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五十二章 不是花完了,是收支平衡

    更何况士燮尚且都知道,人去不了,但心要到,不管是谁劝他做这件事的,但对方做了,至少多多少少证明自己知道这件事,与国同心,而张鲁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没人会信张鲁治下所有人都不知道北匈奴意味着什么,也不会有人信,张鲁麾下的臣子都没有意识到张鲁这个时候该做什么。

    大家都不是蠢货,其他人不管如何算计,在那时都是与国同心,这种形势下张鲁无有任何行动,视国家无物。

    自然所有参与北疆之战的人都默默将张鲁拉黑。

    北疆平定之后,刘曹孙三家虽说没开口说这件事,但张鲁必然是死定了,而且张鲁所代表的天师道恐怕也不会被当作是正道了。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话说的再多都没用,主要还是要看行动,而在诸多世家,天下间几乎所有的诸侯都出钱出力的时候,张鲁蹲在后面看热闹。

    简单来说影响太恶劣了,国仇都不出功出力,再不惩处恐怕人心都散了,天下诸侯世家都需要一个交代。

    虽说这些世家,这些诸侯真正全心全意为国的并不多,但很多事情看结果就可以了,而张鲁的表现让人不耻。

    之所以到现在曹操都忍着没动手的原因就是为了给刘璋一个机会,刘璋前往长安可是和曹操,孙策,刘备会面了。

    虽说本质上刘璋更像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但其在长安所表现出来的气度确实不容小视。

    加之又有功勋傍身,就算是曹操也不曾轻视这个以前被称作守土之犬的男子,所以刘备,曹操,孙策都没有开口提汉中一事,汉中让刘璋自己解决。

    刘璋之后的表现也没有让曹操等人失望,携平中南,纳十数国为蕃的大势扶棺过汉中,逼的张鲁只能闭门不出。

    到这一步,其实曹操等人都清楚刘璋已经赢了,但要出结果,估计还需要等刘璋将大军拉来才能真正解决汉中问题。

    汉中的易守难攻,曹操也是知道的,刘璋要出结果还需要等很久。

    好在对于曹操来说,这点时间他们还是有的,当然中原迁居的世家也在等结果,汉中最终的结果。

    不过很快刘璋的川蜀汉中道路计划就出现在了曹操的桌面上,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曹操不再将刘璋当作守土之犬。

    刘璋从平中南诸国以来在曹操等人面前表现出来的气度,已经有资格和他们相提并论了。

    尤其是那条惊人的道路计划,就连曹操也不得不服气,削平川蜀山岭,砍出一条康庄大道,直通汉中,提十万兵,直取张鲁首级,这种雄魄的气势连曹操也能从纸面上感受到。

    不过让曹操不爽的是,能说出如此雄豪之语的刘璋,居然忘了当场来一首名垂千古的诗作。

    当然刘璋那跃然纸面的霸气只是曹操的脑补,刘璋当时只是过了汉中有些得意忘形,又觉得山路难走,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只不过结合那个场景刚好有些脑补的余地而已。

    “汉家的宗室果然还有一些良才美玉的。”曹操看着各地的情报和刘备一方送来的邀请函,面带感叹的说道,且不说刘备的气度,单就是觉悟之后刘璋表现出来的气度也不落汉室风范。

    “妙才由你代表我去业城,刚好娟儿也要嫁给张翼德,你就在那边多住几日。”曹操看完刘备的邀请函,用脚想都知道刘备要干什么。

    只是这种事情拦是拦不住的,不过对方既然想要震慑一下他们,曹操也不介意抓住机会窥视一下刘备的老底。

    “喏。”夏侯渊面色冷清的说道,他现在也已经达到了内气离体极致,也到了前方无路的程度了,不过每每想到自己的从女要嫁给张飞,夏侯渊就想要捅死张飞。

    虽说张飞不管是能力还是身份对比夏侯娟都犹有过之,但夏侯渊就是不爽张飞,真要说的话其中可能也有几分辈分的问题。

    毕竟在很长的段时闻里,夏侯渊和夏侯惇都叫张飞翼德兄,虽说这个兄只是达者为师的尊称。

    可终归叫了这么多时日,要说诚意其实也是有的,毕竟至今找吕布茬还活着的也就剩张飞了。

    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夏侯渊对于张飞的实力是非常认可的,过不去的坎也就是张飞居然打自己从女的主意。

    不是任何人都和荀彧、诸葛谨一样,能做出来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自己的朋友这种事情,在夏侯渊看来这种事情能接受,但要双方你情我愿啊。

