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五十六章 命该如此

    这种效率简直让月氏震惊的异常,尤其是他们确定对方最开始和他们说的时候还有一些发音和语法的错误,到后面就溜熟溜熟的,更是震惊的没有话说了。

    “三天之后我们就能觐见了吗?”贵霜领头的使臣恭敬的对着吴炎施礼道,来到中原之后,他们确实见识到了中原的繁华。

    相比于贵霜那种巨大的贫富差距,贵霜使节这一路观察,汉室这边至少百姓生存没什么难度,基本上家家有余粮。

    当然贵霜这边完全不知道,这一切和当初他们在云南遇到的曲奇有很大的关系。

    话说最近曲奇已经严重长歪了,往深山老林里面钻已经属于稀疏平常的事情,继续扩大粮食的产量这一研究已经被曲奇丢到脑后了。

    毕竟到现在曲奇已经清楚的了解到,任何不提地力损耗的高产都是耍流氓,五石加轮休基本上已经是这个时代的极限了。

    再高除非能完成肥料的积累,否则都是扯淡,所以到现在曲奇已经将重心从高产转移到天地精气植物,外加其他特异性植物上了。

    当初贵霜遇到曲奇的时候正好是夜晚,为此差点将曲奇当作歹人拿下,话说当时曲奇夜行的目的就是寻找适宜培养的发光植物。

    到川蜀以南之后,曲奇遇到的最为神奇的植物就是发光植物了,而在不能继续提高产量,外加天地精气植物的研究出现瓶颈的情况下,曲奇深切的认为他需要研究一些别的东西。

    不管怎么看,放光植物都是一种很有研究价值的植物,道路两边种这个照明也不错啊,虽说现在得夜盲症的人少了很多,但汉室有这种症状的人绝对是按照千万计算的,所以将发光植物作为以后的研究目标,在曲奇看来也算是有价值,至少不会被吐槽不务正业。

    观察一株植物是不是发光植物,那就只能晚上看了,因而那段时间曲奇一直是昼伏夜出,结果撞在了贵霜使节团,大晚上出现,差点被当作歹人干掉。

    要不是曲奇身边猛地蹦出来三个特别强的高手,让贵霜使节忌惮无比,没敢下手,就曲奇之前那种像是歹人的举动,当时就要死人。

    好在有他心通珠子,在贵霜忌惮的神色之中,曲奇无奈的离开。

    话说回来,当时真要是贵霜手贱,曲奇没让仙人保护,直接死在那里的话,汉室和贵霜当场就得打起来。

    好在这种意外没发生,也没做太多的交流,便各自转身离开。

    自然贵霜使节团完全不知道当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男子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时代家家有余粮其实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短短两年的推广,以及百姓自发的学习,曲奇当初留下来的种植方式,以及良种筛选模式近乎整个中原的百姓都学会了。

    对于百姓来说,别的东西可能还需要思考一二,但对于这等攸关生死的大事还是不会乱来的,第一茬的时候那怕是官方保证也极其难推广,但是等到第一茬产出五石谷子的时候,没有什么比粮食更能触动这个时代百姓的人心。

    自然到第二茬的时候几乎知道这件事的百姓都按照当初曲奇的规定一步一步的进行了种植,自然也都获得了应有的结果,这也是曲奇的小庙遍地开花的重要原因。

    民以食为天可不是说笑的,解决了吃饭问题的曲奇在这个时代的百姓眼中那就农皇,虽说中国的祭祀神总会出现一些奇怪的情况,诸如求子啊,祈福啊奇奇怪怪的神职。

    可不管怎么说,亩产五石对于这个时代的百姓来说,已经足够他们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而随着底层百姓的安稳,整个国家也逐渐的进入了平稳的发展期,这也是贵霜使节所看到的国泰民安之景。

    正因为这种人民富足的情况,让贵霜使节内心隐隐有些压力,每一个使节前往别的国家,除了呈递国书,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去看看另一个国家的形势,对比他们国家到底如何。

    很明显汉室现在的情况要比贵霜强很多,虽说贵霜现在占据了恒河平原,拥有南亚次大陆那号称世界上最好的沃土,然而贵霜照样有人饿死,甚至就这一路西来,贵霜使节见到的田亩,凭他们的感觉也知道汉室田亩的产量远高于他们贵霜。

    这简直不可思议,任何一个在古代能成就帝国称号的国家,在粮食方面的投入都不会太小。

    可双方的差距大到一个非专业人士用肉眼都能看到的程度,这差距就着实有些大了。

    “诸位还有什么需求的话,尽可提出,我会尽量解决。”吴炎欠身说道,作为李优顺手安插在大鸿胪里面的间谍,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应对贵霜,自然月氏话和月氏文字他都经过了深入的学习。

    不过能这么快就用上确实是出乎了吴炎的预料,当初李优将他从刘备治下弄到大鸿胪里面当属官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要潜伏很久很久,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了,贵霜这次就算绝对要出事。

    李优在国内算是铁血杀伐的改革派,但如果放在国家层面,那妥妥属于帝国主义征服者序列。

    以前没发现四周有能打的,现在确定运兵速度和投放能力提升到某个程度之后,李优已经给西域三十六国加贵霜,加安息统统打上了×号,这都在汉室可攻击范围内。

    简单来说李优准备将这些地方都占了,有了这么一个想法,李优自然要早做打算,首先给大鸿胪里面安插自己人,了解国外形势,时刻准备挑起国际矛盾,就算没有矛盾也要制造矛盾,手段下三滥一些李优不介意的。

