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五十三章 让世界见证我等的辉煌

    “但就实际而言,我们难道不是没钱呢吗?没陈子川那边给我们借贷的四十亿钱,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已经没钱了吗?”曹洪是一个死抠,他不懂什么叫做收支平衡,他只懂有钱没钱,一般来讲,这位属于只进不出的铁公鸡。

    “恰恰相反,这种状态就实际而言才是利润最大化,一直攒钱的意义最多是防备某些意外情况,收支平衡的意义在于不断的用钱生钱,然后创造出更大的效益,摊子也会越来越大。”刘巴瞟了一眼曹洪说道,钱什么的没有了再赚就是了,像曹洪这种死抠是没有前途的。

    “那这样的话,没有这笔钱我们不就什么都不能干,只能干看了吗?”张绣也是一脸紧张,他还等着扩编,将他的西凉铁骑拉起来啊,好不容易靠着华雄不给他的两百人训练出来一批双天赋,张绣还等着钱扩编自己的大军。

    “这倒是不会,年初的时候我已经将每一项支出进行了核算,到了什么时候,该给什么拨款我还是心里有数的。”刘巴笑了笑说道,“这次没钱只是因为,刚好有贷款,我拿来花而已。”

    之后刘巴将一整个流程尽可能简单直白的给所有人解释了一遍,当然说完之后,场上大多数人都是一头雾水,只是觉得刘巴好厉害什么的,而能听懂的人则清楚的知道,这种情况下国家实力的恢复会有多快,看向刘巴也明显服气了很多。

    毕竟钱存着也没什么意义,反倒将之变成实物,而且是能不断带来利益的实物才更有价值。

    “说来,按照这样的速度,我们有没有希望追上刘太尉那边?”陈群略带好奇的询问道,虽说他直觉是没什么可能,但还是有兴趣询问一二,毕竟专业人士愿意解答的话,消除一下疑惑也好。

    “完全不能。”刘巴脸皮抖了抖说道,“且不言陈侯的手法与我现在用的近似,但比我更高明,单就说时间上,对方比我们早了很久就如此执行,而且当年的时候,陈侯的情况相当于一直有人给借款用于建设,到现在那就更无解了。”

    刘巴因为学的东西多了,所以也就知道陈曦现在的状态是怎么回事,陈曦本人已经成为了信用本金,只要陈曦自身的信用体系没有崩溃,不管是用田地,还是用铜矿作为抵押,只要当前这一体系没崩溃,对于这家伙来说钱就只是数字。

    加之相较于曹操这边还在努力完善上下游的产业,刘备那边基本上已经建设完毕了,这种情况下,就算陈曦不拿自己的信用体系做文章,本身完整产业链的抗风险能力,也足够陈曦在里面抽取资金用于其他地方。

    这也是为什么有一段时间刘巴总是想将自家的产业也挂在陈曦弄的产业链下面,可惜每次都被陈曦踢了出来,刘巴也挺烦躁的,背靠大树好乘凉,结果总是被大树踢。

    “好了,子初,拨款的事情还是由你管理,按照当时我们所有人的决定,开始对治下进行基础建设。”曹操虽说大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也知道陈曦在这一方面基本没得争锋,但亲耳听到刘巴说出来,曹操还是无比纠结的。

    “陈侯安排过来的水泥制造厂已经开工了,每天生产的水泥足够我们使用,而且还略有富裕,同时我这边也已经拿到了原材料,但是如果要复制出来的话,大概需要到明年了。”刘巴颇为无奈的说道。

    先是一个材料的问题,这个已经解决了,材料配比还是一个问题,最后还有一个则是烧制的问题,不管是温度,还是其他特殊要求都需要多次的验证才行,总之这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

    就刘巴估计,按照烧制一炉花费的时间来说,在之后的几个月能复制出来那已经是奇迹了,运气比较好的情况下,估计也需要到明年才能出现,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所花费的时间那就更多了。

    说起来当初陈曦也只是知道材料,然后让人按照这个材料来烧制,总之烧了好久之后才算是出现了成品,曹操一年内能复制出来的话,陈曦也不意外,不过那个时候天下归一,这种东西刘备这边是会直接提供给曹操的。

    “明年才能复制出来吗?”曹操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开口说道,“调动一批工匠开始研究,看看能不能在短时间出成功,至于烧制的窑,一个不够建两个,两个不够建三个。”