    可是夏侯渊敏感的发觉张飞好像有胁迫的手法,虽说夏侯娟到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越看张飞越顺眼,可夏候渊内心终归无比纠结,总觉得那个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家伙不是好东西。

    加之一开始支持他的夏侯惇,在夏侯娟自己认可婚事后,也觉得是门当户对的良配。

    用夏侯惇的话来说,嫁过去又不是吃苦,怎么也是列侯夫人,张翼德这人大家都挺熟的,总比不知根底的家伙好太多,人家娟儿自己都愿意,妙才你别无理取闹了。

    我无理取闹?当时夏侯渊额头血管暴起。

    其实主要是儿子太多,只有一个女儿,还是从女,让你想的太多,否则的话,这些事情都应该是母亲操理,夏侯惇如是说道。

    夏侯渊一肚子火不知道说什么,反倒理性上还觉得很有道理,然而人类这种生物有时候就是理性喂狗,感性处理问题。

    所以夏侯渊一边暗骂张飞不是东西,一边强忍怒火,给自家从女准备嫁妆,他可不想让人小视他们夏候家的女儿。

    “曹公,我也要去!”马超的手高高举起开口说道。

    曹操犹豫了一瞬间,然后开口说道,“孟起便与妙才同去,不过既然如此的话,妙才给赵子龙也备上一份礼物。”

    “多谢曹公!”马超兴奋的开口说道,自己妹妹嫁给赵云他还是很满意的,除了多了个捣乱的吕绮玲让他心烦。

    不过真要让马超去打击吕绮玲,马超也不怎么能做到。

    【算了,不管这件事了,吕绮玲毕竟是温侯的女儿,就当给已经飞升的温侯一个面子,给她也准备一份礼物,毕竟我们家都是一起去给云禄捧场。】马超心塞塞的想到,真不想给吕绮玲礼物。

    赵云娶马云禄这件事曹操这边是知道的,毕竟曹操有一段时间有心让曹昂娶马云禄,所以近况他还是很清楚的。

    “主公,不可,如此这般,马家若是一去不归,此消彼长治下,我等实力必然大损。”程昱果断传音给曹操,他一贯不看好人心。

    “仲德大可放心,马超此人性格有骄狂的一面,而且缺智,但有些事情他做不出来,他和曾经的吕布有数分的相似,他有自己的底线。”曹操缓缓地开口说道。

    程昱沉默,他也知道马超有底线,但是他不愿意赌这种东西,实在是赢了没什么意义,输了情况很糟糕。

    “子初,最近钱庄运转如何?”曹操扭头对刘巴询问道。

    “当前钱庄能动用的极限资金大约在五十亿,但是有百分之二十的钱款需要作为储备金,也就是说还有四十亿钱。”刘巴缓缓地开口说道,然后将各项支出,各项收入都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曹操虽说不能完全听懂,但是从刘巴这次讲解的数据里面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家的经济情况比以前好了很多。

    “四十亿钱这个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毛玠皱眉说道,怎么突然有种心凉的感觉,该不会我们已经把钱花完了吧。

    毛玠开口之后,有脑子的都反应了过来,四十亿钱,这不就意味着钱花完了吗?

    “嗯,你们认为的没错,如果不计算陈侯那边的借款,我们现在基本保持收支平衡。”刘巴平静的开口说道。

    花完了?笑话,这叫收支平衡,这也是刘巴厉害的地方,他基本上将所有赚的钱又投入到民生之中,几乎不会给钱庄留下太多的钱款。

    正因为这种手段,曹操治下才能保持稳定向前的发展,但是这样做的缺点就在于,荀彧非常担心什么时候资金链就莫名其妙的断掉了。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根本没钱?”夏侯惇一脸惊容,这么大一个摊子居然说没钱就没钱了,开什么玩笑啊,“我们不是说好了还要扩军吗,现在都没钱了,怎么扩军?”

    刘巴淡淡的看了一眼夏侯惇,他能说他在知道有这么一笔贷款之后就赶紧将钱花完了吗?这四十亿钱拿到手之后他已经成功补上了资金链,回头将产业上下游补完,搞成自产自销,整合一下,到时候在一定程度内的花费对于他来说也就等同于数字了。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刘巴还是倾向于将自己的链条挂载在陈曦的链条上面,这样更为轻松,上下游人数更多,运转也更稳定,能抽取的钱款也更多,不过陈曦抓住一次将他踢出去一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