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三十八章 示威

    “也就是说,这一方面基本上算是揭过了,我们该算算总账了,子川,你做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不通知我们,至少也该让我们有一个心理准备!”李优深吸一口气,原本的困倦全部收敛,昨天那件事真的讲李优气的够呛。

    “呃,我当时也是在下闲棋,变成这样也是出乎我的预料了。”陈曦颇为无奈的说道,“我也没想过姬湘变化会这么大。”

    “这种事情你最好还是备案一下,这不是说笑的,如果不是你防备的还算紧密,我们在接下来的第一要务就要从统一与走出中原,拐向打击邪教了。”郭嘉神色郑重的说道。

    “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陈曦也是面色郑重的承认错误。

    “接下来就是解决这群俘虏的问题,顺带可能还需要和曹司空通气,毕竟这一波俘虏还有一部分在司空那里修建长安到汉中,和长安到西域直通葱岭的道路。”李优点了点头,也没在继续纠缠这一方面,转而开始解决实质性的问题。

    “唔,也对,那一拨人的数量也不少,不过你觉得他们会留心杂胡俘虏吗?恐怕直接分发给各地方人员开始建设就不管了。”陈曦反问道,李优则是沉默,这一方面他也考虑过,只是他比较担心曹操从其他渠道,或者无意间发现之后,会不会觊觎这一方面的力量。

    “我觉得,还是不要告知这件事了。”郭嘉和陈曦的判断有些近似,虽说有些冒险,但是一方面曹操本身很有可能不知道有这件事,另一方面就算曹操知道了,也无从下手。

    “这一方面我再考虑一下。”李优思虑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再行考虑一下,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

    “张将军等人建议夏收之后,将各地民兵,屯田兵,以及退伍老兵全部召集一番,统一进行一次大练兵。”陈曦缓缓地开口说道。

    “你同意了?”郭嘉好奇的询问道。

    “我不同意他们也会搞的,最多没屯田兵,这种事情其实是例行知会而已,你还真以为我们不同意,人家就不练兵了?更何况在我看来这件事相当不错。”陈曦无语的说道。

    刘备治下到现在也不算严格的完成了军政分离,相对看起来文臣权力大一些。

    实际上很多事情只能说是那些武将看在自家的军师,自家的文官能力够强,例行知会。

    九成以上来汇报此事的目的都是看看对方能不能给点好提议,搭把手什么的,实际上,真要说,除了陈曦以外,其实其他人在无战事的时候其实是管不了这些武将的。

    “是准备备战了吗?打算将这些年积攒起来的家底抖一抖了?这可不是例行知会啊。”郭嘉闻言笑着说道。

    “嗯,就是这么个意思,准备将大军拉出来溜一溜,让曹孟德和孙伯符提前感受一下我们的的力量,做好乖乖认输的准备,好吧,说不定还能激起他们的斗志,不过都不重要。”陈曦笑了笑说道,“这是一个烧钱的运动。”

    “登记造册的兵员都要计算在内,我打算将所谓的六十万大军拉出来溜溜,六十万兵戈齐全,都着甲,而且都经历过战场达到一天赋精锐程度的大军,拉出来溜溜应该很有意思吧。”陈曦轻笑着说道。

    “有这么多吗?”李优和郭嘉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说郭嘉清楚的知道算上屯田兵,自家有六十万大军并不是吹的,接近三千万的人口常备的兵力只有二十万,但四十万屯田兵确实是一直都存在的。

    可是你现在告诉我四十万屯田兵全部都是一天赋精锐,我们主战军团都没全部达到这个水平,你是在开玩笑啊!

    “有啊,你以为我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干?”陈曦笑着说道。

    “我的意思是四十万屯田兵都达到了精锐的标准?”郭嘉难以置信的说道。

    “那当然……是开玩笑的。”陈曦笑骂道,怎么可能有六十万精锐大军,你完全是想多了。

    “我就说,这怎么可能。”郭嘉嘀咕道。

    “恐怕六十万大军之中大半已经是老兵了吧,子川的兵制将很多百夫一下的老兵淘汰到屯田兵之中作为百夫长,而且除了核心的几个军团以外,其他的军团都是从屯田兵之中不断的抽调补充。”李优缓缓地开口说道。

    陈曦点了点头,“如果袁刘之战再晚一点,我的手牌再好点,当初在决战之前练兵的时间再长一些,你们说不定就能看到四十万经过战争的一天赋精锐了,现在只能说是六十万的老兵,其中还有二十万是常备兵力,至于真正能加持上精锐天赋的士卒有三十万。”