    刘巴点了点头,在他看来这一方面其实没什么投资的必要,但是曹操既然想要往这上面加大投资,刘巴也不介意,也就是费点钱。

    “西行的公路现在情况如何?”曹操继续开口询问道。

    “此事由我督建,杂胡的十余万俘虏可能因为北方彻底被我们扫灭的缘故极其谦卑,工作也远比正常俘虏努力,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年底就能修到西域。”杜袭将自己核算的工期瞟了一眼开口说道。

    “那就好,我们还要再修一条从长安到汉中的公路,刘季玉尚且能削岭为道,我们也可以这么干。”曹操如郭嘉当时猜测的一样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他的事情有很多,谁有心思管那些俘虏。

    至于杜袭,将杂胡俘虏分成了四十多个队伍,每个队伍三百人,一边作为标识,一边也算是核定路况,分成四十段一边勘探一边修建,将行走西域的商人以前常走的那条路直接修成十二驾同行的国道。

    “也好。”杜袭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没什么难度,不过在他们这些人的观念中,削掉山岭这种事情,对于风水地脉有所影响,因而在搞这件事之前需要和刘璋当初干的事情一样,找上一批懂地脉风水堪舆的高手,好好研究一下,哪座山能砍,哪座山头不能砍。

    “长文,交代给你的事情调查的如何了。”曹操扭头对陈群询问道,“我们的西方到底是什么?”

    “已经有了一部分的眉目,西域以西是存在国家的,而且国家不少,我翻阅了大量典籍基本上已经确定,西域以西存在足以和我们汉室媲美的国家。”陈群缓缓地开口说道。

    “子绪,长安至大宛,再至葱岭的道路修完之后,我们从长安到葱岭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曹操缓缓地开口说道,他已经有所猜测了。

    “道路修建完毕之后,从长安到葱岭虽说有万里之遥,但如果以骑兵行进,速度怕是不足月便可抵达。”杜袭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他也明白了情况。

    “不足月吗?粮食物资等等若是要运送过去需要的时间也在月内吗?”曹操心下苦笑,他基本上已经确定了陈曦是想干什么了,打出中原,与大国争锋吗?

    “其实真要说距离的话,因为我们本身修建道路是不绕行的,除非是天然沙漠,我们不能将道路修建在那里,如果真说距离的话,恐怕只有八千里,而我们现在的骑兵,速度远远超过曾经。”杜袭这个时候也是无比的感叹。

    其他人听闻杜袭的话也都默默地点头,如果说曾经快马加急的急报能日行八百里,一人三马的骑兵团能日行三百里,那么现在快马加急的急报搞不好能日行四五千里,妥妥每小时二百里以上。

    至于一人三马的骑兵团,现在的话,毕竟不能和急报那种日夜兼行相比,但是日行千里绝对没有问题,隔着八千里说投放大军就能投放大军,完全不是开玩笑的。

    算上急报,算上出兵,二十天内就能将大军投放到葱岭,这按照帝国的标准,急报加出兵所需时间,加大军抵达出事地方超过三个月才到帝国极壁的标准来说,还差的远呢。

    当然给每个人要求一人三马肯定是扯淡,但就算是普通的驮马,按照现在的情况,一天两百里也没有任何的问题,按照这也计算的话就算是抵达葱岭也才一个半月而已,还有一半的时间。

    “原来如此,怪不得陈子川要在北方修建牧场,他的目标是要打出去吗?”曹操面带感叹的说道,“道路加上畜力运数,在加上良种,原来我们现在已经有打出去的资本了。”

    曾经不管是西汉还是东汉都止步于葱岭,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兵力投放的难度,对于汉朝来说那里的对手不是没办法击败,而是将兵力投放到那里带来的损耗实在是太难以承受。

    因而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任何一个皇帝愿意在那么遥远的地方打一场意义不大的战争。

    诸如陈曦现在手法则是强行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兵力投放的难度下降到了这等程度,别说现在畜力还有各方面都有大幅提升,哪怕是没有这么可怕的提升,以汉室皇帝的心性也会强取西域。

    这是流淌在汉室骨血之中开疆扩土的意志,因而在这一条隐现而出的瞬间,曹操便明白了,陈曦的目标不是在国内这个小池塘之中继续玩王朝生灭的游戏,而是要打出去,让世界鉴证他们的辉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