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两千零五十五章 使臣

    荀彧的眼光依旧无比毒辣,一眼就看到了最核心的地方,陈群等人闻言登时面露思虑之色。

    “我们也该提前在这一方面做一些准备了,相比于到时候时间窘迫,现在的话雍凉以及部分的并州还在我们手上,我们能操作的部分并不少。”荀彧缓缓地开口说道,“我们也需要核定人口了。”

    荀彧的话,让陈群心中一凛,他知道荀彧的意思是什么,与其说是核定人口,还不如说是选择出真正追随他们的人口,好吧,是不是真正追随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到时候打出国门他们也必须也要有支持者,很明显荀彧这一次是真正站在曹操的角度上去思考。

    “我们可以败,但是我们不能寒了自己人的心,他们想争,就算我们知道必败,也需要给他们一个回复,给他们一条后路,我们可以为国而战,但也必须要考虑其他人的感受。”陈群缓缓地开口说道。

    “这汉室还是汉室,但我们也必须考虑自己了,命脉操纵于别人之手可不是什么好事,就算刘玄德和陈子川没有害人之心,我们也需要防备其他人,如果猜测没错,那么我们也算是堵了刘备手下不少人的上升通道。”程昱带着某种嘲讽说道,人心之恶!

    陈群瞟了一眼程昱,哈哈的笑道,“仲德莫要如此,实话是实话,但是实话说出来就不那么好听了,什么叫做我们挡了人家的晋升通道,明明应该是败者亡啊。”

    程昱缓缓地点头,他和陈群一唱一和已经让在场众人都明白了现在的形势,刘玄德和陈子川想的很好,甚至他们的高层可能都统一了目标,但自己的未来还是需要自己争取的。

    为国征战这种事情,一旦命脉卡在别人的手上,你付出的再多,恐怕也难如愿,就算你心向国家,可总归有人会将你逼得不得不与之背离,命脉掌握在别人的手上,别人的无心之失,可能都会要了你的性命,更何况程昱说的很清楚,他们不死就意味着堵了很多人的路。

    “这一方面,交给我来处理。”荀攸略带呆滞的脸上出现了一些笑容,“刘玄德那边集村并寨,我们同样也可以做,而且户籍现在由我们编撰的话,可操作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也好,此事就交于公达,文若,你从旁掩护,防人之心不可无。”曹操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下来,他本身疑心病就颇重,程昱说的情况他也有所猜测,所以防备的手段还是需要有的。

    在曹操等人开始为未来做准备的时候,深宫之中的刘桐正在查阅汉室的典籍,她每天要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的随意,政务之类的东西不用插手,军事也不懂,每天真正要做的事情很少。

    如果说刘协在的时候还要不懂装懂,不会做也要抢过来,现在的刘桐可没有这些想法,从董卓乱政开始,她已经懂得了人情冷暖,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不归她管的,她连看都不看。

    “殿下,您这是在查阅什么。”保护刘桐的仙人也无所事事的呆在刘桐的身后,和其他仙人那种没事就藏起来不同,她根本不需要如此,就呆在刘桐身边作为保护就是了。

    “大鸿胪说是川蜀益州有大国来上贡,我来查查资料,避免到时候说错话了。”刘桐一边翻越资料,一边随口说道,“这种事情肯定是交给我处理的,其他诸如政务军事这些我不懂啊,但接见外客这种事情搞砸了,也不会有事。”

    因为从一开始曹操就和刘桐商议好了,刘桐自己能干的事情曹操不会管,但是刘桐干不了,而且还涉及家国天下的事情,就算要做也必须要和众臣商议。

    然而刘桐直接将所有自己不能干,或者搞砸了会很麻烦的事情统统丢给曹操了,反正以前曹操做这些做的挺不错的,现在继续做就是了,她自己只需要做点简单的事情。

    诸如接见国外上贡的外客,话说刘桐很喜欢外国上贡的使臣看到自己惊讶的神色,反正这种事情搞砸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大汉朝武力保证自家在外交方面一般不会搞砸。

    “说起来,太尉那边求取的诏书你管不?”丝娘倦倦的说道,刘桐的生活态度让身为仙人的丝娘也变得惫懒无比。

    “呃,我不是已经批了,都发回去了吗?赐婚而已。”刘桐随意的说道,这都是毛毛雨了。

    “又来一封,也是求赐婚的。”丝娘随意的说道。

    “哦,这次是谁。”刘桐一边翻书,一边随意的说道,旁边的侍女则是快速的给两人添茶倒水。

    “鲁子敬。”丝娘倦倦的打着哈欠。

    “哦哦哦,又是他,喂,这算欺负我吗?”刘桐突然不开心的说道,“不是说好了,诸侯无二嫡吗?给一个人赐婚两次怎么回事?”

