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四十三章 幺蛾子

    说来因为陈曦要走王道,对于双天赋军团的关注也就较多一些,毕竟这种军团不仅仅是主力,也能算做是一种杀手锏,所以和李优谈过相关的东西。

    可惜李优那种训练方式实在是太粗糙粗暴了,简单来说就是将士卒丢到战场上,不断厮杀,不断的训练,最后应该就能成就。

    陈曦表示自己都呵呵了,是个人都知道只要不断的进行惨烈的战斗,不断的强化训练,循环往复,时间久了肯定能成就双天赋,如果意志极其坚定的话,成就军魂军团都有极大的可能。

    可这不就是扯淡吗?死亡率太高了,这种方式玩的话迟早天怒人怨,所以李优的这种扯淡训练方式直接被陈曦丢到脑后了。

    再之后就是高顺的体系,但高顺体系没有双天赋一说,人家并州狼骑的体系之中就没有这玩意,这是最尴尬的地方,虽说十项全能的狼骑也确实是非常能打,可这玩意也是一个坑。

    再来陈曦所知道的精通于练兵的大能也就剩下于禁,陈到,鲁肃了,然而这一世的鲁肃洗洗睡吧,他就没有实践的机会。

    更何况就算是上一世的鲁肃,训练出来的也只是所谓的精锐江东步卒,陈曦想想这个还是拍飞得了,步卒一旦挂上江东二字,除了丹阳精锐这完全是地域强兵以外,其他基本都是在开玩笑。

    至于于禁,确实算得上是当世顶级的练兵大家,但于禁属于那种大规模练兵的典型,通常都是我先训练个十万左右能打的,至于要训练超精锐,于禁计算两下成本之后就没兴趣了。

    要知道刘备这边基本上所有的常规精锐大军都是从于禁这边过手,屯田兵,退伍老兵等等都是陈曦下放后,于禁进行总体的管理训练,单说训练出来的精锐数量,恐怕其他人加起来都没有他一个多。

    可问题是,于禁根本不搞双天赋,用他的话来说,我可以给你弄很多一天赋的精锐,至于双天赋,你们自己想办法,双天赋这种超精锐军团,不是靠训练就能训练出来的。

    因而于禁的手下至今没出现过双天赋,在双天赋方面基本上也都是靠猜测,基于此,于禁的意见也就只能当作参考了事了。

    可以说当前唯一一个有价值的双天赋就是陈到了,然而陈到也是一个坑,其参考价值因为其所延伸出来的双天赋大打折扣。

    被逼无奈之下,陈曦只能选择所有方案之中的相同点,然后看看能不能推测出来一部分的事实。

    如果从这一方面来说的话,其实鞠义反倒是最接近那个程度的将帅了,不过相对而言,鞠义的方案同样粗糙,毕竟他的身上也有很浓重的凉州痕迹。

    不过好的一点在于,鞠义没有被先汉那些人留下来的手段给坑到,否则的话,就算他够厉害,从一开始就被带歪的情况下,也基本没可能走出来了。

    “总之情况就是这样,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玩意,当前最容易,最确定能成就双天赋的方式就是西凉铁骑那种方式,不过现在看着他们的方式不血腥,那是因为他们已经用骸骨铺出来一条路了。”陈曦再三告诫张飞,省的那家伙走歪路。

    “知道了。”张飞满不在乎的说道,但是听到西凉铁骑曾经进入这个层次所用的方式,张飞也感觉到心寒。

    “白马义从这边,是这样的,我打算让公孙将军的儿子来我这边从百夫长干起,他也已经十七岁了。”赵云想了想说道。

    说来当年公孙瓒其实是不用死的,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可作为白马将军的骄傲不允许他离开幽州,最后只是让甘宁和太史慈将他的家人以及愿意和他共生死的将校的家人带到泰山。

    至于公孙瓒自己,则在布置好幽州北方的防御体系之后,和袁绍死战一场,最后战死在了蓟城。

    对于公孙瓒这个死法,陈曦是颇为无奈的,虽说有段时间公孙瓒刚愎自用,听不进人言,但是总体而言这个人在民族大义上有非常明确的是非之分。

    如果说吕布是靠着大义才能洗干净自己身上的污渍,那么公孙瓒从生到死,在民族大义上都没出现过任何的亏欠。

    可以说公孙瓒如果不死,以后打出国门,公孙瓒绝对是一把好刀,但最后公孙瓒为了守住自己仅存的骄傲战死了。

    至于公孙瓒的家人,刘备将之接过来,四时年节的礼物从未短缺过,在袁绍战死之后,公孙续便将之前所有的愤怒全部放下,开始努力的读书,练武。

    作为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后代,公孙续在公孙瓒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成了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因而在北疆之战的时候,公孙续都闹着要北上杀敌。