    “嘶!”郭嘉倒吸了一口冷气,三十万具有精锐天赋的老兵,这到底是怎么攒出来的,讲道理的话,一直以来常用的军团加起来都没有二十万大军。

    “这也太恐怖了吧。”李优同样也是连吃惊,而陈曦则是笑了笑。

    陈曦的兵制虽说看起来有些让人诟病的意思,毕竟一个士卒当兵当到三十岁还没战死,实际上正是经验丰富,当打之年,但是陈曦的兵制却是让这个年龄段还没有达到百夫长的老兵退伍。

    百夫长虽说仅仅是一百人的队长,但当兵这种事情,对于九成九出身于底层的士卒来说当一辈子一般都是大头兵,所以就现实而言,刘备的士卒流动性其实远远高过了正常的水准。

    然而就实际而言,这些大头兵没有任何伤残的退伍,又多是三十岁出头,其实还是很能打的,再加上经历了战争,甚至当时已经达到了一天赋精锐的标准素质,放回屯田兵之中,其实并没有疏于操练。

    甚至其中绝大多数,都被平升一级,作为屯田兵的底层,基层乃至中层的将校。

    这些经历过战争的士卒,不说其他的,在经验方面远远强过没上过战场的屯田兵,大量优质有经验的老兵退伍,作为骨干进行带头操练,经历过战事的他们很清楚,流汗比流血好的多。

    这也是刘备这边屯田兵总体素质还算不错的原因,加之陈曦逐年的将老兵退伍,然后从屯田兵编入骨干,有时候扩大兵力规模,创造一批经历过战争的士卒,有时候缩编,提高屯田兵之中有战斗经验的骨干老兵的比例。

    到现在靠着这种互相借调调整的手段,刘备治下的屯田兵除了今年新招的,其实全部都上过战场了,甚至某些挂名是屯田兵,实际上经过这几年不断的调整,已经纯粹是些三十岁经验丰富的精锐老兵。

    如果在当年生活艰苦的时候,三十岁可能就意味着要入土了,但是在当前不说吃的多好,陈曦这边能保证这些士卒吃饱,一个月见一两次荤腥,也甭管是什么荤腥的情况下,三十岁的老兵基本上是经验和体力处于最平衡的状态。

    就如当初袁刘之战,给魏延招兵的时候,来不及抓新兵训练,刘备直接下令三十到三十五岁的退伍老兵来报道的时候,当时泰山直接聚集了两万多精锐老兵。

    这些老兵如果按照归属的话,半数都是实打实拥有精锐天赋的级别,因而当场就给魏延捏出来一个相当能打的军团。

    这还只是在泰山,虽说泰山当时作为整个刘备治下的政治中心,又是战争即将开始的时候,拥有的老卒多一些很正常,但其数量绝对达不到百分之三十,由此可见当时陈曦已经拥有了多少的手牌。

    至于现在,陈曦手上已经暗搓搓的扣下了大约一万二的双天赋超精锐步卒,大约十七万的精锐军团,以及二十万左右经过战争的老兵。

    知道刘备的常规兵力也才二十万,其中真正的双天赋超精锐不过两万,精锐军团不过十一万,剩下的七八万都是陈曦轮换用的老兵。

    也就是说刘备上明面上摆出来能镇压住孙策和曹操的实力,连其本身真正实力的一半都不到,这才是陈曦完全不怕孙策和曹操的原因,要不是陈曦实在玩不懂水军,只懂造舰,岂能轮到周瑜跳。

    “我们居然有如此的实力,我怎么不知道?”李优虽说有所猜测,但是当陈曦告知事实的时候,依旧是一脸发木的看着陈曦,陈曦在他眼皮底下玩出这些东西,他真的是惊讶非常。

    “你不知道关将军他们曾经找过茬吗?”陈曦笑着说道,“不过当时我靠着本身的威望将这件事压下去了,然而就实际而言并不是真正的退伍了,我只是将他们编入了屯田兵作为新兵的骨干,尽可能的提高新兵的战场生存率,然后逐渐滚雪球。”

    陈曦能说他的雪球被袁绍差点踢碎了吗?袁绍那一波,刘备急慌慌的召集了一波大约有六万的老兵,虽说让己方实力大增,甚至跨过黄河之后,后勤补给线超过袁绍的两倍之后都能稳压袁绍,但确实是差点将陈曦整个兵役体系给拆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