    汉室怎么说也有几千万呢,以前不留心的话,吴炎这种家伙肯定被埋没了。

    在李优苦心寻找之下,什么懂安息话的,什么懂大宛话的,什么懂乌孙话的,什么懂康居话的,反正各种奇奇怪怪的,只要李优不懂的语言,他都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所以这次就算贵霜没有来求取公主,只是正规的来往使节,也会出现一些不太妙的事情。

    毕竟李优在对照着古书,以及大致方位已经画出来了周边各个小国的位置,而贵霜在李优的判断中属于远交近攻中被揍的位置。

    总之,不管陈曦的规划如何,李优这边肯定要剁贵霜,管他盟友不盟友,这都一百多年没联系了,当初班超还揍了人家,说不定人家一门心思等着复仇,更何况离得这么近,听说挺强的,还是干掉算了。

    用帝国主义的思想来说,但凡好东西肯定是我们的,但凡在我们可以攻击范围内的肯定是我们的领土,而很不幸这个时代没有人权,大家基本都是帝国主义,最多因为实力不同,帝国主义的决心不同。

    原本打算过一段时间给贵霜使个绊子的吴炎,在得到三天后贵霜到未央宫觐见的消息之后,就有些着急了,三天后觐见,现在不赶紧挖个坑让贵霜跳进去,那他的任务基本就失败了。

    可这时间太紧,如果要拿出一个方案的话,那搞不好就会将自己暴露,因而吴炎虽说有些急迫,但也必须保持着面上的稳定,不敢太过急切,尽可能的寻找贵霜的破绽。

    实际上贵霜使节近期也在观察汉室的田亩,在工业没出现之前,任何一个国家的田地产出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国家的国力。

    虽说贵霜不种谷子,但是对于这种明显比他们种的粮食高产,口感也不错的粮食,他们有着强烈的兴趣,希望能从汉室这边引进。

    因而在吴炎装作来他们这边学贵霜语的时候,他们也在套吴炎的话,不过吴炎毕竟是专业级的间谍,所以很快就摸出来贵霜的想法,有所求那就好,先将贵霜使节团送到京兆尹的监狱去,再引对方劫狱,这也是一个法子。

    反正大汉朝没有对于外国人的优待,最好再造点黑材料,然后将贵霜使节团整个丢到坑里面去,让汉室对于贵霜这个国家都产生厌恶的情绪。

    三两下吴炎就计上心头,一条坑人的计策就编制的有头有尾,然而不等吴炎给贵霜将坑挖大,吴炎就获得了一条更惊人的消息。

    【嘶,贵霜想要迎娶汉室公主?】吴炎听到的瞬间心头一惊,随后便是大喜,这不就是他最大的坑吗?

    汉室现在有公主吗?有是有,但真正的只有一个也就是摄政长公主刘桐,剩下的最多算是郡主,最大也就是刘虞的女儿才十岁,小的则是刘备的女儿,才出生,至于其他的郡主已经没有了。

    加之吴炎真正了解过贵霜的实力,对方要娶的必然是宗室,而不是弄个宫女赐个公主名称,然后送过去糊弄一下,这么做的话,那实际上就根本没拿贵霜当人看。

    别的人不知道,月氏毕竟也有过关于这一方面的记载,先汉一朝一共外嫁了十六位“公主”,但多数都是嫁给匈奴的无名氏。

    真正外嫁的两位宗室之女,都是嫁给了乌孙王,一个叫刘细君,一个叫刘解忧,当然这俩也不是真货,都是犯罪了的宗室后裔的女儿,但终归算是郡主,皇帝赐予公主称号不算过分,其他的都是全都是替身,用来糊弄鬼的。

    乌孙当年毕竟算是一个大国,而且也算是盟友,这么对待确实有些丧心病狂,但也足以说明汉朝对待外嫁公主到底是什么态度。

    现在贵霜王想要尚公主,那么按照汉室正常的套路,贵霜确实是一个大国,而且也确实是盟友,那么有资格娶一个公主,按照双方关系找一个犯事了的宗室女子,赐予公主称号,送给贵霜王永结同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现在的问题是,汉室有宗室吗?没了,五服之内大约半年前刚被干掉了,最近长安的血腥味才刚刚消除了。

    至于成年的公主,郡主,翁主加起来就一个,嗯,就是全称摄政长公主,简称叫做女皇的刘桐。

    这么一来吴炎根本不用思考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简直糟糕的根本不能再糟糕。

    要不我给你一个宫女如何,我们最近没有宗室女啊。

    你以为我们贵霜不知道拿宫女糊弄是什么意思?

    真没有公主,也真没有宗室女,要不我找个美女,算入族谱,这样也就是公主了,然后嫁给你们贵霜王如何。

    吧啦吧啦,最后肯定谈不拢,都觉得自己被打脸了,这种情况下还用他扇阴风,点鬼火?完全不用,乖乖的看着就是了,搞不好什么都不做,贵霜和汉室当场都能互递战书。

    双方都称王称霸多少年了,岂会为了别人的面子自己低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