现在没郡主,要的话就给你册封一个宫女,不要的话那就滚蛋,我们没有就是没有。

    这还是刘桐性格偏软,要是放在之前那群战争犯皇帝头上,估计就回俩字,没有。

    贵霜使臣这边同样也憋屈,他们来的时候就没准备真迎娶一个公主,毕竟他们也弄明白了情况,汉室公主不怎么可能外嫁,所以从一开始贵霜就做了退而求其次的准备。

    在这种情况下,贵霜使臣认为自己已经很给汉室面子了,已经照顾汉室的情绪了,那么给我们找一个血缘很近的郡主册封为公主,照顾一下我们的情绪也是很应该的事情,对吧。

    然而现实发展的套路和贵霜使臣所想的完全不同,没有郡主,只有宫女,贵霜使臣当时的感觉就是日了poi了,感情我们贵霜在你们汉帝国眼中连乌孙那种垃圾国家都不如?

    既然你们汉室不拿我们当人看,那我们何必给你们脸,果然如书记官所说的那样,国家与国家只能用武力进行交流,你们汉室没公主是吧,好啊,那我们贵霜自己用武力来讨要。

    当前已经无法再继续延伸的贵霜帝国,迟早都会和汉室发生碰撞,既然你们不愿意给,那我们就打到你们给,陈兵百万在边境让你们汉室好好感受一下压力,看看一个公主到底值不值得你们这么做。

    至于到时候你们是册封郡主,还是册封宫女都无所谓,作为战利品拿到贵霜,便足以昭示韦苏提婆一世的荣光,就足够韦苏提婆一世更进一步降低贵霜内部的损耗。

    这便是韦苏提婆一世的书记官竺赫来的计划,能娶到汉室的公主那么再好不过,如果娶不了,那就用别的方式,毕竟不管叙述再多,对于未曾见过的汉室公主,韦苏提婆一世不可能有所谓的爱情。

    汉室的公主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更多的是一件彰显自身功绩,整合国家实力的工具。

    不管是用什么方式,是求取也罢,是逼迫也罢,只要得到了,就是成功。

    那怕是汉室册封的宫女,但只要逼的汉室不能张口将事实说出来,这也可以。

    所以既然正规的手段得不到拥有汉室血脉的正统公主,那么动用武力也不是不可以。

    这些话,在一早派遣使臣的时候,竺赫来和韦苏提婆一世就说好了,这本身就是一个计策,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能在很大程度上巩固住贵霜国内的形势。

    成功了,不用多说,以韦苏提婆一世的功业威望都足够强行将贵霜捏在一起,让贵霜成为不逊色汉室和罗马的强大帝国。

    失败了,那便再现当年阎高珍的情况,这种历史的重现,会让贵霜的贵族再一次感受到内心的憋屈,从而升起挑战汉室的想法,毕竟相比起百年前,贵霜现在真的强大了很多。

    如此强大的实力,却没有匹配的地位,他们贵霜的皇帝,尚且不能迎娶一位汉帝国宗室的郡主,这足够让所有贵霜贵族清楚的认识到他们在汉帝国眼中的地位。

    如此以来贵霜上下几乎都会进入一种悲愤的状态,齐心协力之下他们依旧拥有整合整个国家的力量。

    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借机整合国家,调理国内矛盾,还是陈兵百万逼迫汉室外嫁一名公主都是一种选择。

    当然韦苏提婆一世下令组织使节团出使汉室和罗马之后,竺赫来就做好了陈兵百万的准备。

    毕竟陈兵百万,将国内矛盾向外转移,整合贵霜整体实力本身就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到时候打赢了,一雪前耻,获得汉室公主,整个国家的精神气魄都会因此而大跨步的前进,而且面对汉室也不需要卑躬屈膝,至于到时候国内的矛盾,笑话,连汉室都能打翻在地,国内的矛盾就算没有办法消除,贵霜帝国也是最顶级的帝国!

    至于打败了,那没办法,贵霜开国皇帝阎高珍都打输了,我们失败了也没什么不应该的,汉室就这么狂拽酷炫,人家看不起我们也理所当然,到时候认个怂,将他竺赫来交出去了事。

    不过就算打输了,在竺赫来的估计之中,汉室也不可能从西域和中南半岛杀过来灭掉他们贵霜,而且就算汉室想要灭掉他们,基于后勤补给也几无可能。

    反倒是他们贵霜的中亚部分和南亚部分在这么一次失败之后会对于自身有更明确的认知,肯定不会再出现贵霜的中亚和贵霜的南亚矛盾重重这种事情。

    这种强大的外力足够将贵霜这块铸铁之中的渣滓尽皆锤打出去,让贵霜这个内部矛盾重重的帝国,在汉帝国铁锤的攻击下,变成一团精铁,甚至是一柄神剑。

    到时候可能会失去很多的领土,很多的贱民,但这对于竺赫来来说都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贵霜帝国要成为堪比罗马,堪比汉室的那种强大帝国,少了这一遭永远不可能。

    因而从一开始贵霜就做好了准备,同样竺赫来的智慧所谋取从一开始就是帝国的霸业。

    经此一遭,不管是汉室如何反应,不管是给公主,还是战个痛,也不管贵霜是胜还是败,只要他们贵霜没灭国,这天下顶级帝国的序列之中终归会有浴火重生之后的贵霜帝国。

    至于竺赫来的死,呵,帝国前进的道路,永远不缺愿意为这个国家用尸骸铺路的智者,也永远不缺愿意化作道标的英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