    “陈子川开的口子。”丝娘坐起身来说道,“怎么不愿意批?”

    “两个啊,完全不愿意批!”刘桐高傲的说道。

    “批吧,同时送来的还有一封密信,刘太尉能将之呈上来,想来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他也不太愿意得罪你。”丝娘笑着说道,她看的很清楚,刘桐没必要为这点事情驳刘备面子,毕竟从某种角度说的话,刘备算是刘桐最大的后台了。

    “可这么一来,古礼都败坏了,陈子川当年也是趁着国家大乱,从太仆那里获得了文书,这和我赐婚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虽说我只是一个装饰品,但我代表的是这个国家,传国玉玺在手,诏书下下去,就相当于通过了此事,后来者就会有法可依。”刘桐颇为无奈的说道。

    “可当时陈子川那份你不也给补了吗?”丝娘劝慰道。

    “不一样,那是历史遗留问题。”刘桐摇了摇头说道,面色慎重的说道,“需要想个办法,这个口子不能开,这会致使女子地位下降的,唔,只能选择特赐了,走一个流程吧。”

    刘桐想明白之后,便将东西发给三公九卿,这一时期,确实不会没人同意,以后稳定了之后,想要二嫡的话,按照现在的流程,三公九卿加皇帝尽皆认同之后才行,不过那时要做到这种事情可不容易。

    “连赵子龙的一并发过去。”刘桐想了想说道,虽说赵云的那份现在没在手边,但是一并当作特赐,卖刘备一个人情。

    这个时期三公九卿会同意此事有很多私底下的原因,但多了这么一个流程之后,后来者遵循古法,遵循祖制的话,那基本上就是坑了,什么事情都是需要通过的人越多,越困难。

    将东西发走,照会了三公九卿之后,刘桐又开始翻看典籍,很多关于大月氏的典籍都被刘桐拿了出来。

    “唔,贵霜就是大月氏啊,以前在丝绸之路上做中转的那个国家,我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国书。”刘桐习惯性的自己去寻找,毕竟这是皇室的内库,正常人没资格进来。

    “唔,前汉的国书啊。”刘桐翻了翻,发现是前汉武帝年间的国书,也亏这个时代的国书分为帛书以及竹刻,否则也没办法保存几百年,当然若非前汉和后汉是一脉承袭,前汉的国书也不会摆在这里。

    “最近的好像是一百年前的国书,然后失联了,这是因为被灭了?最近才复国?”刘桐脑洞大开的想到,“唔,貌似我们两国从建立关系以来,关系一直不错。”

    “殿下,查阅的如何了?”丝娘半靠在椅子上问询道。

    “还好,月氏和我们关系不错,回头看看对方的礼物,到时候回赠一些东西,然后重新建立合理的邦交关系。”刘桐笑了笑说道,皇室内库的典籍上的记载多是和月氏干了什么事情,月氏又来奉贡了,月氏帮我们平定了西域,总之月氏和汉朝关系貌似挺不错的。

    “哦。”丝娘不咸不淡的回复了一声,对于这些事情没有任何的兴趣。

    “决定了,三天之后在朝堂接见月氏的使节,既然是曾经的盟友,那么仅仅让大鸿胪处理就有些薄待。”刘桐三两下就做出了决定,然而她并不知道大月氏这次会让她有多尴尬。

    随着刘桐的下令,大鸿胪那边的属官就通知月氏准备三天后觐见,至于礼仪各方面,大鸿胪已经教会了月氏使节。

    说来月氏也没想过,他们这边都快一百年没和汉室来往使臣了,来的时候都做好了汉室听不懂他们的话,然后用他心通的珠子进行交流的准备,不想汉室居然真的找来了懂月氏话的译者。

    他心通珠子最不好的地方就在于不认字,要想认识月氏的文字,除非你自学他心通,甘宁那种脸大没办法,正常人,贵霜绝对秘不外宣,所以月氏都做好了到时候双方国书都看不懂的准备。

    然而,来的第一天双方不靠他心通基本上是鸡同鸭讲,第二天汉室就从大鸿胪麾下的译者里面找到了精通月氏话,月氏文字的译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