    最后还是被刘备给镇压了,公孙续的武艺很差,比当年的公孙瓒更差,至于兵法也很一般,算是文不成武不就。

    这是一个让刘备很纠结的现实,他很想照顾公孙续,毕竟是自己兄弟公孙瓒的儿子,而且当年在他弱小的时候,公孙瓒多有帮助。

    可让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人上战场,刘备真的很不放心。

    好在公孙续可能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并没有太过为难刘备,默默地花费了一整年的时间,仔细研究自己,最后确定了自己的天赋,他貌似在练兵上有天赋。

    当年公孙瓒也曾带着他在军营里面厮混,他也是见识过自己父亲的白马,比起现在赵云的白马义从看似相同,实际上随着公孙续的观察发现两者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

    正因为这一些差别让公孙续生出了一些莫名的想法,赵云的白马和公孙的白马毕竟是一脉相承,那么公孙白马的特性能不能重现到赵云白马的身上。

    上一个时代的白马义从,到今天虽说少之又少了,但并不是说死完了,至少诸如薛邵,诸如公孙续的护卫尚且还活着,虽说已经失却了曾经的荣耀,但是两相对照之下,对于公孙白马有着深刻了解的公孙续已经看出来某些东西了。

    毕竟和普通的士卒不同,曾经的白马义从是公孙瓒的骄傲,作为公孙瓒的儿子,不止一次被自己的父亲带去军营去感受那种骄傲。

    “哦,没问题,毕竟已经十七岁了。”陈曦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赵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一个百夫长的升迁根本没必要知会陈曦,反倒是刘备对于这种事情更有兴趣一些,这个时候提起,只是为了照顾公孙续。

    “子川,主公那边通知我们晚上去饮宴。”陈曦正在和张飞,赵云闲扯淡的时候,李优进门前来通知三人。

    “哦,饮宴,玄德公那边怎么了?”陈曦随口询问道。

    “没什么大事,小郡主百天了,可以抱出来了。”刘晔这个时候也跟了进来随口说道。

    张氏在三个月前给刘备生了一个女儿,刘备回来便给女儿起名为刘疆,张氏背后一系人深感无奈,倒是张氏没觉得有什么,女儿就女儿呗,反正在张氏这边看来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张氏虽说是刘备的正妻,但张氏很清楚刘备对于立刘禅为世子很有想法,而作为白捡了一个位置,又知道一整个情况的张氏对于争世子没什么太大的想法。

    因而生下来一个女儿,张氏非常的满意,省了好多的麻烦,自从挨了陈曦当年那一次当头棒喝之后,张氏就冷静多了,野心也少了很多,反正现在也已经享受了夫家的尊荣,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了。

    “哦哦哦,看的出来玄德公还是很喜欢小郡主的哈。”陈曦笑着说道,当初在长安的时候,刘桐便册封了刘备的女儿为郡主,也算是拉近众人的关系。

    “毕竟是正妻所生。”刘晔意有所指,陈曦不由得扫了对方一眼。

    “到时候晚上一起去吧,子扬,让你集村并寨搞的如何了。”陈曦平淡的岔开话题,看着情况就是知道刘备不准备大办,但是通知所有高层都来从某个角度来讲心已经尽到了。

    “不成,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此事,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虽说功在千秋,好处极多,但一个弄不好就要天怒人怨了。”刘晔摇了摇头,面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不再如之前那么嬉笑。

    “又出什么幺蛾子了?”陈曦无语的说道,“我们不是已经规划好了吗,按部就班的完成就是了,怎么又出什么问题了?”

    “两个问题,一个是拆解宗族的问题,这个难度很大,另一个是村寨重建问题。”李优代替刘晔回答道。

    “之前不是拆解宗族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吗?”陈曦无语的看着李优说道,“村寨重建这个,哪一方面的问题。”

    “之前拆解宗族是因为青徐泰山我们的威望甚隆,政府的信用很有保证,在冀州,幽州,豫州这三个地方我们虽说已经尽可能的树立威望了,但这不够。”刘晔叹了口气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